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你是我的命運

作者:安晴
你是我的命運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七章 記憶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一點點滲透肌膚

第七章 記憶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一點點滲透肌膚

安晴停下開車門的動作,疑惑地看著他:「什麼意思?」
「當然不是!」南宮影突然想逗一逗她,「咦,頭髮上沾東西了?」
一輛保時捷跑車從校門口緩緩駛出,夕陽的餘輝在車身上鍍上了一層金色耀眼的光暈。
最終,在南宮影一番軟磨硬泡之下,安晴還是不得不認輸,去吃了一頓夜宵后才回家。
「你做什麼?」
她退了一步,佯作輕鬆地白了他一眼:「誰要你保護了?你不給我惹麻煩我就謝天謝地了!」
琉鏡澤頓了片刻,裝作勉為其難的樣子:「反正我也要去新城街的,就順路帶你一程吧。」
「是你自己沒拿穩!」
「你做什麼?」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
安晴淡淡地瞥了他一眼,面無表情地從他身邊繞過,徑直向前走:「我要回家。」
看著南宮影一臉的自責,安晴安慰地笑了笑:「不關你的事啦。」
安晴清秀的臉上面無表情,態度堅決:「我知道,但我不需要!謝謝!」
風拂起額前的發,露出少年光潔的額頭、白皙的肌膚、帥氣而陽光的側臉。
「不用啦,我可付不起保鏢費。再說了,這樣會更加讓別人誤會,到時麻煩會更多。」
經班主任的介紹推薦,安晴每天中午在學校里的餐廳里打工。這樣一來,她差不多可以維持每月的生活費。
領頭的捲髮女生輕蔑地問:「你就是安晴?」
他們之間一直針鋒相對、稜角相向的情景,讓他俊美的面容沉鬱起來……
「怎麼,你還有問題?」琉鏡澤冷冷地看向尖臉女生。
老闆娘眯著一雙眼睛含著笑:「瞧你害羞的樣子,還說不是!好了好了,不逗你了,趕緊回去吧。好好珍惜啊,現在那麼有耐心的年輕人很少了哦!明天記得帶你男朋友一起來上班啊。」
「收到!」炸醬麵打好包后,安晴提著塑料袋子,騎著自行車,動作利落地出發!
「那你應該去找他,找我做什麼?真是可笑,我才沒有閑工夫去纏著誰!」
南宮影看到她出來,眼裡透出欣喜,薄薄的唇角綻出一抹妖嬈的笑意,悅耳的聲音似帶著幾分撒嬌意味:「小鴨子,陪我去吃夜宵吧,我餓死了。」
「沒,沒問題。」
「不要叫我小鴨子!」
琉鏡澤一怔,隨即露出嘲諷的一笑:「你把這當成是關心?」
玻璃窗外,一輛跑車靜靜地停放著,車身上散發著幽幽光芒,五彩斑斕的霓虹燈光映照下,車身旁倚靠著一位俊美如斯的少年。
正好是紅燈,車子在她的身邊停下。
安晴淡淡地說:「沒事了。」
安晴有些無奈,明明都是他惹的禍,自己此時竟然無法生氣。
「保護我?」
這分明就是栽贓陷害!
「你給我閉嘴!」
太陽的光幾乎投射不到這裏,看起來有些陰涼。
安晴放下心來,小心翼翼地問:「那我的外賣怎麼辦?」
夜風微涼,霓虹閃爍。
南宮影笑著做了個「拜拜」的動作,就摟著安晴走開。
「在這裏吃飯真是倒胃口!」撂下一句話,琉鏡澤便起身離開,完美的背影漸漸消失在眾人愕然的視線里。
「是,是的……」
「只要你不生我的氣,賴皮我也認了。」
月光下,樹影斑斕。
南宮影目光溫柔地注視著她,她的臉頰紅得像櫻桃一樣,光潔柔滑,可愛誘人。
安晴怔怔地回過神來,渙散的視線漸漸凝聚,驚魂未定地看著眼前的少年:「對不起,都是因為那隻貓。」
女生們就像看到了夢幻中的海市蜃樓,一疊聲尖叫起來,餐廳頓時陷入混亂。
「不是吧?小鴨子,難道我在你眼裡就只是會惹麻煩的人嗎?」
「你認識南宮影少爺?」
他淡淡地瞥向她:「什麼事?」
眼前這個尖臉女生不就是那天攔著她,揚言要教訓她的幾個女生中的一個嗎?
