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61章 長久生意,心理博弈

第361章 長久生意,心理博弈

四眼翻譯嚇了一跳,忙哭喪著臉說道:「楊團長,咱也是為了吃口飽飯才一時犯傻,投靠了日本人,但是咱可從來沒有做對不起中國人的事情。」
另外,那些帝國皇軍們的屍體還在戰場上,我們怎麼能讓其暴屍荒野?
「納尼?念完了?」
本間雅睹道:「這是筱冢義男司令官的命令,不答應怎麼辦?再說了這麼多帝國將士們的屍體還躺在哪裡,我們不去收斂,難道要讓他們暴屍荒野嗎?」
喜的是,筱冢義男並沒有因為他的失敗而責罰他,至於怒的原因就更簡單了,乃是因為楊麟提出如此要求,對於他們日軍乃至整個日本國來說,都是一個奇恥大辱。
「中銳團當然要消滅!」
時任第27師團師團長本間雅睹接到筱冢義男從太原發來的電令是又喜又怒。
楊麟的凶名早已經傳遍了整個偽軍界,幾乎無人不知,不認不曉。
「嗨依!」
本間雅睹所說的這個事情,也正是筱冢義男所擔憂的,否則,他又豈會同楊麟簽訂這個恥辱的協約。
「喔?沒有做對不起中國人的事情?」
「報告參謀長閣下,師團部急電!」
本間雅睹將手裡的電文重重拍在身前的辦公桌上,黑著臉對身前候命的通訊參謀道:「你滴立即將這份電文轉發給參謀長,並讓他按照命令行事,至於贖金讓他現在前線籌集,等日後找軍需處報銷!」
人多力量大,10幾分鐘后,文鵬等人清點完畢。
「果然如此!」
沒有辦法,他去交贖金,就算楊麟殺了他,最少他也還能多活兩個小時。
「不!」
「我們的補充兵員已經在路上,屆時我們再用支那軍中銳團以及楊麟的生命來洗刷其帶給我們的今日之恥!」
要不,這個任務您還是另外派個人吧?」
本間雅睹又說道:「渡邊君,你想為師團和帝國雪恥的心情我滴十分理解,但眼下還不是時候。
德川一郎接過電文目視一遍,確定內容並沒有https://www.hetubook.com.com問題后,頓時大喜過望。
楊麟叼著一根煙站在團部門口,目光不屑的看著東門方向。
四眼翻譯命人將馬車上的木箱子拿下來,並打開,然後壯著膽子來到楊麟面前,將手裡的清單遞給了楊麟。
渡邊近重重頓首。
「各營,立即把傷病員都帶到城東來,咱們給小鬼子來演一出雙簧!」
德川一郎道:「這對於我們來說確實是一個奇恥大辱,不過,軍人當以服從命令為天職!」
不過卻是有一人比較理解德川一郎此時此刻的心情,那就是駐屯步兵第2聯隊的聯隊長吉田茂登。
楊麟正在通過沙盤,對今天的交戰進行復盤。
「可是……」
楊麟嘴角微微上揚,綻放出一抹狐狸般狡猾的笑意,說道:「半個小時后,帶他們進城來!」
隨即,德川一郎又扭頭看向指揮軍帳裏面的四眼翻譯:「王桑,給支那軍送贖金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總而言之一句話,越慘越好,讓小鬼子覺得咱們此戰的傷亡越大越好!」
筱冢義男司令官給咱們補充的兵員已經在路上,最遲明天下午就能抵臨。
其餘鬼子軍官也紛紛如斗敗了的公雞一樣,耷拉著腦袋一言不發。
這老鬼子也是一個體面人,他很快便恢復了平靜,吩咐道:「念!」
因為隨著他的這份電文發出去,一下子便將所有的仇恨都吸引到了自己身上,以至於筱冢義男因為過於憤怒,而忽視了德川一郎這個恥辱的導火索。
這時,一名執勤的哨兵突然來到門口大聲彙報道:「報告!」
渡邊近道:「師團長閣下,這個好辦,讓我率部去滅了這個該死的中銳團,如此一來,自然便可以將那些犧牲的帝國將士們的屍體收斂回來。」
支那有一句古話叫著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咱們暫時先讓楊麟再囂張一會兒,等筱冢義男司令官給咱補充的兵員到了之後再發動進攻也不遲https://www•hetubook.com•com!」
「嗨依!」
至於其餘鬼子軍官,最大的也不過只是少佐軍銜,吉田茂登都不開口了,他們自然更加沒有說話的權力。
「呼……」
就在這時,一名通訊兵急匆匆從外面闖了進來。
以楊團長您的戰術指揮能力,以後必定還會擊敗日本人,還會同他們做生意,您要是殺了我,以後誰還敢給您押送贖金啊?」
德川一郎搖了搖頭,說道:「眼下還不是消滅支那軍中銳團一雪前恥的時候,因為我們的補充兵員還在路上。
事實上,如果不是德川一郎戰敗,他又怎麼會受此大辱呢?
