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35章 收編潰兵

第335章 收編潰兵

但只見,幾架機翼和機身上噴塗著帶血姨媽巾旗幟的偵察機,正從遠處天際朝著縣城方向急速掠來。
接下來,楊麟又將那些逃難的百姓勸離了陣地,讓他們不要入城,而是去後方安全的位置避難。
楊麟卻沒有這麼做,而是讓他們繼續作為一個整體,這無疑是對他們最大的信任。
不止6營沒有孬兵,我們整個中銳團都沒有孬兵!
「是啊,楊長官,我們都想跟著您一起保家衛國打鬼子,收下我們吧!」
楊麟凝視著他,問道:「但不知,你想如何戴罪立功?」
「我等誓與長官同生死!共存亡!」
一年前,我不也還是一個土匪,而且我們中銳團裏面,也有不少曾經犯過錯誤,走過彎路的弟兄。
上校轟然道:「報告長官,卑職叫田耀祖!」
本來,楊麟按照第二戰區長官部的命令,只是想把宋家誠給控制起來。
「是,團座!」
委員長再次反問道:「宋家人怎麼啦?天子犯法還與庶民同罪,他宋家人作為一名指揮官臨陣脫逃,還準備發動兵變,就不用槍斃了?」
「我等誓與長官同生死!共存亡!」
委員長一聽到楊麟,臉上頓時一變,還不等王世和把話說完,便直接打斷道:「楊麟?中銳團怎麼啦?」
「楊團長,我們早就聽說過您的大名,還有中銳團的威名,我們不想當逃兵了,我和我的弟兄,想跟著你一起打鬼子!
「是!」
這一次,我和我的弟兄願意當先鋒,證明給你看,我們並非是沒有卵蛋的人!」
……
然後他們逃到了中銳團駐守的汾陽縣。
楊麟槍斃宋家誠,收編中央軍新編第3旅的消息,很快傳到了這裏。
你們只有休整好了,恢復好了體力,才能更好的上戰場打鬼子!
因為在我眼裡,只有怕死的人,才有資格活著!」
如有食言,人神共誅之!
當時,委員長剛吃完早餐,走進自己的辦公室,屁股還沒坐熱。
「欺壓百姓hetubook.com.com者殺,為禍鄉里者殺……」
反正這件事情,想要瞞是瞞不住的,而且楊麟也沒打算要隱瞞。
若是有了他這個榜樣在,說不得以後還會有更多的人爭相效仿。
「加入我中銳團簡單,可是誰要是敢違反戰場紀律,我楊麟絕不姑息!」
楊麟雖然治軍嚴苛,但卻是賞罰分明。
頓了下,田耀祖又接著說道:「楊長官,請收下我和我的弟兄們吧!」
所以,我決定不把你們打亂分散。
至於你們之前所犯的錯誤,在我看來,那根本不算什麼,畢竟那並非你們的本意!
王世和將情況如實彙報了一遍,說完,便將第二戰區發來的電文遞交給了委員長。
王世和疑惑道:「楊麟以下犯上,槍殺了上級長官,難道不需要處理嗎?」
但是,還請楊團長給我們一個改過自新、戴罪立功的機會!」
不過,田耀祖卻是拒絕道:「團座,我們不需要休整,我們也不想留在後方,請給我們一個上前線的機會,卑職一定帶6營帶頭衝鋒!」
還望楊團長收下我們!
說此一頓,楊麟突然話音一轉,接著道:「不過,有一點我必須提醒你們,我中銳團絕不要熊兵和孬兵,怕死的,就不要加入我中銳團!
