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章 宗教班

第三章 宗教班

我一步步倒退,靠在門上,一手握著門把手,正要打算逃跑。李小星這句話雖然聽在耳朵里,但是腦子裡根本反應不過來。
一邊說著,他從床上走下來,一步步來到我面前,輕聲說:「欠了鬼的錢,可是要遭報應的。」
李小星還沒有說完。忽然有人砰砰砰的敲門。
李小星抓著我的衣服爬起來,緊張的說:「許由,咱們看不見鬼。」
我脫了衣服,把手機從褲兜里掏出來。這時候,我忽然發覺,褲兜裏面不止有手機,還有一張紙。
李小星詫異的問:「開門幹嘛?」
我把剛才的事講了一遍。一時間,宿舍裏面很安靜,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
宿管勃然大怒,揪住我的衣服想把我拽出去:「你怎麼說話呢?不想進這個門就給我滾。」
我本來身子就虛,被他古怪的表情嚇得夠嗆,膽氣先弱了幾分。所以,這小子把我按住,我掙扎了兩下,居然掙扎不起來。
我看見這紙錢花花綠綠躺在我兜里,身子一哆嗦,猛地把它扔到地上了。我腦門上冷汗虛汗一塊流下來了。
李小星的聲音很緊張:「許由,你什麼時候出院啊,我自己呆在宿舍里要嚇死了。剛才打你電話,你怎麼給我掛了?」
李小星躺在我對面,殷勤的說:「許由,你怎麼提前出院了?出院了好,我自己呆在宿舍裏面快嚇死了。不能閉眼,一閉眼就做噩夢……」
這時候,對面李小星的聲音忽然陰沉起和_圖_書來了,對我說道:「許由,什麼可怕的事?是不是遇見鬼了?」
回到宿舍我一下躺在床上,長嘆了一口氣:「這一天,可真是累死我了。」
我急得冒了一腦袋汗,這時候也顧不得別的了,求生的本能讓我把手從身下抽出來,然後一下卡在他的脖子上。
李小星哆哆嗦嗦指著窗戶:「你看。」
野鬼不是鬼,是我舍友的外號。他本名叫李小星,長得很瘦小,膽子也不大,偏偏經常做噩夢,睡醒了就給我們講,每次夢到的鬼都不一樣,弔死的,淹死的,燒死的……如果統計一下,可以寫一本鬼怪大全了。
那些龐大的教學樓,宿舍樓,行政樓,像是身材臃腫的怪物,簇擁在校園裡,從上到下壓下來,把我籠罩在它們巨大的陰影中,我覺得心裏有些憋悶。
兩個保安本來滿心歡喜,以為我是什麼龍游淺水,虎落平陽的大人物。結果接過名片看了看,頓時失望道:「原來你是賣保險的啊?」
過了幾分鐘,宿管罵罵咧咧把門打開了。
李小星劇烈的咳嗽了兩聲,然後大口大口的喘氣,聲音都帶著哆嗦:「許由,你怎麼了?好端端的掐我幹嘛?」
走廊里的燈光打在床上,李小星的頭正好隱藏在陰影里。我看不清楚他的面貌,只能聽見這陰沉的聲音。
剛剛想到這裏,宿舍裏面莫名其妙出現一股風。颳得書本紙片滿天飛。那些紙洋洋洒洒的飛上去,又hetubook.com•com紛紛揚揚的落下來,像極了上墳的時候,揚起來的紙錢。
我一聽這個就來氣:「剛才就是因為你的電話,我差點死在路上。我提前出院了,你等一會吧,幾分鐘之後就回宿舍了。」
李小星面色蒼白的點了點頭:「沒聽見。」
兩個保安又是奇怪又是擔心的看著我:「你沒事吧?剛才看見你一直在校門口轉圈,從東頭跑到西頭。我還以為有不法分子踩點呢。」
我全身大震,脊背貼在牆上,涼冰冰的。我緊張的問他:「你……你什麼意思?小星,你該不會是被鬼迷住了吧?」
我聽這聲音有點不對勁,不由自主的歪了歪頭去看他。
我看著他:「有人敲門啊,不開嗎?」
李小星也詫異了:「我還想問你呢。我跟你說話說到一半你就睡著了,我剛要睡覺,你上來就掐住我的脖子了。」
我摁亮手機,藉著燈光照了照,發現這張紙根本就是一張紙錢。
現在快要畢業了,其餘的人都離開學校,各奔東西。只有我們倆,還呆在宿舍裏面。
我和保安道了別,開始一步步的向學校走過去。
我坐回到自己床上,疑惑的問道:「剛才怎麼回事?」
我把電話放到耳朵邊上,不叫他的外號,直接叫他的本名,有意避開鬼字:「李小星,怎麼了?」
隔著玻璃門,我看見宿管穿著睡衣拖鞋,頭髮蓬鬆,兩手叉腰,正在一句一罵的訓學生。
我本來就嚇得夠https://m•hetubook.com•com嗆,聽了他這麼一嗓子,一顆心都嚇得發抖了。
