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作者:抗戰三郎
我從亮劍開始崛起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388章 危機再現,兩個師團

第388章 危機再現,兩個師團

楊麟無比肯定的點了點頭:「小鬼子的野心一向就很大,亡我華夏之心從未死過,而且他們的士兵全都訓練有素,擅長大迂迴戰略包圍。
飽和式攻擊就是這樣,雖然可以大大降低部隊的傷亡,但也會大大增加彈藥的損耗。
「卑職等知錯了!」
要知道楊麟這個豪橫,他估計說什麼都得從楊麟這裏撈到一筆好處,哪怕撒潑打滾也不在乎。
還有就是,汾陽縣城實在太小了,這麼多兵力根本鋪展不開。
徐二刀未參軍前,曾上過幾年私塾。
我們給他們發送一份電文示警,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完全沒有必要再給他們爭取時間。
雖然駐屯步兵第2聯隊順利攻入了城內,但是,小鬼子並沒有在中銳團手裡討到便宜,前前後後反而損失了近2000名士兵。
楊麟離開野戰醫院,回到了臨時指揮部,立即將各營的主官們都召集了過來。
果然,他的選擇是無比明智的。
「什麼?小鬼子的真正意圖是攻擊咱們的戰區長官部?」
眾人聽完楊麟的前半段話,一個個都顯得比較平靜,然而等楊麟的後半段話說完,一個個全都露出吃了蒼蠅一樣難看的表情。
別說擊敗了,甚至連接戰的資格都沒有。
還有,我在此向你們承諾,早晚有一天,我會帶領我們的部隊,登上東瀛四島。
你讓他到時候來汾陽縣城打掃戰場,給支那軍中銳團收屍,還有瞻仰我皇軍第27師團的威風!」
他簡單了探望了一下傷員們,隨即找到柳小小,對她說道:「柳醫生,我的弟兄都拜託給你了,請你務必要將他們全部救治好!」
院子內的所有士兵和醫護人員,無論是否負傷,全都留下了悲慟的淚水。
楊麟接著說道:「戰區長官部身邊的這幾支部隊雖然戰鬥力也很強,但畢竟兵力有限,而小鬼子也不是吃素的,特別是還有鬼子航空兵的潛在威脅。
然後帶領1營、2營、騎兵營,坦克連,擇機在合適的位置阻擊,儘可能為戰區長官部的行動hetubook.com.com爭取時間!」
柳小小並沒有直接給出承諾,而是說道:「放心吧楊團長,我一定竭盡全力救治每一位傷員!」
他知道這句話的涵義,也明白,也是長官給自己最好的安慰和承諾。
難道你們願意看著咱們的友軍部隊群龍無首,遭到小鬼子各個擊破,進而使得無數袍澤慘遭小鬼子屠戮嗎?」
不多時,各營主官在對部下們簡單交代一下后,立即紛紛以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團部。
「是,團座!」
扯遠了,扯遠了……
城外5公里,日軍第27師團臨時指揮部。
首先,我們需要將這個情況儘快彙報給戰區長官部,讓他們早做準備。
不僅如此,他們的野炮兵陣地還多次遭到中銳團炮兵營的炮火反制,損失了不少火炮。
雖然我們中銳團很強,但還不至於強到需要讓小鬼子出動五六萬兵力來對付的地步。」
雖然戰場上生離死別,太過正常,但是,每每看到和自己出生入死,歷經一次次血戰的生死弟兄犧牲。
……
「另外,再給副團長發電,告訴他繼續嚴密注視鬼子第114師團的動向。
楊麟卻是臉色一沉道:「身為軍人,除了應該以服從命令為天職外,我們還需要竭盡全力保家衛國!」
「是啊,是啊,團座!」
如果不是為了襲擊咱們的戰區長官部,小鬼子是斷然不可能投入這麼多兵力進來的。
必要時刻,還可以讓他們前來增援,裡應外合,一起對付進攻汾陽縣城的小鬼子。
因此,儘管此戰他的部隊損失慘重,但卻並沒有遭到處罰。
其中,傷亡最大的是偵察營和6營。
楊麟拿起一根指揮棒邁步來到面壁前,指向地圖一點說道:「你們看,戰區總指揮部的駐地,距離我們汾陽縣城只有不到200公里,並且戰區總部身邊的部隊並不對,只有晉綏軍一個步兵師,外加一個騎兵旅,一個警衛團,會有一些後勤單位和機關人員。
