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深淵獨行

作者:言歸正傳
深淵獨行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各方在行動

第三百四十六章 各方在行動

楊洺哭笑不得:「你是在我面前做面子工程嗎?」
她抬手打了個手勢,身後的隊員點亮了手中鐳射槍的保險,開啟了一個個防護能量罩。
「這次你就不用去薩卡星了,」黛芙妮淡然道,「回去陪陪你的丈夫,滿足下自己的生理需求。」
楊洺笑道:
含音多了一些成熟幹練的味道,留著短髮、穿著男士禮服,目光更加銳利、臉蛋更加小巧,自身多了幾分威嚴感。
不過,戈多伊確實是拼了命在復活薩卡星。
黛芙妮從後面湊到經紀人耳旁,輕聲說著:
女經紀人抬頭看了眼,卻發現兩扇屏風在緩緩閉合,眼底的目光充滿了複雜。
戈多伊把辦公室搞成了一團亂。
門外有個頭髮花白的女秘書探頭道了句:「領主大人,我們這裏的水一直都這麼難喝!您該管管這個吝嗇的總督了!財務部門已經有十九個人辭職了,一年辭職了十九個!」
「呃,這是帝國軍方實驗室出產的。」
「利用塑料重複再生技術可以凈化我們的環境嘛。」
這位以冰清玉潔聞名于帝國的公主,不能有半點形象上的污點,這是她最大的形象賣點。
女經紀人的表情出現了一絲異樣,她輕輕咬住了豐潤的嘴唇,閉上雙眼、扭過頭去,鼻尖發出了幾聲輕哼。
眼前的輔助戰鬥界面有行動的倒計時,現在已經只剩下了秒鐘單位在跳動。
她們兩個的變化還是蠻大的。
灑滿了暖光的補給艦中艙。
「而且您開了這個先例,後面肯定會有很多受災區,很多貧困區要對您道德綁架!
楊洺腕表輕輕震動,凱瑟琳的頭像在輕輕跳動。
「接下來好不容易有時間,我也要想辦法去跟貴族們搞搞團建。
薩卡星,總督府外。
一旁的工作人員都有些緊張地注視著楊洺,有幾個年輕些的男人呼吸都有些粗重。
最起碼的,楊洺在外面看到了一片又一片的綠意,星球的地表多了幾分活力。
楊洺笑道:「他們本來是想來截殺我,只是被我反制了,我本來是有理由殺了他們的,那些不過是他們的買命錢。」
凱瑟琳一個健步如同獵豹般竄了出去,這隻集裝箱突然炸開,七八道人影撲向各和_圖_書個角落,精準地沖向了那些持槍巡邏的男女。
「對了,」楊洺道,「我來的時候……咳,我是說,來總督府的時候,剛跟黛芙妮殿下通話,她再過幾天就會過來義演。」
「這簡直糟糕透了!您還不讓我們去炒作場外票!這場義演我們沒有任何收益!甚至還要賠很多錢!作為您的經紀人,我必須向您提出嚴正的抗議!」
他們回去的路上遭遇了飛船故障,部分T394Y液態機械病毒被人掉包,不知所蹤。
黛芙妮斜靠在窗邊的沙發上,美麗的身體只覆著一張薄毯,側旁是幾顆噴洒著護膚品噴霧的懸浮球。
她手指輕輕滑動,眼前的信息向上流動,有關於她的娛樂新聞和表演視頻隨處可見。
「我被他拒絕過。」
帝國邊境附近,一顆其貌不揚的行政星外圍。
「那我明白了,」戈多伊突然笑了聲,「跟你為敵,肯定是他們這輩子最刺|激的體驗。」
「他們沒管控住口子,讓我們來補救嗎?」一人罵道,「真是夠夠的了,這要是擦槍走火把這玩意打爆了,我們肯定也頂不住!」
楊洺咧了咧嘴:「讓我對帝國的貴族老爺們低頭,比殺了我還難。實際上,我必須以保證自己在民眾那裡的信任感為主,這樣才能在帝國生存。」
經紀人低聲道:
「輝!我們真的要感謝那些無私奉獻的大貴族們,他們給了我們無比充沛的資源,可以讓我們高速發展十幾二十年!」
「薩卡星的這場演出是我之前答應過的,」黛芙妮輕聲道,「而且你不覺得,如果我能與白色幽靈產生互動,對於我們的知名度而言,也會是一種提升嗎?我已經公開宣布,不會參与帝國政治,這種保證難道還不足夠嗎?」
「他不懂如何利用這份力量,我卻能讓他成為脆弱人類的神明。」
門前路過那些懸浮車也停了下來,車窗后是一個個爭相拍照的熱心市民。
「老闆!」
戰鬥迅速爆發。
戈多伊做著簡單的介紹,說了自己對未來的一點規劃,總體思路相當不錯。
「黛芙妮!哦,黛芙妮殿下!您竟然真的要去給薩卡星義演!您知道義演是什麼意思嗎https://m.hetubook•com•com?我們沒有任何收益!
