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0章 找到新一團

第20章 找到新一團

眾人傻眼:「啊,不是6點起床嗎?」
「怎麼樣,感覺好點沒?」
站在門口想了片刻,楊麟把昨天早上剛打卡獲得的特效金瘡葯從系統空間里取了出來,邁步朝醫務室走去。
下午3點,楊麟正在後山監督和指導戰士們訓練,不時下場親自給戰士們做一下示範。
二人沉默了兩分鐘,香煙抽完,楊麟起身拍了拍牛大胆的肩膀:「今兒你就睡這裏吧,好好休息,爭取早日複原。」
根據系統說明,塗抹這種金瘡葯可以快速愈合傷口,還能減輕傷者的痛楚
「隊長!」
「那為何不繼續打?」
待史老三和牛大胆出門后,楊麟又環顧了一圈,發現沒有1排長麻桿的身影,於是問道:「1排長到哪裡去了?」
史老三等人回應一聲,旋即轉身離去。
楊麟掃了眼眾人,沉聲道:「趕緊滾回去睡覺,明天5點準時起床訓練!」
這時,一名巡邏的士兵急匆匆趕了過來:「隊長,1排長回來了!」
史老三鬆了口氣,他們的隊長還不算太不近人情。
「怎麼?你們https://m.hetubook.com.com覺得起太晚了?那4點……」
好傢夥,褲子都粘到肉裏面去了。
楊麟循聲望去,但只見1排長麻桿正在這名士兵的帶領下,朝他這邊疾步而來。
楊麟一邊說著,一邊開始用棉簽沾著酒精給牛大胆的傷口消毒。
「哼!你怕楊麟,老子可不怕……」
楊麟擺了擺手,「你們先回去休息吧?」
「瞧你這熊樣,跟個娘們似的,忍著點。」
「喔?」楊靖把沒用完的葯收了起來,問道:「你錯哪了?」
接著,史老三先是拿來了消毒用的酒精和金瘡葯,隨後開始扒牛大胆的褲子。
楊麟又道:「你是我的兄弟,我的生死兄弟!所以你必須要知道,我們現在不是土匪了,我們是軍人,是一支抗擊日寇的軍人。
「嗯!」
牛大胆態度來了個180度大轉彎,咧嘴一笑,恰逢這時,酒精正好沾染在他的傷口上,頓時疼得他一咧嘴:「哎喲!哎喲!麟哥,你輕點,輕點兒……」
「沒……沒有!」
「隊長。」
m.hetubook•com•com要怪只能怪牛大胆剛好撞在了槍口上。
牛大胆道:「我不該帶頭敗壞軍紀,更不該不知悔改。」
麻桿走到楊麟近前,先是打了一個敬禮。
突然,門外的慘叫聲戛然而止,接著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我跟著受牽連倒是無所謂,關鍵你肯定被隊長打得更重。」
楊麟道:「好了,這事兒就算過去了,還怪我么?」
史老三嚇得菊花一緊,忙勸道:「排長,你可別亂說話,小心隔牆有耳,萬一傳到隊長耳中可就遭了。」
楊麟點了點頭,露出恍然之色。
「是!」
「哎喲!」
「是!」
「麟……麟哥……」
等了片刻,牛大胆又說道:「麟哥,我錯了。」
牛大胆再也不忍不住,滾燙的淚水在頃刻間奪眶而出。
史老三忙解釋道:「排長,你說話可得講良心,如果當時我敢放水,只怕動手的就是隊長了。
幸好隊長楊麟沒有處罰他們,否則,牛排長這麼強壯的身體都扛不住30軍棍,他們這小身板豈不是直接就沒了。
楊麟轉身凝視著https://m.hetubook.com.com來人,「打完了?」
麻桿道:「找到了,除此之外,我還偵察到了坂田聯隊的蹤跡。」
「嘿嘿,怎麼會呢。」
那些軍棍雖然打在你身上,但卻痛在我心裏。」
「先把他拉下去吧。」
眾人心頭一緊,知道楊麟動真格了,全部耷拉著腦袋,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楊麟並不是真想打牛大胆,但不打不足以樹立軍威。
楊麟點頭,掏出一根煙給自己點上,接著,又給牛大胆點了一支。
楊麟先是來到床前坐了下去,接著,又從旁邊的托盤中取過了一瓶酒精,以及醫用棉簽。
「麟哥,我保證以後再也不會犯同樣的錯誤了!」
牛大胆點頭。
一名戰士回道:「隊長,我們排長按照你的指示,出去偵察找尋八路軍新一團的蹤跡去了。」
……
史老三哀嚎一聲,猛的醒了過來,或許是牽動了傷口,他疼的齜牙咧嘴,臉上冷汗淋漓。
隨即,幾人快速走了出去。
聽到這聲音,牛大胆頓時如遭雷擊,沒說完的話,硬生生被他咽了回去。
https://www•hetubook.com.com「我們排長,他……他昏厥過去了。」
史老三不提楊麟還好,一提楊麟,牛大胆頓時又委屈又憤怒,忍不住罵道:「楊麟你個忘恩負義的東西,當初要不是老子,你能有今天?
否則,若是他自己開口的話,剛剛才樹立起來的軍威就可能在頃刻間蕩然無存了。
所以,他特別希望這時候有個人能站出來說情,好讓他也有個台階下。
「喔。」
「喔?是么?」
「是!」
聽到這話,營房內眾人全都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楊麟思索了片刻,感覺效果已經達到,於是說道:「剩下的軍棍先給牛大胆記著,如果再犯,一併處罰!」
「嘶!——」
身為軍人,必須要講紀律,守軍規,只有這樣,我們才能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翌日。
「嗯!我相信你!」
風塵僕僕的樣子,顯然是一路上都沒怎麼休息。
楊麟面無表情退出營房,順手拉上了房門。
史老三應了一聲,給他手下的幾名弟兄使了個眼色。
楊麟擺擺手:「辛苦你了,怎麼樣,找到八路軍新一團的駐地了嗎?」
https://m•hetubook•com.com……
一切如常,獨立大隊再次進入到緊鑼密鼓的訓練當中。
早被野豬吃了……」
史老三道:「沒……沒有。」
「呃啊!——」
「呃啊!」
「隊長!」
而原本住在這間營房的士兵,則是閃電般鑽入了被窩,末了還不忘順手把桌上的蠟燭掐滅。
「呃啊!」
他強忍住屁股上的劇痛扭過頭,對著史老三咆哮道:「史老三,你小子下手也太狠了吧,是想打死老子,好接替我的排長位置嗎?
頓時,牛大胆只覺屁股一陣清涼襲來,那種感覺,就好像抹上了薄荷一樣,痛楚一下子減輕了很多。
另外一邊,牛大胆已經被史老三等人抬到了醫務室,趴著放在床鋪上。
「怎麼?聽你這口氣,對老子的意見很大?」
消完毒,楊麟開始往牛大胆屁股上的傷口處抹雲南白藥。
而牛大胆的這頓打也就白挨了。
「好點了。」
楊麟話音未落,眾人已經逃也似的跑出了營房。
牛大胆搖頭。
甚至還有點酥酥痒痒的感覺。
你個沒良心的東西,老子以往可待你不薄啊!」
就在這時,門外傳來牛大壯凄厲的慘嚎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