「拉著你跑的感覺真好!」南宮影見她笑了,眸中頓時光芒四射,「真想再來一次。」
一頭黑髮傾瀉而下,風吹過,飄逸如迎風飛舞的絲綢。
安晴平靜地說:「我想這所學校里沒有人和_圖_書不認識他。」
尖臉女生如女巫般得意地冷笑了一下,轉而又尖叫起來:「你在做什麼?你知道我的鞋子有多貴嗎?你居然拿劣質餐紙擦我的鞋子,以後我還能穿嗎?我告訴你,你要是不賠我一雙新的,我跟你沒完!」
「我要芹菜牛肉。」
在他身後的少女,不自覺地掀起了唇角,與他相識以來的記憶像是倒在掌心的水,一點點滲透肌膚。原來,在那樣冷冽的外表下,也有著柔軟的另一面。
「知道就好!」安晴拿起書本往他胸口上一拍,「那你打算怎麼解決呀?我可不想以後過這種東躲西藏的日子!」
「你自己一個人跑吧!我可跑不動了!」安晴攤攤手,好不容易穩住呼吸。
熟悉和依戀的銀薇的香氣……
安晴頓時明白過來,又羞又悔。
她壓著一腔怒火,平靜地說:「那你想怎麼樣?」
跑到一個轉角處時,眼前有個人影一晃,她還來不及看清他的模樣,他便拉著她的手往前跑……
從來不光顧學校餐廳的冷傲王子琉鏡澤,居然出現在了餐廳里!
眼看著跑車與自行車距離越來越近!
「我家有棟別墅,除了管家外,一般就只有我一個人住,房子空蕩蕩的,實在無聊透了。反正我家的房間多,你搬過去,既可以給我解悶,你也可以省房租……」
他的視線轉移到她的身上,聲音里透著興奮與神秘。
安晴洗完碗后,又將每張桌子擦了一遍,一刻也沒閑著。
南宮影認真凝視她的表情,眯著眼睛笑了笑:「好的,晚安。」
星星飯店。
「嘿嘿,我不可救藥還不是因為你嘛……」
空氣中似乎隱隱約約散發著一股來自少年身上的清香,沁人心脾。
難得跟他有這麼平靜的氛圍說話,安晴心裏還是有些緊張,微紅著臉擠出一個笑容:「今天在餐廳里……謝謝你。」
當時她還覺得啼笑皆非,沒想到這些人還真的找上她了。
安晴站在十字路口的路邊,頻頻看著手錶,臉上透出焦急的神情,時不時張望校門口,在心裏催促著南宮影快點出現。
這真是一個爆炸性的消息!
