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鵝
白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我微訕,笑意不改:「無妨,再久一些便習慣了。」說著,我將手中縫好的衣服看了看,折好了,雙手遞前:「給你。」
若磐仍然愛睡,無論房中、廊下或是院子里,張眼望去,總能見到他睡得死沉的樣子。但不要看他總是睡,若是醒來與我們一起吃飯,食量可大得驚人。頭一回的時候,妖男得意地對他說不必客氣,有菜有肉儘管吃。若磐沒有出聲,只不停地吃,菜吃完了就光吃飯,最後把新添的一桶米飯也吃個精光。我們三人目瞪口呆。
做衣服並非難事,我自己的衣服都是母親做的,她做的時候我在一邊看,幾次以後就學會了。上回匆忙去街上給若磐買衣服不過是應急,想了想,又順便扯了些布回來。若磐的身形我大致留心了一下,布買到就即刻動手裁好。原打算在去洛陽的時候得了空就縫好,沒想到縫了一半,卻遇上那等事……幸而妖男他們細心,取回了我的包裹,這衣服終於得以完成。
他坐下的一瞬,某種氣息淡淡傳來,乾淨而溫暖,就像我伏在他背上感覺到的一半。我看向他,只見他一如既往的緘默,只看著前方,側臉上表情淡淡。
「只好用術呢。」妖男無奈笑笑,說罷,他將袖子一拂。雲霧平地而起,我只覺腳下忽而騰空,趕緊一把抱緊了若磐。
「嗯。」他擦擦嘴唇,答應道。
我轉頭,若磐不知何時已經變回了人形。他彎腰低頭,只三兩下,墳包上的高草已經清理乾淨了。
我也伸手到籃子里,將一枚櫻桃放入口中。果皮裂開的清脆聲在齒間響起,甜絲絲的滋味帶著些酸,散在舌間,濃郁而可口。
樹下的長石條多處一半位置,我往旁邊又讓了讓,示意若磐坐下。
若磐看著我,忽而別過頭去,把衣服捲起,塞在腰間。
月亮在雲間穿梭,荒蕪的山坡上,母親的墳孤零零地立在那裡。
妖男看看我,又看向那幾人,拉著臉走上前去。
日子過得很是悠閑且無所事事。m•hetubook.com•com
那幾人面面相覷,似乎很是疑惑。
「諸位意欲何為?」他冷冷地說,眼神凌厲掃過:「光天化日,莫非強搶民女不成?」
若磐看看那些櫻桃,神色似不為所動,片刻,卻出手來。他拿起一枚櫻桃,看了看,放進嘴裏。
風悠悠吹來,帶著些微醺的氣息。
「我去看臭方士在做什麼。」灰狐狸忽然道,說著起身,朝堂外跑去。
不知是不是我盯得太久,若磐眼睛閃了閃,疑惑地朝身上看去。
二人走走停停,才到宅院的巷口,忽然被幾個人攔住了去路。
我不理她,看向若磐。如灰狐狸所說,他穿著我送的衣服,細白的絺布映著陽光,顯得他俊朗的面容愈加明凈,而身形愈加挺闊。
我好笑地扯扯灰狐狸的耳朵:「怎還叫阿墨?」
我莞爾,心中有些得意。
「不認得。」我笑笑,維持著面上的平靜對那人道:「小女子不是什麼女君,足下想必認錯人了吧。」說罷,拉著灰狐狸的手向前走去。
「母親,阿芍不但話說不好,連哭也不會了呢……」我苦笑著低聲道。
所幸若磐沒有在死睡,聽到動靜就出了來。我七手八腳,把房裡的所有東西塞到包袱里。幾個人收拾好東西出了院子,才要出門,忽然,門上傳來「篤篤」的聲音。
想到錢,我心裏不禁一陣惆悵,幸好現在還有一些,能支撐些時候。
「阿墨好聽么。」灰狐狸揉揉耳朵,委屈地說。
我頓住腳步,跟他們相視一眼,心裏升起不好的預感。
「你身上這套是我在街上買回來的,尺寸到底不足;現在這套是我自己做的,應當合適些。」停了停,我補充道:「你可以換洗。」
想了想,我披衣起身,推開房門。
布鋪實在不少,我挑了些適合夏天的衣料,又扯了一塊結實柔軟的麻布,就催促灰狐狸回去。
那陣勢透著怒氣,倒真像是個為表妹出頭的表兄。我和灰狐狸對視一眼,m.hetubook.com•com忙跟在他身後。
