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十五章 養鬼

第二十五章 養鬼

司機嚇了一跳:「拿點東西?你跟著家人什麼關係?」
司機點了點頭:「你沒去過他們家店裡面吧?那裡面放著一個供桌,裏面供奉著不知道哪個國家的小鬼,有的說是泰國的,有的說是越南的,總之很邪乎。小兄弟,我看你年輕,你知道那小鬼多邪乎嗎?」
我走過去,輕輕叫了一聲:「阿姨,您怎麼樣了?」
司機看了我一眼:「你和他們家真不是親戚?」
然後,我開始在李小星家翻箱倒櫃。
護士想了想:「站起來活動活動也好,難道她這麼有興緻。」
李小星的媽緊閉著雙眼,像是睡著了。
司機搖搖頭:「那倒不是。不過,大家都這麼說,應該是真的。大家都說,這女的養小鬼就是為了禍害鄰居。你想想,小鬼把大家害死了,她的紙錢不就有買主了嗎?所以周圍的鄰居誰也不願意搭理他們家人。」
張元抖了抖身上的袍子:「我可是光著身子來的。怎麼?你找我要錢?」
我擺擺手:「我不認識這家人,有人托我來拿點東西,拿完就走,哎,跟你也說不清楚,等我一會啊。」
我心裏暗暗地想:「紙紮店裡供著的不是紙人嗎?」於是我問司機:「師傅,你親眼看見的?」
我問護士:「他這種情況,多長時間能醒啊?」
我嘆了口氣:「精神失常。」
然後,李媽兩隻手劃了一個圈,隨後做了個插上香的動作。
司機一邊向西面開車一邊https://www•hetubook.com•com問:「城西?哪個紙紮店?」
我想了想:「也好,你等我一會,我去拿點東西。」
我問她:「要供桌做什麼?」
我拉開車門下了車,急匆匆奔向紙紮店。為了避免司機扔下我跑了,我連錢都沒給。
這種感覺很奇怪,好像我是個入室搶劫的慣犯。
護士一副諱莫如深的樣子:「只是看起來而已。」
這動作,像是在像我鞠躬。
我嘆了口氣,硬著頭皮走了進去。
我答應了一聲,順手掏出電話,剛要撥120,忽然反應過來,對張元說:「我沒有錢啊,不給錢人家能來嗎?」
我從來沒有去過李小星家,但是我能認出來,這人就是李小星的媽,因為倆人長得實在是太像了。
我想起來紙紮店那張供桌,供桌很矮,李媽如果想上香,肯定要彎下腰去。
我問:「是上香?」
救護車走到半路的時候,一個護士看了一眼李小星,忽然咦了一聲:「這不是那個小夥子嗎?他這是怎麼了?」
我指著李小星:「為什麼他還這樣?是不是鬼上身了?快點把鬼抓走啊。」
我撓撓頭:「這什麼意思啊,您老說話啊。你鞠躬幹嘛啊,我又沒死,就算死了也不敢讓您……哎?這個動作。」
李媽忽然兩臂揮舞,看樣子,很想坐起來。但是她好像沒有什麼力氣似得。掙扎了兩次,始終沒有成功。
我摸了摸和*圖*書兜里,還有五十塊錢。反正這錢是李小星家的,我出門就攔了一輛車。
我就藉著這路燈光,一步步向裏面走去。我正走到半路,忽然,我聽到一陣若有若無的呼吸聲。
我吃了一驚:「養小鬼?」
李媽拚命地點頭,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護士很詫異:「怎麼今天這麼活躍?平時不是都不愛說話的嗎?」
我連忙和護士把她扶到床上,安慰她說:「別著急,我現在就去。」
自從坐了兩次霸王車之後,我養成了上車先看人的習慣,好在,這個司機很面生,不是被我一連坑了兩次那位。
聽前面的時候,我還有點驚奇,聽到這裏的時候,我不由得笑了:「這也太扯了,為了多賣點紙錢就把周圍鄰居害死。值當的嗎?有這麼大本事干點什麼不好。」
我在房間里找了很久,總算找到一堆零錢,數了數,大概也有二三百了。
張元搖搖頭:「鬼已經走了。」
我又說了句:「我是李小星的同學,來看看你。」
自從認了張元之後,整天東跑西顛,大半夜的,從來沒有睡好覺。汽車一直顛簸,而我就坐在這晃晃悠悠的車上睡著了。
我輕輕地走進去,看見床上躺著一個中年婦女。
李媽搖了搖頭。
我探了探身子:「什麼傳聞?」
然後,她把李媽扶了起來,嘴裏絮絮叨叨的說:「李大媽算是我們這脾氣好的了,有的病人住院時間長了,特別愛發脾氣。https://www.hetubook.com.com你看看我這盆,都被打翻好幾次了。」
