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九章 棺材

第九章 棺材

我眼前一片恍惚,周圍的景色瞬間一變。
方丈聽了之後沉吟不語。過了一會,他說道:「許由,你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你瞎做一個夢,咱們就去路上亂挖,這是破壞公共設施,萬一讓公安局發現了,拘留七天,你就得死在派出所。」
正在這時候,我聽見一聲聲悠長的呼叫聲:「許由,許由……」
可是,我只是走了兩步,就聽見一個聲音在我耳邊說:「你不想治病了?打開棺材,你就得救了。」
方正居然雙掌合十,一臉得道高僧的樣子:「出家人不打誑語。」
然而,高興之後,我心裏又有點犯嘀咕:「這具棺材古里古怪,怎麼看都不像是正派東西,該不會是要害我吧?」
由於緊張,我力氣用的有點大了。棺材蓋發出沉悶的一陣響聲,像是不情願一樣,被推開了,然後,咣當一聲,掉在地上。
棺材冷笑了一聲:「你現在這個樣子,用得著我害嗎?」
這一張望不要緊,差點把我的魂都嚇飛了。我看見一具棺材停在我旁邊。
不料,我剛剛閉上眼,忽然聽見有一個聲音在叫我的名字:「許由,許由。」
棺材卻沒有回答我這個問題,只是說道:「想活命?那就拜我為師吧。當了我的徒弟,我就救你。」
我嚇了一跳,連忙四處張望。
那人嘿嘿冷笑了一聲:「我是誰?你不就在我身上躺著嗎?」
我剛剛想到這裏,忽然,背後一隻手m.hetubook•com.com搭在我的肩膀上。
我嚇了一跳,連忙把手抽回來。
我慢慢的把手伸下去,另一個我臉上的肉已經涼了,看來,確實已經死了。
我連連點頭:「沒錯,沒錯,是銅錢癍。有一個老太太,說能幫我解了這種毒。結果……」
不知道她折騰了多久,但是這時候看見她,嘴角已經出血了,眼睛里也布滿血絲,雖然是大白天,但是這恐怖的形象也讓我心裏哆嗦了一下。
根本就是欺負老太太不知道他是冒牌貨。
棺材被推開之後,我探頭向裏面望了一眼。
相信每個人都有這樣的經歷,把自己的聲音錄下來之後再聽,就會發現,自己的嗓音變得很怪異,既熟悉又陌生。
眼看外面的月亮已經升了老高,月光從窗戶裏面照進來,明晃晃的。
這時候,方丈高喊一聲:「老太太,不用殺人,我們找到辦法了,可以順利讓你兒子投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大殿變得更黑了,我在裏面站了幾秒鐘,才能適應這裏的光線。
我正這樣想著,棺材又說:「明天你挖出屍體來之後,應該會看到,他的身上插著一把桃木劍,你千萬要小心,那把劍不要拔下來。那具屍體,你想辦法運回大聖廟,不要損壞。切記切記,一定要完整無損的運回大聖廟。」
然後,他抬起棺材蓋,慢慢的蓋在棺材上面。
這聲音,就是https://www.hetubook.com.com棺材發出來的。
我頭上開始冒汗,一股劇痛從頭頂上的傷口那裡蔓延開來,我忍不住大叫了一聲。
等我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發現我已經躺在棺材裏面了,而另一個我好端端的站在外面。
老太太一聽投胎二字,臉色馬上一變,手裡的菜刀慢慢放下來,問道:「真的?」
這一眼,就把我嚇壞了。裏面果然躺著一個人,只不過,這個人正是我自己。
我咽了口吐沫,拍了拍一個勁發抖的雙腿。兩手按在棺材蓋上,使勁推了一把。
沉默了一會之後,那個聲音說:「你身上,是不是中了銅錢癍?」
我心急如焚,可是身體偏偏動彈不得,我用盡全力抬起右手來,一下一下的敲擊棺材,噹噹當,聲音微弱的要命。
我睜開眼睛,發現天已經亮了。我躺在神像前面,方丈緊張的看著我。
這種情況下,我已經完全沒有別的辦法了,只好答應:「拜,拜師。」
當時,我只想著活命。完全沒有意識到,這一拜,在日後給我帶來了災難性的後果。還是那句老話,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這是個陰謀。這棺材有問題。是妖怪,是鬼。」
我正要爭辯,忽然圍牆外面出現了聲嘶力竭的罵聲:「小兔崽子,我今天一定要殺了你們。」
接下來的幾分鐘,我們向老太太詳細講了我們的計劃。老太太聽了之後和-圖-書摩拳擦掌,表示要跟著我們兩個,幫我們的忙。話雖然這樣說,但是她手裡的菜刀始終緊攥著。
我想了想:「是啊,那鬼市雖然小,但是再怎麼說,也是一條街,這要是挖下去,沒有三五個月絕對幹不成。」
想到這裏,我重新回到大殿裏面。
我不知道說什麼好,只是呆在那裡,不敢開口。
這棺材,並沒有被釘上。
棺材答道:「就這麼簡單。不過,要想找到這具屍體,可不容易。」
緊接著,我想明白這聲音屬於誰了。
我連滾帶爬的想逃,可是走到門口的時候又停下來了。剛才那個聲音說,打開棺材,我就得救了。我為什麼不試試呢?
