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公子最

作者:沈七七
公子最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十八章 花飛花落花滿天

第十八章 花飛花落花滿天

他寬下外袍,只穿著素白內袍,躺在我身旁,右手抓過我的左手,放在他胸口上擱好,牢牢不放。不一會兒他就鼻息聲起,睡著了。他瘦了好多啊,我摸到一手的骨頭,硌手。公子,你可知道,有你睡在我身旁,我甘之如飴的心花開了滿園。
親家都耐心呢,他也不便走,急得在越家團團轉,事情已不再他的控制內,卒竟帶著我們跑了,他想做什麼?而他歐陽,何時才能走出越家?他日日憂心,又知自己的一舉一動都在監視中,連讓鷂鷹送信都不可能,坐以待斃之際,越天青又來了,左手一壺酒,右手一副棋,大著嗓門道:「三少,陪我喝酒下棋!」
沒一會兒,蓮花也出來了,輕掩房門,手中拎著一隻酒罈。沒有杯子,我們就你一口我一口地輪流喝,縱然我們不是朋友,也是難兄難弟。求不得,蓮花,我們求不得,各有各的愚妄,均是不得其所。
世間再無越天青,從此他姓甚名誰,無人得知。
我以為是在喂葯,將脖子伸得長了些,定睛再觀,捂著差點驚呼出聲的唇:不,他是在吻他,細微地、一點一滴地,在他的唇角留下一個渴慕的、痴迷的吻。
我低下頭說:「不知道。」
歐陽是在前往澤州的路途中想通整件事情的,卒不按他的安排行事,必有內幕。這本是一位忠肝義膽的親信,但何以帶走了迷局中的那盞燈?草民小明,是一把人人爭奪的鑰匙。她的重要性,越家知道,阿白知道,卒也知道。
我為他難過,將酒罈推向他,他氤氳的雙眸抬起看我,說話的音調很綿軟:「小明,都說情天恨海,但願你會有例外。」
殿下是他的白梅,初相見時風和日麗的心動,釀成了漫天風雪的心劫。他像是傷心了一輩子,才換來這麼一丁點兒好光景,眼底流露出很貪戀的光彩,彷彿春日的湖水,很靈動。我問:「他不知道你的心思吧,為何不……」
窗外日遲遲,我心湖起伏如潮,無法入睡。花酒一夜風流是老子一直懸而未決的夢啊,這個人就在我身畔,要不要學著蓮花的樣子,親一親他?親一親他?真寧願他睡得迷糊,稚如孩童,而不是誰人的未婚夫婿。要不要親一親他,親一親他?
歐陽武功一直不大好,帶的幾個隨從雖然功力不錯,但經不住對方數十人的圍攻,眼看要吃虧,在一旁喝著粗葉子茶的卒悶聲不語,跳了出來。
我是不知道,他對阿白,是清明如水的境界,不糾纏,不打擾,不使他為難,而我……雖不能至,心嚮往之。那就喝酒吧,仿如一醉真能解盡千愁。
人貴有自知之明,蓮花說。我知道他是對的,但我常做錯事。坐了頗久后,我口渴,想返回屋中倒杯水喝,不知他們是否都睡下了,我的腳步放得很輕,透過半開的窗戶張望,竟看到——
「親人?他待他好嗎?」
我想了半天:「哦,我們在一起時總在吵架,沒機會說到這些。」
越天青是庶出,越莊主在一次酒醉后爬上了庄中18歲的洗衣婦的床。如你所知的,那姑娘生得清秀可人身段窈窕。後來她懷了孕,執意不肯說出孩兒的父親是誰,十個月後,她生下越天青,嬰孩有著和越老爺子一模一樣的額頭和下巴,庄中上下一目了然心知肚明。越夫人心頭火起,和越莊主大鬧了一通。
「不知道。」
歐陽閉了眼:「時間真少。」
看他金箋詞就,聽他奏笛吹花,相守不問情,他以為會這樣。
「蛇凍僵了,是寵物,醒了,就咬人?」
「一葦渡江。」他滿不在乎地仰首而笑,顧盼間橫波流轉,驚艷人間,聲音卻帶了三分冷倦,「我是不成了,你呢?」
蓮花公子分析過,這是由於他們認識我hetubook.com.com,一旦發現我有不對勁就會心生疑問,繼而看出問題。所以到時見著皇帝,須在第一面就得手,不然有了防備心理,就很難攝心成功。我不是樂風起,他是老手,我是趕鴨子上架的新學徒,只有半桶水在晃蕩,得小心行事。
一抹白影立於那闌珊處,香雪如海,他只望住他。
「這倒不知,但沖他這麼趕路來看,是來見那位白公子,還是總兵大人?」
「好像是歐陽三公子吧,換班的小兵說了一嘴。」是個小老頭的聲音,「發生什麼事了?」
「真新鮮,從未有人這麼同我說。」
是我的意念將你召喚回來了嗎?