司機估計是寂寞了,開了一回車,說道:「既然不太熟,那我要勸你兩句了,那個紙紮店,最好別去。」
這話正中下懷,我連忙幫忙把李小星抬到車上,然後上車,跟到醫院去了。
我被這種架勢嚇住了,不由自主的後退了兩步。
剛才只顧著和司機說話,倒沒什麼,現在身臨其境,我忽然想起來,這裡是紙紮店啊,裏面無數紙錢紙人。別管有沒有鬼,這氛圍就夠嚇人的。
護士輕輕地哦了一聲,過了一會來了句:「那得送到精神科。」
正在我打算逃跑的時候,忽然走進來一個護士,輕車熟路的走過去,拿著濕毛巾把李媽的胳膊腿擦了一遍。一邊擦一邊說:「她的腦子受傷了,說話不太方便。你有什麼事,還是別問她了,我照顧了她這麼久,都不知道她想要什麼。」
這句話一說完,李媽忽然睜開眼睛,直勾勾盯著我。
我一聽這話,馬上來興趣了,心想:「莫非這裏面有什麼問道?」
我擺擺手:「我自己找還不行嗎?」
轉眼之間,紙紮店已經到了。
護士這麼說,李媽肯定是聽見了,手臂揮舞的更急劇烈了。
等救護車來了之後,張元對我說:「你去陪著他去醫院,我找找那隻鬼。」
我扭頭看了一眼三床的老頭,他背對著我,直挺挺坐在床上,不知道在幹什麼。
護士想了想,然後帶著我和圖書穿過走廊,推過一間病房:「她一直迷迷糊糊的,你去看看吧,別太吵她就行。」
我嚇了一跳:「這是幹嘛?」
我問那護士:「你認識他?」
我搖搖頭:「不是親戚,不太熟。」
司機搖搖頭:「那倒不是,他們家的紙錢燒的特別好,而且分量很足。不過,周圍的鄰居有個傳聞。」
我問司機:「這紙紮店為什麼不能去啊?買紙錢缺斤少兩?」
司機說:「那供桌上放著一尊描金的神像,看起來像是個菩薩,其實不是。是個剛剛成型的胎兒。不知道是流產了還是怎麼的,從外面撿回來,然後風乾或者什麼,總之不讓它壞掉,外面摸上金漆,當菩薩供起來。你說可怕不可怕?那紙紮店裡就供著一個。」
張元望了李小星一眼:「這裏沒有鬼,他是驚嚇過度。把他送到醫院吧。」
我連忙問道:「是不是上香?紙紮店的供桌?」
我睡了一會,有人把我叫醒了:「別睡了,到了,趕快去交錢。」
李媽這次直接哭了,眼淚亂流給我鞠躬。
我擺擺手:「行了,別說這些人了。李小星家人在哪?」
我感興趣的問:「多邪乎?」
李媽被護士扶著,勉強站在地上,兩眼直勾勾盯著我,隨後,做了個動作。
我想了想,試探著問道:「把香爐帶來?」
我撓撓頭:「就是城西哪個。紙紮店是個女人開的,她的兒子叫李小星,最近住院了。」
李媽的神色很著急,一直在鞠躬。這個動作,把一和-圖-書旁的護士也看呆了:「她是不是想請你幫忙?」
我想開燈,但是在牆上摸了一會始終沒有找到開關。幸好,街上的路燈漏進來,勉強有了些微光。
我連連搖頭:「當然不是了,一共就沒見過幾次面。您放心,有什麼話直接說。」
司機點點頭:「那我可說了。小兄弟,你可不知道,他們家養小鬼。」
鬼已經走了,可是李小星仍然躺在地上,嘴裏喃喃自語,完全沒有清醒的跡象。
司機哦了一聲:「我知道了。」然後問道:「你們是親戚?」
護士搖搖頭:「不好說,有的人輸瓶液就好,有的人啊。哎,你看見三床那個老頭沒?從我住院開始,他就在那裡了。」
我忽然明白過來了,李媽不是在鞠躬,像是在上香。
我疑惑的說:「看起來挺正常啊。」
我被這看神看的有點害怕。向後退了兩步:「您怎麼樣了?病的嚴重嗎?」
等邁進紙紮店大門的那一刻,我忽然有點猶豫了。
司機停下車,扭頭看了看,對我說:「裏面黑著燈呢,沒人,要不要坐我的車?把你拉回去?」
我迷迷糊糊來到收費處,胡亂的把錢交了。然後看著李小星被送進病房。
李媽始終在掙扎,最後我實在看不下去了,對護士說:「我看她像是想站起來。」
護士點點頭:「認識啊。他家人住院了,前陣子這小夥子每天來醫院。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這幾天一直沒有見他。他怎麼了?」
我上車後來了句:「去城西紙紮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