我大喜,情不自禁喊道:「謝謝師父。」如果對方不是一具黑漆漆的棺材,我恐怕就更覺得親近了。
拜完師,我呆在那裡,不知道下一步這口棺材想怎麼樣。而且,我心裏還在隱隱約約的擔心:「為了解掉銅錢癍,我先是被方丈騙,又被陳婆騙,這口棺材,不會也想湊個熱鬧吧。」
棺材說道:「實際上,解掉銅錢癍,簡單至極,鬼市下面埋著一具屍體,那屍體生前很有些道行,雖然死後魂魄飄散,但是卻讓那裡變成一塊聚陰的地方,也正是因為這樣,有些小鬼才敢聚在那裡,為非作歹,搞出什麼銅錢癍的花樣來。你只要把屍體挖出來,那些小鬼自然再無憑藉,不得不散掉了。到那時候,活人可以康復,死人可以投胎。」
和*圖*書我雖然害怕,但是架不住熬了這麼久,漸漸地閉上了眼睛。
棺材哈哈笑了起來:「好徒弟。拜師的儀式就省了。老夫一生不羈,不愛那些繁文縟節。」
我嚇了一跳,腦袋瞬間像是爆炸了一樣,情不自禁一聲大叫。
我全身一哆嗦:「誰?」問出這句話的時候,我的心一直在忐忑,因為這聲音太熟悉了,我好像每天都能聽到似得。
我一聽這句話,頓時放下心來。既然這棺材讓我幫忙運屍,那麼這件事八成是真的了。然後我好奇的問:「這屍體是誰啊?很重要嗎?」
過了一會,身子周圍傳來一個陰沉沉的聲音:「想活命嗎?」
這時候,棺材又問我:「怎麼樣?你到底拜不拜師?」
我戰戰兢兢的問:「你是鬼?你不會害我吧?」
那些呼聲把我包圍了,在我身體周圍轉圈。距離我越來越近,聲音也越來越大。
我的背,我的頭,磕在硬邦邦的木板上,登時眼前一黑。
我看了看他,過了好一會才定下神來,然後我咽了口吐沫說:「我做了一個夢。」
隨後,我把夢中的景象詳詳細細的講了一遍。
我兩腿發軟,勉強扶著棺材才能站在那裡:「怎麼回事?我已經死了嗎?不可能啊,這裏邊的是誰?」
我驚慌失措,一時間沒了主意。
棺材的聲音很神秘:「我教你,明日點上一根蠟燭,在那條街上走一圈,那具屍體是至陰之物,蠟燭碰到那裡的時候,必然會熄滅。你就在蠟燭和-圖-書熄滅的地方,挖下去就可以了。」
那棺材居然得意的笑了一聲:「結果給噁心到了是吧?」
這時候,耳邊忽然有人叫我:「許由,許由,你怎麼了?」
我大喜:「就這麼簡單?」
我頭上開始一陣陣的冒冷汗:「你是棺材?棺材怎麼能說話?」
緊接著,院門口走進來一個踉踉蹌蹌的人。我們兩人回頭一看,這人披頭散髮,手裡提著明晃晃的菜刀,正是昨天晚上的陳婆。
我想了想,也是。我很快就要死了,而且死了之後沒辦法投胎。最壞也莫過於此了吧。
他滿臉笑意的看著我,用那種古怪的聲音說:「現在,換你在裏面躺著了。」
但是他一把拽住我的手腕,然後一用力,將我拉了進去。
就在這時候,棺材裏面的我忽然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詭異的微笑。
我一屁股坐在地上,驚慌失措的盯著那口黑漆棺材。我想到這聲音屬於誰了:是我自己。
這一聲喊出去之後,棺材的叫聲忽然停止了,周圍有變得寂靜一片,這裏只剩下我自己的呼吸聲。
反正我身上長不知道多少銅錢癍,再過幾天就要死了。就算打開棺材,能壞到哪裡去呢?
我腦子正在亂紛紛的想著,那棺材又繼續說道:「有的人死後魂魄不滅,會附在周圍的東西上面。我曾經也是人,你不必害怕。」
我咽了一口吐沫,小聲說:「想。不過,你是誰?」
我頓時嚇得屁滾尿流,悶哼一聲從地上爬起來,掉頭就想逃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