蓮花好笑起來:「你握任何人的手,心都在跳。」
靜妃愛慕豪氣干雲的英雄,而越天雲長得孔武有力,於是一拍即合。七歲的康王實則是越天雲的親生骨肉,他們瞞天過海暗渡陳倉裡應外合,妄圖早點將皇帝轟下台,從此江山易主,改為越姓。
言畢,越過我身旁,盈盈遠去。
天漸漸地大亮了,窗外傳來絮絮的掃地聲和人聲:「昨夜是誰來了?門外死了一匹馬,白沫吐得到處都是,一看就是活活累死的。」
身為一個可造之才,我壓力很大。蓮花俯身給昏迷中的阿白擦汗,淡淡道:「若你愛的人不愛你,或是比你愛的少,你的百年苦樂都在他人手中。」
「你倒是個細緻人。」我想幫忙,被他瞪到一旁,「男女授受不親,你懂?」
「他找不著我。」他坐起身,頭髮散亂著,眼裡布滿血絲,下頜上的青髭也隱約可見,一副沒睡夠的樣子,我摁下他,「再睡會兒吧。」
天狗吃月亮,為什麼不行?我們兩個,總有一個要美滿點吧。我不想做你那樣的人,那就不能用你那樣的方式。我不要守望,我要相守,對,就是如此。我頓覺豁然開朗,盤腿而坐,默念著咒語,嘿,等我大功告成,我要拿下歐陽的心。
真後悔,當初為什麼要那樣呢?為什麼不知退讓一步呢?畢竟,他是我在意的人,是我每天都在尋思給他做什麼好吃的人,是我總擔心他吃得不香睡得不好的人,又不是不共戴天的仇敵,為什麼不讓一步呢?我的公子,什麼時候可以再見著你呢?是不是,還能和你說一聲抱歉?
因為這一點,和歐陽很像。
莊主懼內,納不成妾,想給洗衣婦一筆錢,讓她留下孩兒,一走了之。但洗衣婦和越天青母子連心,說什麼也不肯,雙方陷入了僵持。三個月後的一個雪天,洗衣婦晨起晾衣服,踩著了一塊冰,腳下一滑,後腦勺磕到了台階上,當場身亡。事情傳開來,越夫人抹著淚說:「唉,真是個苦命人,沒享過一天福,還留下個孩子,也罷,就讓我們來養吧。」
只有結盟,才能將事情推向高效和愉快。他們逃了兩千里,在一座名為謝橋的小城分別,歐陽將手下的兩座綢緞莊轉送于越天青,另加三千兩黃金。這些將足夠一個人在京城過得體面富足,不用再看任何人的臉色。
不光是找不著卒,越家上下都黑著臉,特別是越天雲看他的眼睛快要殺人了,他正焦急呢,越天青來找他,向他透露我和爹娘都被人救走。這隻會是卒乾的,但他從未這樣吩咐過,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他想走,但越家不放過他:「三少爺是擔憂歐陽大俠的行蹤吧?從京城到塞外頗有路程,想必他老人家還須再費上幾日吧?」
我被氣著了,躲到院子里去。夜很涼,葉影婆娑,風如鬼哭。我總固執地坐在樹下賞月,見不著月亮我就背誦咒語,一坐就是幾個時辰。
在母親淋漓的鮮血氣味里,襁褓中的越天青認祖歸宗。從小他就明白,自己不是越夫人的孩https://www.hetubook.com•com兒,儘管她對他很和善,但那種和善,是一種禮讓的、拒人千里之外的疏離,一如溫水泡不開的茶葉,你能聞到杳然的茶香,但你知道它不會好喝。
這是越天青向歐陽交換的最驚人的秘密。越家是在謀逆,若事成,他無非是個不景氣的王爺,搞不好皇帝越天雲擔心他,找個理由殺了他,然後又推給一樁意外;若不成,他身為越家的一員,會被推出去砍腦袋——橫豎都得死,他為何不徹底劃清界限,一走了之呢?
