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鵝
白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迴廊在腳下慢慢延伸,前面,一座水榭燈火通明,將夜裡的湖水也映出金紅的光亮。有人在吟唱,伴著琴聲,婉轉延綿。那曲調有些耳熟,我仔細地停了停,竟是寶霓天里的「白露」。
句龍眸光生輝。
「如此,贈你可好?」他說。
我目光落在他的腰上,那半邊崑崙璧光澤溫潤。
「你早就認出我了吧。」我把酒盞放下,道:「在那安陽公別所的時候。」
我和灰狐狸對視一眼,滿心訝異。
我笑笑,摸摸她的腦袋:「走吧,等辟荔公子回來,我們就離開這裏。」
灰狐狸搖頭:「不是,臭方士說,那是天裂的先兆。今晨他匆匆離開,就是為了這事。」
子螭修長的手指托著酒盞,緩緩飲下一口酒:「有真正的花君在此,還聽什麼寶霓天?」
果然,北海王的寢殿里透著濃煙和火光,未幾,熊熊的火舌舔著屋檐蔓延出來,與天空的雷電之光相映,將周圍照得白晝一般。
他的手指緩緩拂過酒盞邊沿,道:「你那記憶封閉之處,我也解不開。除了句龍,無人可做到。」
北斗星君「嘿嘿」地笑,摸摸那常年發紅的鼻子,悄聲告訴我:「神君在譜曲呢!」
「嗯。」我說。
我為了報復他,還耍了些心眼。仙女們之中不乏愛慕子螭的人,每當她們談論起他,我就不經意地提到:「哦,子螭君啊,我前兩日還見他與XX神女同游太虛呢。」仙女們的臉立刻拉下來,看到她們心碎的樣子,我假裝驚覺失言,又是道歉又是安慰,心裏卻開心得很。
「果真是醉酒么?」灰狐狸探著頭,又是好奇又是小心。
「下去吧。」子螭淡淡道。
我看著他那光滑得如童子的老臉,搖搖頭:「不知。」
內官小步趨前,從他手中借過酒盞,又恭敬地扶他起身。
我沒有管她,卻將目光投向那床https://www.hetubook.com.com,子螭躺在那裡,雙目緊閉。
「甚好,此曲尚只譜完一段,此段須再取個名。」他思索著,道:「前些時候我到凡間,見人們詠蒹葭,甚是美好,此段便取名『白露』,如何?」
我一驚,轉頭望去。
那二人一邊說話一邊走遠,漸漸嗎,沒了聲音。
事實也證明我沒有看錯他,被我訛傳的那幾位神女,後來也果真被子螭邀去同游太虛。
心裏有些奇異的感覺。過去在天庭,自從子螭那句「長相太差」被我聽到,我就惱怒得再也不想看到他;而每回迫不得已照面,子螭看我也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神色,眼角里透著輕蔑。
說來,我那些前生的夢和頭疼,都是始於那夜從他身上偷得崑崙璧。句龍告訴過我,它有純正無匹的靈氣,妖邪皆不可近。灰狐狸被妖男封住的法力突然回來,恐怕也都是這璧的功勞。
「阿芍阿芍,」灰狐狸扯著我的衣袖,指著地上:「嘖嘖,痰盂都是鑲寶的。」
子螭答應一聲。
「原來如此。」我說。怪不得他總愛睡覺,原來竟是位新神。我看看子螭:「他為何不要醒來比較好?」
子螭點點頭:「其法力雖弱,卻有上古純然之氣,非妖邪所有。沉睡乃是新生神之常態,可積聚神力。」
