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你是我的命運

作者:安晴
你是我的命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章 很危險哦,討厭往往是喜歡的潛台詞

第五章 很危險哦,討厭往往是喜歡的潛台詞

他的背影,看起來竟有幾分孤單和落寞。
「說話中氣很足嘛!看來你還有不少的力氣,那麼去給我拿幾瓶水來吧。」琉鏡澤雙手環抱,高傲得如同王宮裡的貴族。
但她很快便清醒過來。像他這樣的花|花|公|子,最會說的不就是甜言蜜語么?
第二天。
她頓時有罵人的衝動,但耳邊隨即響起球場負責人對她說的話,只能竭力忍住。
安晴攥緊了手中的球杆,努力地掩飾著自己的局促不安。看著那顆小小的白球,她的掌心裏逐漸起了一層薄汗……
不知為何,她覺得這一切似乎是琉鏡澤故意的。他把她叫來,就是為了讓她看他和別的女生親密嗎?
似乎有一種詭異的默契,兩人誰也沒有說話。
目送南宮影小跑著離開后,琉鏡澤直截了當地問:「你剛才說什麼?」語氣中隱隱透露著某種期待,神情前所未有地緊張。
琉鏡澤大步走了過來,唇角冷冷地浮起一抹譏諷,聲音里滿是嘲弄。
「不稀罕!」安晴瞪他一眼,「沒事的話我就先走了!」
「呵呵,你喜歡的話,我去幫你摘一些下來。」
她眼神倔強地雙手握著球杆,盡量學著別人擺好姿勢,做好準備后,卻遲遲不敢揮杆,額頭上冒著細細的晶瑩汗珠。
「怎麼?你不喜歡嗎?」南宮影頓住,眼睛里掠過一抹受傷。
一個熟悉的聲音突然傳入安晴的耳中,她下意識地轉過身去。只見不遠處的果嶺上走來一男一女,聲音正是出自其中的琉鏡澤,而跟在他後面的是一位美麗高挑的捲髮少女。
琉鏡澤強迫自己無視他們之間親密的神態,將剛才的那一根桿隨手扔下,漠然地走了過去,從安晴的懷中抽出一根新的球杆。
「可以這麼說吧。我曾經懷疑他跟我的一個朋友可能有關係……」
南宮影的到來,讓安晴頓時鬆了口氣,目光感激地看著他。
「對了,看在這次我幫忙的面子上,能把你的手機號碼告訴我嗎?」
南宮影似笑非笑,眼神里流動著一絲妖嬈詭異的光芒:「那麼,如果我為了她向你宣戰呢?」
琉鏡澤獨自一人站在那裡,安靜得如同一座雕塑。
「小安,等等。」
察覺到琉鏡澤雙手環抱,目光深邃地在一旁註視著自己,安晴深深地吸了口氣——不能讓他小瞧了自己!
這個混蛋!居然這樣耍她!
「一定!」南宮影說完,朝她眨眨眼,眼底透出狡黠而淘氣的光芒,「不過,你要答應我一個條件哦!」
「你少貧嘴啦!」
第一桿由琉鏡澤先打。
看著被扔下的球杆,安晴無奈地撇撇嘴,小跑著過去蹲下身體拾起那根球杆。視線再次落到琉鏡澤身上,此時的他已經擺好姿勢準備揮杆,燦爛的陽光在他帥氣的身影上折射出耀眼而夢幻的光芒,袖口的銀薇格外耀眼奪目!