「是,團座!」
四眼翻譯一聽,頓時嚇得面無人色,就跟死了好幾個爹娘一樣。
中銳團的團部就設在距離東門不足300米的位置,此時,楊麟已經帶著周雲等人出了團部。
鬼子通訊參謀重重頓首,隨即轉身離去。
「嗨……嗨依……」
警衛連連長牛大胆一臉疑惑道:「麟哥……不,團座,為啥還要等10分鐘呢?您是打算晾這些偽軍一下,殺殺他們的威風?」
「喔?」
哨兵應諾一聲,隨即轉身離開,出了團部。
「嗨依!卑職知道了!」
僅憑你一個聯隊就可以將中銳團消滅嗎?」
東城門緩緩打開。
日軍第27師團前線指揮部。
上封連德川一郎都沒有問責,自然也不會問責他這個二號人物,所以此時,這個老鬼子的內心也是頗為高興的。
「團座,數額沒錯,甚至小鬼子還給咱多送了幾百枚大洋。」
「進來!」
楊麟真正不想殺的是那幾個鬼子偵察兵,他還指望對方回去送情報呢。
「是!」
德川一郎此刻正陰沉著臉,在自己的指揮部內來回踱步,思考著接下來該如果應對上封的問責。
說完,鬼子通訊兵又將手裡的電文遞了出去。
……
這一次戰敗,他同樣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隨著距離的拉近,四眼翻譯一行漸漸看清m.hetubook.com.com了楊麟,並通過肩章上面的軍銜認出了楊麟。
駐屯步兵第2聯隊的聯隊長吉田茂登道:「參謀長閣下,那我們眼下改動如何?是再次發動進攻,消滅掉這個該死的支那軍中銳團嗎?」
……
楊麟擊敗了德川一郎,粉碎了他胸中的宏偉抱負,不過他的一條不平等條約又拯救了德川一郎的夢想。
居然看出他的心思,打算和小鬼子做長久買賣。
楊麟隨手接過來看了一眼,然後丟給了一旁的文鵬,示意道:「清點一下,一定要點清楚,少一塊大洋,剁這幫傢伙的一根手指,少10塊大洋,剁一條手!」
楊麟嘴角微微上揚,浮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笑。
「楊……楊團長,贖金就在這裏了,請您清點一下。」
不過,楊麟也確實沒打算殺他們,並不是因為怕以後沒有人押送贖金。
楊麟露出一個諱莫如深的眼神,說道:「這批皇協軍裏面搞不好就有小鬼子的偵察兵,想要借交贖金這個機會,順道再探一探咱們的虛實。」
文鵬表情兇狠,還做了一個抹脖子的動作。
「反正只要讓小鬼子認為他們死傷員就好了,不會演傷病員的,就給老子演屍體!
