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白芍

作者:海青拿天鵝
白芍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五章

第五十五章

這時,一陣凌厲的寒氣卻從背後襲來,與子螭的神力相撞,天地間忽而一陣山搖地動的巨響。
一列人影從天庭的陣列中被帶了出來,足有數十人,瀲灧那個紫紅色的身影也在其中。
「傳令,換俘。」他淡淡吩咐道。
待心情平復些,一個的問題又在心中轉動。
共工瞥向我,唇角忽而勾起一抹怪異的笑容。
我望著那邊,心中忽而無比坦然安定。
共工不以為意,唇邊露出一絲微笑。
瀲灧站在當前,臉上的傷疤用朱脂描成一道假靨,兩眼直直地盯著我。
漸漸地,一陣喧囂聲傳入耳際,似乎無數人在吵鬧。
「擷英!」子螭的聲音似在耳邊傳來,卻倏而變得遙遠。瘴風中,瀲灧化作蛛身,軀殼衝破了衣裳,猙獰的獠牙和毒刺向我扎來。我抵擋著,想掙脫開來,身上卻被他的毒絲纏得緊緊。
「擷英!」對面的雲端上,子螭氣勢賁張開來,朝我大喝一聲。
「朱鳶遵命。」
瀲灧的瘴風捲來,二力合擊,我周身一陣劇痛,被扯入了瘴風之中。
「我還在此,急什麼?」共工手持神杖,在空中對子螭冷笑。
朱鳶微笑,道:「朱鳶只依王命行事。」停了停,目光瞥向牢中,問:「朱鳶不知先尊在此,若不然……」
下巴被他的和*圖*書手挑起,共工看著我,低低道:「石牢里舒服么?」
我不再動作,寂靜的黑暗中,心中卻仍為方才朱鳶的話掀起巨浪。
罡風夾著涼意,迎面吹來。
子螭面若冰霜,雙眼微微眯起,手中金光化作利刃;共工亦揮舞神杖抵擋,頃刻間,雷電生火,映得空中白熾刺眼。雙方鼓聲大作,一時間,烏雲瀰漫,排山倒海般的喊殺聲湧起,不絕於耳。
天空不再是蒼渚發灰的顏色,湛藍深遠,似乎已經將近傍晚,光照帶著霞光的顏色。
我望著前方天庭的那片雲霞,幾名仙官已經出列,準備迎接。他們身後,子螭的衣裳在陽光中映得流光溢彩,赫然奪目。
相柳神色卻陰沉不定。
心中一驚,我再回手卻已經來不及。
一絲笑意忽而浮上我的唇角,心卻開始突突跳起。我迎風加快步伐,像要把蒼渚的所有噩夢都拋到身後。
「這石匣乃玄冰封凍了萬年的山岩製成,神女在石牢待過,當知曉掙扎乃是自討苦吃。」朱鳶的聲音從外面緩緩傳來。
金光從天而降,毒絲盡皆消散。
身後一名蒼渚戰將答應,將手中令旗一揮。未幾,只聽蒼渚這邊的擂鼓聲隆隆響起,披著戰甲的怪物們大聲吼起,如野獸一般。
迎面,與我交換的蒼和圖書渚怪物們也緩緩而來。
瘴風卷著我們疾馳,似沒了方向,面前,罡風如刀割一般,強光刺來,我望見前方是一片無際的水域,上方,太陽的身影有半邊天空那麼大,,正緩緩墜向那水中。
我還手擋去,風雷來勢迅猛,直直打向他們。
「竟然分神。」瀲灧的冷哼聲突然從身後傳來,我回頭,他和巨蛛,一道戾氣直逼面門。
心中一驚,這裏連神仙也不敢靠近,再不收住,我們會被太陽的光輝吞噬,玉石俱焚。
相柳停住動作,看著他,眉頭皺起:「何事?」
遠遠的,他似乎也看到了我。感到那目光投來的一瞬,紛雜的情緒忽然湧上我的喉頭。
太陽變得十分龐大,已經落在了西邊,光照從側面斜斜投來,罡風也變得不那麼冷冽。
「神女也該去了。」朱鳶在我身後輕聲道,說著,往我背上輕輕一推,腳下的騰雲載著我朝對面移去。
朱鳶似乎把石匣放到了一輛車上,我能感覺到在空中的升騰之感。
「到了呢。」朱鳶的臉出現在面前,語  聲和氣,忽然,我身下的石匣消失,他一把將我拉起。
我發現這裡是,這裏接近西極,于天庭和蒼渚而言都算是偏僻之地。