眾人循著這個冷淡卻好聽的聲音望去。
她吃驚地睜大眼睛,身體努力地往椅背靠緊,彷彿那樣就能與他拉開距離。
老闆娘是位四十來歲的中年婦女,略微發福的臉上笑容滿面:「安晴啊,可以了可以了,不用再做了,趕緊回家去吧!你男朋友可是在這裏等了你整整5個小時,真不容易啊!」
南宮影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目光黯淡下來,無聲地嘆息了一下,沒有再堅持:「好了,我也只是建議,你不要多想。趕緊上去睡吧。」
「是嗎?」南宮影笑了笑,「我真是沒他幸運,這種英雄救美的機會讓他得到了。」
所有人都不敢太靠近他,他的冷漠與孤僻是學校里盡人皆知的。
看出她的緊張,琉鏡澤漆黑的眸底閃過一抹得逞的光芒,薄薄的唇角揚起:「只要你將自行車借我用一用,讓我及時趕到我要去的地方,我會考慮不追究你的責任。」
「除了你之外,還沒有誰敢讓我等那麼久呢。」南宮影抓住她的衣袖,不讓她走。
馬上,他說:「哦,我現在也要去那裡有急事,但是因為你,我的車子已經無法開了,所以你要負責。」
「我當然知道現在沒事了。不過,這件事情是因我而起,是我處理不當才會讓她有機會找你麻煩……」
琉鏡澤靜靜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南宮影從她的身後抽出安全帶為她系好。
這天,她一如既往地在餐廳里忙活著,給排隊的學生打菜。
「我陪你去。」南宮影立即答道,不像在開玩笑。
「沒有沒有!」
那種潔白的花的花語是,沉迷的愛。
「什麼?」安晴疑惑地問,下意識地伸手去摸。
「難道不是嗎?」安晴不以為然地反問。
四周靜靜的,眾目睽睽之下,少女的表情平靜淡漠。
安晴放下抹布,清秀的面容上浮著兩抹羞赧的雲彩,急急地為自己澄清著。m.hetubook.com.com
他選了一個空桌位坐下。
「好好好,乖晴晴……」
在她呆愣之際,南宮影突然向她靠去——
「你哪隻眼睛看見我沒有拿穩?分明是你自己沒有拿穩,然後把湯汁濺到我腳上!我可是有證人的!」尖臉女生拉出身後的兩個小女生,「她們都看見了是你沒有拿穩!你們說是不是?」
南宮影聽出她的語氣含著幾分不滿,訕訕地笑了笑:「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
俊臉上面無表情,一雙漂亮的眼眸漆黑如夜深不見底,直直地盯著噴泉旁邊的兩人。
女生眼睛兇惡地一瞪:「你居然還敢頂嘴?我告訴你,南宮影少爺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絕對不會讓你這種下賤的女生跟他在一起!」
她的話音未落,琉鏡澤便發現了她纖細的手臂上有擦傷,手臂一伸,不由分說摟住她的身體將她扶起。
幾乎是與此同時,驚慌失措的安晴完全忘記如何操控自行車,只聽「哐啷」一下,連人帶車一起摔倒在地。她似乎嚇壞了,心慌亂地跳著,都感覺不到手臂上擦傷的疼痛。她不敢想象,如果這輛車沒有及時錯開她……
……
「那你是說南宮影少爺纏著你了?你也不看看你有幾斤幾兩!貧民窟里走出來的土包子!看來你這丫頭是沒嘗過被人教訓的滋味了,死丫頭,今天我就讓你好好兒嘗嘗!」
南宮影卻笑不出來,低聲說:「聽說琉鏡澤幫你了?」
「我不去!」
安晴憤憤然地捏緊了小拳頭,大步走開。
「是啊,跟人合租的。」安晴一邊解開安全帶一邊回答。
安晴來不及躲閃,滾燙的湯汁大半灑在她的手上,她痛得皺了皺眉頭。
保時捷跑車車門打開,一個俊美的少年微微蹙眉從裏面走了出來。
居然是琉鏡澤!