真的呢,有一天我竟變成了一塊稀世之寶,萬千期盼繫於一身,阿白需要我,靜妃需要我,越家需要我。我爹爹說,一技傍身勝萬金……也有一定的道理的,但這得用好了,否則就惹來殺身之禍,妻離子散盲了雙目。
素凈白衣映出殿下荏弱陰鬱的容顏,比雪更白,比花更香,通身清華世間難尋。從此,探花郎不再意興闌珊,他——意興飛揚。
後背上,斑斑點點,俱是傷疤,都是新近的傷痕,紅的紫的連成一團,我嗷地叫道:「誰下的手?誰?」
他明白自己不受歡迎,所以少莊主是越天雲,芳名遠播的是越天藍,他是個遊手好閒的浪蕩子,所學都是附庸風雅一錢不值的玩意兒。他很想離開越家莊,但家教甚嚴,父親又信誓旦旦地說,越家莊事務甚多,大哥還需要他,況且家業見者有份,不會虧待他。連越天雲也誠懇地拉著他的手說:「我只有你這麼個弟弟,我們得互相倚仗。」
「告訴他,然後呢?」蓮花的眼波如水如霧更如夢,淺笑很怡和,並不很傷心,「他那麼好的人,會苦惱,會不知如何面對,那我就什麼都不說吧,把自己哄成了一副徹骨放浪的樣子,如常如舊,他會放心。」
蓮花,蘭澤多芳草,所思在遠道,我們都一樣。
他得自立門戶,但這需要一大筆錢才能安排得妥當。他很發愁,幸好契機來了,他韜光養晦隱忍多年,父親漸漸地對他很放心,連最隱秘的謀逆都不避他——他們是看準了他是被豢養了被腐壞了,翻不起浪花了嗎?
我反身抱住歐陽,頭縮在他的臂彎下,鬆軟的床間,只有彼此的氣息縈繞糾纏,冷不防他醒了,伸過手,抱住了我,貼著我的頭髮說著話:「算你聰明,知道來此地。」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卒一劍光寒,風捲殘雲地幫歐陽收拾了賊人。歐陽瞧他喝的是劣質茶,將包袱推過去:「給你。」
我的鬥志全來了,夜深后我睡得腳底朝天,擁住毯子好不香甜。睡至五更,糊裡糊塗被凍醒,往身上一摸,毯子沒了,床頭站著一個黑影,提著一盞燈,我吃了一嚇,醒了。
那個冬日,蓮花和他心愛的人度過了一生中最好的詩酒年華。
他是個嘴硬的傢伙,心腸卻比誰都軟,我知道。
「……沒少握過手,拍過肩,揉過頭髮,我們江湖兒女不拘小節,再說我餵過歐陽喝葯,我有經驗。」我想換他去歇息片刻,他還不領情,聽了我的話,臉都黑了,「歐陽和阿白在你心中,是一樣的嗎?」
歐陽是個生意人,他從十一歲開始,就為家族斂財無數,憑了區區兩座綢緞莊和三千兩黃金,他爭取了自由,和夏家皇朝的喘息之機。而在舉目皆陌路的都城,越天青改名換姓,低調而淡定地做一個儒商。
誰人能跳出三界之外?