四眼翻譯一聽,心裏頓時又『咯噔』了一下,心裏不住的祈禱道:「德川太君,我對大日本帝國忠心耿耿,您可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坑我啊!!!」
汾陽縣城,中銳團團部。
半個小時后。
「嘭!」
「既然他們這麼想探咱們的虛實,那咱們就如了他們的意!」
不過,楊麟卻卻是敏銳的發現,其中有兩個傢伙眼睛的餘光,一直在有意無意的打量著周圍。
楊麟冷笑。
周雲、羅軍、李一舟等幾個營長相視一笑。
他們跟著楊麟已經有一段時間了,自然明白楊麟心裏打的什麼算盤……
哨兵領命,立即從外面走了進來,向楊麟挺身敬禮彙報道:「報告團座,東門外來了一小隊偽軍,他們壓著幾輛馬車,說是給咱送贖金來的!和圖書
四眼翻譯無奈,這得苦著臉點頭應諾。
不得不說,有時候命運就是如此奇妙。
渡邊近張了張嘴,原本他想說當然可以,不過話到嘴邊又被他給咽了回去。
這老鬼子是這裏除了德川一郎以外最高的軍事長官,甚至二者的軍銜還都是一樣的,同為大佐。
楊麟冷笑道:「就這幾個偽軍還有威風?你信不信,他們見到老子就會嚇得腿肚子發軟,老子再一個眼神,他們就就尿褲襠。」
可如果他拒絕領命的話,德川一郎現在就能要了他的狗命。
很快,德川一郎反應過來,他意識到自己的事態,立即收起笑容臉色一變,呵斥道:「八嘎呀路!這個楊麟簡直該死,他枉為軍人,居然用我帝國皇軍們的遺體敲詐咱們,他簡直罪該萬死!」
牛大胆道:「可是團座,受傷的弟兄本來就需要休息,不宜走動,你再把他們弄到城東來,萬一加重了他們的傷勢怎麼辦?」
「嗨依!」
不得不說,這確實是一個不殺他的理由。
若是把他們全殺了,自己之前的準備不都白費了么?
頓了下,文鵬又道:「不過,這幫狗雜碎,竟然投敵賣國給小鬼子當狗,咱們要不要趁這個機會把他們全部宰了!」
「是!」
這個中銳團若真是如此好對付,楊麟又豈會蹦躂到今天,甚至還爬到了他們頭上來拉屎?
「啊?」
四眼翻譯一聽這個,整個人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其餘鬼子軍官看到德川一郎臉上的笑容,紛紛一臉疑惑,只以為對方是因為受此大辱精神出了問題。
德川一郎道:「你們支那有一句古話叫做兩國交戰不斬來使,你是交贖金,楊麟應該不會為難你,所以你放心的去吧。」
文鵬應諾一聲,隨即招呼10幾名輜重營的弟兄,開始仔細清點了起來。
聽聞此聲,德川一郎的心裏頓時就『咯噔』了一下,真是怕什麼來什麼,不過這一天遲早要來,躲是不可能躲得過去的。
日軍第27師團司令部。
他雖然自負https://m.hetubook.com.com,但卻並不會過於自大。
四眼翻譯等人看到楊麟的眼神,頓時嚇得腿肚子發軟,走路都不利索了。
兩個小時后。
駐屯步兵第3聯隊的聯隊長渡邊近一臉費解的說道:「師團長閣下,這個楊麟居然敢敲詐我大日本皇軍簡直是自尋死路,您怎麼能答應他這個如此無理的要求?」
吉田茂登重重頓首,不再說話。
鬼子通訊兵猛的一頓首,隨即便攤開手裡譯好的電文,當著德川一郎等人的面念了起來。
說此一頓,本間雅睹話音一轉繼續道:「但是你想過沒有,眼下我軍新敗,第1、第2聯隊均傷亡慘重,並且還沒有得到補充。
楊麟手指侯猛,沒好氣的說道:「你真是個豬腦袋!老子都說了是演戲,請的當然是演員,誰說要全把傷員弟兄都弄過來了?」
他弱弱的說道:「德川太君,楊麟此人您是清楚的,他一向最憎恨我們這些皇協軍,如果我去交贖金,他還不得活剮了我啊?
「那你這是?」
聽完電文,德川一郎頓時一臉欣喜,不過鬼子通訊兵卻是不知道他內心想的是什麼,於是再次頓首道:「嗨依,電文的內容就是這樣。」
四眼翻譯還要再說,卻被德川一郎臉色一沉,給無情的打斷了:「沒有什麼可是,這是命令!」
吉田茂登心中甚喜,表面上卻裝出一副心有不甘的樣子,說道:「參謀長閣下,可是,楊麟的這個要求也太過分了,這對於我皇軍第27師團,乃至整個大日本帝國來說都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小鬼子壓根就沒把偽軍當人,以他們的尿性,死幾個皇協軍根本不算什麼。
「說的好像有點道理!」
再說了,這也是筱冢義男司令和師團長閣下的命令!」
楊麟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不得不說,這個四眼翻譯的小腦袋瓜子還挺靈光的。
「此事千真萬確,再說了,兩國交戰還不斬來使,我是來給您送贖金的,您不能殺我!
汾陽縣。
幾名執勤的中銳團哨兵將四眼翻譯一行人給放入了城內。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