安晴突然想起某天的自習課,坐在她後座的寧然小心翼翼對她說的話:「學校里有幾位學姐是南宮影少爺的忠誠粉絲。但是她們極為霸道,如果跟南宮影少爺走得近的女生沒有背景的話,她們就會想盡辦法折磨她……安晴,你要小心,曾經我有個表姐就……」
這時,一個冷冷的聲音響起:「LOLI,非名牌,非進口,一雙鞋最低特價不限,最高不到1000,鞋樣特徵多數模仿歐州多家品牌。」
安晴怔住,一時竟無言以對。
安晴冷冷地瞥著眼前的女生:「這跟有你關嗎?」不管到底誰纏著誰,但是這樣質問的口吻是她不能容忍的。
南宮影一臉受傷地盯著她。
「同學你要什麼……」
南宮影追了上去,俊美的臉上立即露出委屈的表情:「不是吧,小鴨子,你也太狠心了!再怎麼說我都在這裏等了你整整5個小時,都餓得頭昏眼花了,你難道一點兒都不感動?」
滴——
她恨恨地瞪著旁邊一臉得意之色的少年:「你剛才胡說什麼!」
南宮影卻故意輕輕地問:「你剛才在想什麼?」
安晴覺得自己的心臟都快要停止跳動了,長長的睫毛一顫一顫,最後她垂下視線,小心翼翼地說:「謝謝你今天替我解圍……也很抱歉,你難得來一次餐廳,卻沒有好好兒吃一頓飯。」
尖臉女生顯然早有預謀,她惡人先告狀地大聲尖叫:「啊!我的鞋子!該死!你的手怎麼那麼笨,連只碗都拿不穩?」
兩人大口大口地喘著氣。看著身旁少年滿臉通紅的樣子,安晴原本緊繃的神經瞬間舒展開來,不由輕輕一笑。
安晴的身體僵硬地頓了頓,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轉身從餐柜上抽出幾張餐紙。
「給我一碗西紅柿蛋湯。」
安晴咬牙忍著痛,惱恨地瞪著尖臉女生。
如同電影里的慢鏡頭——
「鏡王子!」
此起彼伏的歡呼聲,不絕於耳!
安晴一眼便認出了這輛車,眼看著它緩緩朝自己的方向駛來,幾乎沒有多想,她便下意識地沖它揮手。
尖臉女生卻在那瞬間也將碗一松。
安晴的心驀地一慌,纖細的手慌亂地堵住他柔軟的唇,但隨即覺得這個動作有些曖昧,hetubook.com.com又尷尬地急忙收回手。
「不可救藥的傢伙……」
「我來幫你。」南宮影說著,伸出手,將她頭髮上的髮夾取下。
「送你去醫院!」
安晴呆若木雞。
梧桐樹下,南宮影疑惑而略帶擔憂的聲音打破了小花園裡的寧靜。他站在安晴身前,看著她坐在石椅上平靜地翻著手中的書本。
他們跑過楓葉茂密的林蔭道,跑過散發著花朵清香的花園,跑過尖叫的人群,最終在噴泉旁停下。
可是,她縱然心有不甘,但尖臉女生有備而來,她就是有100張嘴也說不清楚!
然後他輕鬆地扶起自行車,帥氣地坐上去,回頭看她一眼:「還愣著做什麼?不想上來?」
車內燈光幽暗。
一輛時尚前衛的邁巴赫轎車在保時捷旁側不遠處停下,車門打開,南宮影優雅地下車走了過來。
「砰」的一聲!
安晴下意識地掙扎,錯愕地抬眼看向他漆黑的眸子。
半分鐘后,從車裡傳出一聲尖叫:「南宮影,你去死——」
安晴一邊掙扎一邊嚷嚷,但直到上了車,才獲得了自由。
可是,為什麼在他面前,她從來不曾露出這樣的神態?
3個個子高挑表情不善的女生擋在她面前,眼睛里閃著惡意的光芒,自上到下仔仔細細將她打量了一番,然後露出鄙夷的神色。
千鈞一髮之際,跑車急急錯開方向,輪胎與地面摩擦出尖銳的聲音!
「你猜,我想做什麼?猜對就獎勵一個香吻。」南宮影的笑容更為無辜,表情卻曖昧極了。
「那麼多?」安晴一時氣竭,胸口的怒火辣辣地燃燒著,看來今天註定要起一番摩擦了!
