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鵝
白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十三章

第三十三章

灰狐狸嘴裏嘰嘰地尖叫,四肢划拉著抓向妖男。
我點點頭。若磐現下不知在何處,心裏又開始焦慮起來。雖餘悸仍在,可想起他那副痛苦的模樣,還是忍不住擔憂。望向下面茫茫的山林和海面,好巧不巧偏偏碰到浮山地動,他現在究竟在何處……
只見他端坐在弟子之前,雙目微閉,口中似念念有詞。
我愣住。
心中似有些不祥的預感升起,我忙跑出屋外,朝四周大喊:「若磐!」
「不行么?」灰狐狸說。
這時,一聲鐘響傳來,悟賢真人緩緩睜開眼睛。
「灰狐狸,這是浮山,你那點妖力可使不出來。」妖男斜睨著她淡笑:「還有,你不知某將入仙籍么?」
那雙紅色的眼睛似乎仍晃在眼前,我喘著大氣,心跳得擂鼓一般,脊背卻陣陣生寒。
「這就是鱉神顯靈?」我問他們。
「辟荔拜見真人。」妖男亦上前一禮。
「方才地動,悟賢真人與弟子堅持留在這觀台下祈福,可敬可敬!」有人讚歎道。
「怎會變成如今這般?」灰狐狸問。
「看!」灰狐狸興奮地指向下方。
不少人已經在我們之前來到,都朝那觀台上跪拜。
「真的么?」灰狐狸抬頭問妖男。
妖男沒有回答,雙目盯著仍在震動的浮山,神色沉靜而莫測。
正要出聲勸架,突然,我聽到「啪」一聲,妖男手腕上的一樣物事被灰狐狸的爪子抓下,落在地上發出清脆的聲音。
我心中著急,一咬唇,扯過他的衣袖:「隨我來。」
夜色濃濃的,到了森林里就一片漆黑。我奔和*圖*書跑著,高草和樹枝不斷從四面八方划拉過來,忽然,腳下被什麼絆住,我一個趔趄,幾乎向前撲倒。
妖男看看她:「你莫非要做女君?」
灰狐狸氣得暴跳,恨恨地「哼」了聲,突然化作獸身朝妖男撲去。
我覺得他的目光似有所打量,笑笑,裝作羞怯地轉開頭去。
「臭方士,爺爺為何是小婢!」回去的路上,灰狐狸不滿地嚷嚷。
我看到那些騰雲在半空的人都紛紛收勢,朝地面落去。
悟賢真人看到他,呵呵笑起來:「公子亦至,山人有禮。」
「阿芍!你回來了!呀呀!爺爺可急死了!」回到妖男的屋宅,灰狐狸高興地跑出來,拉著我一個勁地說:「今夜鱉神可要顯靈!爺爺得知了立刻回來尋你們,可你們又不見了,幸好有附近的狐狸看到若磐和你走進了樹林,爺爺就……」說著,她往我身後望了望,訝異地問:「咦?若磐呢?」
我們望去,卻見是一個年過半百的人,衣服穿得很是邋遢,髮髻歪斜,手裡拿著一隻酒葫蘆。他面目醺紅,半卧在雲霧上,雲霧也跟醉了酒飄得一樣晃晃悠悠。
我忽然想到子螭,他是神君,若磐的事情,也許只有他知曉。想到若磐方才那怪異而痛苦地樣子,我心中一陣焦慮,不管方才發生了什麼,如今只有他能幫到若磐。
我沒有答他,愣怔片刻,叫了聲:「若磐!」
周遭仍是一片死寂。
沒有風,海水卻起了波浪,一層一層,由浮山向周圍擴散開去。我這才看明白,那巨響正是從hetubook.com•com浮山傳來的,它正在震蕩。
我又叫了許多聲,仍然什麼迴音也沒有。
我嚇得後退開,轉身朝門外發足奔去。
我睜大了眼睛。
妖男冷哼:「就憑你這聲爺爺。」
妖男放開我的手,將我看了看,又看看旁邊,疑惑地說:「灰狐狸說若磐拉著你往這邊走了,你在此做甚?若磐呢?」
一團火光亮起,妖男的臉正在眼前。
若磐不見了,這裏就像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那人往嘴裏灌了一口酒,飄過來道:「從前鱉神顯靈,浮山四周霧氣蒸騰,能將浮山全遮掩起來,在海上漂移幾千里不見行蹤。那時的浮山才叫浮山,如今,嘖嘖……」他摳摳耳朵,將指尖彈了彈,一邊搖頭一邊飄走,哼哼的嘟噥聲仍傳來:「震那兩下子,和尋常海島有甚區別!」
「初雪!」我喊得更大聲些。
看向灰狐狸,果然,她臉色登時拉得陰沉,眼睛瞪得殺氣騰騰:「你憑什麼說爺爺不像女子!」
明月像金盤一樣掛在天空,平靜的海面上映著它的倒影,與浮山孑孑的身影相稱,恰是美好。
海鳥的叫聲一陣陣地傳來,伴著浮山地底的聲音,黑夜中,宏大而神秘。不遠處,還有好些人騰雲而起,和我們一樣在半空觀看。
我卻沒有欣賞的心思,抱著灰狐狸,我還在想著若磐的事,只覺頭愈加發脹。
我嘴唇動了動,不知怎麼回答才好,沮喪地說:「不知道……」
「嘁。」灰狐狸等了一會,皺皺鼻子,鄙夷白他一眼。