含香含音姐妹倆也出現在總督府前廳,帶著百多名工作人員靜靜等候。
「輝!哦不!漢頓!哈哈哈!」
倒計時歸零。
貨艙內,凱瑟琳走到一隻緊閉的貨箱外,面前的黃金甲自動覆蓋全臉。
這個大忙人,半天前發過去的消息,現在才回復。
他剛邁上幾個台階,一群人就衝出了總督府的大廳。
戈多伊中氣十足地笑著,向前給了楊洺一個很用力的擁抱,用力錘了楊洺幾下。
「好了。」
這是薩卡星新城規劃,以及舊城翻修工程。
超改者如風捲殘雲般席捲整個貨艙,另一個行動小組也已控制了駕駛室和動力室,整艘商船在十分鐘內被他們徹底控制。
後面那百多人扯著嗓子大吼。
黛芙妮伸了個懶腰,一旁有侍女捧來了毛巾。
楊洺頗為認可的點點頭:「我支持你,不過總督府的工作人員待遇還是要提起來的,我們也要想辦法留住人才。」
「是的,」戈多伊眼底閃爍著睿智的光亮,「如果你變得趨炎附勢,被帝國貴族同化,民眾就會離你而去,只會在你活著的時候,悼念一個因為權勢和自我墮落而死亡的帝國英雄。」
「嗯,」楊洺含笑點頭。
戈多伊聳聳肩。
戈多伊不好意思地笑了:「可能是因為沒了那麼多憂慮,快進來,我剛好有幾項工作跟你彙報下,你給了我們那麼多撥款,我總要把這些款項的用處跟你交代清楚。」
「領!主!好!」
「你終於有空來見見我這個總督大人了!」
西裝革履的戈多伊帶著十多名地方官員,以及幾名機械警衛,沖向了前院大門的位置。
這個總督府是一棟剛剛翻修過的獨棟建築,也是薩卡星總督戈多伊·薩卡平日里辦公生活的區域。
兩隻屏風緩緩撤開,黛芙妮動作輕緩地站了起來,用那張薄毯包裹自身,緩步輕搖,光腳繞過了沙發。
命令?不會拒絕命令?
戈多伊愣了下:「提前了?這可是重要的旅遊項目,是我們打好旅遊這場仗的關鍵活動!她為什麼沒提前通知我們?」
「裝了,當然裝了,我可要為我的下屬和幕僚的和*圖*書生命安全負責,」戈多伊笑道,「那種半永固式的口感調整模塊太昂貴了,完全是不必要的花費,現在我們必須把每一分錢都用在刀刃上。」
「你不了解漢頓,他渾身上下散發著迷人的魅力,他擁有超凡的力量,雖然這種力量來自於骯髒的人體實驗,但他已經是我們銀河系的神明。
嗡!
戈多伊愣了下。
黛芙妮的手指在經紀人臉上的浮粉處劃過。
言罷,凱瑟琳看向角落,與自己組織內部的成員交換了個眼神。
楊洺挑了挑眉:「很致命的那種。」
在一場本該是工作彙報、卻變成了小型粉絲見面會的工作會議后,楊洺總算抵達了戈多伊的辦公室,兩人能聊聊天、敘敘舊了。
四周傳來了輕輕的嗡鳴聲,幾名侍女搬來了屏風,將她的身影擋在屏風后。
「這個簡單,」戈多伊笑道,「我們現在的宣傳策略,就是告訴大家,你們是白色幽靈庇護的民眾,必須保持較高的日常素質,避免給白色幽靈抹黑……到時候只需要立幾個你的塑料雕像在會場,沒人敢鬧事。」
「是你把我從破產邊緣救了回來,你救了我的丈夫和孩子,我願意為你奉獻這條生命,但是……不要去靠近白色幽靈,他已經成為了貴族們的敵人,他已經被您的父親所厭惡……您必須珍惜現在擁有的一切。」
「哦,這聽起來很刺|激,」戈多伊那張寫滿了滄桑的面容上,多了幾分憂慮,「但我還是提醒你……你應該嘗試跟貴族們和解,這些貴族在平日里就是一盤散沙,呃,好像我也是其中的一員,現在是你激發了他們的集體榮譽感,雖然這很可笑。」
「頭兒,」一旁有個女人低聲問,「馬上要行動了,別跟你男朋友聊了。」
「他可能只是為了獲得你的注意,」女經紀人莫名有些緊張,「就像是、像是反向求關注那種類型。」
沒什麼裝飾品,到處都是金屬紙文件。——都是各種類型的合同。
「都是虛名罷了。」
……
「確認了,是新型液態機械病毒,代號T394Y,這東西據說只需要一罐,添加在機器人生產線上,就足夠感染一百萬台機器人,而且對人類來說還是劇和_圖_書毒。」
「這段時間辛苦你了,」楊洺靠在窗邊,笑道,「後面還是要繼續辛苦,你多保證身體。」
剛回歸薩卡星的楊洺,已經收起了自己的高模擬機器人,十分平滑地切換回了領主的工作。
「殿下……您不要……嗯……」
