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24章 鬼子航空兵中計,氣惱的山崎治平

第324章 鬼子航空兵中計,氣惱的山崎治平

……
鬼子航空兵在李家坡上空盤旋了幾圈,由於地面全是一片白茫茫的煙霧,分不清敵我。
「如果一開始咱們就把旗子舉出去,很有可能弄巧成拙,引起小鬼子的警覺,適得其反!」
「這幫愚蠢的航空兵在幹什麼?怎麼能把彈藥補給投放給支那八路軍?」
「保護軍旗!」
雖然這隻是一個電影,但也反應出軍旗對部隊的重要性。軍旗在,部隊就在,軍旗不在了,隊伍也就垮了。因為靈魂都不在了,剩下的也只是一堆行屍走肉。
「他娘的,這些狗日的小鬼子!」
一分鐘前。
另外最好再能得到一些補給!」
西側山崗。
張大彪一個大巴掌拍在他的腦門上:「嘿!好傢夥,這還怪上我了?」
「山崎中佐是一個頗有戰術頭腦的指揮官,想必是他們的彈藥消耗的差不多了,擔心遭到支那軍的破壞,不得已,只能釋放煙霧彈。」
這就是信仰!
真不知他們是怎麼想的!」
不得不說,鬼子航空兵的還是很有水平的。
現在卻是一臉期待的盼著它來。
所以對士兵而言,可以戰死,可以倒下,但軍旗決不能倒。
張大彪胸有成竹的說道:「他娘的,你以為老子能想不到這些?我聽楊麟楊團長說過了,鬼子的運輸機只有運輸能力,並沒有戰鬥能力。」
1944蘇聯軍隊收復了明克斯,當地一村民找到蘇聯部隊,稱曾埋葬過一個身上披著軍旗的軍人。
恨不能立即就上去打開看看,裏面裝的都是啥寶貝疙瘩。
「只要堅持到天黑,或許我們還有希望突圍或者等到援兵抵臨!」
前田小一郎重重頓首,將大隊長山崎治平的吩咐一一記下後轉身離去。
戰後這支部隊被編入烏克蘭第4方面軍。
「大尉閣下,您說的好像不錯,我們也看到了帝國的國旗和皇軍的軍旗!」
儘管這支部隊還保持著一定的戰鬥力,人數也還有不少,但因為丟失軍旗,第24機械師被撤銷番和圖書號,師指揮官也被送上了軍事法庭。
張大彪的話音剛落,突然,旁邊搖旗的另一名戰士一臉激動的喊道:「營長,你看,你快看,小鬼子好像發現咱,朝咱們這裏飛來了!」
……
這給了山崎治平的心裏產生了一股十分不祥的預感……
另一名戰士又說道:「這鬼子航空兵該不會是看不到我們,準備飛走了吧?」
剛得到了小鬼子10幾大箱子補給,張大彪顯得無比囂張…………
「這裏的地形如此崎嶇複雜,如果我們將飛行高度降低過低,即可能遭到隱蔽在山頂的支那防空火力的襲擊。
看到旗杆倒塌,幾名獨立團的八路軍戰士立即不顧一切的沖了上去。
當然,離開歸離開。
那三架在李家坡上空盤旋了一會兒的運輸機,突然朝著西側的那座山崗上空飛了過去。
他不是一個喜歡推卸責任的人,立即想到了個中緣由。
「他們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快,快給老子開火,把機槍都架起來!好好的感謝感謝這幫小鬼子!」
如果不是確定,己方航空兵的忠誠度,他甚至懷疑對方是不是已經叛國投敵。
一支軍隊總要有一個可以為之奮不顧身的信仰,如果一個士兵連軍旗都不敬仰,又怎麼會敬仰國旗?又怎麼愛國?
這時,一名連長跑過來請示道:「營長,小鬼子的飛機還未跑遠,怎麼樣,要不要再干他娘一梭子?」
要知道,疝氣大隊已經被困在李家坡山頂,他們的陣地極其狹小,稍微出現一點偏差,我們的物資就不是空投給山崎大隊,而是給支那八路軍了。」
透過煙霧的縫隙,山崎治平看到己方航空兵離去,臉上頓時露出惱怒之色。
但對於軍隊、對於軍人而言,軍旗就是生命;生命在,部隊在,軍旗就在;部隊不在,軍旗也要在!
