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240章 裝病,大阪師團故技重施

第240章 裝病,大阪師團故技重施

平田健吉無奈,只能點頭答應下來。
「等我第4師團的病員們恢復過來,再發起進攻如何?」
宮野俊看得顯然要比筱冢義男更加透徹一些,他說道:「司令閣下,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第4師團的皇軍們生病,是裝出來的。」
宮野俊道:「司令閣下,第4師團所謂的非戰鬥性減員,其實都是裝出來的,就像當初皇軍與蘇軍的諾門坎戰役一樣。
傍晚,終於安頓好了一切。
日軍第1軍司令部。
「裝出來的?第4師團為何要裝病?難道松井命已經背叛了帝國不成?」筱冢義男滿臉不可置信。
松井命拿起身前的茶杯,悠悠的喝了一口茶水后,說道:「平田君,你是筱冢義男司令閣下親自委任的前敵指揮官,如何破敵,制定怎樣的戰術,你自行決斷就好了。」
防守交城山側翼的是支那軍八路軍獨立團和新一團。
平田健吉無奈,只能將這個情況彙報給了遠在太原的司令官筱冢義男。
這也是筱冢義男司令閣下的意志!
「支那軍在交www.hetubook•com.com城山部署了大量的大口徑榴彈炮,其射程幾乎可以覆蓋整個文水關,皇軍不管從哪個位置發起進攻,都會遭到支那軍重炮的轟擊。
因此,如果要拿下文水關,就必須先攻克交城山。」
松井命沒有微皺道:「平田君,如果是平常,有我第4師團擔任主攻任務自然沒有問題。
況且,眼下支那滅國在即,除非松井君的腦袋被門擠了,否則,就算要背叛帝國,他也絕對不可能投誠支那!」
「怎麼樣?」
隨著時間的推移,平田健吉已經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
宮野俊道:「之前的戰鬥中,雖然皇軍獨立混成第一旅團、第四旅團,以及獨立混成第二旅團遭到支那軍重創,但平田君的第37師團其實並沒有遭受到什麼損失。
筱冢義男覺得宮野俊分析的很有道理,於是又問道:「既然如此,那第四師團的皇軍為何還要裝病?」
這就沒有下文了?
因此,皇軍必須將這三支支那軍消滅,用這三https://m.hetubook.com.com支支那軍指揮官的鮮血,來洗刷其帶給皇軍的恥辱!
在此之前,就是這三支支那軍擊潰了皇軍獨立混成第一旅團、皇軍第四旅團,以及皇軍獨立混成第二旅團的。
山西太原。
然而,不想起來也就算了,一想起來,筱冢義男是更加氣不打一處來。
為表示對松井命的尊重,這老鬼子連自己的上首位置都讓給了對方。
……
平田健吉的臉抽了抽,自己壓制著內心的不滿,說道:「松井君,既然如此,那我就說說我的戰術吧,如果有說的不好的地方,你可以隨時補充。」
不知司令閣下意下如何?」
「喲西!宮野君你的這個議題很不錯,就按你說的辦!」
還非戰鬥性減員,水土不服,生病?
既然如此,我們不妨換一種策略。」
平田健吉將當前的局勢簡單介紹了一下,隨即放低姿態問道:「松井君,情況就是這樣,但不知,你想如何破敵?」
經宮野俊這麼一提醒,筱冢義男也想了起來。
宮野俊忙勸慰https://www.hetubook.com.com道:「眼下我們應該以戰事為重,並不是追究松井君罪責的時候。」
「八嘎!生病?在太原的時候都還是好好的,怎麼一去了前線就生病了?」
所以,不管出於哪一方面的考慮,皇軍都必須以交城山為突破口,展開進攻!」
平田健吉決定和松井命一起商討一下,如何攻佔文水關的事宜,於是召開了一場簡單的軍事會議。
平田健吉很無語,但面對松井命他也不敢抱怨什麼。
但是現在,情況你是知道的,由於水土不服,我第4師團已經非戰鬥減員超過了三分之一,恐怕很難勝任這次的主攻任務啊!」
「這……好吧。」
松井命深以為然的點了頭:「嗯,平田君,你分析的非常有道理,不愧是帝國最優秀的指揮官!」
你們要幹什麼,這簡直就是置帝國的利益與不顧!
筱冢義男看完平田健吉從文水關前線發來的電文,是滿臉的不可置信。
由皇軍第37師團擔任主攻,第4師團接替原第37師團的防衛任務!
……
筱冢hetubook.com.com義男滿意的點了點頭,採納了參謀長宮野俊的提議。
頓了下,平田健吉又接著說道:「目前,防守交城山主峰的是支那軍中銳團,也就是之前的獨立營。
100多公里,走了5天4夜,還特么非戰鬥減員了三分之一。
100多公里,走了5天4夜,比烏龜還慢就算了。
「司令閣下,不可!」
時間一晃即逝,轉眼間又是3天過去。
宮野俊忙搖頭:「松井君是絕對忠誠于帝國的,這點可以毋庸置疑!
筱冢義男道:「宮野君,眼下第4師團非戰鬥性減員已經超過了一半,山本特工隊也遲遲無法支那軍後方打開局面,取得該有的戰略效果,這仗還怎麼打下去?」
平田健吉等了良久,見松井命只是端起茶杯,遲遲沒有下文,於是開口道:「松井君,你的第4師團是帝國最精銳的部隊,因此,我想由你的第4師團負責擔任接下來的主攻任務,這也是筱冢義男司令閣下的意思,不知你意下如何?」
說到底,只是這幫大阪人不願意擔任主攻罷了。
明眼人都能看出和-圖-書是裝出來的好么?
松井命也不客氣,一屁股就直接坐了下去。
松井命低著頭故作沉思,片刻后抬起頭說道:「平田君,你看這樣如何?」
他咬著后槽牙怒斥道:「八嘎!又裝病,他松井命要做什麼?他這是置帝國的利益於不顧,我滴要去方面軍司令部那裡彈劾他!」
因為,3天時間過去,第4師團那些因為水土不服而生病的士兵,情況非但沒有好轉,反而又有一些士兵病倒了下去。
聞聽此言,筱冢義男一下子來了興趣。
「喔?怎麼換?」
關鍵平田健吉還說不出什麼,當下,只能舔著臉問道:「松井君,那依你的意思,我們眼下該當如何?」
聽到這話,平田健吉不禁在心裏罵起娘來,如果不是松井命的地位比他高的話,只怕這老鬼子當場就掀桌子了。
等戰鬥結束,他們的病立馬就好了。」
宮野俊道:「裝病,第4師團是有前科的,之前帝國與蘇聯的諾門坎戰役時,第4師團在開赴前線的時候,也幾乎是全員裝病。
因此,我們不妨將第37師團和第4師團換一個位置。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