然而,今天似乎不怎麼順利。
傻愣中的安晴趕緊抱著炸醬麵飯盒,坐上自行車后架。心,不知為何「撲通撲通」亂跳起來。
見到有人來到窗口,她說得滾瓜爛熟的話卻突然間戛然而止。
微風吹拂著學校里漸漸開始泛黃的楓樹。
陽光透過樹葉的間隙灑在地上,投下閃閃的光點。
「你應該感謝我帶你脫離險境哦!」
身後傳來那女生的怒喊:「死丫頭,你給我站住!」
她整個人愣住,有些欲哭無淚:「我,我賠不起……」
她一心往人多的地方跑去:以一敵三是十分不理智的行為,到最後可能還會被學校記處分,盡量不要正面交鋒,不要起太大的爭執。
安晴目光一凝,面不改色地伸出一隻手,在空中扣住她的手碗,然後使勁一推。
「你幹嗎……突然這麼關心我?」她狐疑地看著他。前幾天在食堂,他也曾替她解圍,這越來越不像她最初認識的他了。
此刻的餐廳擁擠而混亂,安晴當然也知道這一切是誰造成的。她微微皺眉,在餐廳里打工有很多天了,從來不見他來餐廳,今天是怎麼回事?
「啊!」
自從看到噴泉邊的一幕後,琉鏡澤的心緒,開始發生微妙的轉變。
所有人目瞪口呆!
而當事人卻置若罔聞,保持一貫的冷漠,彷彿將自己隔離在另外一個世界,所有的尖叫與騷動都跟他無關。
「琉鏡澤?我警告你哦,不要趁我不在的時候勾搭我的女人!」他說著就霸道地伸手,一把摟住安晴纖瘦的肩膀,自然得如同習慣性動作。
「我會身處險境還不是你惹的禍?」
他上午有事離開了學校幾個小時,下午一到學校,便聽到四處流傳的中午的「餐廳事件」,內心很擔心很不安,一下課便來找她。
辭去了劇院和高爾夫球場的工作后,她又在外找了份晚上做小時工的兼職,但那些錢則要存起來,留作下個學期的學費。
「嗯。」安晴小聲地應著,下車前又頓了下,回頭看他,「晚安。」
香樟樹沿路種植,樹葉茵綠而繁盛。
安晴實在拿他沒辦法,語氣軟了下來,無奈地瞅著他:「南宮影,你怎麼就這麼賴皮呢?」
車子在一棟破舊的公寓樓前停下。
捲髮女生惱羞成怒地揚起右手——
尖臉女生啞口無言!
「謝我什麼?」
老闆娘好奇地在門口張望了幾次,沒見到昨天那個https://www•hetubook.com•com帥哥,忍不住問:「你的帥男朋友怎麼沒來呢?」
安晴不敢相信地看向他,他那樣惡劣的一個人,怎麼會幫她呢?
安晴將手鬆開。
緊接著「砰」的一聲,跑車重重地撞上了路邊的樹,車頭也隨之凹塌了一處。
時間在這一刻顯得如此漫長……
吧嗒一聲。
原來她也可以這樣可愛動人,女孩子的羞澀與單純她都有……
「為什麼?我是好意呢……」
在一個轉彎處,一隻黑貓倏地從路邊躍出!
尖臉女生的話,不是質問,也不是懷疑,而是強硬地給她判罪的口吻。
安晴手中捧著書本向前走的步子忽而停頓。
安晴依然極力地隱忍著,漠然地看了一眼尖臉女生:「要賠多少?」
安晴的眼神有些複雜,不自然地將視線轉移到書本上:「當時他也在餐廳里。可能是那個女生在那裡鬧事把他吵煩了,他就順便幫助解決了吧……」
身穿清一色校服的學生們熙熙攘攘地從學校里走出來。校門前100米有一個十字路口,學生們在這裏各奔東西。
「你——可惡!」
他的語氣依然平淡,但眼眸中驀然湧現的神采卻不容忽視。
9點過後,客人漸漸稀少了。
安晴的目光里透出怒火!
