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鵝
白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二章

初雪一怔,臉忽而發紅:「阿芍怎突然問這個?爺爺成狐的時候就來過了。」
雲霧迎著海風,托著我朝高空飛去。
初雪撅起嘴巴:「爺爺才不變獸身。爺爺若變作獸身,臭方士就老是欺負爺爺,打爺爺屁股。」
他的聲音低低,雙目注視著我,微微俯著頭。這姿勢落在我眼裡,怎麼看怎麼覺得曖昧。臉上湧起一陣熱氣,我往四周掃去,眾人目光有意無意地瞥來。曇珠那邊,眼神更是殺人一般。
那怪物也發現了我,一下站起來,似興奮至極,發出一陣大笑:「呵!不是老五,原來是個人!」
霧氣在林間繚繞,高大的樹木遮天蔽日,觀台靜靜矗立其間。
子螭雙眉微鎖,望著那霧界,似在沉思。
「我還須四處看看,你先回去。」雲車前,子螭對我說。
心中隱隱感到不對勁,我忙從空中落下。
初雪滿臉委屈說:「爺爺也不知,就是覺得前胸疼得很,老也止不住。臭方士就要我吃他的葯,又苦又臭,難吃死了!」
「成人?」妖男聽到我的解釋,有些愣怔。
我大驚,急忙奔過去。
「……這山上水土果然好些。」一個粗聲粗氣道:「可惜吃了幾天也吃完了,還須到下一處找活口。」
「疼!」初雪叫起來,急忙將雙手護住,又羞又窘地瞪我:「阿芍你做什麼?!」
我想了想,問她:「初雪,可來過癸水?」
瞬間的分神,瀲灧已經出招朝我襲來。
「嗯?」妖男看看我,頷首:「似乎說過。」
我跟著天庭的仙官們到海上去看,只見那霧色茫茫,比上次看到的樣子又寬廣了許多,橫亘在水天之間,透著詭異。
「莫小看,蒼渚可邪乎得很。」這時,一m.hetubook.com.com名仙官對那議論的二人搖頭道,他壓低聲音:「我可聽說過一樁秘聞,當年共工曾竊往蒼渚,還煽動了罪神暴亂。那時神界派兵去鎮壓,可死了好些神仙。」
忽然,他停了停,回頭看過來:「老五,是你么?」
「病?」我吃了一驚,看向初雪:「什麼病?」
「不必。」我小聲說,不著痕迹地往後退開。
初雪朝他怒目而視:「那是因為你的一定要我吃那難吃的葯。」
二人聽了,皆驚詫不已。我也吃驚不小。這個說法,以前可從未聽過。
「初雪痊癒,你登仙之事也快了吧?」風緩緩吹來,我坐在松樹下的礁石上,向妖男問道。
我望向四周,沒有錯,這裏的確是一處方士的山門。不過,那些屋宇靜得出奇,既聽不到吟誦鐘磬之聲,也看不到半個人影。
我摸摸她的腦袋,也笑起來。
岩礁上那二人的身影漸漸變小,初雪的袖子仍在朝我這邊揮舞,片刻,再也看不到了。
我耐心地把灰狐狸如今的身形變化和常人女子發育之事告訴他,妖男聽著,漸漸瞭然。
妖男卻長嘆一聲,目光把初雪上下打量,似感慨萬分:「那鼠王的妖丹,少說也有千年,兩百年成童,千年才成人,這個資質……嘖嘖!」
地上,血污凝結得到處都是。
「初雪,你隨我來。」我說著,牽著初雪的手走到屋子裡。
血腥混著陣陣惡臭,一堆一堆紅得發黑的東西散落著,似乎還帶著些破布的殘片,已經辨不出本來面目。蒼蠅成群,嗡嗡粘在上面,似乎覺察到有人靠近,突然成片飛起,露出幾個被啃得見骨的人頭,血淋淋的,眼窩只剩兩個猙https://www.hetubook.com.com獰的黑洞。
