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鵝
白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妖男唇角彎起,大方地將海目收到袖中:「謝了。」
「男裝也還是那麼丑。」他白我一眼,低聲哼著扭過頭去。
有舊?
心裏覺得可笑,這事我聽過就算了,沒往心裏去。
妖男笑笑,沒有說話。
什麼斛珠居,什麼胡珠。
「老婦我可親眼看到了!那長相,那身量,嘖嘖!」菜娘子的大嗓門從前庭傳來,我在三樓的雅間里也聽得清清楚楚。
「初雪恢復之後,公子可要繼續登仙?」少頃,我問。
「此乃主人吩咐。」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管事一揖:「主人說他與公子有舊,須以上首招待。」
少女們驚起,見是羅言,臉色乍變,紛紛四散開去。
許是聽到腳步聲,妖男抬起頭來。
「公子修為已到,天庭本來亦對公子有意,魄血之事,當還可通融。」我說。
「累些也好,靜下心來,能把好些事想透徹。」妖男眼也不抬,盯著棋盤,眉頭微鎖。
大概都想來一睹斛珠居主人的真面目。
「子螭?」妖男聲音詫異。
斛珠居前停滿車馬,賓客紛沓而來,一干店裡的管事僕從迎接不暇。
「主人來了。」管事望向那邊,微笑道。
果然是與我有舊,誰能想到堂堂神君,也下界做起了食肆主人。
和風吹來,桃枝搖曳,滿院芍藥花瓣輕動。除去那煞風景的半張油餅,繁花似雪,君子如玉,若有心人想要入畫,此景綽綽有餘。附近,一干少女躲在門背和迴廊里偷眼張望,滿臉痴迷之色。
「近https://m.hetubook.com.com來天下確不太平。」妖男深思一陣,道:「就拿人間來說,有幾個山門遭血洗,聽說是妖物所為。」
既然不趕著回蓬萊煉丹,妖男和灰狐狸仍然要在雲來閣多留幾日。
我著實困惑,什麼人搞得這樣神秘?
雖隔得尚遠,那美眸的目光掃過,一下停在這邊。
他從屋裡搬出一張矮榻來,擺起棋盤,正對著棋盤深思。棋盤對面,灰狐狸正趴著呼呼大睡,旁邊還放著半張油餅。
灰狐狸前幾日大鬧了田昌的宴席,恐怕好些人還記得,今夜帶她來時,我索性把她的皮毛變成白色。妖男一身淡青衣裳,雖普通,那俊逸的面容襯著懷裡雪白的灰狐狸,引人注目不在我之下。
每天,雲來閣的後院里都熱鬧極了。灰狐狸上躥下跳,如妖男所說,非要他出手打屁股才肯屈服;而他們安靜下來的時候,雲來閣里的少女們就開始圍觀,前堂每日都有羅言的呵斥聲傳出。
「什麼人能讓娘子這般吃驚?」有人笑道:「再好看,能比得過我們雲來閣白公子?」
「管他什麼主人,公子就該去看看,殺殺他氣焰!」阿蘿慫恿道,子弟們皆點頭附和。
撇開這些玄虛之物回到現實,有一件事倒真正教我煩心不已。雲來閣隔壁那老宅,我兩個月前回來就打算要買下來擴建店面的,可使人去問,卻說那老宅剛剛轉了出去,新主人是誰,卻怎麼也打聽不到。雲里霧裡https://m.hetubook.com.com過了些日子,就在這月,那老宅卻忽然開門了,每日泥水匠人進進出出,又是蓋屋又是修牆。我遣人再去打聽那新宅的主人,匠人們卻說他們只管接活,來人從未跟他們說過名姓底細。
這時,我才看到子螭身後跟著一名唇紅齒白的少年,細長的雙目瞄著我,那樣貌,竟是南海龍君。
我看向庭中,徑自往裡面走去。
這樣的名字,怎麼看都覺得是唬人的吧。
層層閣樓上,賓客已雲集而作,熱鬧非凡。管事親自引著我們走到正中一處席上,我看去,只見四周寬敞,陳設精緻,玉台和後面的水光夜色更是一覽無遺,竟是店裡最好的一處。
日光下,海目透亮,閃閃發光。
「自己與自己過不去,不累么?」我把目光移開,換個姿勢倚在榻上。
少頃,我低低地問:「公子以為,前塵皆可放下么?」
我莞爾,卻疲憊得不想說話,在他對面挨著灰狐狸坐下,拿出海目,放在棋盤上。
今夜我穿得很是不錯,銀冠綴珠,身上穿的是一襲輕盈的綾錦袍,正如阿蘿所說,行止皆風采翩翩。
不時有賓客上前見禮,那人皆從容應對,徑直走來,不曾緩下腳步。
天色已經漸暗,斛珠居的亭台樓閣明燈點綴,映著水色霞光。許是頭一回夜裡來看,我在樓下仰頭望去,竟恍然有些置身天庭宮殿的錯覺。
我默然。
我幾乎被一口茶噎住。
只見燈燭通明,一人踏著綴金絲毯,自前堂緩緩行hetubook.com.com來。他唇邊噙著淡淡的笑意,身姿修長,緋色錦袍映著燭光,愈加襯得面容明媚生輝。
當我拿著海目回到雲來閣的時候,妖男正帶著灰狐狸在我院子的一棵老桃樹下消遣。
「並非放下。」妖男將一顆棋子落下,緩緩道:「那些事在某心中永遠也忘不掉,可若是一味沉溺,就連眼前人也珍惜不得。」
「須再等一等。」妖男說:「下月才有吉時。」
心底的那些長久的思緒又閃過,牽牽絆絆,總徘徊不去。
「總偷懶不做事。」羅言一臉無奈,看著她們的身影對我苦笑道。
我隨著他望去,片刻,登時睜大眼睛。
胡珠?