這代表著有人來了。
楊洺喝了口溫水,低頭嗅了嗅:「總督府都沒裝凈水裝置嗎?」
「對了,接下來一定要注意安保工作,我得到了情報,那些大貴族們,可能會在黛芙妮的演唱會,給我們添堵。
凱瑟琳定聲道:「準備撤退,確認所有遺失的毒氣彈,把這艘飛船炸掉,不要留下痕迹。」
含香還是走可愛的路線,白色襯衣搭配著百褶裙,鞋底加厚的運動鞋彌補著身高上的不足。
半分鐘后,一名身材豐腴、氣質出眾的中年女人,踩著高跟鞋沖了過來,人未到聲先至:
見到楊洺,她們倆人倒是很淡定。——平日里,她們兩個也會定時去找楊洺的仿生機器人做工作彙報,雖然每次都是跟律交流。
「黛芙妮,但這對你來說,才是最危險的。
「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你被人拒絕過嗎?」
「塑料雕像……這是星際時代,你甚至都不願意給我弄一點廉價金屬!」
他打開了一幅立體地圖,上面被標記成了花花綠綠的樣子。
哪怕她們是同性。
戈多伊指使兩名年輕人,搬走沙發上的各類資料。
「您現在已經不用再去借白色幽靈的流量,他是帝國的英雄,已經成了很多人的一種信仰,只要空間蟲族的威脅還在,他就會是帝國民眾依賴的對象。
楊洺一眼就看到了那些用投影做出來的廉價園景,這樣能節省不少人工費和維修費。——畢竟在星際時代,復古的、原始的、藝術的,往往就是最貴的。
有律時刻盯著落風那邊,只要不爆發戰爭,他都不必回返落風。
楊洺頓時有些無力吐槽。
貨箱被隊員小心翼翼地開啟,露出了裏面那密集排列的透明液體罐。
黛芙妮的輕笑聲傳出屏風:「虧多少錢,我私人補。」
一艘商船的角落,凱瑟琳看著固定屏幕上滾動的表情包,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
「屆時我還會邀請基諾輔親王過來坐坐,https://www.hetubook.com.com有什麼困難,可以直接找基諾輔親王反應,他不會拒絕我的命令。」
「怕什麼,」又有隊員笑道,「如果我們遇到危險,就大喊一聲:漢頓!白色幽靈就會踩著他的小飛船從天而降,幫助我們化險為夷。」
「是,殿下。」
「加油吧,這事我不管了啊。」
「黛芙妮……」
「您的兄弟姐妹在盯著您,我已經承受了太大的壓力。」
凱瑟琳嘴角輕輕抽搐,收起自己的腕表,抬頭時雙眼已經變得無比銳利。
黛芙妮輕笑了聲,雙手沿著經紀人光滑的脖頸向下慢慢滑動。
「我不是來通知了嘛,」楊洺挑了挑眉,「這件事你重點看一下,我會讓我的私人軍隊聽你調遣,主要是維護現場秩序。」
楊洺也沒客氣,走到窗邊沙發旁,給自己倒了一杯溫水。
「漢頓,他是唯一一個不惜一切代價也要離開我身邊的男人,他也是唯一一個,面對我的暗示無動於衷的男人。」
……
黛芙妮抽身離開,女經紀人渾身顫抖了幾下,勉強穩住身形。
「您答應過我,不會跟政治沾邊,」女經紀人滿是無奈地攤手,「娛樂就是娛樂,我們必須尊重我們之前定下的規則!如果、如果讓人斷定,您是通過這種方式來提升自己的政治影響力,我們都會惹來麻煩,黛芙妮殿下,我必須提醒您這些!」
楊洺下意識想摸個震蕩雷扔過去,好傢夥,這一來就是聲波攻擊,這誰受得了這。
「戈多伊,喔哦,你竟然長胖了!」楊洺用力提了這傢伙一下,「我讓你來這干總督,可不是為了改善你的伙食!」
戈多伊納悶道:「你握住了他什麼把柄嗎?」
「他們是覺得撈不到油水,」戈多伊振振有詞,「我們必須保證隊伍的廉潔性,這樣才能保持高效運轉。」
姐妹倆齊聲呼喊。
經紀人抬頭看了眼,立刻低頭不敢多看。
「其他演出,我都可以聽你的,」黛芙妮在女經紀人耳旁柔聲說著,「但白色幽靈是我選中的男人,這次機會我不能錯過,我會一步步征服他……你反應好大,是因為工作太忙導致性生活缺失了嗎?」
戈多伊聳聳肩:「我其實還好,現在很充實,而且每天都很有幹勁,你來看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