旁邊的徐大刀更是直接撲了https://m.hetubook•com.com過來:「二刀!」
他冰冷的心裏,受到了莫大的鼓舞,十分溫暖。
因此我推斷,如果不出意外的話,小鬼子發了瘋一般往汾陽縣城增援,他們真正的目的只怕並非是為了對付我們中銳團,而是咱們的戰區長官部。」
頓了下,楊麟又說道:「還有,你們再想一下,如果我們的長官部遭到小鬼子突襲,我們整個戰區都可能陷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是啊,小鬼子投入近5萬大軍來對付我們,似乎沒這個必要吧?」
隨即,楊麟先是抬手示意讓部下們坐下,接著又無比嚴肅的說道:「我們團的任務,還需要堅守汾陽縣城至少5天,以我們團的兵力和火力,要堅守5天完全沒有太大的問題。」
英雄並非無淚,只是未到傷心之處。
畫面拉回汾陽縣城。
因此,敵人當然不會善罷甘休,就此放棄進攻。
不管是調集援兵回防,還是進行戰術轉移。」
這時,一名通訊參謀手裡拿著份譯好的電文從外面走進來,向本間雅睹猛的一頓首后彙報道:「報告師團長閣下,皇軍第114師團剛剛來電稱,他們正在向我部考慮,目前距離我們已經不足80公里。
「謝……謝謝團座!」徐二刀用盡最後的力氣道了一聲謝,嘴角帶著滿足的微笑,就這樣氣絕身亡,壯烈犧牲。
眾人被楊麟說的啞口無言,紛紛將腦袋低垂下去。
說此一頓,本間雅睹話音一轉,又扭頭看向站在他身前待命的通訊參謀,指示道:「你滴,馬上給第114師團司令部回電,就說我們第27師團不需要他們的增援。」
他的聲音凄厲至極,哭的撕心裂肺。
10幾名鬼子軍官腰間挎著軍刀,身體筆直的站在指揮部里。
因此,一旦讓小鬼子順利抵臨戰區長官部的防區,那長官部可就有危險了。
當下第一個開口說道:「師團長閣下,這個第114師團早不增援,晚不增援,偏偏在這個時候向我們靠攏過來。
要知道,儘管https://www.hetubook.com.com他的獨立團在八路軍裏面已經算比較富裕的了,但每次戰鬥的時候對於彈藥的使用都需要精打細算,什麼時候打過這麼富裕的仗?
殺光所有小鬼子,為所有戰死的兄弟、同胞報仇雪恨!」
請你們放心,只要我活著,就一定會替大家報仇雪恨,同小鬼子不死不休!
他很快強迫自己忍住了內心的悲痛,鎮定了下來。
都還會忍不住落淚,傷心。
另外,第114師團的師團長末松茂治將軍還詢問我部遲遲未能攻陷汾陽縣城,是否需要他們提供戰術指導……」
不管是調集援兵,還是進行轉移,留給戰區長官部的時間都太少了。
兵力太過密集的話,反而可能在小鬼子的聯合轟炸下增加傷亡。
楊麟卻是接著說道:「再說了,長官部防區的那些部隊,那也是咱們的國防力量,如果他們被小鬼子消滅,削弱的也是我中國的國防力量,你們明白嗎?」
得虧八路軍獨立團團長李雲龍沒在這裏,否則,他要是聽到楊麟如此豪橫的一番話,估計要羡慕的哈喇子都流出來。
頓了下,楊麟話音一轉接著說道:「甚至,小鬼子的第114師團可能都未必會衝著咱們來,而是會直接繞過咱們汾陽縣城,迂迴攻擊咱們的戰區長官部……」
本間雅睹也想到了這一點,他咬牙說道:「末松茂治這個傢伙一向與我不合,他想坐享其成搶奪我們的勝利果實,簡直是痴人說夢,我不會讓他得逞的!」
因此,我們還必須要給長官部爭取一點時間。」
因為還有很多事情,等著他去做。
也是憑著滿腔熱血才報名參軍的,現在聽到豈曰無衣與子同袍這句話。
侯猛一聽,頓時滿是不滿的說道:「團座,當初長官部下命令讓咱中銳團死守汾陽縣城7天,就已經是放棄我們了。
末松茂治的意圖實在太險惡了,他分明是想搶奪我皇軍第27師團的勝利果實!」
偵察營長侯猛一臉驚訝的說道:「團座,這小鬼子是不是瘋了?他們已經投m•hetubook•com•com入一個師團外加一個獨立混成旅團將我們團團包圍在了汾陽縣城之內,現在竟然又投入了一個師團,而且還是四四制的師團,這也太看得起我們了吧?」
甚至,對於整個汾陽縣城的戰局而言,他反而算得上是取得了突破性的進展。
「還有,你再告訴末松茂治那個傢伙,就說我部已經攻入城內,今天天黑之前就能佔領整個汾陽縣城,全殲負隅頑抗的支那軍中銳團!