「好吧,那以後想你就只能到這裏來或者去劇院等你了。」
「沒事的,你放心。」南宮影從她手中換了球杆后,拍了拍她的肩膀一笑,「我保證——不會輸得太難看。」
看著她惱怒的眼神,琉鏡澤挑釁般地挑了挑眉:「怎麼,心疼了?」
「你先進去吧,我隨後就來。」他帶著幾分神秘,示意安晴先走一步。
一輛炫目拉風的邁巴赫轎車駛入俱樂部旁邊的停車場。
「唉,得了得了!我贏得不漂亮,你謝得也沒誠意。」南宮影一下子沉靜下來,若有所思,「我在想,本來琉鏡澤的水平絕對在我之上,怎麼打著打著突然就變了個人似的?他該不會是受什麼刺|激了吧?小鴨子,你覺得是不是因為你?」
「真的。」
南宮影沒有追問,轉而笑嘻嘻地說:「其實我對高爾夫球實在沒什麼興趣,玩過的次數也是屈指可數,這次能贏,百分之百就是因為你是我的幸運女神!」
「你需要她那是你的事情,我憑什麼要把她讓給你呢?」琉鏡澤的語氣中明顯是較量的味道。
兩人相視而笑。
兩個少年隔著幾米的距離,四目相視,一個帥氣倨傲,一個俊美妖嬈,耀眼的光芒在他們身上如影隨形。
「有什麼事嗎?」安晴詫異地回頭。
她清楚地記得是自己親手放上去的!
「才懶得管你!」
一桿揮出!
安晴竭力遏制著心裏的緊張,調整好表情,眼神淡漠地走了過去。
此刻,他的聲音還有他的目光,如同溫柔的海水一般,幾乎要將她淹沒。
「很危險哦……」南宮影一邊說一邊打量著她,臉上露出神秘的笑容,「討厭往往是喜歡的潛台詞啊。」
安晴愣了愣,隨即爽快地答應:「好啊,除了一個條件之外,我都可以答應你!」
「不做什麼,你先給我吧。」安晴和圖書著急地伸出手。她想,她絕對不可以錯過這次機會。
傍晚的風夾著夕陽的餘熱吹來,她沒有挽起的髮絲凌亂地拂在臉頰上,痒痒的,讓她的心也跟著紛亂起來。
還好今天南宮影來了,他說過要幫她的,這讓她的底氣稍微足了些!
她怔怔出神,恍恍惚惚地站起來,眼前卻一片金星亂冒,渾身冰涼。
「好的。」和他打了個招呼,安晴便走向更衣室。
「何必為難一個小女生呢?」
「哦,謝謝。」安晴機械地回答。
他們看起來那樣默契。
「我才不稀罕你的錢呢!」安晴聽著從他口中蹦出來的那些難聽的話,心一冷,憤然地說,「分明就是你自己心術不正,才會把別人也想得那麼骯髒!」
安晴尷尬地瞪了一眼幸災樂禍的琉鏡澤:「笑什麼笑?你分明就是故意的,對不對?」
安晴微微抬眼,沒有答話。
琉鏡澤冷著臉,不耐煩地催促:「你還愣著做什麼?難道聽不明白我的話嗎?」
「我會因為她生氣?」琉鏡澤眼中寒氣逼人,有些諷刺地彎起唇角,「過來,我決定教你玩兩桿。」
「呵呵。」
「藍色妖姬?」琉鏡澤從她手裡抽出一朵藍色玫瑰,放在鼻端聞了聞,意味深長地笑了笑,「看來送你花的人並不了解你……難道他不知道你根本就不適合這樣的花嗎?」
「給你!」安晴快步追上,將球遞過去。
南宮影笑了笑:「既然這樣,我們不如比一局,誰贏了她就做誰的球童,怎麼樣?」
南宮影漂亮的眼眸中掠過一抹讚賞,他沒有急著打球,而是回頭對身後的安晴眨眨眼,帶著幾分調皮說:「給我加油哦!」
「好吧!」安晴思索了數秒,緩緩地抬眼,鄭重地說,「希望你說話算數!」
安晴知道自己有些口是心非,事實上她也在懷疑……
琉鏡澤不屑地挑了挑眉:「她本來就是我的球童!」
安晴克制自己冷靜下來,盯著他的眼睛開口:「琉鏡澤少爺,捉弄我很好玩嗎?」
兩位俊美的少年並肩而立,瞬間成為球場上一道最耀眼的風景。
她曾經回到島上耐心地等待過,一直等到銀薇花落,也沒有等來想要的任何消息。
安晴靜靜坐在大樹下的長椅上,臉上很平靜,目光有些深遠,若有所思。
如果第二桿又打空了,她該怎麼辦?
