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章 水鬼

第八章 水鬼

這時候,我腦子裡靈光一閃,忽然想到一件事,對陳婆說道:「老太太,你昨晚上夢見你兒子,他告訴你來這裏燒紙?」
我又是害怕又是噁心。正不知道怎麼辦的時候,聽見哇的一聲。方丈在那邊已經吐了。
陳婆說:「用手挖。」
我們在後面唯唯諾諾的答應。
陳婆說道:「得了銅錢癍的人,死後身子爛的特別快。你只要找到一個這樣的人,把他的屍油抹在患處,睡上一覺就好了。」
想到這裏,我像是快要淹死的人終於抓住了一根稻草。
月黑風高,陰風呼嘯,我們倆苦著臉,面對著面,徒手挖別人的墳墓。
眼看那半截屍體已經趴在他的身上,看樣子,是打算沿著鼻子眼睛鑽進去。方丈掙扎了幾把,終於體力不支,倒在地上,而那半截屍體,也迅速的把他的身子覆蓋了。
我們兩個各種咒語亂七八糟的瞎念,瞎貓碰死耗子,終於,那具死屍像是被火燒到了一樣,發出凄厲的嚎叫,把方丈放開了。
和尚連連搖頭,瞪著我說:「你小子,你這是要害我啊,我每天跟一具屍首呆在一塊,我還怎麼睡覺?」
我充滿期待的問:「他有沒有告訴你,這銅錢癍怎麼解?」
我看了看方丈,方丈臉色蒼白,顯然有相同的感覺。
方丈雖然長得人高馬大,但是膽子並不大,他摸了摸光頭:「咱們白天再去行不行?晚上怪嚇人的。」
我們兩個人都不做聲了,跟和*圖*書在陳婆身後。
這幾個字是梵語,音節有點奇怪,而方丈顯然文化水平不是太高。念了幾次,始終沒有念對。
我嚇得頭都要炸了。連忙向後躲。不料,那兩隻手死死地抓著我們不放,我和方丈向後一退,直接把屍體從墳墓裏面拽出來了。
我兩隻胳膊被黏糊糊的屍體抓著,這時候也顧不得什麼了。我只能一步步的向後逃。
我一聽這話,頓時感動的了不得:「老太太,你真是好人,我要是能治好病,我就給你養老。」
一聽這個,我馬上反應過來了,對方丈說道:「快跑。」
就要死掉的時候,我腦子裡忽然想起來宗教班的和尚在宿舍裏面說過的話:「我們佛家心經,有一句『般若波羅密多』,這是驅邪的法咒,你們沒事的時候可以多念念。」
我從地上爬起來,看見方丈正在和陳婆撕巴,而那半截屍體,飛速的向他衝過去了。
陳婆哼了一聲:「你怎麼不七天之後再去?白天把墳挖開,氣都散了,沒有用。」
我敢肯定,這人的陰魂正在附近看著我們,只不過,可能是忌憚我們身上的靈符,不敢湊過來罷了。
但是屍體的力氣很大,我感覺到那屍體正在慢慢的蔓延上來,像是要趴到我的身上,我極力的掙扎,但是根本沒有用,很快,我感覺到力氣一點點的流失,我連掙扎都有點無力了。
然後他嘿嘿笑了一聲,對陳和_圖_書婆說:「老太太,聽說得了銅錢癍死了的人,只要找個替死鬼就能投胎,幹嘛這麼麻煩啊,又是挖屍首又是供奉的。」
而陳婆鎮定自若,提著燈籠,嘴裏還在絮絮叨叨:「你可得感謝我們這的人,民風淳樸,不肯火化,不然的話,你去哪找屍體?」
陳婆說道:「正好我兒子就得過銅錢癍,你跟我來吧,我帶你去他的墳。」
陳婆說道傷心處,居然哽咽起來。
說完這話,陳婆取出火柴,點燃了一隻白紙燈籠。原來,她是提著燈籠來的。
方丈這話一出口,我心裏忽然一哆嗦,隱隱約約感覺到一點不對勁。
我點點頭:「好吧。可關鍵到哪找這麼一具屍體呢?」
陳婆搖了搖頭:「我救他,有自己的私心。」
如果不是情況危急,我肯定要笑噴了,一個和尚,居然說出道士的話來。
確切的說,是半截屍體。誠如老太太所言,這小子已經爛的不成樣子了。但是他掛在我們兩個身上,不住的嚎叫,呼喊,看樣子,甚至想爬上來。
我們兩人一直逃到大聖廟,接二連三的倒在大殿上,看著佛像,守著長明燈,個個嚇得全身發抖,說不出話來。
方丈在一旁勸我:「許由啊,這時候就別嫌噁心了,髒了還能洗乾淨,命沒了找誰要去?」
我站在路邊冥思苦想,方丈問道:「我們兩個都看見鬼了,還遇見了鬼打牆,老太太,怎麼你沒事?」
我站在一旁和*圖*書也不敢過去,連忙教他:「快跟我念咒,般若波羅蜜多。」
老太太又哭又笑,平添了無數恐怖的氣氛。
我一聽見這兩個字,頓時五臟六腑湧起一股熱意,迫不及待的問道:「該怎麼解?」
我用儘力氣,小聲的嘟囔了一句:「般若波羅蜜多。」這句話念出來,我感覺一股暖流流遍全身。憑空里多了一絲力氣。
