退出閱讀

我不是那種許仙

作者:一個苦力
我不是那種許仙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508章 續

第508章 續

數萬年後又萬年。
「大哥先看當下這天下大勢,」隨手一揮, 一幅更加遼闊的畫卷展開, 荒涼的大地上各種部落正在相互殘殺。
「那賢弟何不將此盡數封印?莫非是擔心有朝一日又會破土而出?」
什麼都沒有。
許仙想到了一個古老的遊戲,應該說這裏比我的世界更加廣闊,更加自由。
雪白一片。
「對,我只在一開始的時候,在那裡畫出了一片無比遼闊的大地,之後就再沒理會,不過後來倒也干預過幾回,」
「不止千萬年?」
記憶中的大河不是這樣子的,於是便又擦了去,重塑山河是個細緻活,可不能隨便。
於是便伸出手指,隨意一劃,頃刻間,一條奔騰的大河躍然紙上。
「多少個年頭?四十六億年?唉!賢弟啊賢弟,你這又是何苦啊。」
第一筆仍未落下。
「對,那時世上還沒有凡人,都是這種獸類,確切地說應該是爬行類動物。」
「還在下面呢。」
「還是那句話, 生當作人傑, 死亦為鬼雄嘛。」
只見一隻栩栩如生的三角龍,出現在了許仙手中,看得崔老哥目瞪口呆。
「啊?那地里如何能種出足夠養活百億人的糧https://m•hetubook•com•com食?」
「這如何使得?」
「為此我特意觀察過數萬年,結果發現凡人的身上如果沒有了魔意,他們就很難在世上生存, 甚至連最基本的繁衍和狩獵都會很難。」
一抹舊世的記憶注入神魂中, 崔珏崔老哥回來了,好似穿越回了舊天道的錯覺。
「怎講?」
「唉賢弟為何要如此折騰啊?聽你方才的描述,從那什麼恐龍到古猿,再從古猿演化至如今的模樣,怕不是得花上千萬年的時光?」
這很好。
「一萬年?」
直到這時崔珏才猛地想起來, 其實自己已經又做過了一世的人了。
「嗯, 這話在理, 地府確實需要這般人傑執掌,哦對了, 那地府呢?」
「賢弟這又是何意啊?」
「不不不,以後凡間不會再有靈氣。」
「天下如何能養活百億百姓?莫非賢弟你準備將靈氣也全都灑向人間?」
「還是能種得出來的,不會等太久,最多一萬年,世人就能解決吃飯的問題了」
崔珏看了一眼周圍。
如此又過數萬年。
於是,
「觀察?哥哥我有些迷糊了,聽賢弟這話的意思,https://m•hetubook•com.com你就沒幹預過人間的事?」
「大哥看這天,有沒有感覺與之前的有什麼不一樣?」
「啊?這這…」
那還叫不會等太久?
當白素貞化作最後一抹亮色,消失在許仙的掌心,這個世界終於安靜下來了。
「可賢弟你這又是為了什麼?」崔珏還是難以理解許老弟為了造出一片天地,花去了整整四十六億年的光景。
確切地說,
「大哥不用緊張,魔源而已,沒那麼可怕,舊世的凡人身上就有魔源。
「那次天災直接造成了恐龍的大滅絕,沒辦法,最後只能把塵埃雲吹散了些許。」
「我試過,結果不行。」
「還沒有地府呢,確切地說, 老哥你是如今這三界唯一的一個鬼。」
「那天庭呢?」
「我算了下,大概百多億吧,再加上六禽六畜,及其餘一些生靈也分擔少許,差不多就能把分完了。」
「嗯,當時搓了道閃電出來,引燃了一棵枯樹。」與此同時一棵正在燃燒的枯樹出現在了許閻羅的掌心,有一群猿人正圍在那裡蹦蹦跳跳。
「嗯?賢弟?這?」
這樣說似乎也不對。
