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四章 紙紮店

第二十四章 紙紮店

剛剛想到這裏,我一眼瞥見桌子上正好有一個驗鈔機。我隨手把一摞紙錢放了進去。
再問的時候,始終是這兩句話。
我老大不情願:「我奶奶說,活人穿這個不吉利。」
說完這話,他看了看紙紮店,隨手從紙人身上拔下來一套壽衣,扔給我:「把它穿上。」
然後,張元關了燈,隨手拿了一把紙錢,開始一張一張的燒。
那鬼聞了一會,忽然伸手向火堆裏面抓去。然後,我看見他的掌心憑空出現了一沓錢。
然後,那個鬼嘿嘿陰笑了兩聲:「剩下的錢,還得著落在小兔崽子身上。」
這家店不是太大,甚至連窗戶都沒有,街上還是黃昏,店裡面已經是晚上了。
我有氣無力地答應了一聲,開始仔仔細細的看起來,然後絞盡腦汁的想:「哪裡不對勁呢?陰陽風水?這個我也不懂啊。周易八卦?師父也沒教過啊。」
張元一邊走到紙紮店,一邊自言自語:「一個紙紮店,難道還有人來偷東西不成?這麼鬼鬼祟祟鎖著,肯定有古怪。」
過了幾秒鐘,紙紮店的門忽然響了。
畢竟四年的舍友,我忍不住一陣心酸。輕輕推了推他,我問道:「小星,你這是怎麼了?」
這個鬼出門之後,張元從香爐裏面拔了兩根香,遞給我一隻,小聲說道:「別讓它滅了。」
我百無聊賴,把那些紙錢抽出來,開始數上面的零,一邊數一遍嘟嘟囔囔:「不對勁?難不成m.hetubook.com.com這紙錢還有假幣?」
我看著那些壽衣,不由得咂舌:「李小星家也太恐怖了,怪不得他不想回家,擱誰誰願意回來啊。也難怪他每天做惡夢,住在這種地方,不做噩夢才怪。」
幾秒鐘后,我眼前一暗,發現走進來一個人。
然後,他率先向外走去。而我膽戰心驚的跟上。
眼前的景象讓我大吃一驚。
不知道為什麼,看見這些紙錢,我隱隱約約有一種進了金庫的感覺。
這紙人不對勁啊。不是,是滿屋子的紙人都不對勁。
我有樣學樣,也把壽衣脫了。
我全身打著哆嗦,從地上爬起來。回頭再一看,原來剛才的人頭是一個紙人身上的。我剛才一跤跌倒,不小心把它的頭撞斷了。
這聲音嚇得我瞬間頭皮就炸了,我尖叫了一聲,身子猛地向後躲。一下撞翻了紙人紙馬,稀里嘩啦的倒在地上。
一摁開關,沒想到驗鈔機裏面傳出來一個尖銳的聲音:「真幣,真幣,真幣……」
幾個星期不見,他更瘦了,瘦的脫了形。我簡直快要認不出來了。
他開始蘸著口水數錢,一張一張一張。一直數了十幾分鐘。然後,我聽見他嘟囔了兩句:「不夠,這點錢不夠。這些小輩太沒有禮貌了。」
張元走過去,看了看紙人面前的香灰:「已經很久沒有點香了。」
我連忙趕過去,手忙腳亂的把紙團撥開。裏面躺著一個人和*圖*書,正是李小星。
他的聲音嘶啞中帶著尖銳,像是喉嚨里堵了一塊粘痰。我聽在耳朵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張元一言不發,我也不敢說話。
我把耳朵湊過去,勉強聽到他說:「救命,有鬼。」
我的神還沒有定住呢,被這人頭這麼一嚇,頓時魂飛魄散,差點尿出來。
這些紙人穿著衣服!
