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151章 氣惱的山本一木

第151章 氣惱的山本一木

頓了下,平田鍵吉話音一轉繼續道:「不過,他楊麟再厲害,也只是區區一個營長,我反手之間,就能將其覆滅!」
山本一木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創造屬於特工隊的歷史,結果卻在最關鍵的時刻毀在那支騎兵的手裡,他的怒火就湧上了心頭。
說到這,山本一木似乎想到什麼,又問道:「對了,平田將軍,我上次在電報里麻煩你調查的那支支那騎兵,你現在有消息了嗎?」
比如前些日子,山本一木的特工隊暗殺了一些中國軍隊的指揮官,又搗毀了一些中國軍隊的輜重倉庫。
平田將軍,拜託了!」
山本一木不是一個喜歡自欺欺人的人,頓了下,他又接著說道:「不過,我會親手消滅那支該死的支那騎兵,以雪其給我特工隊帶來的恥辱!」
現在竟然又被楊麟壞了他的好事,這怎能不讓山本一木憤怒。
不知是情報泄露,還是怎麼回事,眼看就要將傅宜生及其同屬軍官一鍋端掉。
「嗨依!」
「敗了,就是敗了!」
鬼子大尉猛的和圖書一頓首,隨即弓著身恭敬的退出了客廳,末了,還不忘把房門合上。
隨即,他又拿起酒壺給坐在對面的山本一木添了一杯,假意安慰道:「山本君,支那有句古話叫做勝敗乃兵家常事,一場小小的失利,不必放在心上!」
「師團長閣下,這就是您要的那份情報資料。」
平田鍵吉和山本一木兩人欣賞了一會兒舞蹈。
他並不知道,幾天前特工隊同某支中國軍隊發生過遭遇的村子,其實就是楊麟的獨立營駐地。
平田鍵吉是一個傳統的日軍軍官,他與諸多日軍軍官一樣,只推崇和研究正面大兵團作戰。
這也很好解釋了山本一木眼下不受日軍高層重視的尷尬處境。
在日軍高層看來,山本一木的特工隊不過是歪門邪道。
會客廳歌舞昇平。
接著,推拉門推開,一名手裡拿著份文件的鬼子大尉軍官,脫掉鞋后,從外面走了進來。
原本,山本一木是一個極其高傲的人,只是一直得不到重用,他的銳氣早已經被歲月打磨得一乾https://m.hetubook.com.com二淨。
「這真是我山本一木的奇恥大辱!」
平田鍵吉接過鬼子大尉遞來的文件,隨即擺了擺手。
「多謝平田將軍!」
山本一木斷然拒絕道:「平田將軍,我山本特工隊的恥辱,一向都是我們自己去雪!所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所以,山本君你不必氣惱,等這次在戰場上遇見,我滴幫你滅了他也就是了。」
這些雖然無法對文水關戰役起到決定性的作用,但對於整個戰略全局,也是有不少好處的。
「前幾日,我根據秘密情報,潛伏到敵後斬首支那軍的前敵總指揮傅宜生,及指揮部一眾高官。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山本特工隊在雙碾鄉戰俘營已經被楊麟吃掉一個中隊。
以至於那次斬首行動功敗垂成,還玉碎了30多名特工隊精銳。」
「山本君能有這份氣魄,我很佩服!不過,如果你需要我提供什麼幫助的話,隨時可以向我開口。」
在他的眼中,想取得一場戰役的勝利,拼的是大和圖書兵團。
平田鍵吉臉上露出一絲老奸巨猾的陰險笑意,他故意將「蒙羞」兩個字說的重一點,就是為了嘲諷山本一木。
很快,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
山本一木的特工隊就是小打小鬧,根本就是狗肉上不了檯面。
平田一郎說的風輕雲淡,當然了,他作為一個師團的師團長,手下掌管著超過20000兵馬,確實也有瞧不起楊麟和獨立營的實力。
「山本君,請看這份資料,就是這名支那軍官讓你蒙羞,破壞了你們特工隊斬首支那軍前敵總指揮傅宜生的……」
山本君,你的特工隊真不愧是筱冢義男司令官手裡的王牌利劍,我平田鍵吉佩服!」
頓了下,這老鬼子又接著說道:「聽說前幾日,你的特工隊還差點消滅掉了文水關支那軍的前敵總指揮傅宜生。
嚴格意義上來說,其實是支那人敗了!」
山本一木不知是習慣了別人的冷嘲熱諷,還是沒有聽出平田鍵吉話中的弦外之意。
也就只有筱冢義男比較看好他,所以願意給他一些機會。
hetubook.com.com平田一郎道:「我這次把山本君請來,就是為了給你說這件事情。」
所以,他在日軍軍中,根本受不到重用。
「況且,那一戰你們雖然損失了30多名皇軍,但卻擊斃了數以百計的支那軍士兵,而且還是在支那軍的佔領區腹地。
誰知,就在這最後的關鍵時刻,一支規模龐大、火力精悍的支那騎兵突然從側翼衝殺了出來。
平田鍵吉雖然看不起山本一木和他的特工隊,但他也不介意幫對方一個小忙。
「這個楊麟和他的獨立營屢次壞我大日本皇軍的好事,他確實該死!」
山本一木立即文件,當然看清上面所寫內容后,整張臉頓時陰沉到了極點。
隨即,平田鍵吉緩緩放下手裡的酒杯,臉上綻放出虛偽的笑意:「山本君,短短几日之內,你的特工隊就在戰場上屢建戰功,暗殺了不少支那軍指揮官,還搗毀了一些支那軍的輜重倉庫,真是了不起!」
當初,如果不是為了今天做準備,他早就率部去駱駝嶺,端了楊麟的營部。
「山本君,不必客氣,有什www•hetubook.com.com麼請求你直說!」
「山本君,這件事情包在我身上,我一定替你查清楊麟所部的動向。」
說完,平田一郎抬起雙手,『啪啪』拍了兩個巴掌。
所以,平田鍵吉表面上看起來是在誇山本一木,其實是在借這個話題嘲諷對方。
山本一木低著腦袋,請求對方。
他的那些同學都是將軍了,而他還只是一個大佐,這就是最好的證明。
「八嘎!楊麟,竟然又是這個該死的楊麟!」
不甘心的喝了一口悶酒。
說完,他就將手裡的文件朝山本一木遞了過去。
「平田將軍,我有一事,確實需要你的幫助。」
他失落的搖了搖頭,慚愧的說道:「平田將軍,你言過其實了,我實在是愧對筱冢義男司令官的期望器重。」
畢竟,看不起歸看不起,有一說一,山本一木還是具有一定的利用價值的。
平田鍵吉是一個十分腹黑的傢伙,他十分享受這種落井下石的感覺。
「我想請將軍動用一下你的情報網路,幫我調查一下楊麟,我需要及時掌握此人的動向,以及獨立營準確的駐防地點。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