「好的!我要戴在辮子上。你也戴一朵吧。」
回憶一點一滴湧現在腦海里。
琉鏡澤泰然自若地跳下車,冷眼瞅著跑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安晴:「這是你的本職工作,需要我說謝謝嗎?」
四周靜靜的……
「不,不是這樣的……」不知道是他的動作還是他的話,令安晴緊張起來,她推開他反駁道,「在高爾夫球場他讓我做他的球童,卻藉機處處找我的麻煩,而且,他身邊還有一個漂亮的捲髮美女……」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
記憶里的影子跟眼前的這個少年漸漸重合。
當安晴見到琉鏡澤那刻起,她內心的猜測立即就得到了證實。
彷彿太過刺眼,安晴下意識地低下頭去:「我不要。」
「我哪有那麼大的本事影響他呢!」
直到琉鏡澤打完第一桿后,在接過安晴遞給他的球時,他的俊臉上露出意味深長的表情:「你如果能在三桿內讓球進洞,遊戲就結束了。」
沉默片刻,他淡漠地鬆開手中的玫瑰花,看著它輕盈落地,腳尖輕輕踩上去,輕蔑地說,「你稀罕的話,我賠你幾朵就是。」
傾城劇院附近的公園裡。
琉鏡澤不再說話,沉默地注視著她,漆黑的眼眸里一抹柔和的光芒瞬現即逝。
「真的?」安晴喜悅地仰起臉,「你可不許食言啊!」
他這一桿打得非常漂亮,一桿抵別人好幾桿的成績。
因為還沒有到她上班的時間,她百無聊賴地在場內瞎晃悠,不時仰頭看看頭頂的天空。
「你想賠,我還不想要呢!」安晴惱恨地剜了他一眼,隨即別開頭去挽住一旁近乎痴迷地看著琉鏡澤的敏敏,「上班時間到了,我們走!」
「還愣著做什麼?不知道你現在該做什麼嗎?」
「站在我前面。」琉鏡澤讓她握住球杆,擺好姿勢,然後他伸出雙臂握住她的雙手,如同將她攬在懷裡。
她不過是想看清那張照片而已,可是他的表情怎麼變得那麼奇怪?
「嗯!痒痒樹上的花也很好看呢,就像棉花糖!」
「啊!失敗,竟然被你看穿意圖了!」
安晴顯然不太明白他突然的舉動,緊張地看著他。南宮影對她眨了眨眼睛,示意她配合。
剛剛換好衣服,就聽到敲門聲以及值班經理的聲音:「小安,你換好了沒有?琉鏡澤少爺https://m.hetubook.com.com一直在等你。」
安晴覺得有些奇怪,忍不住問:「你是不是弄錯了?這些花到底是誰送來的?」
「真的是你!」
「沒有為什麼,一句話,打還是不打?」琉鏡澤的語氣帶著慵懶,複雜的表情隱約透露著某種訊息。
「我不用手機。」
安晴已經恢復意識,皺緊的眉頭漸漸舒展,勉強露出一笑:「沒關係。」她剛才蹲在地上出神,猛地站起來有點目眩也是正常的。
他接過球杆,彷彿沒有察覺一般,帶著幾分氣定神閑對旁邊的歐雅麗說:「過來,我教你!」
「好!」忍下所有的不甘,安晴抽了一個球杆走過去遞給他。
……
「這麼說,你是不是曾經試圖去了解他?」
感覺像是有什麼東西堵在了胸口一樣,琉鏡澤暗中握緊了拳頭,一句話脫口而出:「你很厲害嘛,這樣都能暈倒!」
而這次之後,直到暑假結束,他們再也沒有見過面。
這一桿絕對沒有發揮他的正常水平,也就是這一桿的失利讓南宮影趁機取勝,最終定下結局!