我沿著張元的手指看過去,這張桌子靠在牆角。上面放著一個香爐。香爐旁邊放著一小捆香。而香爐前面供奉的,既不是關公也不是財神,而是一個小小的紙人。惟妙惟肖,笑容滿面的紙人。
張元看了我一眼:「怎麼了?找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我們走到門口,然後推了推門。
我失望的對張元說:「事情不好辦了,誰也不知道李小星家住在哪。」
我看了看紙紮店的卷閘門,又看了看來來往往的行人,忍不住提醒道:「師父,現在天還沒黑呢,您這一腳踹下去,別人會把咱們倆當成強盜。」
張元指著來來往往的行人說:「剛才你問他們的時候,他們的臉上全都是厭惡的神色。好像很反感李小星家一樣。」
然後,他把錢踹在懷裡,轉身向外走了。
這門並沒有上鎖。我們兩個走進去之後,發現屋子裡漆黑一片,而地上不知道有什麼,踩上去咯吱咯吱的。
張元聽了之後像是看怪物一樣看著我:「你連鬼飯都吃過了,這時候還圖什麼吉利?」
www.hetubook.com.com點了點頭:「這個我倒沒有注意到。不過,大學這幾年,李小星一直不怎麼回家,這可能跟他們家不受歡迎有關係。哎,別管是什麼原因了,咱們現在根本找不到李小星,怎麼救人啊?」
我想了想:「這話也有道理,於是三下五除二,把壽衣穿上了。」
我支支吾吾始終答不上來,而張元也不著急,只是微閉著眼睛,靠在椅子上等著我。
張元嘆了口氣:「許由,別問他了,他已經神志不清了。」
我穿上壽衣之後,張元也換上一身壽衣。隨後,他把店門關上。在供桌上點了三炷香,插在香爐裏面。
我剛剛長舒了一口氣,忽然一眼看見紙人的身子,頓時呆住了。
當然,沒有紙人是光屁股的。但是無論如何,紙人身上的衣服總是畫上去的,或者粘上去的。而這裏的紙人不同,他們身上的衣服是實實在在的壽衣,一套一套的穿上去。
張元一屁股坐在店中央的椅子上,對我說:「許由,考考你你的眼力,你看看,這紙紮店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我跟著張元在紙紮店裡看了一圈。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不用別人提醒我也能猜到,這是鬼。
鎖簧被生生拉斷了。這份力氣,當真是非同小可。
我連連點頭:「找到了,找到了。這裏的紙人都穿著壽衣。這裏的印鈔機都會說話。」
張元隨手把手裡的香扔了,然後把壽衣脫了下來。
張元和*圖*書看了看紙紮店:「這店裡面有古怪,不論李小星家在哪,咱們先去店裡面看看。」
我和師傅在周圍觀察了一圈,這裏的房子很老,張元拿著香走了兩步,然後指了指其中一戶:「在這裏。」
張元回頭看了我一眼:「咱們倆穿著壽衣,而且給這紙人上過香了。現在你的眼睛應該能夠看到鬼。所以這些紙錢看起來像是真錢。別慌,一會別說話,我做什麼你跟著做就行了。」
而那驗鈔機還在不知疲倦的響著:「真幣,真幣,真幣……」
張元還沒有說話,忽然一個人頭從我肩膀上掉了下來。
張元指了指牆角的一張桌子:「不對勁的地方在那裡。」
我忍不住出言提醒:「師父,這些錢……」
我著急的問:「現在怎麼辦?有鬼?是不是剛才在紙紮店的那個鬼?他去哪了?師父你快把他抓住啊。」
隨後,張元把等打開。
我正在錯愕,忽然發現牆角伸出來一隻手,虛弱無力的扔了一個紙團,然後又慢慢的垂了下來去。
李小星躺在地上喃喃自語,聲音極小。
我彎腰隨便撿了幾個,展開了,裏面無一例外寫著兩個字:「有鬼,救命。」
我三步並做兩步走到張元面前:「我的師父啊,您老人家可別坐著了。這裏太恐怖了。」
這人身上穿著老式的衣服,一張臉乾乾巴巴的,精瘦精瘦。他彎著腰走過來,站在供桌前面。先是仔仔細細聞了聞那三炷香,臉上露出滿足的神色和圖書來。
張元微微一笑,慢慢的走到卷閘門跟前,然後伸手拽住把手,嘴裏面低呼了一聲,拿到卷閘門發出一聲脆響,然後被整個拉起來了。
無數的紙團被扔在地上,一層摞一層。怪不得我們踩上去咯吱咯吱的。
張元瞥了一眼紙人和印鈔機,居然笑了:「徒弟,你這膽子也太小了。紙人穿壽衣,估計是賣壽衣的時候比較方便,這就好比賣衣服的找的那個衣服架子嘛。至於印鈔機,八成是壞了。」
我不知所措的站在黑暗裡,眼睜睜看著他燒紙錢。接著紙錢的火光,忽然,我赫然發現,他手裡的紙錢都是真的錢,紅色的,印著人頭。我揉揉眼睛,沒錯,是真錢。
我們跟著他走了一段路,然後拐進了一條衚衕裏面。那個鬼一閃身,忽然沒影了。
我有些懷疑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他們是不想說?」
一路上,我們距離那隻鬼並不遠,但是他好像始終沒有發現我們。
張元迅速的把剩餘的紙錢扔在了火堆里,然後退回來,和我並排站在一塊。
我茫然的點點頭,心裏一點點緊張起來。
我從地上掙紮起來,喊道:「師父,咱們快點走吧。」
張元搖搖頭:「他們不是不知道,只不過,不想說罷了。」
我們摸索著找到了燈,燈泡的度數很低,昏黃昏黃的,藉著燈光,我看見這裏到處是一摞一摞的紙錢,靠著牆根碼起來,恨不得摞到房頂上去。
然後,他一咧嘴,露出幾顆尖銳的黃牙。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