「名姓么,老婦也打聽過了。」菜娘子底氣十足:「可好記得很,就與那食肆同聲,那主人就姓胡,單名一個珠,明珠的珠……」
「嗯?」妖男抬眼看看我,頷首:「正是。」
可過了兩日,卻有斛珠居的人登門,說那斛珠居主人備了歌舞酒席,今夜在店裡邀四方賓客宴飲,想請我赴宴。
我吃了一驚,看著妖男,魄血中那慘烈的事又浮上腦海。當年,妖男就是因為那念想過不得雷劫,終以魄血術輔助。
「公子可有把握?」我問。
我望著妖男,想說什麼,卻又終究無言,只移開眼睛,久久盯著棋盤。
我則繼續做我的雲來閣主人,每天看看賬本,或巡視廳堂,或招呼客人,安然自得。
從前,他們一個愛諷刺,一個脾氣直率,吵吵鬧鬧幾乎每日不斷。可就連我也不曾想到,灰m.hetubook.com.com狐狸出事之後,妖男能守一心一意地守在她身旁十幾年。此事,我也曾好奇問過妖男,他卻淡笑,說他不愛欠人情。
這話傳得時機頗好,眾人一陣騷動。
我不以為然。下界來的仙人就是這樣,愛鑽研些玄乎又磨人的東西。
未幾,子螭已經走到了我的面前,看著我,笑笑,忽而回頭:「弁羽,我說過什麼,她果然來了。」
正疑惑間,這時,悠揚的樂聲從玉台上傳來,閣樓之中,賓客的喧嘩聲忽而響起。
許多人都認得我,紛紛過來打招呼,見禮之餘,又好奇地看向妖男。我也並不遮掩,大方介紹說這是我的表兄,一路微笑作揖,進了斛珠居。
我頷首,少傾,將目光看向旁邊的灰狐狸。她睡得正香,嘴邊還粘著些油餅的碎屑。心中浮起一陣憐惜,我將手輕輕撫過她的腦袋,只覺溫柔如故。再看向妖男,他雖一臉沉思,卻神態安詳。
「咳咳!」羅言一陣大聲的咳嗽。
我笑笑,氣焰不氣焰的於我無所謂,近來閑得發慌,我倒有興趣看看這傳說中的斛珠居主到底生得幾手幾眼。我邀妖男於我一起去,妖男亦不反對,到了傍晚,他帶上灰狐狸,與我一道登車。
「你何時煉丹?」我問。
這事還沒完,這兩天,另一事卻突然將眾人眼球奪盡。
斛珠居臨水而建,一座雕砌精緻的白玉石台建在水上,岸邊樓閣環抱,其間以飛橋相連,所有賓客都可欣賞台上歌舞。樓閣高聳而奇巧,飛檐斗拱雕琢精美,店內膳食更是絕倫。自建和_圖_書成以來,斛珠居便以美景美食招徠大批食客,將原本號稱瓊州第一的萬瓊樓擠得靠邊。
我看看他,心中仍有餘驚,卻倏而冷笑。
我愣住,只覺懵懂不已。再看向席上,除了我和妖男,再無別的賓客。
「白公子自然無人可比,老婦看來,能與白公子站在一處的,大概也就是那斛珠居主人呢!」說著,菜娘子又「嘖」了兩聲,道:「當今天下這一等一的人物,可都在瓊池邊上了。」
我亦頷首。這樣也好,灰狐狸即便醒來也不必繼續內疚。
「不必魄血。」妖男卻道,神色平靜:「待初雪痊癒,某自去迎雷劫。」
說罷,他的目光看向灰狐狸,自嘲一笑:「此事也是這十幾年才明白的,可笑某當初竟還去用魄血那等拙術。」
把這個消息帶來雲來閣的是一個人稱菜娘子的女人。她專以販菜為生,閑暇之時最愛走街串巷與人蜚短流長。
我點頭。這些我也聽說過,方士和妖怪之間的衝突歷史久遠。不過經歷過灰狐狸的事,我對那些嚷著除妖修仙的人實在無多好感,這些消息聽來,我並未作多想。
「果真?可娘子說了半天,我等卻連那斛珠居主人名姓也未曾聽出個所以然。」
我微笑不語,看向棋盤。只見黑白二色棋子密布,皆勢均力敵,各自咬住不放。
空閑時,我曾和妖男說起蒼渚和在海島上被瀲灧襲擊的事。妖男與我一樣,對那瀲灧的來路一無所知,卻也覺得蒼渚出現在八荒邊緣感到疑惑。
那個從未露過面的斛珠居主人,據說露面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