南宮影唇角的笑容加深,似乎琉鏡澤的態度越冷漠,他的興趣反而越高漲。他轉身走近安晴幾步,目光溫柔地凝視著她,手中變戲法一樣多出了一張面紙。
他想剛才一定是他聽錯了。他記憶中唯一珍視的人,絕對不會是眼前這個只在乎錢的女孩!
「快嘗嘗!」南宮影頗為得意,「這可是本市最貴最好吃的魚丸哦!」
「呵呵,我想你明白的!」琉鏡澤輕哼一聲,「你根本就沒有經過專業的培訓,這點根本瞞不了我。」
此時,南宮影已急忙上前去拉住腳步虛浮的安晴,滿臉慌張與擔憂,有些語無倫次:「你沒事吧?怎麼臉色蒼白,是不是中暑了?要不要上醫院去看看?」
她不知所措地瞪著面前的少年:「你別胡說!」
「反正……我怎麼可以平白無故地接受你的禮物……」
琉鏡澤唇角浮起一抹冷笑,俊美的臉在陽光的映照下隱約鍍上一層金色的光暈,顯得有幾分不真切。
而此時,他們的眼神,彷彿就是各自的無形武器,凌厲鋒銳,幾乎不分勝負。
這一幕,琉鏡澤當然看到了,他不屑地哼了哼,聲音輕得連自己都沒有察覺到。
她忍不住看了看那個女生,漂亮白皙的臉頰上有兩抹羞澀的嫣紅,很顯然,那個女生喜歡琉鏡澤!
安晴不滿地撇了撇嘴:「我才沒有得罪他!這個人看起來長得不賴,性格卻古怪得要命,你別去招惹他……」
這女孩那麼倔強,這點倒是和他視若珍寶的那個人很像,一旦認定的事,就絕不輕易改變。
「錢包給你?」琉鏡澤一頓,戒備地瞪著她,「你要錢包做什麼?」
「我說你怎麼瞧不上我的錢,原來是已經釣上了金龜婿了?」
「好!」歐雅麗高興地答應,但內心的疑惑更加深了:她多次找機會請求他教她打球,他都一口回絕,現在卻反常地主動提出教她……
「嗯?」安晴一時被他問糊塗了,疑惑地看著他,突然她覺得這是一個機會,「你能不能把錢包給我?我等一下再回答你的問題。」
她閉上眼,做了個深呼吸,然後跟了上去,在球車後面跑著,繞了一大圈后,那輛車才終於停下。
不是他……眼前這個人怎麼可能是他呢?
「小安,你的花!」正在這時,同事敏敏遠遠地捧著一捧「藍色妖姬」從另一個方向朝她跑了過來。
「我覺得像雲彩啊!和君希哥哥的牙齒一樣白!」
琉鏡澤正要說什麼,一抬頭對上了安晴的視線。
「不要?這可不像你的風格。你不是不想看到我嗎,現在有機會也不為自己爭取了?」
「是嗎?」一直嬉笑的南宮影,神色突然變得慎重起來。
南宮影漸漸鬆了口氣,但仍然狐疑地說:「小鴨子,你真的沒事嗎?」
安晴錯愕地看著他們。
她的聲音是狐疑的,他不是喜歡以捉弄為難她為樂嗎?他給這樣的一個機會,究竟是在轉著彎為難她,還是真的想給她一次機會?
琉鏡澤的身體僵住,他危險地眯起眼,緊緊盯著她開口:「你必須弄清楚,現在你是球童我是顧客,只要我一句話,你就連一個小小的球童都當不上!」
正在她出神之際,琉鏡澤與歐雅麗已經共同揮出一桿,白球騰空躍出……
「還真是給你點陽光就燦爛!」
一陣誘人的香氣在空氣散開,安晴扭頭看去,眼睛驟亮:「水晶魚丸!」
短暫的眼神接觸,安晴觸電般避開他的目光,心湖卻微微盪起了漣漪。那個捲髮少女看起來對他很有好感,他們是什麼關係呢……
hetubook.com•com不對,他本來就是一個局外人!