也正是因為如此,獨立團的戰士們此刻才會不顧一切的爭相衝上去。
軍旗找到了,並不是被德和-圖-書軍繳獲,而且第24機械師政委至死也沒丟下軍旗,足以證明該師對軍旗的重視。之後這面軍旗被修補后,第24機械師被重建,並在1945年參与了解放布拉格戰役,立下赫赫戰功。
看到軍旗旗杆被炸斷,李雲龍也不禁氣惱不已,差點就要衝出掩體,好在戰士們及時將其搶救了回來。
他們擔心會轟炸到山崎大隊,所以並不敢貿然展開轟炸。
在蘇聯電影《他們為祖國而戰》中也有這麼一個片段,一個蘇軍兵團被打光了,因為把軍旗帶出來了,後來這個團迅速得到兵員補充,而且成為一個英雄團。
山崎治平的臉上滿是不甘,心裏還抱有最後一絲僥倖。
「八嘎!山崎大隊的這幫人真是一群蠢貨,明明需要我們提供火力支援和投放補給物資,現在居然釋放了這麼多煙霧彈,遮蔽我們的視線!
張大彪對手下弟兄還是很不錯,因此弟兄們也敢在不犯錯誤的原則下和他開一些玩笑。
山崎治平滿是怨毒之色的臉上,又帶了幾分不甘。
張大彪聞聲抬頭望去,果然那三架鬼子運輸機正降低巡航高度和速度,朝著他們這邊飛來。
叫小野的鬼子飛行員聽完池田重熊的解釋,立即給對方拍了一計響亮的馬屁。
「都怪營長你,不讓咱們早一點舉旗幟,不然小鬼子肯定早就給咱空投物資了。」
1941年蘇德戰爭時期,蘇聯第24機械師在明斯克(今白俄羅斯首都)被德軍包圍,經過一番激戰後,部分蘇軍突圍成功,但糟糕的是軍旗在突圍時不知所蹤。
「嗦嘎!大尉閣下分析的有道理!」
在以往,八路軍看見鬼子的飛機都會多著走,生怕被對方發現。
前田小一郎不說還好,一說山崎治平的臉色更是難看到了極點。
因為沒有航空兵提供戰術指導,他已經沒有把握可是守衛住李家坡。
這要是到手的彈藥補給又被小鬼子給炸毀,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好在https://www•hetubook•com.com及時,軍旗只是被引燃了一小截,很快就被衝上去的戰士們撲滅了。
不過他卻算錯了一點,那就是沒想到這計謀是楊麟給李雲龍出的。
看著陣地上一箱箱的彈藥補給,張大彪雙眼冒出精光,嘴裏的哈喇子都快流出來了。
「來吧,小鬼子,快來吧!!!」
這時,旁邊的大尉參謀前田小一郎一臉死灰的放下手裡的望遠鏡,說道:「大隊長閣下,好像是對面山崗上的支那八路軍,利用我大日本帝國的國旗和軍旗,騙取了咱們的航空兵!」
他們可不會白跑一趟,就此返航,而是調轉方向,找附近的其他目標去了。
不得不說,這老鬼子還是很聰明的,很快就看穿了獨立團的計謀。
在普通人看來,軍旗不過是一面普普通通的旗幟,只是一個標籤,只是為了和其他部隊區分,就跟每家房子都會有一個門牌號一樣。
隨即一起操縱運輸機降低巡航高度,朝著西側山崗飛去。
「嗨依!」
前田小一郎弓著身子請示道:「大隊長閣下,那我們現在怎麼辦?」
然而,沒有最絕望的事情,只有更絕望的事情。
隨即,另外兩架僚機也相繼打開機艙尾門,將補給投放了下去。
張大彪見鬼子運輸機遲遲沒有空投物資的打算,頓時變得有些著急起來,對著掌旗杆的兩名戰士喝道:「他娘的,你們兩個把鬼子的旗子再舉高一點!」
「你懂什麼,這叫欲擒故縱!」
天空中。
天空中。
「八嘎!」
「保護軍旗!!!」
這幫傢伙沒給他投放補給物資就算了,居然將補給物資投放給了別人。
他做過最壞的打算,想過得不到航空兵的補給,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原來還有更壞的結果。
一片彈雨激射過來,這幾名戰士的身體頓時被打穿,血肉模糊的軟倒了下去。
就比如下軍旗,軍旗或許沒有任何殺傷力,但作用卻是無與倫比的,哪怕是軍長、司令都比不了。
https://www.hetubook.com.com如果飛的過高,則有可能無法將彈藥補給投放在山崎大隊手裡。
「喲西!我滴好像看到了帝國的國旗和皇軍的軍旗,就在前面那座山頭之上!」
池田重熊之所以這麼篤定,乃是因為他根本就沒有想到,也不會認為,八路軍獨立團會利用他們的國旗和軍旗偽裝成山崎大隊。
「八嘎!蠢貨,真是一群蠢貨!」
他們是瞎眼了還是怎麼?