「快收拾東西,即刻離開此地!」回到宅院里,才關起大門,妖男沉著臉對我們說。
經歷過梁王私苑的驚心動魄,再坐到若磐的背上,我已經不再覺得緊張了。涼涼的夜風迎面出來,我的兩袖鼓起,裙裾舞動,幾乎像廟宮壁畫上的仙娥們那樣高高地飛揚起來。
「阿芍會做衣服呢。」灰狐狸訝然看我。
拿到新衣裳,妖男很是欣慰,灰狐狸很是歡喜,若磐則仍舊一臉無所謂。他有時變回大獸在院子里睡覺,我就靠在他身上縫縫補補,覺得這樣實在愜意。
果然小了點。心道。
我坐在若磐的背上,望著天空中的奇景,仍然覺得新鮮不已。
半邊月亮掛在天上,夜空清澄,巨大的雲朵在月光中泛著銀白的邊,層層分明,後面,星漢一望無際,難以言喻的廣闊。
找到了老宅就好辦許多,我朝四周望了望,一下就望見了母親埋葬的山坡,讓若磐飛過去。
京城的街市很大,人也很多,一眼望去,到處是攢動的人頭。我和灰狐狸走走逛逛,她一到了人堆里就開心得很,買了許多油餅,嘴裏永遠塞得滿滿的。
臉頰忽然有些熱氣。
若磐站在樹蔭下,碎金般的光照打在他臉上,只覺那眼睛無比清澈。
毛皮上的溫暖透過背上的衣裳傳來,果然一陣舒坦。我能感覺到他的呼吸緩緩而沉穩,過了會,身上的寒意漸漸消退。
幾人看看他,又看著我,神色疑惑。
妖男頭也不回一下,只領著我們徑自往前。
但是發泄之後,我發現自己竟是輕鬆了許多,便如現在這般平和的心境,似乎很久沒有過了。
四周寂靜無聲,只有風輕輕吹過。
「又有新衣。」灰狐狸羡慕地嘀咕。
那背上似乎動了動,我把以為它醒了,心中小小地吃了一驚。
「表妹,出了何事?」話未說完,忽然,一個緩緩地聲音傳來。我看到妖男站在前方,倏而大喜。
「若磐,」躊躇片刻,我和圖書對他說:「我今夜想回蒲州看我母親,你帶我去可好?」
我轉向墳前,把帶來的祭品一一擺上,弄得整整齊齊。
我彎彎唇角,微笑起來。
「咦?」灰狐狸看看那人,又看看我:「你認得他?」
那番啼哭大概是我懂事以來哭得最要緊的,鼻涕眼淚擦得到處都是,回來洗過臉。眼睛還是紅紅腫腫,把灰狐狸嚇了一大跳。
「現下?」灰狐狸一臉不解:「他們不是走了么?」
這宅里的書不少,我翻了一下,卻全是方術神仙之類的書,我能看的實在寥寥無幾。於是,我迷上了做衣服,打算給若磐多作幾套,妖男和灰狐狸也要做些。想法定下來,我幹勁十足,到街上買了許多布料回來,給他們量過了身,就每日待在房中裁裁剪剪。
月光如銀,忽然,我發現一所宅子的牆頭上,有棵樹頭很是眼熟。讓若磐飛低些再看,沒錯,那正是我和母親院子里的那棵老梅樹。老宅四四方方,沒有一點燈火。我望著它,心裏起了些複雜的思緒。現在看來,老宅可謂又小又不起眼,但是在過去,它曾經包容了我的所有,讓我覺得它就像天地那麼大呢……
妖男「哼」一聲,不理他,轉身走開。
妖男冷笑:「你以為他們真信了?他們走乃是為了搬救兵。」說罷,快步朝庭中走去。
墓碑靜靜立著,上面只有「白氏之墓」幾個字和生卒年月,如碑上的光澤一樣清冷。
我仍惦記著若磐的包袱,也惦記著自己的新衣還沒有著落,他們的衣服做完之後,我決定再去扯些布料回來。
墳包上早已長滿青草,因無人打理,有些已經長得老高。我舉袖拭了拭眼睛,伸手去拔。那些草根很深,我飛了好大力氣才拔下一棵。正要再去拔旁邊的,忽然,一雙大手伸過來,將幾棵野草連根拔起。
「阿墨!」灰狐狸朝他打招呼。
若磐側過頭來我,臉頰的輪廓在樹蔭下泛著蜜金的光澤。
若磐在山坡上著了地,我從他背上下來,走到母親的墓前。m•hetubook•com.com
我笑笑,道:「穿上衣裳可覺舒適?」
我忽然覺得自己的生活里,這溫暖似乎已經佔有了許多分量。假若有朝一日失去它,不知道一切又會變成什麼樣?