楊麟正色道:「田上校,你可要考慮清楚,你已經是上校團長,如果你加入我中銳團,你的軍銜和職務就都沒有了,可能只是一個普通的列兵。」
只要之前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我楊麟便可以給他們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
這些潰兵還算有股子血性,從他們的語氣中可以看出,他們的抗日決心十分堅定。
……
「楊麟把宋家誠給槍斃?他為何槍斃宋家誠?」
畫面拉回汾陽縣。
但是你們需要知道,想要打贏一場仗,可不是僅憑一腔熱血就可以做到的,還需要做好充足的準備。
委員長道:「楊麟槍殺的是上級長官嗎?明明槍殺的是和_圖_書臨陣脫逃的逃兵。
「你記住一點,我們需要的是像中銳團這樣敢於打仗,而且能打勝仗的軍隊,而不是需要像新編第3旅這樣,遇到強敵就只知道臨陣脫逃的部隊。」
田耀祖道:「報告長官,卑職跟您一樣,從軍並非為了升官發財,而是想保家衛國。
楊麟手一揚,說道:「6營長,你的心情我懂,我也相信你們6營沒有孬兵。
楊麟處理完難民的事情,真沿著城外的陣地開始巡視。
「6營長,跟我來吧。」
「戰場上貪生怕死者殺,出賣兄弟者殺!」
再說了,他除了是中銳團的上校團長之外,還是第二戰區的戰術顧問。
楊麟用如同鷹隼一樣犀利的目光巡視著眼前的士兵們,表情嚴肅的警告著他們。
楊麟點點頭,轉而又對李一舟道:「5營長,馬上把武器裝備還給6營的弟兄,另外再帶他們先下去休整一下。」
「戰場上動搖軍心者殺,戰時飲酒者殺!」
但,只要上了戰場,無論發生什麼事情,我都保證絕不會拋起你們,哪怕是刀山火海,楊某也將與諸位弟兄,同生死!共進退!
「戰場上畏敵不前者殺,臨陣脫逃者殺!」
等聲音漸漸停息后,楊麟又說道:「本來,按照慣例,為防止嘩變,收編你們后,需要將你們打亂分散到各營。
……
等了片刻,待委員長把電文內容看完后,王世和試探性問道:「委員長,這個楊麟要怎麼處理?」
李一舟做出做出一個請的手勢,然後帶領6營的官兵們入城休息去了。
見王世和還要再說,委員長直接擺了擺手,說道:「世和啊,這件事情,楊麟做的並沒有錯,眼下正值戰局危急時刻,如果不槍斃了宋家誠這個逃兵,還怎麼樹軍威?
「委座,大事不好了!」
看到這裏,楊麟滿意的點了點。
楊麟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你們跟著我,還怕以後沒有鬼子打嗎?」
「嗡,嗡嗡嗡……」和-圖-書
「感謝團座,卑職定不辜負您的信任!」
這些士兵都知道中銳團是戰區里唯一一支戰無不勝的英雄部隊。
有了他們做代表,其餘潰敗也紛紛跟著開口道:「楊長官,我們也想跟著你一起打鬼子,不為當英雄,只為了對得起我們穿的這身軍裝!」
5營長李一舟應諾一聲,旋即站出來,大聲宣布著中銳團的軍紀條令。
皇天在上,厚土為證。
中央軍新編第3旅的潰兵們被楊麟的一番話說的無地自容,全都沉默著低下了頭。
「是,委座,卑職記住了。」
「好像是宋家誠的新編第3旅在鎮守白羊關的時候,面對日軍的強勢進攻,直接棄守而逃了。
「回稟委座,中銳團沒事,可是……可是楊麟把宋家誠給槍斃了,除此之外,還收編了新編第3旅。」
想到楊麟的雷霆手段,他們知道這軍紀絕對不是開玩笑,一旦觸碰,必定會遭到最嚴肅的處決。
軍人,天生就崇拜強者,這些士兵自然也不例外,這也是為什麼楊麟一出場就能把他們全部給震懾住的真正原因。
「不能!」
他非但沒有感到不滿,反而對楊麟的敬重又增加了幾分。
眼下,有這個機會,他們自然都想投靠中銳團,加入這支英雄部隊。
上校先是搖頭,接著又說道:「不過卑職能代表新編第3旅1團。」
有楊麟這位抗日英雄親自出馬,百姓們自然毫無怨言的選擇了聽從。
這樣一心為士兵著想的長官,才是好長官。
「可是……」
誰知道宋家誠非但不束手就擒,反而還讓自己手下的兵嘩變。
「戰場上延誤戰機者殺,不聽軍令者殺!」
中銳團的軍紀簡單明了,潰兵們全都聽清楚了。
事實也正如楊麟所說的那樣,按照慣例,為防止嘩變,被收編的部隊都需要打亂分散到各營。
田耀祖帶頭喊了一句,其餘人紛紛振臂高呼道:
從職權來說,他有權調動二戰區的任何一支部隊,所以又談何和圖書來說,是以下犯上?」
但是,我楊麟願意相信諸位弟兄的抗日之決心,也願意給你們一次表現的機會。
山城。
若是每一個指揮官都如宋家誠一樣,面對敵人的進攻選擇臨陣脫逃,那我們如何能夠擊敗強大的日寇?」
突然間,天空傳來了一陣飛機引擎的轟鳴聲。
再然後,新編第3旅在1團團長的帶領下,申請加入中銳團……」
「還有,從今而後,你們加入我中銳團,就是我楊某人的兄弟,升官發財我不敢保證。
不過,楊麟並沒有立即答應對方的請求,而是問道:「你能代表整個新編第3旅?」
「楊團長,雖然棄守而逃,並非我們的本意,但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這個罪,我們認了。
你們任何一個人,亦可在我的背後打黑槍!」
楊麟掃了眼眾人,帶眾人的聲音漸漸止住后,這才面色嚴肅的說道:「你們如果真心想跟著我楊麟打鬼子,而不是為了混日子,我楊麟自然舉雙手歡迎!