子螭的病發作無常,我到底放心不下,思量再三,還是決定跟來。只是昨夜的事還是尷尬,我看到子螭就不自在,於是躲得遠遠的。
「阿芍,跟他說這些做什麼!」初雪卻紅了臉,在一旁又是跺腳又是埋怨。
一段日子不見,她的身量已經與我差不多高,性子卻仍像從前。
「怎麼了?」初雪看我關起了門,奇怪地問。
「瀲灧,來了個神女。」這時,一個沉靜而熟悉的聲音忽而在身後響起。
「不急。」妖男看看不遠處正跟幾隻松鼠追逐的初雪,神色平和:「再過些時候。」
子螭微笑,片刻,卻稍稍近前:「要遣人送你回去么?」
初雪氣急,乾脆變出爪子去抓他,妖男左突右閃,一人一狐又鬧作一團……
瞪我做什麼,有本事去找南海龍君。我憋著笑,轉開頭去。
正想再聽明白些,這時,子螭雲車降下,似乎要去巡視,一名仙官來找我,說子螭讓我過去。
看到她,昨天那宴上的事就浮起心頭,我不禁又想笑起來。
我靜靜站在眾人後面,聽著他們議論紛紛。
我猛然回頭,卻見殿前站著兩人。
女子惱怒不已,正要開口,我欣喜地喚了聲:「初雪。」
「方士山門連遭血洗,原來就是爾等所為。」我忍噁心,冷聲道。
「還能怎麼了,火急燒屋。」妖男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傳來,我看去只見他也出了屋子,身上衣衫一塵不染。
「阿芍怎不多留些日子?」初雪見狀,也跑過來,皺著眉頭。
「阿芍!」她興奮地張開手臂,一下撲到我懷裡,又是笑又是用臉蹭我:「怎那麼久也不見回來?想死爺爺了!」
www.hetubook.com.com丁點事,讓仙官告訴一聲不就好了……心裏氣惱地嘀咕。
八荒的邊界上,白色的霧障依舊濃郁。
「呵,是呢。」一人掩袖輕笑,看著我,面容雌雄莫辨,正是那日在海島上襲擊我的瀲灧。
前胸疼?我愣了愣。
妖男不緊不慢,袖間捲起一片清風,將雷擊擋在頭頂。
正思索著,我發現曇珠站在一群下界仙人之中,眼睛冷冷地望過來。
望著下面水色 茫茫的大海,我心裏盤算著,反正現在無事可做,許久沒去看妖男和初雪了呢,去蓬萊一趟么?
還沒到門前  ,忽然,一陣撕扯啃食的聲音傳入耳中。
那血腥的味道陡然變得強烈,我皺起眉頭,朝前方一間高大的殿台上走去。
「你再說一遍!」初雪惱羞成怒,伸手招雷打他。
「變 作獸身也疼?」
我吃了一驚,那般長相,非人非妖,竟不似天地間的生靈。
昏黃的燈光中,只見他膚色發青,嘴裏拱著森森的白牙。
我頷首,道:「天色不早。」
心裏仍在想著方才說的話,我望向天空,日光燦燦,心裏也暖融融的。似乎有什麼在催促著我趕快回去,我不禁加快了行速。
這話落下,旁邊那些身影也站起來,竟全是那般模樣。
似乎感覺到我的心思,曇珠目光愈發犀利。
妖男頷首,瞥瞥灰狐狸,臉上似有些不自然。
還未到門口,卻見緊閉的房門忽然洞開,一個俏麗的身影從裏面跳了出來,一邊後退一邊指著裏面大叫:「臭方士!你再敢過來!爺爺……爺爺就拿更大的雷來打你!」
我望向那濃濃的霧氣,沒有出聲。
「說來話長。」我說,片刻,指指屋頂問她:「怎麼了?」
我猶豫片刻,隨m.hetubook.com.com著他上前。