妖男也帶著我們飛m.hetubook.com.com回浮山上,不過方向卻不是宅院所在的山林里,而是朝浮山的最高處落去。月光下,只見樹影茂密,將要落地了,我才看到浮山的最高點竟矗立著一座觀台。旁邊巨樹參天,平日里根本看不到。
我聽到這話,不禁往前方望去,原來那白髮老者就是妖男對子螭提過的悟賢真人。
「他為何回天庭?」我問。
這話出來,我就覺得不妙。
「這是何處?」妖男疑惑地問我。
地上,只見妖男那魄血滾落在了石階前,已經裂作兩半。
我帶著妖男緊走幾步入內,光照中,只見那草床還在,若磐卻沒了蹤影。
「正是。」旁人接話道:「說來,這觀台金鼎亦是真人為蒼生祈福而作哩!」
聲音似乎撞在了樹榦上被彈回來,悶悶的。
「這是表妹隨身小婢。」妖男微笑。
「原來如此。」真人頷首,又看向正探頭探腦的灰狐狸。
一陣微弱的風吹來,頸間發涼。莫名的恐懼湧上心頭,我覺得這樣不是辦法,片刻,朝四周叫了聲:「初雪!」
妖男笑了笑:「你看看你自己,女子都不像,哪裡像女君?」
「吉時至,稽首!」他起身轉向觀台,領著眾弟子向金鼎跪拜。
妖男奇怪地看我:「子螭?他方才回了天庭,你不知曉?」
「如今與從前不一樣了。」忽然,嘆著氣的一個聲音傳來。
「正是。」妖男答道:「浮山乃托地鱉神所化,每年今日,鱉神顯靈,浮山就會震蕩一次。」
我看著他們倆打鬥,心裏愁苦得很。現在還須去找若磐,他們這樣鬧和*圖*書下去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真人捋須而笑:「公子仁厚,必有福報。」
沿著方才被我踏出的亂草往回走,未幾,若磐那間木屋出現在面前。它仍立在月光下,卻沒了燈光,清冷得孤獨。
我也怔住。
手被一雙手架住,黑暗中,一個聲音不滿道:「你做甚?」
下面不少圍觀的人也隨著他們,朝著前方稽首。
隆隆的聲音漸漸平復,海水也不再激蕩,只余水波一圈一圈緩緩漾開。
無人答應。
心中的恐懼像墨滴在了水中,不斷地擴展開。我急忙蹲下,兩手在地上摸索,片刻,摸到一根粗短的樹枝。才起身,這時,我忽然感到一道微弱的涼風從脖子后沁來,似乎有什麼在靠近,不禁汗毛直立。
我小心地撥開腳下擋道高草,卻發現由於自己剛才那一絆,似乎把方向丟了。森林里黑洞洞的,靜得出奇,一點聲音也沒有。自己在這漆黑中,竟不知身處何處。
我目瞪口呆。
我聽得有些愕然。
「我怎知曉。」妖男看著我神色:「怎麼了?」
心中後悔不迭,我不該拿藍背來給若磐療傷,自己根本沒想到這島上的藍背竟會這般猛烈,若磐的那紅色的眼睛也是因為藍背么?
妖男卻巋然不動,躲也不躲,輕輕動了動袖子,雷火不見了蹤影。
這時,他的目光忽然朝我投來,似微微一亮,看向妖男:「這是……」
「你……」我睜大眼睛,有些不能言語。
我望去,只見那觀台上立著一個金光厚實的大鼎。觀台下,上百的方士圍坐著,穿著一樣的祭服,煞是壯觀。他們中間hetubook.com.com,一名鬚髮皆白的老真人尤其醒目,手握拂塵,身上法衣流光溢彩,高冠巍峨。
妖男不慌不忙地接招,按著老套路一把抓住她的尾巴。
腦子裡亂亂的,隱隱發脹。太多的事糾作謎團,無從解釋。
灰狐狸還想問什麼,妖男卻將她拉到一旁:「好了,時辰將至,此處不可久留。」說罷,一陣雲霧捲起,忽而將我們托到了了半空。
不要怕……心裏鼓著勁,我抓穩樹枝,猛地轉身朝那個地方劈去。
手及時扶在旁邊一棵大樹上,手心被樹皮刺得辣辣的疼。
我想勸阻,已經來不及了,只聽噼啪聲響起,一點雷火打向妖男。
這時,一陣隆隆地聲音忽而傳來,低沉又響亮,似遠似近。
禮畢之後,弟子們唱起經文,悟賢真人面帶笑意,將拂塵一抖,從台下走來。眾人紛紛上前,與他作揖見禮。悟賢真人一一答謝,笑容和氣。
妖男瞥我一眼,溫文答道:「此乃辟荔俗世表妹,家人病故,辟荔暫為收留。」
我緩過一口氣來,卻匆匆對他說:「快帶我回去找子螭。」
我和灰狐狸配合地一禮。
只見無數海鳥從密林中飛起,無數白色的翅膀映著月光,鋪開來,似銀河一般。
四周的樹林黑乎乎的,死寂一片,似銅牆鐵壁一樣把我的聲音吞沒。
「在浮山頂上築觀台,這真人可了不得。」灰狐狸咋舌,低聲道。
忽然,我聽到有什麼聲音傳來,「嗖」的一下,像是什麼穿過了樹葉。我回頭朝那聲音的方向看去,卻什麼也看不見。
妖男頷首:「確有其事。」
纏鬥中的二人登時愣了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