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28章 風起雲湧,遭人嫉妒

第228章 風起雲湧,遭人嫉妒

第四師團的小鬼子從軍官、士官到老兵紛紛入院,消極但合理地拒絕作戰。
到1945年8月日本投降,與其他不願投降、還想著誓死抵抗的頑固派日軍部隊相比,當時在泰國休整的第四師團幾乎沒有絲毫猶豫,便果斷接受了投降,並迅速整編,成為第一批回到日本的部隊。
「是啊,楊顧問,說說你對眼下戰局的看法吧!」
於是對他說道:「楊顧問,不知你對接下來的戰局有何看法?」
這是一般部隊能擁有的特殊榮譽嗎?當然不是,不然你們怎麼不是大本營直屬部隊?
日後,美國人評價這支日本軍隊為「愛好和平」的部隊。
他們當中,一些人是真的想虛心聽取一下楊麟的看法,畢竟,他們也想成為像楊麟那樣能夠擊敗日寇,立下不世之戰功的人。
見楊麟話音止住,一名和孫畹九交情頗深的中將軍官皺著眉頭說道:「總座、參座,張副官,就目前而言,除了日軍獨立混成第一旅團、第和_圖_書四旅團,以及獨立混成第二旅團之外,其餘各部並沒有太大的傷亡。
聽到這話,眾軍官的臉色一下子難看到了極點,尤其是剛剛開口說話的這名中將。
我們這不是避戰,我們這是在做無聲的抗議,為了我們大阪師團的尊嚴!」
而當這些大阪人被問到他們為何裝病不願意參戰時,這幫「病號「卻豪氣衝天地說道:「聽說這次出擊我們擔任的佯攻任務,這很沒有意思,我們可以帝國的常備甲種師團,打佯攻,這對於我們來說,簡直就是莫大的恥辱!
其奇葩程度,甚至可以和不接受我們投降,就打到你接受我們投降,沒有戰俘營,就自己修戰俘營住的義大利人有一拼!
然後,戰鬥剛開始,這幫大阪人就又展現出了他們影帝級的表演。
有這些日軍在正面相持,即使日軍第四師團對交城山發起進攻,我軍各部都也不能輕易調動,否則,方面日軍必定會像嗅到血腥味的鯊魚一和圖書樣,立即撲上來!
閻長官效忠的從來都不是委員長,眼下,楊麟既然得到了委員長的重用。
還有更奇葩的。
楊麟將態度放的很低,頓了下,他身上的氣勢陡然一變,繼續說道:「交城山一役,我軍不僅消滅了近3萬日軍精銳,還擊斃兩個日軍少將,和一個日軍中將。
回國后沒多久,就有大阪師團的士兵上街向駐日美軍和日本民眾兜售戰爭紀念品。
也有一些人嗅到了不一樣的政治味道,第二戰區有多少兵力,他們是極為清楚的。
所以,不管是對於日軍,還是對於筱冢義男,亦或者平田健吉來說,都必須通過佔領交城山、消滅中銳團來洗刷他們的恥辱,和重振他們的軍威!
不得不說,日軍第四師團真是日本陸軍中的一股清流。
且傅宜生也很想聽聽楊麟的看法,切身實地的了解一下對方的戰略眼光,和戰術指導能力。
……
當然了,也有一些人是想看楊麟的笑話,從他的話語中m.hetubook.com.com找到漏洞,從而對他進行抨擊。
阿南惟幾因為無兵可調,迫於無奈,只能再次將那幫不堪重用的大阪人派上前線。
眾人全都深以為然的重重點頭,並不懷疑楊麟在吹牛,往自己臉上貼金。
因此,唯有拿下交城山,摧毀我軍的重炮陣地,日軍才有可能撕開文水關的防線!」
顯然,他們都不認為,僅憑文水關現有的這點兵力,能夠抵擋日軍的全力進攻!
所以,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日軍第四師團,必定是衝著交城山和我中銳團來的!」
長沙會戰爆發,阿南惟幾將第四師團作為主力派上戰場。
日軍貿若是攻其他地方,必定會遭到我軍重炮的轟擊!
見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向楊麟這個新任中銳團團長,兼第二戰區戰術顧問。
自此第四師團就成了沒人要的部隊,日本大本營迫於無奈,只能將他編為大本營直屬部隊。
「更何況,交城山上還有我軍部署的8門重炮,其射程幾乎可以和圖書覆蓋整個交城山。
那麼,是不是閻長官擔心楊麟這員猛將無法為己所用,所以想著借日本人的手,來除掉楊麟這個潛在的威脅?
傅宜生面無表情道:「目前,總座已經無兵可調,所以,我們只能靠自己!」
當負傷的日軍士兵被送到醫院后,那幫「養病「的第四師團的「前輩「們還會很關心的問到:「小夥子,你為什麼要這樣玩命啊?好好的活著,它不香嗎?」
畢竟,楊麟這個年輕後生越有能力,就顯得他們越無能!
因為,如果自己是筱冢義男,也必定是恨不能將其除之而後快!
楊麟並不是一個喜歡出頭的人,但眼下,他顯然是躲不過去了,索性坦然的站起身,說道:「既然諸位長官都很想聽聽卑職的愚見,那卑職就斗膽分析一下吧,如果有說的不對的地方,還請諸位長官務必要指出,並及時糾正!」
再後來,日軍在進攻衡陽和芷江時遇到中國軍隊的頑強抵抗。
這對於不可一世的日軍來說,絕對和*圖*書是一個奇恥大辱!
如果是主攻,我們能不全力以赴,為帝國、為天皇陛下效忠嗎?
其餘人也紛紛跟著開口附和。
頓了下,傅宜生又接著說道:「另外,閻長官還給我們下達了死命令,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守住交城山陣地,以及文水關!」
第四師團的小鬼子不僅不以為恥,反而還四處吹牛,你看我們多牛逼,大本營直屬部隊!
所以,我們是不是可以請求閻長官再增派一些援兵過來,以策萬全!」
到那時,就算中銳團能守住交城山,只怕這些地方也會成為日軍的突破口!
然而,第四師團的「帝國精銳」們聽見槍聲就轉身逃跑,表現得比皇協軍都不如。
書歸正傳。
傅宜生用犀利的目光掃了眼眾人,又問道:「諸位,這一戰,我們勢在必行,不知你們可有何破敵良策?」
到港口的時候迎接他們的日本國民看到這幫大阪人,如果不是因為這幫傢伙身上還穿著軍裝,他們甚至會懷疑,這幫人是不是剛剛度假回國的遊客。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