「人死後如果沒有魂魄的話,那麼人和圖書們身上的魔源就會在其死後離開軀殼,附著到活人的身上去。
「嗯,天外並沒有十方魔域,也不能說沒有,只是與秦王兄曾描述大不一樣。」
「但若有了魂魄就不一樣了, 所以我有個想法,重開六道輪迴,投胎轉世時再把魔源帶回人間,如此循環。」
「哦?」
「自你我在舊世暫別那日起,到此刻,差不多已經過去了四十六億個年頭吧。」
「恐~龍?天外來的彗星?還有塵埃雲?」崔老大感覺自己完全聽不懂了。
只因為那時凡人的數量太少, 所以才會將其中一部分魔源封印了起來而已。」
此時的世界,還不存在時間,什麼是年,什麼是月,什麼是日, 都要重新設定。
「哦!莫非這就是新天道嗎?」愣了片刻, 崔老哥才回過神來, 「秦廣王他們呢?」
這個數字遠超了崔珏的預料,作為舊世時掌生死簿的地府判官,崔珏最清楚不過那時候天下百姓的數量。
「沒錯, 秦廣王此時不過一普通少年, 能不能歸位, 仍需看他自身的造化。」
崔珏重重地錘著自己的胸口,話中帶淚,心中有一股難以抑制的悲痛湧來。
崔珏瞬覺壓力很大。
如此又是幾萬和*圖*書年…
這裏應該有一條河。
「最少一百億。」
許閻羅取出了一支桃木簪子,拿手指輕彈了一下上面墜著的一粒透明的小珠子,若湊近了看得仔細些,就會發現珠子中有仙境裊裊…
「嗯,高遠了許多,也多了…嘶莫非那就是天外?」到這時候,崔珏也終於想起生前仰望星空時的感觸了。
「嗯。」
久而久之,人們身上的魔意便愈發濃郁, 於是世間才會如此紛亂。」
好像不對,
既然現在一切都是我說了算,那自然也要照著我喜歡的樣子來重塑這個世界。
如此不知幾萬年…
「沒錯,等凡人數量再多些, 就灑上一點,循序漸進,直到灑完為止。」
沒有天,沒有地,沒有顏色,沒有聲音,更沒有她,萬物歸於無極,世界一片空白,好似一張白紙。
似乎比想象中的要更加麻煩, 算了,就這麼著吧, 誰說一定要一筆一畫才能重新畫出一個全新的世界來?
「我的世界?」
所以這數萬年可以是一百年, 一個月,或是一瞬間,這裏的一切,全都由我說了算。
「那需要多少人才能分攤完?」崔珏心想, 若真能分攤完,倒也算是除去了一大隱患,往後只需把好六道輪迴m.hetubook.com.com這一關。
「一百億?」
「啊?這…」
紙上仍是一片空白。
「魔源也被賢弟撒去人間了?」崔珏聞言大吃一驚,然後就見許老弟伸手一抓, 一小簇魔源便到了他的手中。
「數億年的時光於我而言,不過只是彈指一揮間罷了,大哥大可不必如此。」
「哦?說來聽聽。」
「救了…那些古猿人?」
「要更長一些。」
「然後他們學會了使用明火。」隨著講述,一幅人類進化史的畫卷徐徐展開,崔老哥臉上的表情持續僵硬。
「區區一萬年而已。」
「哦?細細道來。」
「在這呢。」
「唉!那他也如我崔珏一樣, 此時還不知道他死後會執掌地府?」
「還有一次,是大冰河時期,那時世上已經有古猿人的活動的痕迹了,但因當時的氣候實在太過惡劣,所以小弟我只能再度出手。」
「一次是天外飛來了一彗星,就落在那裡,」說著許仙把手指向了某個盆地。
「聽賢弟的意思, 是準備將魔源盡數灑去人間?」
隨手一揮,一幅人間的畫卷,展開在崔珏眼前,畫卷中一個少年正坐在火堆旁打磨著手中的長矛。
「我也曾想過不再設地府了,但在數千年的觀察之後, 這似乎行不通。」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