「讓開!」
「不要給老子省子彈,可勁的打!」
很快,飛在頭前的池田重熊率先打開機艙尾門,將幾箱子補給物資投放了下去。
「他們要遮蔽的並不是我們的視線,而是支那人的視線,試想一下,如果有支那人搞破壞,我們還能空投物資嗎?」
其中一名戰士弱弱的說道:「營長,不是咱不舉,這已經是最高了好么?」
就在山崎治平面如死灰,思考如何抵禦八路軍獨立團的下一波攻擊時。
山崎治平咬牙道:「為今之計,已經別無他法了,傳令下去,做好與陣地共存亡的準備!」
「李雲龍這一手釜底抽薪,玩的還真是狠啊!」
「看,快看,那果然是我們大日本帝國的國旗,還有軍旗,看來是山崎大隊錯不了了!」
一支部隊如果在戰鬥中遺失軍旗,那後果將是想當嚴重的。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還真是很奇妙啊。
另外一名連長頗有些擔憂的說道:「可是,這樣會不會打草驚蛇,暴露目標,引起小鬼子的反撲,那樣可就得不償失了。
「八嘎!這個該死的李雲龍,我又中了他的詭計!」
池田重熊是運輸機長機的飛行員,他操縱長機在李家坡上空盤旋了幾圈,就在因為找不到目標,準備放棄返航的時候,似乎透過煙霧的空襲,看到了飄揚在山頭上的國旗和軍旗。
畫面拉回西側山崗。
肯定會有人覺得這種行為很傻,為了一面旗幟犧牲那麼多士兵的生命,但這就是信仰,這就是軍魂!
第24機械師在歷史上曾三次被授予紅旗勳章,可和*圖*書謂是戰功赫赫,但讓人奇怪的是它一直沒能加入蘇聯的近衛軍,無法成為嫡系王牌部隊,只因在1941年丟過一次軍旗。
池田重熊明顯要考慮的更多一些,通過機載無線電聽到部下的話,他解釋道:「不不不,小野君,我想你的可能誤會了!」
團長不是經常教育咱們,要悶聲發大財的么?
然而,另外幾名戰士確實直接無視了小鬼子的機槍掃射,繼續奮不顧身的沖了上去。
李家坡主陣地。
頓了下,山崎治平又說道:「另外,再將這邊的事情如實彙報給旅團部個第一軍司令部,請求援軍加快速度。
然後操縱運輸機一起朝著西側的山崗飛去。
「噗噗噗噗——」
「收到!」操縱僚機的兩名鬼子航空兵回應了一句,臉上卻帶著不以為意的嘲諷表情。
「丟失過軍旗」也成了第24師永遠無法抹去的恥辱標籤,他們註定無法獲得王牌部隊的榮譽。
張大彪面露興奮之色,一腳踹開其中一人,親自抱起旗杆用力的搖晃了起來。
看著那10幾箱子彈藥補給穩穩的落在西側的山崗之上,山崎治平的臉都氣綠了,心裏的憤怒更是無法用語言來形容。
在他的指引下,蘇聯軍隊挖出了那個軍人的墳墓,經確認那軍旗正是1941年蘇聯第24機械師突圍時丟失的軍旗,而那個軍人的身份也經過確認得知是該師政委。
特別是,得不到航空兵空投的彈藥補給。
「他們這次故意釋放煙霧彈,並不是要展開強攻,而是已經算準了我們的彈藥快消耗完了,所以故意投放煙霧彈遮蔽帝國航空兵的視線,從而渾水摸魚,騙取我們的補給物資!」
在對獨立團後方陣地掃射轟炸了一圈之後,便掉頭離開了李家坡。
張大彪大笑道:「哈哈哈!干,必須干他娘一梭子作為感謝!」
「小心地面的支那軍偷襲!」池田重熊出聲提醒。
經過池田重熊的提醒,操縱另外兩架僚機的鬼子航空兵也看到了在迷霧中若隱若現的國旗和軍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