可是,在那天都的細雨中,他們分別了這麼久了啊……
他雖未搞明白越家和靜妃到底有何勾結,但顯而易見他們是亂臣賊子,單是這一條,悔婚一事,父親就不會怪他。他本將一切都安排好了,未料那一日,他找不到卒了。
蓮花說,你讓我難過了;蓮花說,奪夫之恨和*圖*書,算不算仇?真是蕩氣迴腸一段情事,公子們,遲早有一日,你們將在月圓之夜紫禁之顛把恩怨了斷,我就不摻合啦。
那麼,我知道了。
他凶我,我也不惱,他這一逃,已和越家撕破了臉,看情形是不會娶越天藍了。不娶她我就還有反敗為勝的可能,只要攝心術成功,我就能無敵天下了,哈哈哈哈哈。
我的手在他的後背上划圈兒,他的氣息讓人心安,我把頭靠在他的肩頭上:「農夫和蛇。」
「我都挺喜歡,但不一樣。」我說,「握阿白的手時,心不會跳呀。」
是歐陽,提著燈籠立在我眼前,星點微光卻亮過世上千帳華燈。我想撲上去抱住他抱住他抱住他,可我不敢。怔怔對望,他的眼裡歡喜復哀傷,好似春風裡一地槐花,美而零落。
「還好,你在,還好,你在。」他將我抱緊,手一再一再地收緊,他抱得那樣緊,像是從未擁抱過什麼人,喃喃道,「還好,你還在。」
我們原是一樣的。
我轉身回到庭院,心跳很大聲,而這次並不為著歐陽。
這個身懷絕技的藍衣人餓了三天。他師從一位無名無姓的世外高人,師父仙去后,他獨自下山遊歷,除了殺人,他什麼事都不會幹,又寡言少語,連看家護院的工作都沒找著,飢腸轆轆,空負絕學。
他轉過身來,眸光微動:「你真的不知道?」
我聽得兀自驚心,那個有著鹿一樣圓眼睛的青衫人,他待我如真正的自家人,背後竟也有著傾斜的往事,跟阿白的很相似,悲苦相當,結局卻大不同。
我該死嗎?真的。
「那可真有點不幸啊。」蓮花笑得很不懷好意,「他快成親了。」
「我得去找阿白。」
這已不是他第一次對我訴及生死,但比哪一回都危急。在他的設想中,卒打探到關押我和爹娘的所在即知會他,他可藉機向越家發難,順理成章地解除婚約,還能帶走我們。歐陽家和越家互為牽制已逾百年,一向是井水不犯河水,歐陽和阿白搞出的這些名堂並未向歐陽家族交待過,也就不存在其父將在幾日內趕往塞外為他提親,將親事擺上日程了,所以翻臉勢在必行。
只恐夜深花睡去,他就是那個臨水照花人,可我們之間並未隔著一江脈脈不得語的水。手中燈籠落地,他踩滅了它,抱起我,親親我的額頭,聲音很倦:「石榴,來,睡在我身旁。」
長夜已臨,我又想他了,那個就要成親的人。
我終日打坐,一遍遍地誦著口訣,不時挑幾個人試驗,有成功的,也有不成功的,我發現像兵卒啊、賣白糖糕啊、街頭的乞丐啊,這些我素不相識的人就會成功,他們會自動走來講白糖糕放在我手上,還把為數不多的銅板遞給我。但碰到總兵、蓮花公子和神醫就不行了,我急出了滿頭汗,他們最多也只獃獃地看著我。
這就是蓮花公子。
十五歲,還未跟紅袍誇官的狀元郎千金同醉,夢就隨春花凋謝。那本該打馬探花的人啊,繁花落盡,孑然一身。
蓮花怎的比卒還粗暴?我說:「殿下寧死也不願弒父,那是他的親人。」
「人貴有自知之明,我殺人如麻,善良不起來。」蓮花咭咭笑。
蓮花聽了久久的沉默,問他可有法子,神醫說:「除了聖上以血換血,別無他途。」
三年來,他紙醉金迷依紅偎翠,飄飄欲仙忘乎所以,但為什麼,每一個夜闌酒盡,他記得的,仍是禁宮內,那個清遠孤寂暗夜徘徊的他。
八千里路雲和月,他暗夜疾行,累死了一匹馬,只為趕來看我一眼,知道我安然,一顆心就放下來了——公子,告訴我,可是這樣?
