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54章 德川一郎兵行險著,化伏擊為主攻!

第354章 德川一郎兵行險著,化伏擊為主攻!

德川一郎臉一沉,冷聲道:「八嘎!你的難道聽不懂我的話么?」
楊麟的臉色立馬陰沉下來,肅聲道:「田耀祖,我中銳團不需要不需要馬屁精,需要的是實事求是的軍人!」
「他娘的,都嚷嚷什麼?沒看見老子也還在陣地上面嗎?」
因此,戰鬥力也水漲船高提升了不少。
不過,必須值得一提的是,雖然六營在宋家誠的手中成多次被日軍擊潰,但經過楊麟的收編,他們的武裝裝備還有戰鬥意志較之以往都提升了一大截。
這些乾燥的茅草,幾乎欲|火就著,更別說下面還有硝石和汽油。
田耀祖的臉色陰沉下來,部下們立馬閉上嘴巴噤聲了。
「是!」
通訊兵拿起電話接聽了一會兒,立即抬頭喊道:「營長,團座電話!」
面對敵人大口徑炮彈的輪番轟炸,再堅固的城牆也難以抵擋。
特請參謀長閣下您提供戰術指導!」
「轟!」
德川一郎懊惱的咒罵了一句,他知道,自己又中計了。
劇烈的爆炸聲響成一片,將整個西城門附近都炸成了一片火海,升騰而起的硝煙和煙塵夾雜著爆炸火光,宛如一道道妖異的血蘑菇。
你們那邊的情況怎麼樣?」
鬼子觀察手彙報了目標坐標后,旁邊的彈藥手立即抱起一枚枚幾十公斤重的高爆炮彈,塞入了炮膛裏面。
這時,六營指揮所裏面突然響起了急促的電話鈴聲。
「轟隆,轟隆,轟隆……」
「現在團座和各營的弟兄都在看著咱們,難道咱們還要當逃兵不成?」
由於楊麟沒有預料到德川一郎會兵行險著,化伏擊為進攻,因此,將守衛西門這個不太重要的任務分配給了剛剛組建的六營。
其爆炸殺傷力遠不是常規炮彈所能比擬的,不過,他最大的特點並不是爆炸殺傷,而是燃燒。
看著數以千計的小鬼子,如同救命稻草一樣跳入就近的戰壕,楊麟的嘴角頓時揚起一抹殘酷的笑容。
「營長,營長!」
「小鬼子的炮火太猛了,我們各連的防禦工和-圖-書事已經被敵人摧毀了一大半,弟兄們也出現了不小的傷亡,快頂不住了!」
楊麟可不是白白將自己挖掘好的戰壕讓給小鬼子,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么?
不少小鬼子被點燃,紛紛慘叫著又從戰壕裏面爬了出來,不斷的躺在地上來回翻滾,企圖撲滅身上的焰火。
「鈴鈴鈴,鈴鈴鈴鈴……」
「報告團座,卑職已經將您的命令傳達了下去。」
96式150mm口徑重型榴彈炮,主要裝備與日軍的野戰師團和精銳旅團部隊。
「八嘎!可惡,好狡猾的楊麟!」
因為一旦錯過了這一次,他或許再也沒有展現自己胸中抱負的機會了。
部分炮彈甚至砸落到了防禦工事旁邊,將工事裏面的官兵連人帶武器都炸飛了出去。
他們如果留在地面上,就會遭到密集彈雨的掃射,而如果趴在戰壕里,又會遭到大火吞噬。
楊麟問道:「田耀祖,你知道我為什麼讓你將六營的弟兄們從城牆下撤下來嗎?」
很快,一枚枚炮彈就落到了西城門附近,並猛的爆炸開。
鬼子指揮官德川一郎正和自己的副手站在吊籃裏面,全程關注著駐屯步兵第1聯隊的進攻。
田耀祖下意識身子一挺,大聲彙報道:「報告團座,我們六營很好,完全能頂得住,就算小鬼子的攻勢再猛一倍我們也頂得住!」
「報告團座,卑職是田耀祖,請指示!」
「轟!」
105mm口徑和150mm口徑的炮彈拖拽著炙熱的尾焰,在天空中劃過一道詭異的弧度之後,宛如不要錢的隕石一般,鋪天蓋地般炸響遠處的西門城牆。
鬼子副手連忙低頭認錯。
「回稟團座,是的。」
鬼子炮彈宛如不要錢的石塊一般,足足持續了10幾分鐘都還未結束,摧毀了城西守軍的不少防禦工事。
這些燃燒彈雖然有一些打偏,落在了地面之上,但還是有不少落在了戰壕裏面。
見楊麟語氣堅決,田耀祖只得轟然應諾,隨即放下電話,www•hetubook.com•com將命令傳達了下去。
「嗵嗵嗵嗵!」
「嗵!」
隨即架起一具擲彈筒,並從旁邊拿起一枚燃燒彈,塞入了炮筒。
「救我,快救救我!」
「弟兄們,頂住,都給老子頂住!」
「作為一名合格的指揮官,光有滿腔熱血是遠遠不夠的,除了要擁有敢於和強敵亮劍的精神外,還需要動腦子,要懂得以及之長攻敵之短,更要懂得避敵鋒芒!」