那兩個小女生立即用力地點頭。
「好吧!」安晴無奈地說完就轉身離開,留下南宮影在原地,怔怔地望著她的背影出神。
他快步來到安晴摔倒的地方,搬開壓在她身上的自行車,關切地仔細打量她,語氣卻完全相反:「你是不是白痴啊,不會騎車幹嗎在路上亂跑?」
捲髮女生雙手環抱瞅著她,一副責難的模樣。
安晴低垂著眼睛,睫毛一顫一顫,心虛不已,僵硬地否認:「我,我哪有想什麼……」
瞬間,安晴整個人怔住,如同被點了穴一般,一動不動,只有那雙睜圓的大眼睛泄露出她的驚慌失措。
放學后,校門口。
平靜的語氣,聽不出任何波瀾。
她的心忽地沉了沉,有些煩躁,便說:「不跟你說了,我要去送外賣!」她掙脫著去撿自行車旁邊的炸醬麵飯盒,幸好面還是好好的。
安晴看著他懊悔的樣子,頓時忍俊不禁:「少油嘴滑舌了。那女生估計就是算準你來不了才去找我麻煩的。」
「哦,好吧,」老闆娘看著她的背影,搖頭笑了笑,「新城街B棟45號——炸醬麵一份!」
幾天後的某個清晨。
透過密集的人群,他四下搜尋著一個纖瘦的身影……
那捲發女生連退幾步,身後的兩個女生一把扶住她。
「南宮影,你放開我!」
「3000!」
安晴吃驚地睜大眼睛,心中一慌,手忙腳亂地將車把猛地往旁邊一拐。卻不料,一輛跑車正從那個方向疾馳而來。
竟然是琉鏡澤!
第二天是周末,安晴騎著自行車來到星星飯店。這輛二手自行車,是飯店老闆娘給她使用的。
距噴泉位置不到10米的一個轉角處。
南宮影似乎越說越有勁,卻被安晴冷冷地打斷。
琉鏡澤微微皺眉:「你現在這個樣子,怎麼去送?」手臂上的傷口雖然不嚴重,但一定很痛吧?她以為她在演悲劇里的女主角?
「我有個辦法,可以讓你省房租。」
安晴順口回答:「新城街B棟45號。」
琉鏡澤迅速地收回視線,雙手緊握方向盤,彷彿瞬間變了個人似的,冷冷地說:「你不必跟我道謝或者道歉,我只是看不慣有些人太囂張而已。你平時跟我頂撞時不是挺有氣勢的嗎,今天怎麼就這麼窩囊了?」
安晴斜斜地瞟他一眼,不以為然地說:「我只能說——你追女孩子的手段太落伍了!這可一點兒都不符合你花|花|公|子的身份哦。」
「我剛剛是在開玩笑呢,你怕他當真啊?」南宮影探究地看著她,眼神意味不明。
「好的。」雖然心中驚疑,安晴還是盛了一碗西紅柿蛋湯,然後小心翼翼地遞給她。
「他不是我男朋友啦!」安晴抗議地加大了音量,臉有些發紅,低頭走開。
「我要土豆絲加西紅柿湯……」
安晴頓住步子,睜著hetubook.com.com一雙澄澈的大眼悠閑地瞪著他:「那是你自找的哦,我早就讓你回去了!」
尖臉女生趾高氣揚:「把我的鞋擦乾淨!」
「你在想這個……」話音未落,他微微傾身,在她的臉上輕吻了一下,「對不對?」
打趣的語氣,深邃的目光,讓人分不清真假。
他看了並無大礙的自行車一眼,轉了話頭:「要送去哪裡?」
安晴愣了愣,忽然不敢正視他此刻柔情的目光。
那樣迷人而耀眼的自信微笑,以及眼睛里透著的狡黠與淘氣,除了南宮影還有誰?