蓮花,你若是那風雪中翔回的上古瑞獸,天涯羈旅只為咬住那渺然的一點點前塵;我就做個嘯天犬hetubook.com.com好了,吃掉天上那輪俏月亮。
就像我們在草原上度過的那些黃昏,他仍有一張利嘴,我推他一下:「蓮花公子沒給你飛鴿傳書,告訴你我在澤州嗎?」
可攝住皇帝的心,何以不能攝住他的?讓他背棄越天藍,讓他愛上我,讓他一生一世心無旁騖只和我在一起,小明,可以嗎?
誰知殿下所有的關懷到最後竟使他擁有了更深的孤單。
那一時一刻,風吹開了世上萬朵落花的沉鬱。
「去年,我在世外夜夜聽雪,似乎才明白,梅花的盛放,並不為任何人。」蓮花抱臂凝望夜色,眼中有什麼在一閃一閃。
或者,你也不懼於取而代之,若你不想餓死。加把勁吧,小明。
「……蓮花。」
「娶、娶我?」我結巴了。
明珠蒙塵龍泉夜吟,歐陽愛才,將他帶在身邊,一晃三年。三年間,卒兢兢業業忠心不二,是歐陽最稱心的利器。但就是這柄利器,自作主張地帶走了小明和她的爹娘。歐陽沉思著,一雙眼瞳深如滄海:「他此舉有何用意?我找不著他,又記掛你們,還好,你在這裏。」
當然了,我爹爹是個臭清高的人,而我從不和金錢美人過不去。他以他血薦軒轅,我必不會重蹈覆轍。對我而言,攝心術就是一部最偉大的書籍,都說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黃金屋,我要練好它,和我的顏如玉,住進黃金屋。
他看著我,表情很受傷:「技不如人,受點傷在所難免,男人沒點傷那叫什麼?」
算了,將來我用攝心術逼得他喜歡我,一天想我千百回,哼哼。我眼中升起一層水霧,反抱了他的脖頸:「卒來路不明,你沒查過底細么?」
阿白昏迷了三天,諸事宜說,這些天他操勞過度,咳血的時候越來越頻繁,照這麼下去,能撐到明年春上還難說。
我生氣了:「你在幸災樂禍,顯得很不善良。」
他沒有回答我。
「歐陽呢?」蓮花問。美人到底是美人,不同凡響,放肆慵倦的媚態,像蔓藤玫瑰,去到哪裡是哪裡。
在一副醉翁之意不在酒的棋局掩飾下,他們敲定了合作。越天青在家宴上用了迷|葯,灌倒了自己的親眷,和歐陽一人一匹馬,逃離了越家莊。
他的心頭定然有火寂靜燃燒,可面上仍是淡淡的笑:「他自小在宮裡長大,是個對規矩有敬畏的人,永不會活得大鳴大放。說有何益?他若不接受,我摧毀了友情,見面只會難堪;他接受,因我成為眾矢之的,即使他不在乎,仍會在某時娶親,為皇家開枝散葉,延續血脈。你以為我做得到跟人共事一夫?我不善良,我善妒,我要不起,那就不要。」
他心灰意懶,草草一生。可他說,我為什麼要去死?夏一白不希望我死,那我就好好活著,小明,請不要假設我總不快樂,春花秋月夏雨冬雪,我為何不快樂?