那幾個怪物卻不答話,只笑著,突然使出一陣怪風朝我襲來。
初雪愣了愣,猛然回頭,看到我,眼睛霎時一亮。
如果若磐也在,就好了……
「可這霧界都出來了呢……」
我想避開,但已經來不及。溫膩的香氣進入鼻間,全身一陣麻軟。我睜大了眼睛,那人的臉龐定在面前,卻變得恍惚,我隨即失去知覺。
深藍的海水浩瀚無邊,海浪拍打著蓬萊岸邊嶙峋的岩礁,迸出雪白的浪花。
我朝下方望去,只見山巒起伏,隱約可見樓台瓦頂在密林間露出一角。
「昨夜忽而紅光衝天,臣等來此觀看,見那光從霧氣中來,未幾則消散,彼時,霧界已擴成這般模樣。」前方,一名巡視的仙官向子螭稟報。
那情景,與熊三山林中所見竟一模一樣,我大吃一驚。
我點頭,目光落在她的胸前,片刻,伸手輕輕一推。
他身旁,一雙紅色的雙眸注視著我,那十幾年來不曾忘卻的面容映入眼中,我倏而愣住。
「這灰狐狸十日前就開始說前胸疼,某給她把了脈,有些氣虛。」妖男走過來,橫了初雪一眼,對我說:「想來還是那妖丹之故。你來了也好,給她看看。」
心血來潮,我看天色尚早,按住雲頭,轉而朝東海飛去。
仙官們紛紛跟上,我站在原地,望著那呼啦啦一片身影,仍然覺得發窘。
我啼笑皆非。
馭者催動,長龍駕霧,雲車載著他騰空而去。
一陣低低的哭泣聲從大殿深處傳來,我望去,只見一盞油燈昏黃地燃著,幾個奇形怪狀的身影正坐在那裡吃著什麼,發出狼吞虎咽的咀嚼聲。旁邊,十幾名方士打扮的人正縮作一處,低低地嗚咽。
風仍迎面吹來,行了一段,我忽然感到鼻和-圖-書間有些怪異的味道,淡淡的,似乎帶著腥味。
天庭史冊中有載,蒼渚乃天地誕生時的戾氣聚成,炎熱如火,風水流毒。那個地方,草木人|獸無法活命,即便神仙去到也會煎熬萎靡。據說過去那些被流放的罪神之中,有不少都發瘋了。
我看看他,又看向初雪,忙拉過她的手來給她把脈。確如妖男所說,初雪的脈象有些發虛,卻不像是病症之兆……忽然,一個念頭在心中浮起。
「要回去了?」妖男問。
殿內光照黯淡,入目的景象卻讓我幾欲作嘔。
我想了想,自己在這裏的確幫不上什麼,頷首:「好。」
我莞爾,過了會,站起身來。
「那些葯,不必再吃了。」我對他說。
「莫非蒼渚要現世?」有人低聲道。
我揮散那風,使出神力。幾個怪物慘叫一聲,瞬間化作一堆沙粒。
子螭嘴唇彎著,不再說話,未幾,轉身登上雲車。
恢復如前了啊。我看著他們,深深吸一口氣,會心地笑。
「荒謬,蒼渚不在天地之內,如何現世?」
松樹點綴的懸崖邊上,青草遍生,妖男的小屋仍然靜靜地屹立。我降下,才碰到地面,就聽到一聲雷鳴在屋子上空炸響。頃刻間,房頂被轟出一個窟窿,黑煙冒起。
「哦?」妖男的聲音不緊不慢地傳出:「打來試試。」
我撫撫她的頭,笑笑,輕聲道:「以後我會再來。」說罷,我看看妖男,騰雲而起,朝天空中飛去。
初雪疑惑地看我,片刻,點點頭。
日頭在前方斜斜照耀在海上,粼粼泛著金光。
好一會,我開口道:「你曾說,若一味沉溺,就連眼前人也珍惜不得。」
妖男皺眉:「胡鬧,不吃藥病怎麼會好?」
我看著他,默然不語。
「是發脹的疼么?」我繼續問。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