「母親,你常同阿芍說起京城裡的吃食,今日阿芍給你帶了些來。」我望著墳包,停了停,道:「阿芍知你心思,將來定會好好照顧自己;母親在那邊,也……」話說了一半,淚水忽而決堤一般湧出眼眶,我再也說不下去,低頭大哭起來……
相比之下,我可做的事情實在不多。
旁邊的高大身影是那樣的不容忽視,我微微抬眼,只見陽光中,鮮紅的汁液洇開在那唇上,閃著寶石般的色澤。
灰狐狸看著他的動作,睜大了眼睛。
我拿著一塊茵席走過去,墊著坐下,輕輕靠在若磐的身上。
倒是直接……
妖男仍然行蹤不定,或者在房中看書,或者一大早就不見了人影,但用膳之前必定回到宅子里,到庖廚中為大家做飯;灰狐狸時而跟著妖男,時而跟著我,時而自己到街上去,吃得滿嘴油津津的回來。
心裏想著,我把行囊收拾好放起來,讓若磐看家,帶著灰狐狸一起到街市上去。
抬眼看去,那眼睛閉著,仍是一副熟睡的模樣。
我皺起眉頭:「爾等……」
「小人見過女君。」一人微笑地看著我,上前作揖。
許是哭了一陣,路上又吹了許多涼風。回到京城之後,我躺在榻上怎麼也睡不暖。
「表兄!」我臉上浮起笑意,用力推開那些人,快步朝他走過去。
還要給他做個包袱才是。我心道。
「小人並未認錯。」只聽那人跟上來,臉上仍微笑:「女君下落,主公傾全府之力尋找了許久,今日終於尋到,主公甚盼女君歸家。」
我微微側身,看著那片濃密雪白的皮毛,不禁喃喃低語:「若磐,將來你即便找到了要找的人,也不要走開,再陪陪我可好?」
打開行囊,我數了數自己剩下的錢。原本過了這月,我就能找柳青娘領錢的,現在自然不可能了,那和*圖*書幻想中的小宅院和田產也隨著破滅。
「母親……」我撫著墓碑,覺得喉嚨哽哽的,似乎有許多話要說,又不知從何說起。鼻子里陣陣發澀,眼睛里漸漸蓄起淚水,卻許久也落不下來。
這樣想著,我把頭小心地向後,枕在若磐的背上。頭頂,屋檐在夜空中映著黑黑的輪廓,似乎正同身後這身軀一起包圍著我。
方才說話那人首先緩過神來,站出來向妖男一揖:「某奉主人之名,出來尋人,見這位娘子與畫像相似,故而冒犯。得罪之處,還請足下見諒。」
「敢問公子名姓,某回稟主人,也好登門請罪!」只聽那人在後面高聲道。
我和灰狐狸見他這般說話,也不多言語,趕緊去收拾行囊。
方才在母親墓前,若磐坐在我身旁,我哭了多久他就坐了多久。待我哭完,他又負著我一路飛回來,整個過程沒有說一句話。
這般想法著實教我茫然。
若磐在一片寧靜的田野上空停下來,我朝下面望去,夜色濃重,只覺迷茫得很。
若磐抬頭,道:「不覺。」
我心中冷笑,道:「足下此言好生無禮,足下口中女君,小女子實不認得。」說罷,繼續往前。
月亮仍掛在天上,若磐趴在廊下,似乎沒了忌諱,恢復了巨獸的身形。
那幾人卻將身形移來,將我們的去路堵住。
突地,上滿吹來一陣凌厲的罡風,我只覺身體幾乎飄起,突然,懷中一空,我尖叫地落了下去……
若磐把手中的草扔到一旁,沒有搭話。
「多謝。」我說。
若磐看看那石條,走過來。
「吃些么?」我把櫻桃捧到他面前。
京城早已消失在身後,月光下,地上萬物似乎在狂奔一樣迅速往後退去,若磐飛過原野和江河,有時經過大些的城邑,還能看到聳起的高樓上點著燈籠,一閃一閃地在風中搖曳。
那人陌生得很,我看著他,心中卻被「女君」二字著實驚得震響。
我忽然覺得自己有些異樣,不大自然地轉過頭來。
若磐看著那衣服,似遲疑片刻,看看我,伸手收下。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