捲髮女生身後的一位尖臉女生憤憤然地上前幾步:「既然這樣,那你憑什麼破壞規矩,不識好歹地纏著他?」
「我不去醫院,我只是一點兒小傷而已!」
南宮影無聲地輕笑,發動車子向前駛去……
「琉鏡澤!」
琉鏡澤的臉色忽地一沉,雙手緊緊地握著方向盤,下巴綳得很緊,臉上沒有任何表情,如同墜入了一個千年冰窖。
安晴瞬間明白過來,嗔怪地一拳揮向他,臉上生出一抹紅暈。
南宮影繼續求饒,不打算放棄:「我錯了,我真的錯了,小鴨子……」
「真好看。」他微笑地凝視她。
「老闆娘,我都說了他不是我男朋友了!」
安晴十分無奈,洗了手,進了裡屋換好衣服才出來。
「如假包換。」
「你放心,她們欺負別人我不管,但是欺負你,我是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的!」南宮影收起嬉笑的表情,認真的神色和平時判若兩人,「安晴,我會保護你的。」
楓葉簌簌地響。
「是是是,我是很可惡。你沒必要為了可惡的我生氣,忘掉我的可惡吧。其實我的優點還是挺多的……」
「小鴨子,其實我只是剛好有事去你打工的地方,順路帶你一起去。你不要這麼絕情啦!」半帶撒嬌的聲音,令人無法拒絕。
黑貓在路中央,眼睛狡黠靈動,「喵」了一聲,縱身沒入路邊的草叢。
尖臉女生氣焰馬上壓低,一聲也不敢吭,帶著同伴灰溜溜地離開。
「為了安全,今天放學后我護送你回家。不要拒絕我哦。」
尖臉女生直直地盯著她,接過湯碗。
她怔怔地忘記了回答。
琉鏡澤瞪著她:「都流血了!」
餐廳的秩序恢復正常,卻再沒有人能像之前那樣安心吃飯,他們紛紛猜測這個女生和琉鏡澤王子到底是什麼關係……
樹下,少年載著少女一路沿著林蔭道騎過去,風輕輕吹起他白色的襯衫,使他帥氣的身影增添了幾分不羈與飄逸,像漫畫一樣夢幻。
「我才離開一會兒,怎麼就出了那樣的事情呢?」
「你耍我?」
安晴趁機轉身跑開。
琉鏡澤的表情一滯,但很快恢復自然,似在自語又似在提問:「哦?原來她是你的女人啊。」
「那麼,你打算怎麼回報?」
尖臉女生嘴角浮起一抹冷笑,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
……
湯碗摔得粉碎,湯汁散濺。
南宮影彷彿猜到什麼,笑容裡帶著討好的意味:「好了好了,小鴨子,你是大人有大量原諒我吧,不就是一個吻……」
「同學你要什麼?」
安晴感到十分意外,錯愕地抬眼,撞進他一雙漆黑如夜的迷人瞳孔里,她覺得自己整個人都幾乎要陷入進去。
只見他表情漠然地坐在椅子上,渾身散發著倨傲的氣息,視線漫不經心地移到尖臉女生的身上,漆黑如夜的眼眸透著冷光:「要多少雙,我賠給你如何?」
「可是……」安晴猶豫著有些為難,「我晚上要去打工。」
啊——
看來寧然說的是事實了。
車窗降下了一半,坐在駕駛座上的正是琉鏡澤。
「啊!不要!」安晴看著他越來越靠近的俊顏,用雙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整個臉孔。
當然,肯定是南宮影護送回來的。
南宮影望著車窗外,小聲問:「你就住在這裏嗎?」
後視鏡里,兩人的背影緊緊依偎……
不知不覺間,那種香氣一點點地滲進安晴的身體,在她的心中緩慢地沉澱下來。
她緩緩地彎下身子,咬唇用餐紙一下一下地抹去鞋面上的污漬。
「有什麼事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