因此,自第27師團進入汾陽縣地界以來,他們還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將部隊開赴進入縣城,並佔據了一席之地。
那名中佐參謀很想在本間雅睹面前好好表現一下自己,以求坐上參謀長的位置。
但必須值得一提的是,駐屯步兵第2聯隊的聯隊長吉田茂登完成了他出戰前的承諾,成功將軍旗插在了西門的城頭之上。
「不過,根據副團長偵察到的消息,小鬼子的第114師團正向我們這邊增援集結過來。」
眾人全都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妄自菲薄。
其餘人一聽,也紛紛全都點頭贊同了侯猛的話。
不過,楊麟作為一支部隊的指揮官。
楊麟扭頭看向通訊連長何達,命令道:「何達,你立即以電文的形勢,將鬼子第114師團的情況彙報給戰區長官部,讓他們有所警示。」
他們先是向楊麟彙報了一遍各自的傷亡,以及彈藥損耗的情況。
何達打了個敬禮,快速轉身離去,到機要室發電報去了。
本間雅睹拿出一張特高課搞來的汾陽縣城地圖,然後召集部下們圍到桌子邊,一起研究地圖,商討天亮后的作戰部署……
況且我們現在自己都是泥菩薩過河了,還有還能管得到那些個官老爺?」
「另外,短短200公里的距離,擁有機械化部隊的小鬼子最遲不超過兩天就能抵臨。
沒有辦法,小鬼子一直都是以西門作為主攻方向,而偵察營和6營又是負責西門的防禦,傷亡最重完全在情理之中,並非是他們的戰鬥力不行。
鬼子通訊參謀重重頓首,旋即轉身離去,將www.hetubook.com.com電報發給了第114師團。
再說日軍第27師團這邊。
書歸正傳。
主官們紛紛一臉震驚的看向楊麟。
察覺到面前這名年輕部下已然沒了生氣,楊麟的眼淚終於忍不住奪眶而出。
「那就拜託你了,如果有什麼需要的,你只管開口!」
原本,楊麟將1營、2營、騎兵營,坦克連等部部署于城外,是秉承著雞蛋不要放在同一個籃子的道理。
咬牙道:「八嘎呀路!這個末松茂治簡直是太小看我第27師團了!」
等下你們各自列一份武器彈藥的清單出來,交給老文,然後需要多少彈藥直接去後勤部領取就行了!」
「我知道,你們或許對長官部之前的命令有所不滿,但是別忘了,在家國大義面前,所有的個人情仇都不值一提。
沒想到現在居然派上了大用場。
周圍還有不少身受重傷奄奄一息的傷兵,楊麟抹了一把眼淚,對他們敬禮道:「弟兄們,你們是我楊麟見過最好的士兵,我以有你們這樣的部下感到自豪!
鬼子通訊參謀已經能猜測到師團長本間雅睹在聽到這問電文後會露出怎樣的憤怒表情,他生怕禍水東引殃及池魚,因此一直將腦袋耷拉著,都快縮到褲襠裏面了,根本不敢直視本間雅睹的目光。
眾人紛紛開口承認錯誤。
其餘各營的傷亡倒是不到,不過,他們的彈藥基本都消耗的差不多了。
如果犧牲我楊麟一個人,可以換得這場戰爭的最後勝利,我楊麟一定義不容辭,犧牲掉自己的性命!」
「好的!」
「是,團座!」
楊麟聽完主官們的彙報,點點頭表示了解,隨即又說道:「彈藥的損耗你們不必擔憂,我中銳團什麼都缺,就是不缺武器彈藥。
「嗨依!」
各營主官們紛紛困惑的說著,他們雖然對團長楊麟和中銳團充滿了自信,但卻絕對不會認為,以他們一個團的兵力可以擊敗小鬼子的5萬大軍。
主官們齊聲應諾。
聽完通訊參謀的彙報,本間雅睹氣得火冒三丈,鼻子都快歪了,他『騰』的一下站起身,一巴掌重重拍在身前的辦公桌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