「不必這麼看我。」朱鳶溫文道:「天庭抓了瀲https://www•hetubook.com•com灧等人,要與蒼渚交換俘虜。可蒼渚抓來的神仙都扔到火里燒死了,如今只剩神女,故而大王名朱鳶來領神女過去。」說罷,他笑笑:「得罪了。」將手一揮,砂石捲起,我的眼前一片漆黑。
「朱鳶,」他緩緩道:「天庭拿這麼多蒼渚俘虜來換她,我倒有些捨不得了。」
沒多久,天庭那邊也傳來鼓聲,我看到一面金色的旌旗緩緩升起。
「恭送先尊。」朱鳶朝著他的背影恭敬一禮。
「我殺了你!」瀲灧暴瞪向我,眼睛變得血紅。話音未落,他口吐瘴氣,周身化作狂風捲起朝我撲來。
帶走?我看著那個叫朱鳶的男子,手心沁出黏膩。共工說過出征時要殺我祭旗,如今是時候到了么?
前方,兩片巨大的雲陣對峙,都立著成千上萬的人群。一邊是蒼渚的怪物,而另一邊,霞光滿目璀璨,我一眼就望到了當先那個挺立的身影。
相柳沒有多言,將眼角掃我一眼,轉身而去。
這男子是誰?
子螭一身霓錦衣裳,氣勢渾然,罡風亦吹動不了半分衣袂。
「拜見大王。」朱鳶上前一禮。
即將交叉而過時,突然,瀲灧身形暴漲,伸出巨手朝我撲來。
「我來拷問些天庭之事,既是大王之命,帶走好了。」相柳神色www.hetubook.com.com已經恢復平靜,淡淡道。
突然,石匣被打開,天光明亮地落入眼前。
我深吸一口氣。
咸池!
方才就在那開門的一瞬,那些靠近的蛇群突然消失,連被荊棘刺死的蛇屍亦不見了蹤影。這般行為,像在忌憚什麼似的。
我看著他,捏著拳頭不敢鬆懈。
無論如何,這算得上是個轉機。在蒼渚,我的神力總受到無形約束,無論如何不能完全發揮出來。不管這所謂換俘到底如何,只要能夠離開這裏,我逃走就多了幾分希望。
他說共工要拿我與天庭交換俘虜,子螭知道我在這裏么?想到他,心頭忽然有些莫名的顫動,只覺有什麼似乎等待了許久……
「阿烏!」瀲灧嘶聲大喊。
滾燙的蒸汽伴著落水的聲音傳來,「啊!」我緊閉眼睛,驚聲尖叫。
巨蛛殘肢在空中抽搐,未幾既沒了聲息,化作沙粒墜下。
我早有預備,使出神力朝他劈去。
我在石匣里待了許久,肩膀被撞得生疼。
我毫不懼怕,撐出壁障,正要再召喚風雷,突然,背後一道陰森的力量襲來,將我的壁障打散。
共工輕蔑地瞥瞥我,看向前方。
沒多久,兩邊鼓聲同時收住。一片雲托著天庭的俘虜,朝這邊緩緩飄來。
朱鳶的方法很特別,他用一口石匣把我關了起來。
朱鳶在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旁看看我,躬身道:「此番也是瀲灧鹵莽。」
我忙朝那邊飛去。
「大王果真決意如此?」少頃,他開口道。
共工沒有說話,片刻,忽然抬手一勾,我被一股力量拽到他面前。
這花哨的霓錦果然也只有他穿在身上才好看。心裏忽而道。
我用力撇開頭。
與共工相比,相柳似乎更急於陷我于死地。方才他趕在朱鳶之前來殺我,似乎不想讓我回天庭,這又是為何?
只見他神色溫和,道:「大王遣朱鳶來將神女帶走。」
我亦盯著那男子,心中仍砰砰激跳。
「欣喜么?」一個不疾不徐的聲音傳來,我轉頭,共工身披金甲,站在雲端高高地睨著我。
嘩然的聲音從  雙方傳來,瀲灧卻不放棄,騎在巨蛛背上,抵住我的攻勢,忽然變出萬道毒絲卷向我的周身。
蒸騰的水汽迎面而來,炙熱中,白霧茫茫。我聽到咸池沸騰的聲音傳來,身體卻徑自下墜。
我在裏面掙扎了幾下,只覺那石質冰冷,同石牢無異。
「放手!」我使力反推向瀲灧,他卻似失了心智一般,不管不顧地要置我于死地。
只聽得一聲慘叫,巨蛛躲閃不及,被風雷劈作兩半,腥臭的血污四濺開來。
這時,我看到相柳立在不遠處,看著這裏,面無表情。
腳步聲遠去,好一會,朱鳶抬起頭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