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章 鬼討債

第二章 鬼討債

我在路口徘徊,嘴裏絮絮叨叨給自己打氣:「怕什麼?有什麼好怕的?堂堂男子漢……」
我心中惴惴,不由得停了下來。而那美女,好像腦後長了眼睛似得,居然也停了下來,然後轉過頭來,意味深長的盯著我。
忽然,我感覺一隻大手拽住我的衣領,一下把我提起來了。我本來就沒有力氣,再被這樣一嚇,頓時全身癱軟,軟綿綿的掛在地上,雖然沒有當場暈倒,但是也開始向下面出溜了。
這時候,我感覺有個聲音在我耳邊喊:「同學,你幹嘛呢?在校門口轉什麼轉?」
我不由得叫苦連天,憑我現在的體力,根本沒有逃出去的希望,眼看後面的女鬼越追越近,就要被她抓住的時候,我一扭頭,忽然看見有一條岔路,而那條岔路上一片燈光,人影晃動,好像是一個夜市的樣子。
我欲哭無淚,嘴裏一個勁地念叨:「觀音菩薩,上帝保佑,無量天尊……」
我試探著把筷子伸到碗裏面,慢慢的攪動,心裏默默的念著:「沒錢,沒錢,沒錢……」然而事與願違,筷子觸到了什麼東西,我一顆心冰涼冰涼,把大米飯翻開,只見碗底放著幾個硬幣。
我想逃回學校,可是那片燈光像是活了一樣,忽左忽右,我怎麼也跑不過去。我漸漸的兩腿發麻,速度眼看慢了下來。
許由同學,撞你的人已經身亡了。對方在逃走的過程中,撞到了橋墩,死在了車裡。有時間來m.hetubook•com•com局裡一下,咱們把案子銷了。
剛歇了兩分鐘,有個沙啞的聲音在我頭頂上響起來:「小夥子,要不要吃點東西?」
這一跑當真是玩命了,我只聽見耳邊風聲嗚嗚,呼聲叫聲,始終在我身後響著。
我心裏又是緊張又是竊喜,眼看與他們拉開了距離。正在這時候,兜里的手機響了。
我正嘟囔到這裏,忽然鼻子里聞見一陣香味,我抬頭一看,發現就在我不遠處,站著一個美女,正在好奇的打量我,嘴角含著笑意,顯然,聽見我剛才的話了。
等飯的過程中,我忽然看見鄰桌的客人有點面熟,但是在哪見過呢?我卻又想不起來了。
這裏只有十來個擺攤的小販,兩三個閑逛的顧客,顯得冷冷清清的。而且無論是小販還是顧客,誰也不說話,只是安靜的呆在那裡。
這時候,我感覺一陣涼氣從我背後蔓延上來,伴隨著老闆含糊不清的聲音:「吃了我的飯,就這麼走了?」
哎呦,這傢伙哪有後腦勺?這腦袋根本已經是片狀的了,剛才我從正面看,沒看出來什麼,這時候仔細一瞅,根本就是扁的。
我摸了摸兜里,還剩下二十塊錢,這時候也確實餓了,於是我點了點頭,坐在攤前等著開飯。
好巧不巧,我打了個飽嗝,一陣詭異又熟悉的氣味從胃裡泛上來。我忽然想起來了,這味道……根本就是燒紙錢味。
我人已經虛https://m.hetubook.com.com脫了,兩條腿像是麵條一樣軟軟的。但是我不敢停下來,我要跑,我要不停的向前跑。
我兩腿打擺子,支吾了兩聲,忽然一陣尖叫,掉頭就跑。
我一聽這話,心裏一驚:「吃不完不讓走?」我的心裏頓時懷疑起來。
附近沒有別人,我正打算打個招呼,化解一下尷尬。沒想到,這美女沖我莞爾一笑,轉身向那小路上走過去了。
忽然,我心裏一激靈:「我想起來了。這傢伙就是肇事司機。」
手機鈴聲在這種寂靜的地方簡直算得上是驚天動地。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手忙腳亂伸到兜里,胡亂摁了兩下,手機安靜下來了。
幸好,之前存了警察的電話,我翻出他的電話號碼來,正要發簡訊,忽然,手機一陣震動,我先收到警察的簡訊了。
我本人也是受過大學教育的,唯物論辯證法也學了不少,如果擱到大白天,我肯定嗤之以鼻,但是現在身臨其境,更何況之前的幾個小時我已經遇見了好幾次髒東西。現在,我不由得有點心驚膽戰了。
沒想到,老闆來了句:「浪費糧食可不對,今天吃不完,可是不能走。」
我聽這聲音有點耳熟,勉強掙了睜眼,看見我面前站著兩個保安,正是我們學校的。
我全身冰涼,像是被人澆了一盆冷水,從頭涼到腳。此地不宜久留,我得跑,我得趕快跑。
我不敢有太大的動作,緊咬住下嘴唇,哆和-圖-書哆嗦嗦坐在馬紮上,我偷眼觀察,想找個人求助,可是我又失望了,無論是小販還是顧客,他們無一例外陰森森的,滿身鬼氣。