今天的晚飯不用吃了,我們根本吃不下,只能抱成一團,蹲在大殿前面發抖,抖了一會,方丈居然睡著了,發出鼾聲。只剩下我自己,看著屋子裡的蠟燭,望著外面的月光,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發愁。
我們兩個面面相覷:「沒有帶工具啊。」
陳婆點點頭:「是啊。」
一瞬間,我聞到一股焦臭味。只感到頭暈目眩,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我聽完這話,忽然感覺到這裏面有一件重要的事,但是具體有什麼事,我偏偏又想不起來。
然後,陳婆嘆了口氣,幽幽的說:「昨天晚上做完夢,我才知道我兒子是得了銅錢癍死的,總也不能投胎,我打算把他的屍首挖出來,放到廟裡面供奉,念經超度,讓他早點投胎。」
我聽得胃裡一直泛酸,皺著眉頭說:「這也太噁心了。」
我心中大喜,這有效果啊。於是像是念經一樣,翻來覆去,把這句話喊了幾十遍。力氣越來越大,聲音也越來越大。
一路上,我隱隱約約有多雙眼睛在盯著我們,他在暗中窺探,卻和_圖_書又不靠近,一直跟在我們身後。
那具屍體像是受了重傷的樣子,放棄了方丈,迅速的逃回到墳墓裏面去了。
我和方丈無可奈何,蹲在地上用手挖起來。
陳婆點了點頭:「說了。」
方丈點點頭,感慨了兩聲。
我撓撓頭:「沒準還真是。」然後我又向陳婆連連道謝,問她:「您怎麼來這裏?」
方丈也不知道是無聊還是害怕,不斷地和陳婆說話,分散注意力:「老太太,您可真是活菩薩啊,大晚上的不睡覺,專程來救我這朋友。」
我們兩個人趁著這個機會,你扶著我,我拉著你,發足狂奔。這時候,我們的膽子已經幾乎要嚇破了,耳邊嗚嗚帶風,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我和方丈一邊機械的挖土,一邊聽著。
我看了看旁邊的方丈,說道:「老太太,這和尚是大聖廟的住持,你把屍首放在大聖廟供奉吧。」
陳婆帶著我們,越走越偏僻,我們走了一會,已經到郊外了。幾分鐘后,她指著一個墳包說:「就在這裏,挖。」
我知道,那屍體已經趴在我的背上了。
陳婆嘿嘿笑了一聲,露出僅有的幾顆牙:「哪有兒子嚇唬自己媽的。再說了,我都這麼大歲數了,也沒有幾年活頭了,還有什麼可怕的。」
方丈拍了拍禿頭:「剛才咱們倆逃跑,我在前面跑了一段,忽然聽見後面聲音不對勁,我回頭一看,你自己向樹林裏面鑽進去了,叫你你也不答應。我正著急的時和-圖-書候,這個老太太來了,把我領出來了,然後去救你。許由,你小子不是被鬼迷住了吧。」
而身後,仍然能傳來陳婆凄厲的喊聲:「你們兩個小兔崽子不要跑,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我知道你們住在大聖廟。早晚要你們的命……」
雖然被陳婆這樣威脅,但是我們仍然向大聖廟的方向跑過去了。一來,這條路我們熟,二來,廟裡面有菩薩,至少我們不用擔心怨鬼的侵擾了。
陳婆嘆了口氣:「昨晚睡覺夢見兒子了,讓我來這裏給他燒點紙。他說身上的癍是在這裏長上的,這條小路,也算是他的黃泉路吧。」
緊接著,是我的意識。我的視線開始模糊。身上像是有一張棉被把我蓋住了一樣。
最後,那具屍體哀嚎一聲,聲音凄厲無比,差點把我的耳朵震聾了。然後,他鬆手,把我放開了。
老太太在夜風中哈哈大笑,聲音在夜裡來回飄蕩:「兒子啊,兒子,我給你找來了個替死鬼,你安心的投胎吧。哈哈……嗚嗚……」
就在這緊要關頭,方丈忽然來了一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方丈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忽然,墳墓裏面伸出來兩隻手,一下把我們兩個攥住了。
陳婆冷笑了一聲:「我兒子還打算給我養老呢,到時候還不是沒影了。」
方丈急的哭爹喊娘。大聲喊道:「怎麼辦啊,許由,快點救救我啊。」
正在這時候,陳婆陰慘慘的笑了:「小和尚,你倒是挺聰明的啊。」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