李小星古怪的笑了一聲:「嘿嘿,看你的樣子就知道了。」
這時候,我看見李小星盤腿坐在床上,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嘴裏不斷地重複著:「是不是遇見鬼了,是不是遇見鬼了?」
這時候已經很晚了,校園裡亮著路燈。但是仍然黑乎乎的,畢竟燈光照不到的地方太多了。
我站在玻璃門外,心裏有點不是滋味。如果不是我,李小星今天也不會被人這麼訓。我站在門外大口的呼吸,心裏憋了一肚子火。
這一聲嚇得我一哆嗦,我連忙轉過身來,問他:「怎麼了?」
正在這時候,砰砰砰的敲門聲又響起來了。我指著宿舍門問:「你還是沒聽見?」
我還沒走到宿舍樓前,離得老遠就聽見宿管阿姨正大著嗓門罵人。
正在這時候,宿舍門咣當一聲,關上了。整個宿舍頓時黑下來了。
我目瞪口呆看著屋子裡面的紙片,嚇得腿都軟了。
然後,兩隻手就朝我伸了過來。我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就被他撲倒在床上。
我盯著滿屋飛舞的紙片說道:「看不見都把咱們嚇成這樣,要是看得見,還不得嚇死了?」
宿舍門打開之後,走廊的燈光照進來,我明明白白看見窗戶上一個血手印。
藉著走廊的光,我看見李小星的臉色陰晴不定,慢慢變得很陌生,隨即,他兇狠的說了句:「什麼意思?我來要賬!」和圖書
李小星從床上爬下來,直接摔在地上,然後連滾帶爬,抓住我的衣服,聲嘶力竭的喊:「許由。」
李小星畢竟瘦小,被我卡住之後,根本掙脫不開。嘴裏發出嘶啞的叫聲,開始的時候是怒吼,後來是陰慘慘的笑聲,再之後,變成了哀求:「許由,你幹嘛啊,我是李小星,許由,你要幹嘛?」
我看見這個名字,心裏突突的跳。
我把心一橫:「不就是五塊錢嗎?老子吃了你一碗飯,你還能殺了我不成?」隨即,我用力一拽門。
過了一會,李小星試探著說:「許由,你最近是不是遇見什麼事了?我看你這情況,像是沾上髒東西了。」
李小星連拉帶勸,總算把我們兩個拉開,扶著我上樓了。
我點了點頭,把回學校時候遇見鬼夜市的事說了。
這時候我發現,李小星好端端的躺在自己床上。而我正騎在他身上,兩手使勁掐著他的脖子。
這時候我大概也緩過來了,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對兩個保安說:「二位大哥,今天謝謝你們了。以後有用得著我的地方,儘管開頭,這是我的名片。」
敲門聲戛然而止,可是門外什麼人也沒有。只有昏黃的電燈照著走廊。
我轉過身來,問李小星:「誰乾的?」
李小星嚇得夠嗆,連連催促我:「許由,這事麻煩了,鬼的飯你也敢吃……」
不可能是有人惡作劇,正常人逃不了這麼快。我正站在門口胡思亂想。身後李小星岔了聲的喊了一嗓子:「和*圖*書許由。」
我連忙把手抽回來,問道:「怎麼回事?」
李小星忽然把被子裹在身上,縮在牆角:「許由,你別嚇唬我啊,哪有人敲門?」
我擺擺手:「你讓我消停點行不行?我剛出院,身子虛得很,我先睡一覺,睡醒了,給你講一件比夢還要可怕的事。」
李小星喊了幾聲,我忽然身子一震。全身冰涼的感覺頓時消失了。
這敲門聲突如其來,把我嚇了一跳,我對李曉星說:「你去開門。」
我咽了口吐沫,有點緊張:「你怎麼知道?」
我心裏咯噔一下,心想:「不好,事情要遭。」
我一瘸一拐的走進去,身子把玻璃門撞得咣當響。一邊走一邊說:「一個看門的,有什麼可神氣的。」
李小星緊張的說:「許由,我不是說這個,我的意思是說,咱們看不見鬼,剛才你開門的時候,有可能把他們放進來了。咱們不知道。」
恰好就在這時候,手機又響了。
李小星連連搖頭,看樣子都要哭了。
然後,我感覺腰間一麻,緊接著一片冰涼,很快,這股涼氣開始向全身擴散,所到之處,我的身體就不聽使喚了。
而被她訓的,正是我的室友李小星。李小星滿臉賠笑:「阿姨,您就通融一下吧,我知道現在已經封樓了,可是我那同學今天剛剛出院……」
我搖搖頭:「不對,我看見的不是這麼回事。我看見你來殺我,然後我才反抗……」
我低頭看了一眼通話人,上面赫然顯示兩個字:「野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