「……神君恣意風流,花君雖為神女,卻何以吸引神君注目?」柳青娘那時教訓我的話隱隱迴響在耳畔。
「嘖嘖!」灰狐狸看著那珊瑚樹,滿臉驚嘆。
想到這些,我忽然領悟到子螭的意思,睜大眼睛:「你是說,若磐是天狗?」
……
我想了想,道:「既是觀寶霓花而作,可名『寶霓天』。」
望去,只見一名長相白凈得清秀的內侍站在水榭外,身後站立著一眾內官侍婢,皆姿容俊俏。
「你方才去看了若磐hetubook.com.com?」沉默了一會,子螭突然開口。
神君,花君。如今心裏再咀嚼著這兩個名字,卻萬分糾雜。我忍不住想再認真聽聽,移步朝那水榭靠近一些。
另一人也嘆氣:「這時節,可不要出事才好。聽說陛下身弱卧病,朝中又開始為立太子之事吵得翻天呢。雖近來左相也站到了殿下這邊,可鄭王也不是好惹的……」
我頷首。
四目相對,子螭俊美的面孔上,眼睛幽深得不見光澤。
句龍聲音輕緩如風:「我那時見到你的寶霓花,就想著該譜首曲子呢。」
路過一處山石的時候,我忽然聽到有人在說話,望去,只見兩個內官正在山石另一側說話。
我的腳步倏而踟躕。
子螭瞥我一眼,神色又變成以前那樣的輕蔑。
我看看他,又看看那酒,片刻,在一旁的茵席上坐下來。
子螭已經回天庭應對天裂去了,這床上躺著的,真真正正的成了北海王。
「天地萬物已有交替之律,天狗再世,豈不又要更改?天庭的仙官可不是整日閑得發慌。」他淡淡道,說罷,斜睨我一眼:「不但長相差,心智也弱。」
說我心虛也好小器也好,沒有句龍在場,我見到子螭定然繞得遠遠的。像現在這樣坐到一起喝酒,還是頭一回。
「我不飲酒。」我說。
「譜得真好。」我讚歎地說。
正騰雲而起,忽然,我們聽到有人敲起雲板大叫:「失火了!寢殿失火了!」
子螭看我一眼:「天狗當年為共工所殺,他如今復生,不尋句龍尋誰?」
句龍輕笑起來。
我遲疑片刻,朝水榭中走去。
「是句龍不願你記起。」子螭道。
子螭唇角微微勾起:「不見得。天狗與別的神仙不同之處,在於每代天狗都由天地靈氣匯聚而生,無前塵恩怨束縛,更不會為往生尋仇。若磐尋句龍,只是想要回和-圖-書當年被共工困住的神力。」
「有心事就飲酒。」子螭緩緩道:「這是天上的『解憂』,喝了就不會想太多,憂慮自然散去。」
我望著他,久久不能說話。
我看著上面的曲調,輕輕哼了起來,竟動聽得很。
我想了想:「知道。」
句龍看到我來,微微一笑,將寫著譜的竹簡拿給我看。
我卻沒有再前行。
出神之間,伶人一曲歌完。
子螭言也不抬:「可有心憂之事?」
我吃驚:「他要報仇?」
「殿下還未醒來么?」
我和灰狐狸答應,拿起早已收拾妥當的行囊,很快出了門。若磐是不能丟下的,妖男口中念念有詞,變出一頭青牛,把若磐從小樓里駝了出來。
這時候,妖男終於回來了。
「要下雨了么?」我說。
我也再抿一口酒,苦惱地說:「句龍補天之後的事,我什麼記不起來。」
明亮的燈籠已照耀在前,水榭中的一張涼榻上,一人斜倚著小几飲酒。少頃,似發覺了什麼,他轉過頭來。
「隨我走。」他風塵僕僕,面色沉沉。
我瞪起眼睛,正要說話,這時,忽然聞得一陣軟糯的聲音:「殿下,時辰不早,該歇息了。」
入夜時分,天上的雷愈加厲害,電光不斷,閃得駭人。
子螭醉酒不醒?