「這……」
見楊麟心意已決,田耀祖只得欣然應諾。
楊麟一怒之下,便槍斃了宋家誠。
委員長不答反問道:「處理?為什麼要處理?」
……
「李一舟,把握中銳團的軍紀條令說給他們聽聽!」
李一舟轟然應諾,就準備帶6營的弟兄下去休整。
「楊麟……」
委員長一聽中銳團沒事,緊皺在一起的眉頭頓時舒展開,然而,等王世和把話說完,他剛舒展開的眉頭便又皺在了一起。
經過國民政府不遺餘力的宣傳,可以說楊麟和中銳團的名頭早已經響徹大江南北。
而是將你們縮編為我中銳團的6營,由宋耀祖任6營營長,至於其餘人事任命,則由宋營長自行決斷,事後向我報備一下即可。」
還請長官給卑職一個機會,哪怕馬上奔赴前線衝鋒陷陣,卑職亦不會皺一下眉頭!」
「泄露軍情者殺,投敵賣國者殺!」
幾乎是所有軍人都以加入中銳團為榮。
而且,我中銳團賞和_圖_書罰分明,雖然有過必罰,但是有功也必賞,更不會剋扣軍餉,喝士兵的血!」
「我等誓與長官同生死!共存亡!」
處理完難民的事情,楊麟就命令通訊連將槍斃宋家誠和收編了新編第3旅的事情給戰區長官部做了個彙報。
「我等誓與長官同生死!共存亡!」
這幫中央軍的戰鬥意志雖然差了不少,但畢竟是正規軍,接受過基本的軍事訓練,拿過來就能用的,比新招募的士兵要好用不少。
楊麟饒有興趣的看著上校,如果說新編第3旅還有人讓他不鄙夷的話,那麼這個上校無疑就是其中之一。
因為一旦戰鬥打響,他們躲在城內反而會更加的危險。
士兵們打心底就對楊麟懷有敬意。
眾人沉默了片刻,之前號召眾人放下武器的那名上校軍官站了出來。
「是!」
他等眾人將軍紀牢牢記下后,又語氣緩和道:「諸位弟兄,雖然我中銳團軍紀嚴苛,但只要你們遵紀守法,我是不會為難你們的。
一下子就收買了田耀祖,乃至其他所有潰兵們的心。
王世和遲疑了一會兒,又說道:「可是,這個宋家誠是宋家人吶。」
委員長眉頭微微一皺,頗有些疑惑的問道:「世和,何事如此慌張?」
新編第3旅和中銳團同屬第二戰區,對於中銳團的戰績自然是更加清楚。
對於一些逃得匆忙沒有盤纏的百姓,楊麟還命令輜重營給他們發了一些路費和吃的乾糧。
侍衛長王世和就急匆匆從外面闖了進來。
統帥部。
畢竟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新編第3旅1團的潰敗們紛紛跟著附和。
楊麟舉起望遠鏡循聲望去。
田耀祖還要再說,卻是被楊麟給抬手打斷了:「沒有什麼可是,這是命令!」
因此,他們所有人都將其牢牢記在了心底,猶如刀刻斧鑿一般。
田耀祖面色鄭重,大聲向楊麟做保證,絲毫沒有因為從一個團長變成營長而感到不滿,甚至還以加入中銳團這支英雄部隊而感到驕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