「絕對沒錯!你不要再裝了!」敏敏將花遞給她后,八卦地刺探著消息,「我還想問你是誰這麼有誠心呢!你這丫頭真有福氣,絕對是個貴公子!據我所知,這可是從荷蘭空運過來的呢,我男朋友要是送這麼貴重的花給我,我肯定幸福死了!」
如果君希哥哥在的話,大概也長得像他那般高大英俊了吧?只是,他絕對不會像這個少年一般,處處針對為難她,她的君希哥哥,一定會時時刻刻保護著她!
安晴驚奇地睜大眼睛看著他:「原來你也會變魔術?」
隨著這聲專稱,南宮影像機敏的猴子一般,從一旁跳出來擋住了她的視線。
她感覺有些不對勁,慢慢睜開眼睛,臉頰瞬間窘得通紅。
一直站在他身後的歐雅麗,對這一幕產生強烈疑惑,忍不住問:「你好像在生氣?」
南宮影將車泊在一個早已為他保留好的車位,臉上含著一抹自信而魅惑的微笑。
「你就那麼喜歡毀掉別人的東西嗎?」安晴攥緊了拳頭,咬牙切齒道,「那是我的東西,你憑什麼毀壞?」
但是,南宮影的取勝並沒有給安晴帶來多少喜悅。她隱約察覺到,琉鏡澤是因為心浮氣躁才輸了比賽……
他很輕易地閃開,炫耀般又拔下一片花瓣,還將它舉到她鼻尖前,緩緩鬆手,讓花瓣輕悠悠地飄落下來。安晴胸口劇烈地起伏,咬唇狠狠地瞪著他!
從一開始,南宮影就在關注著安晴每一個細微的表情,他察覺到她似乎心事重重。
琉鏡澤在他們之間來回看了一眼,唇角浮起一抹諷刺的笑:「他就是給你送花的那位?還不賴嘛!至少比我想象中的年輕。」
「你說得很對!」
「為什麼這樣做?」
「你認為我在胡說?」南宮影伸出纖長的手指將拂在她臉頰上的俏皮髮絲捋到耳後,動作曖昧地靠近她的耳朵,「特別是女人,說討厭的時候,常常就代表著喜歡。」
安晴愣住,纖長的睫毛微微顫了顫,臉上的表情變得僵硬。她沒有看他,只是捧著「藍色妖姬」木然地站著,胸口微微被刺痛。
「那以後我要怎麼和你聯絡?不然我送一個給你?」
「怎麼,這樣就受不了了?」
「好,你說得很對!」安晴咬唇,大無畏地迎接他的目光,「你打算怎麼做?去投訴我嗎?」
南宮影眼中掠過一道異光,笑容依舊:「哦?那你不是應該開心嗎?」
歐雅麗雖說身材高挑,但畢竟纖瘦苗條,依偎在身高1米90的琉鏡澤懷裡,還是有種小鳥依人般的感覺。
但琉鏡澤只是冷冷瞥了他一眼,沒有回答,神情複雜地指了指安晴:「你過來,我有事問你。」
「不,我很討厭他呢!就像他也很討厭我一樣!」
……
她羞澀而俏皮地一笑。
而他,則像是一個局外人……
「我……就去。」
安晴一怔:「你什麼意思?」
這處場地旁剛好有幾株銀薇,雲彩一樣美麗的花朵在枝頭綻放,空氣中散發著淡淡的清香。
玩了十多分鐘后,一直陰沉著臉的琉鏡澤,招手喊住了旁邊經過的一個小球童:「讓你們負責人立刻到這裏來。」
「好。」
「既然不肯比試的話,我要帶她走了,從現在起,她要當我的球童。」
安晴伸手便要去搶回那朵玫瑰。
「你以為你這樣做很了不起嗎?仗著自己家裡有錢便這樣為所欲為,我瞧不起你!」
「我在高爾夫球場,遇見了琉鏡澤。」她的聲音有些低落。
安晴怔住。
安晴意識到他最後那句話是對自己說的,抬眼看去,不由得氣結:他明明技術不錯,怎麼可能把球發到完全相反的方向去!