田耀祖狠狠的瞪了眼身前的部下們,隨即邁步朝旁邊的電話機旁走了過來。
「另外,再命令潛伏在西門外的坦克大隊,配合駐屯步兵第2聯隊放棄伏擊,立即從西門發起進攻!」
如此一來,進攻而來的小鬼子就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地。
更多的炮彈卻是砸落在了城牆上,炮彈一炸就是一個巨大的彈坑,牆體也被轟的搖搖欲墜。
燃燒彈的彈體裏面只有少部分炸藥,其餘都是凝固汽油以及其他燃燒顆粒。
……
「炮兵就位,目標距離6500米,高爆炮彈準備!」
「嗨依!」
隨著火勢蔓延,附近的戰壕頓時就衍變成為了一片火海。
各連主官們紛紛苦著臉,都快哭出來了。
楊麟又道:「你是不是將六營全都部署在了城牆之上?」
各連主官紛紛跑到營長田耀祖面前訴苦彙報。
絕對殺傷半徑達到了恐怖的35米,可以說,一炮下去,地面上就會被炸出一個直徑好幾米的彈坑。
后發5公里。
在楊麟發射燃燒彈的時候,三營的炮兵們也紛紛架起擲彈筒,將一枚枚燃燒彈發射了出去。
「鈴鈴鈴,鈴鈴鈴……」
當這老鬼子看到宮本大隊距離洞開的東城門已經不足100米,很輕易就可以沖入城內的時候,臉上頓時綻放開一抹得意的笑意。
德川一郎想了想,一咬牙說道:「告訴駐屯步兵第1、第2、第3大隊,繼續展開強攻,務必在最短的時間內攻入城內!」
不止從東門進攻而來的宮本大隊,從南門和北門發起進攻的駐和圖書屯步兵第2大隊和駐屯步兵第3大隊,同樣難逃厄運,也遭到了中銳團守軍的火攻和密集掃射的雙重打擊。
然而下一刻,當潛伏在城牆上的中銳團三營突然抬槍開火,這老鬼子臉上的笑容卻是立即凝固住了。
其有效殺傷半徑,更是達到了80米,雖然比起德式150mm口徑的榴彈炮少尉有一些差距,但在亞洲來說,卻絕對算得上是威力最大的陸基火炮了。
鬼子炮擊的時候,步兵同樣沒法攻擊,咱們完全可能等小鬼子的炮擊結束之後,再讓弟兄們頂上去,懂了嗎……」
電話那頭很快傳來楊麟的聲音:「田耀祖,情況有變,鬼子在東、南、北三門的進攻受阻后,已經改變了戰術策略,改為向你營所守衛的西門發起主攻了!
六營的官兵們為了向團長楊麟證明自己不是孬兵,他們輕傷不下火線,面對小鬼子強大的炮火攻擊,依舊咬著牙頑強堅守在陣地之上。
「轟轟轟轟!——」
副手一臉詫異的看著德川一郎,似乎想不明白他為何為下達這樣的命令。
德川一郎又道:「那就立即將我的命令傳達出去,出了任何事情,由我一力承當!」
「可是營長,小鬼子動用了重炮,這炮彈的口徑一個比一個大,連城牆都轟塌了,我們的防禦工事根本擋不住鬼子的重炮攻擊啊!」
「聯隊長閣下,您的意思是推翻之前圍三闕一的計策,讓駐屯步兵第2聯隊和坦克大隊化伏擊為主動攻擊,這樣是不是有些太冒險了?」
探空氣球上。
楊麟就是擔心田耀祖為了證明自己的忠心,讓六營的弟兄們硬頂在城牆上,是以,這才打來了這個電話……
「你說你們頂得住,那我問你,你們西門的城牆是不是被炸塌了好幾段,你們六營也出現了大量傷亡。」
沒人的火炮陣容可謂是非常強大,除了10幾門105mm口徑的野炮外,還有2兩門96式150mm口徑的重型榴彈炮。
「四支部隊,從四面合圍,力爭在最短的時hetubook.com.com間內攻陷汾陽縣城,將負隅頑抗的支那軍一舉殲滅,用他們的生命和鮮血,來告慰那些玉碎皇軍們的在天之靈!」
這樣看起來雖然有些冒險,但對於他來說,卻不失為一個機會,而且也是唯一的機會。
「突突突!」
因此,96式150mm口徑的重型榴彈炮還被臭屁的日軍稱作為了最完美的陸基火炮。
田耀祖拿起電話向那頭的楊麟彙報。
炮彈脫膛而出,在天空劃過一道優美的弧度,宛如長了眼睛一般,精準砸落在一條戰壕之內『轟』的一下,直接炸開。
為了配合駐屯步兵第2聯隊一舉攻破西門,德川一郎將旗下所有的火炮都調動了過來。
炮彈一炸就是一大片,震得牆體搖搖欲墜,宛如地震來臨一般,使得守在陣地上的官兵們連站都站不穩。
旁邊的住手立即拿起接聽,片刻后,他掛斷電話,面如死灰的向德川一郎彙報道:「報告參謀長閣下,大事不好,從南門發起進攻的駐屯步兵第2大隊,和從北門發起進攻的駐屯步兵第3大隊,同樣也遭到了支那軍的伏擊,損失極為慘重!