我從兜里把手機掏出來,剛剛摁了110,忽然想到:「不成,對方是殺人不眨眼的通緝犯,我當著他的面報警,這不是活膩歪了嗎?」
我剛剛這樣想著,忽然,頭頂上又傳來了那個沙啞餓聲音:「小夥子,怎麼不吃了?我的飯不好吃嗎?」
我連忙擺手,低頭:「不認識,不認識。」
我看了看我身後,黑乎乎的影子拖在後面。而這美女輕盈盈的從路燈下面走過去,路上沒有任何變化。
我向後扭了扭頭,那些群魔亂舞的孤魂野鬼已經不見了。
這時候,我已經累得將要虛脫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我一屁股坐在地上,喘個不停。
然而,等我抬起頭來的時候,發現他們都在看著我。
我心想,這美女是有心給我壯膽啊。於是我不敢怠慢,連忙跟上去。一路上,我都在暗暗盤算:我該怎麼跟美女搭話呢?美女你錢包掉了?不行,太俗了。美女,可以認識一下嗎?也不行,像是個色狼。美女,你買保險嗎?這倒是個好借口,不過百分之八十的人聽見這句話都會對我敬而遠之。
我心想,這可是心有靈犀啊,我打開一看,上面寫著:
我飢腸轆轆,吃的狼吞虎咽,一邊吃,心裏一邊琢磨:「剛才那人我絕對見過,但是到底在哪見過呢?」
我心https://m•hetubook•com•com裏暗暗叫苦:「真是丟人啊。這事鬧的……」
我頓時驚出一身冷汗來,難道這美女不是人?
我正在低著頭盤算,忽然發現有點不對勁,路邊明明有個路燈,怎麼這美女沒有影子?
剛才一陣猛跑,沒有來得及看這個夜市,這時候偷眼看去,我越來越覺得這裡有問題。
我扭頭,看見我旁邊是一個小吃攤,老闆很瘦,一張臉在昏黃的燈光下看不太清楚模樣。
我頓時全身發涼:「完了,這裏也有鬼。不行,我得趁著他沒發現,趕快走。」
我踉踉蹌蹌跑了兩步,扭頭一看,可把我嚇壞了,那美女居然追了上來,先前的笑意蕩然無存,反而換做了怒容。一張臉面色鐵青,這哪是美女,分明是個女鬼。
我心裏既興奮又緊張,手都握不住筷子了:「來了,我的醫藥費來了。」
白花花的大米,冒著油的雞腿,這幾樣東西一聯想,我心裏一陣發涼:「剛才,我該不會是吃了墳頭上的供飯吧。」
趁老闆沒有注意,我彎著腰一步步向後退。腳下不知道有什麼東西,踩上去咯吱咯吱的,每一聲都能讓我的心臟一顫,幸好,這些細微的聲音沒有驚動那些人。
祖宗顯靈啊,總算撿了一條命。
完了,我一下攤在馬紮上。是供飯無疑了。這個地方的風俗,墳頭的供飯會放上硬幣,祈求死去的人保佑,多多發財。
我頓時覺得全身發冷。趁著那客人沒注意,我偷眼向他看去。
我被這目光看和圖書的心裏發虛。對方是個美女,長得無可挑剔,但是我越來越害怕,幾秒鐘之後,不由得悶哼一聲,掉頭就跑。
剛來這裏上大學那會,我聽說這地方有這麼個放硬幣的風俗,還開玩笑說,以後混不下去了,就去墳頭上偷錢花。沒想到一語成讖,這錢還真讓我見著了。
耳邊風聲嗚嗚,等我終於跑到夜市的時候,身後的女鬼已經不見了。
也就是這時候,我發現昏黃的路燈下,老闆連個影子都沒有,輕飄飄的,繞著自己的攤位轉來轉去。
我心裏好奇,不由得多看了他兩眼。沒想到,讓他給發現了,這客人扭過頭來,滿臉橫肉,盯著我說:「哥們?你看啥?難不成你認識我?」
我心裏一激靈:「這傢伙死了?那我現在看見的是誰?」
我真是要喜極而泣了,一個勁的抱拳作揖,連連道謝。
我唯唯諾諾:「好吃,好吃,我吃飽了……」
我心裏咯噔一下,頭皮嚇得一陣陣發緊,偏偏這時候那傷口又疼又麻,可是就算借我幾個膽子我也不敢伸手去摸,我整個人坐在馬紮上一動不敢動,實際上嚇得身子都麻了,根本動彈不得。我的腦子一陣陣發暈,我心跳的很快:「老闆也是鬼?」
老闆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來到我面前了,他的臉藏在陰影里,陰沉著說:「小兄弟,你還沒給錢呢。去哪?」
想到這裏,我再也沒有任何猶豫,轉身跑了過去。
也就是在這時候,我的飯來了。一碗白米飯,上面放著大雞腿。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