「我馬上去。」
南宮影握著球杆,朝著空處揮了一桿,臨時練了下姿勢,然後才退了一步,穩穩地對準地上的白球一揮!
琉鏡澤漠然地移開視線,眼底有抹難以察覺的不屑,冷冷地沒有理他。
安晴這才恍然大悟,看著一臉得意揚揚的南宮影,她也不由跟著笑了。
安晴將那捧「藍色妖姬」放在休息室里,就往自己負責的球場走去。剛走到半路就被從後面趕來的值班經理叫住了。
比賽開始。
「別動,你頭上有東西。」
她根本就不會打球,但讓她在他面前承認,她做不到。
等她氣喘吁吁地跑回來時,原地早已空空如也。她環顧四周,發現琉鏡澤已經帶著那女孩坐在球場的電瓶車上,向另一個方向而去了。
出乎意料的美味讓她一發不可收拾。
面對挑釁,琉鏡澤表情倨傲,眼眸深邃如夜,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好,既然都說到這個地步了,我就陪你玩玩吧。」
安晴點頭,鼓hetubook•com.com勵著他:「我相信你會贏!」
傍晚。
陽光下,少年伸手輕輕拂去女孩頭髮上的花瓣。
南宮影沖她眨了眨眼睛,伸出雙手,嘴裏念念有詞:「噹噹當!見證奇迹的時刻——」
安晴下巴倔強地揚起:「打!誰說我要放棄了!」
揮杆的同時,她閉上了雙眼——
「是啊!」南宮影不客氣地在她的身邊坐下,「那是當然!你慢慢就會發現,我的優點多著呢。」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這一球竟然蔫蔫地落在了沙坑裡。
「啊?」歐雅麗怔了怔,喜上眉梢地走了過來。這是她第一次見到他對自己這樣和顏悅色地說話,語氣中還隱約透露著溫柔。
他改變主意的原因應該跟剛剛那個女孩子有關吧?她記得上次也是因為這個球童鬧得不愉快。雖然每次兩人就像仇人相見,但她隱隱有種直覺,這兩個人之間,一定有她所不知道的劇情……
她正在進退兩難之際,南宮影悄然走來。換上雪白球衣的他,身材和五官跟琉鏡澤不相伯仲。
雖然平時在這裏他一般都以捉弄她為主,但偶爾也會認真地打幾桿,她知道他的水準絕對不低。
「你幹什麼?」
安晴抱著球杆站在一旁,長長的睫毛時不時顫動,泄漏了她內心的緊張。
雖然她沒有打過高爾夫球,但在這裏當球童也有段時間了,說不定可以出現奇迹,無師自通。
南宮影薄唇含笑,主動拿筷子夾了一個魚丸遞到她的嘴邊。
「你的東西?對,好像是送給你的……」
她恐怕是有史以來揮了一桿連球都沒有打中的第一菜鳥!