伶人仍在吟唱,悠然的聲音高低迴轉,似含著淡淡的憂鬱。
怎會有憂鬱呢?我微微怔神,自己以前聽這曲子,從來只覺得歡欣呢……
天狗是握有陰晦之力的上古神,每當大地間陽氣過剩,它就食日月以制衡,在傳說中,它雖不為人喜愛,卻代表了陰陽生死交替,是不可或缺的神。然而共工當年被殺前,曾與天狗搏鬥,將天狗殺死。這事忙壞了天上的眾神仙,沒了天狗,他們只好煞費苦心地定出一整套律法,從此上至日月明晦,下至草木枯榮,全都要遵循這律法。
時而有夜巡m•hetubook.com.com的家人提著燈籠迎面走來,見到遊盪的我都似乎吃了一驚,投來異樣的目光。
三四個美貌侍婢倒在床前,睡得死死的。那是灰狐狸的功勞,我們試過走正門探望,可是府中管事堅決不允。
我仍覺得不解:「他為何尋句龍?」
子螭將目光掃我一眼,飲一口酒:「嗯。」
「為何不接著唱?」我問子螭。
我高興極了,問他:「此曲可起了名?」
我默然。
夜色濃濃的,帶著露水濕涼的味道。我在幽靜的庭園和迴廊間穿行,像失了方向一般漫無目的。
一個神君哪有這麼嬌矜。縱是一向知道他愛排場的習氣,我心裏仍然腹誹。
北海王的寢殿中,沁人的馨香裊裊,濃而不膩。紋錦裁就的幔帳低低捶著,各式傢具擺件玲瓏名貴,最耀眼的是角落一棵高大的珊瑚樹,以寶石明珠鑲嵌作花朵,閃著豪奢的光芒。
我詫異地看他。
我沒有聽過什麼「蒹葭」,雖不覺叫「白露」有什麼特別的意境,但是既然從句龍口中出來,我就篤定地覺得一定不會錯。
句龍莞爾:「未名,不若擷英來起好了。」
我點頭。
他看我一眼,拿起酒壺,將案上的另一隻空盞斟滿。
天色卻不怎麼好,陰沉沉的,時而能看到閃電劃過天空。
我奈何不得,只好隨她一道出去。
的確,子螭神力之強大,能與之匹敵的只有句龍。我每回想要重拾那些記憶都徒勞無獲,可是眼淚卻會不可自抑地流下來。心的一角銳銳作痛,句龍不願意讓我記起的,究竟是怎樣一段過往?
「還在睡么?」子螭道。
心中又想起上回天裂時的情境,我再沒有見到句龍,就是從那時開始的……思及這些,心情又低落下來。
妖男不知蹤影,灰狐狸似乎怕我又像前幾日那樣不聲不響地悶在榻上,一定要拉著我出門,說北海王的花園修得美麗和圖書,要我陪她去玩。
「他不要醒來比較好。」子螭將手中的酒盞斟滿。
不知是否那仙酒果然解憂,我回去之後,長長地睡了一覺。待醒來,頭雖然還有些發脹,卻不像從前那般難受了。
「可不是,他昨夜飲酒飲至深夜,一醉不醒。」一人說罷,嘆了口氣:「也不知殿下是怎麼了,自從那二女一男進了府中,就變了一個人似的。」
我點頭,對他微笑:「此名甚好。」
似乎覺察到我的眼神,子螭目光掃來。
我只微微頷首,仍然走我的路。從前,我雖不算膽小,卻不喜歡黑暗,覺得四周總像蟄伏著什麼東西,教人不安。可是現在,我覺得這漆黑的顏色是那樣親切,走在裏面,可以慢慢地想許多事情,且不會像白日里那樣頭暈。
我訝然。句龍總是一副忙碌的樣子,怎會有閑心譜曲?我覺得有趣,當即跑去句龍宮裡,想看個明白。
「擷英,你猜猜神君這幾日做了什麼?」那時,北斗星君神秘地問我。他是天庭仙人中的元老,永遠笑呵呵的,愛吃愛酒愛八卦。
我輕哼一聲,轉過頭去。
「阿芍?」灰狐狸不解地看我。
夜風從湖上拂來,涼絲絲的。我端起酒盞,往唇中輕送一口。酒味甘醇濃郁,似帶著些花果的香氣,令人心脾舒暢。
我沒有說話,翻開被褥查看子螭身上,又將室內的箱籠衣物都翻檢一遍,果然,都沒有見到崑崙璧的蹤影。
「可知天狗?」子螭緩緩道。
「贈我?」我一愣。
我不知道這些小謠言子螭知不知道,反正句龍是知道的。我從來不向句龍隱瞞任何事,他無奈地笑,卻微微皺眉,斥我不該跟人胡說。我不以為然,反正子螭風流是出了名的,柳青娘形容寶霓天神君里的話,放在他身上正好合適。
我沒有答話。不但有,還多得很,腦子都要擠破了。
我訝然抬眼。
我訝然,回過神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