德川一郎也是一個行事果決的人,在意識到中計之後,很快便想到了破解之策,化伏擊為主攻。
就在這時,吊籃裏面的電話突然響起急促的鈴聲。
一聽這話,田耀祖還以為楊麟要把他的六營換下來,頓時有些急眼了。
當時,鬼子炮兵已經就位在火炮邊上,接到命令后,主射手們立即調整好射擊諸元,將炮口瞄準了幾公裡外的汾陽縣城西門。
「八嘎呀路!」
「呵呵呵!真以為老子留下的戰壕會這麼白白便宜你們嗎?」
西城門上面的樓子首當其衝,遭到多枚炮彈的轟擊,直接在一片爆炸火光中轟然坍塌,化為了一灘廢墟,磚石瓦礫伴隨著爆炸所產生的衝擊波四散橫飛,散落得到處都是。
不等田耀祖回答,楊麟便又自問自答道:「軍人可以犧牲,但卻絕對不能白白的犧牲!」
然而,這些小鬼子剛爬出戰壕,卻又因和-圖-書為失去掩體,遭到中銳團三營官兵們的密集掃射,一時死傷無數。
「我讓你把六營的弟兄們撤下來,並不是怕了小鬼子,而是沒必要讓弟兄們做無謂的犧牲。
這種超大口徑火炮,除了射程遠,可以達到12000米外,其殺傷力也非常強大。
「炮兵攻擊,炸開前面的城牆!殺雞給,殺雞給給!!!」
「別的營能堅持,我們六營同樣也可以!誰若是再敢擾亂軍心,老子現在就斃了他!」
「嗵嗵嗵嗵!——」
「嗵!」
而當燃燒彈,將戰壕燒成一片火海的時候,這老鬼子臉上的表情更是難看到了極點,就宛如吃了好幾斤大便一樣。
「可是……團座,我們六營真的頂得住。」
田耀祖低頭沉默,一時不知該如何回答。
鬼子炮彈的口徑一個比一個大,炮火攻勢一波比一波猛。
沉悶的炮彈出膛聲接連響起,巨大的后坐力,震得整個地面都微微的顫動了起來。
早在池田中隊進攻失敗之後,楊麟便派遣失敗,在城外的野戰工事裏面倒上了汽油、硝石,並在上面撲了一層茅草,以蒙蔽小鬼子的視線。
「卑職不敢!」
田耀祖抖了抖頭頂的磚石碎屑,咬著牙語氣堅定的說道:「沒有團座的命令,哪怕是死也得給老子死在陣地上!」
「轟轟轟轟!——」
「噠噠噠……」
幾乎是燃燒彈剛一墜地炸開,落點附近就燃起了熊熊烈焰,並宛如兩條火龍一樣,迅速朝著戰壕兩頭蔓延過去。
「這是命令,立即執行,然後再給我回話!」
「嗵!」
「雅蠛蝶!」
鬼子炮兵指揮官將手裡的指揮刀向前奮力一揮,主射手們立即拉動了火炮屁股後面的擊發繩,隨即抬手捂住自己的兩隻耳朵。
鬼子副手頓首領命,隨即立即拿起電話,將參謀長德川一郎的命令傳達了下去。
「團座?」
……
「面對小鬼子的強勢攻擊,你讓六營的弟兄們再城牆上硬頂著,這不是讓他們白白犧牲嗎?」
「立即將弟兄們撤下來,撤到城內的安全位置隱蔽!」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