「怎麼了?」歐雅麗不解地問。
但琉鏡澤似乎完全沒察覺到她的存在,目光出神地望著某處,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你在想什麼呢,怎麼一副心不在焉的樣子?我贏了球讓你解脫了,怎麼說你也得誇我兩句是不是?」
他愕然轉身。
「球似乎飛得有些遠呢,而且……方向好像也弄錯了……我們重新來過。你,給我去把球撿回來!」
琉鏡澤身體一僵,彷彿全身所有的血液都被瞬間凍結。
「這麼熱的天,你讓我喝沒有冰凍過的水?」看著她那張臉氣得像一個紅透了的蘋果,琉鏡澤心情大好,挑釁地笑道,「怎麼?你們這裏待客水平這樣差?連我這點要求都做不到?」
安晴皺了皺眉,各種思緒在心中紛至沓來,神情變得複雜起來:「他是個……捉摸不透的人。」
南宮影不急不徐地轉身,正對上琉鏡澤向自己看來的凌厲眼神。
「瞧你這一臉汗,我來幫你擦擦。」他的聲音很溫柔,拿著面紙細心地擦拭著她臉上的汗珠。
「我給你調班了,有一位客人專門點你呢。」值班經理的眼神有些擔憂,「那位客人的脾氣……」他猶豫了一下才接著說,「你盡量忍著點,別惹事。因為你進來的情況特殊,如果被顧客投訴,就麻煩了!」
「在我面前裝得那麼清高,現在卻喜滋滋地接受別人的花,看來你的控制力也不過如此。」瞅著那個倔強遠去的身影,琉鏡澤的眼眸微微眯起,眼底閃過一抹複雜的光。
耳朵嗡嗡響著……
茵綠的草地。
「你不會真的喜歡上他了吧?」
敏敏猶豫不決地頻頻回頭看去,小聲詢問:「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得罪這位大帥哥了?真可惜……」
兩人在樹蔭下東扯西拉地打發著時間,而本來已離開了的琉鏡澤卻突然出現在他們的視線里,並且正向他們走來。
琉鏡澤若有所思地瞥了眼她手中的球杆,開球通常用1號桿,而她顯然是故意拿錯的……
她眨著一雙澄澈的眼睛看著他,俏皮一笑:「我絕對不會做你女朋友的。」
呼吸……再呼吸……
安晴咬牙切齒地打斷他:「放心!我不會讓你繼續看笑話的!」
「怎麼會呢?你不戴在頭上,那就別在袖口好了。這樣你的衣服就很特別了,還有淡淡的香氣,很好聞哦。」
琉鏡澤長而有力的兩根手指輕輕拔下一片藍色的花瓣,放在眼前似在仔細端詳著。藍色的玫瑰花瓣在陽光下晶瑩高貴,他漆黑如夜的俊目里慢慢多出了幾分冷冽。
使他轉變的原因是什麼?
兩人再次不歡而散。
陽光熾烈,微風輕拂。
高爾夫球場內,安晴剛剛換好工作服走出來。
「好吧。」
南宮影微微皺眉……
在那一瞬間——
「小鴨子?小鴨子?」南宮影連喚兩聲。
「什麼事,就在這裏問吧……」安晴遲疑著沒有動。
第一桿,琉鏡澤佔據了上風!
琉鏡澤的聲音里滿是挑釁,那雙眼睛深邃得讓人捉摸不透。
「嗯?」
「那麼,請吧。」琉鏡澤微微地抿了抿唇,「第一桿打空,勉強可hetubook•com•com以算運氣不佳,第二桿要是再打空……」
除了他,她還真想不出會有誰故意找碴!
「怎麼了?誰敢欺負我的小鴨子,我絕對饒不了他!」南宮影故意鄭重其事地說。
「小鴨子!」
這種冷嘲熱諷的態度並沒有讓南宮影感到意外,他走近兩步,紳士地邀請:「你的球技似乎不賴,我們來比一局如何?」
安晴彷彿看到了一張久違而熟悉的臉龐……
安晴的身體僵住。
她微微一怔,他現在是非她不點了?