但他知道,事實全然不是這樣。他甚至連月錢都拿得不多,越夫人親力親為管家,給他的那一份也算豐厚,但都是一些綾羅綢緞,他又不是女子,穿給誰看呢?他們也送他琴棋書畫,都是昂貴的玩意兒,他終日對著它們,像對著生母的一雙苦眼。他知道她的死因站不住腳,但他能怎麼辦呢?索性一走了之?清貧卻自在?不,父親和越天雲不會讓他好過,他走到哪兒他們都會追索。
我想了想:「那也不一樣,握阿白的手呢,不覺得心在跳。但歐陽呢,心有時跳得很快,有時跳得很軟,有時跳得很響。」
時間不多了,我沒有太多練兵的機會。我吃著白糖糕,對蓮花說:「命運如萍,無處依附,我要把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
「那也是親人。」我搖著他的胳膊,「再給我一點點時間,一點點就好,攝心術成了,你帶我去皇宮。」
m.hetubook•com•com訴我,是因為小明奇貨可居,不能為旁人擄了去,還是因為——你惦著我?想著,就問了出口,真的,不怕他笑話,我問:「……你想我嗎?」
他未醒,我就不動,怕吵到他。輕微地側過頭,凝視著他,修眉入鬢,挺鼻薄唇,他是我的意中人心上人夢裡人,而今是枕邊人……我該對上天說聲感激吧?糊塗也有糊塗的好,就當是偷得浮生半日閑吧,我不管他是誰的誰,至少此時他睡在我的床榻。
「那就慢慢琢磨著吧。」他一甩袖子,揚長而去。
冠蓋滿京華,斯人獨憔悴,其實我能想象他和他的當年。正月間,皇宮中飲酒狂歡,燈花煙花映亮夜空,諸事喜慶。而他是皇上御筆欽點的探花郎,沐浴著數不盡的榮光,是前程似錦意氣風發的少年郎。
風穿堂而過,他似笑似嘆,抱了我一下:「朝三暮四不安於室,叫我以後怎敢放心娶你?」
「他還在昏迷中,今日是第三天了。」
「查過,但他說自己是孤兒,住過的那座山終年積雪,我派人去翻過幾次,未見異常。而且這三年裡,他確實為我做了不少事,人很可靠,久了,我就再不生疑。」
其實他也沒少刻薄我就是了。啊哈,我這種胸襟太有風骨了,不禁沾沾自喜,以德報怨,我就是這麼一個大度的人。我把最後一塊白糖糕吃完,換蓮花公子去吃飯,這幾日,他始終守在阿白的床邊,連睡覺都是淺眠。我發現,當阿白在昏迷中,他待他倒溫和多了,阿白咳嗽時,他會扶他順氣,葯汁吹涼了用小勺子餵給他喝,通常一勺子總要漏出半勺,他也不急,仍一勺勺地吹涼,再餵給他。
他風塵僕僕地提著燈。我喉頭哽住,他已張開雙臂,抱我入懷——
他霍然起身,披了外袍就要出門:「路途中,我當然想你。」
三年前,歐陽前往西南收茶葉,在路邊的茶攤歇腳。他這個人最喜華服,走到哪兒都穿得不差,一夥賊人劫了一趟瘦鏢,正罵晦氣呢,看到他了,眉頭一喜,撲上去搶劫。
神醫臉色慘白:「公子,須得是活血。」
「正是。」說話間我忽地發現他頸後有幾處瘀青,掩在流水長發下,看不大出來,我一急,將他的衣領往下拉了拉,他還在開玩笑呢,「怎麼,想吃了我?」
蓮花俯身,將阿白的被子拉了拉,在枕處掖嚴了,然後他顫抖地輕輕吻上阿白的唇。
愛到最後,只能如啞了一般沉默。所以三年來,他不同阿白見面,同在一座城,若想迴避,怕也不難。他這麼做了,並做到了。
他們知道,是為了將她當成殺手鐧來用。于越家、于阿白,都是為了天下,那——卒呢?
「怎樣?」
「也不是太難辦,我去挾持他。」蓮花眼底如切冰斷雪,做了一個格殺的手勢,「一地的血,夠不夠?」
星月黯沉,院落里坐著各懷心事的兩個人。他們愛著不同的人,一個生死未卜,另一個音訊全無。酒喝得見底,我竟未醉,蓮花半抬了睫,目光落在虛無縹緲處,語聲里含著笑:「小明,我早就知道,你我才是一丘之貉。」
包袱里是他此行所有的盤纏,價值非同小可。但卒卻推了回去,只問他:「有肉吃嗎?」
歐陽將手一拍,驀地反手扣住我的雙腕脈門,再稍一帶,我就又跌進了他的懷抱,被他的雙臂圈住,他笑呵呵:「我這點粗淺功夫,對你倒綽綽有餘。」
但當他在宮花中穿行,總免不了有些意興闌珊,燈火通明,星輝閃閃,是的,他意興闌珊。然後在某一個尋常的冬日,他一回眸,看到了今生的他。
他的語氣極平常,譬如在說明兒要早起給白菜潑點糞。可我心中仍泛起甜意,想要他說得更直白無誤些,好教自己安神定心:「你是想我,還是想到了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