雖然他打球的姿勢很優美,打得也算不錯,但跟琉鏡澤相比還是有差距。
對於她的質問,琉鏡澤不以為然,神色不明地詢問她:「還有兩桿沒打。怎麼,現在就要放棄嗎?」
「我正在考慮。」琉鏡澤摸著下巴沉吟,「等我想清楚了再告訴你答案。」
「你怎麼又扯上我了?」安晴小聲嘀咕,「總之遇到他,算我倒霉……」
「呵呵,看你剛才擺的姿勢倒是像模像樣,沒想到中看不中用。」
兩人很快便將魚丸全吃完了。
「什麼?」
安晴咬了咬牙,邁開步子往白球落地的方向跑去。
安晴及時搶先他一步回擊:「不關你的事,繼續比賽吧!」
「你是來為她打抱不平的了?」琉鏡澤打量了他一眼,冷聲問。
「好啦,你也別發愁了。」南宮影拍了拍她的肩膀,「明天你不是要去那裡上班嗎,到時我也去看看。我保證,不會讓他欺負你的,好嗎?」
當他帥氣而輕鬆地揮出第一桿,白球在空中劃出一道弧線,穩穩落在果嶺上后,她的心頓時一緊。
「原來是這樣。」南宮影微笑,眼底閃過一抹神秘,他溫柔地凝視著她,「你可以不用,就放在那裡好了。看到它們的時候,你能想起我,也就非常值得了。」
陽光下的他們格外耀眼,看起來那麼般配,浪漫而唯美。
安晴聽出了他話里輕蔑的意思,不由惱怒地瞪著他:「用不著你管!」
「你在想什麼?說出來我幫你分析分析!」
「好啦,你快嘗嘗這些魚丸吧,剛出鍋呢!」
安晴接過這捧「藍色妖姬」,只略微怔了怔,並沒有多吃驚。這已經是她連續4天收到花了,她想來想去,腦海里只聯想到一個人——玩世不恭的南宮影!
「我才不要!以後再亂送我東西,我會生氣的!」
他垂下眼眸,眼瞼上的睫毛微微顫動,讓人看不清他眼底的表情。
南宮影看了走近的俊美少年一眼,自然大方地說:「這次比賽不過癮,下次咱們再來啊!」
「歐雅麗,我不會教你的,你就別浪費口舌了。」
「好!」安晴看了他一眼,大方地吃下這個魚丸。
魚丸是安晴的最愛,聞著那香味不禁嘴饞起來。但她仍然堅持原則:「南宮影,以後那些花啊小禮物什麼的,你就別再送我了。」
「你看出來了?」安晴頓時感到一股莫名的溫暖,這些天來所積壓的鬱悶找到了閘口,忍不住對他傾訴起來,「我在高爾夫球場的工作並不順利。」
他背著陽光凝視著她,在逆光中形成一個耀眼虛幻的剪影。
琉鏡澤顯然誤會了:「你夠了吧!你腦子裡就離不開錢字嗎?我只是問個問題,就要收費?」因為太過失望,他變得有些聲嘶力竭。
這點小心思,他怎麼會看不出來?
從最初的震驚到現在的無奈,她打定主意,這隻不過是他一時興起的舉動,只要她不答理,他很快就會失去興緻吧。
「不行,男孩子戴花很難看的!」
可終於還是沒能忍住,安晴忍不住指責道:「你分明是故意找碴!車裡不是有水嗎?」
「好好好,不說這個了。」南宮影打開飯盒的蓋子,「看看這是什麼?」
叫歐雅麗的少女甜甜一笑:「沒關係,我看你打也可以!」
冷冷地說完,琉鏡澤轉身,幾乎沒有給自己任何的準備時間,就狠狠地揮杆!
南宮影看了看兩人,主動站出來說:「你們就在這談吧,我剛好有事。」臨走前他完全不避諱地拋了一個媚眼,「小鴨子,談完話后就來找我哦。」
「你這是什麼表情?」安晴疑惑地看他一眼,「你該不會不相信我的話吧?」
「捲髮美女?」南宮影若有所思地沉吟了一下,「那麼,你是不是吃醋了?」
她覺得自己輕得像要飄到雲端去,鼻息間充盈銀薇的香氣,意識朦朧中,一個名字在唇邊輕輕吐出:「君希哥哥……」
安晴燦然笑了笑:「加油!」
安晴看著他們戀人般親昵的姿勢,不禁呆了呆。
他一個帥氣的轉身,原本空空如也的手中,竟然多出了一個精緻的飯盒。
暗紅色的雲朵將遠處的天空渲染得五彩斑斕。
球落地的瞬間,安晴感覺自己的心倏地涼了一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