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四章 假哭喪

第四十四章 假哭喪

我本以為張元起碼得假惺惺的道個歉。然而,張元居然來了句:「我不是問你怎麼樣,我是問棺材鋪怎麼樣了。」
紙人飛出去了,那陣陰冷的感覺也消失不見了。我像是經歷了一場大戰一樣,全身發軟,癱倒在地上。
張元吩咐我說:「許由,你去吳老頭身上找找,他身上肯定有收集魂魄的東西。」
沒想到,紙人的火苗一下竄起來一米多高。我頓時呆在那裡了。這隻是巴掌大的紙片而已,怎麼會有這麼大的火苗?
正哭的熱鬧,我忽然感覺一陣陰冷從后心透過來,然後從我身上穿過去,一直到床上了。
忽然,紙人身上沁出了一些紅點,緊接著,這些紅點越來越多,漸漸連綴成片,把它整個身子都染紅了。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血人一樣。
我低頭看著指針,而方丈幫我看著路。我們兩個走的很快。在夜色中趕了一會,果然看見一個紙人躺在河岸上。
做好了這一切之後,我把那個紙人替身掏了出來,啪的一聲,拍在床上了。
然後,他把紙人塞到懷裡,沖我擺擺手:「咱們快點回去吧。一晚上沒睡了。你們師徒兩個真是我的災星。」
張元的聲音陡然緊張起來:「要出什麼事了?」
張元問:「吳老頭,怎麼樣?」
我和方丈七手八腳的把紙紮吳搬下來,然後問張元:「這是怎麼回事?」
這時候,雖然不太明白張元是什麼意思,但是我能夠從他https://www•hetubook.com•com的聲音中聽出焦急來。
我疑惑的跟在他身後,邊走邊說:「方丈,我看你的臉色有點不對,你難受嗎?」
我嚇了一跳,連忙問道:「你怎麼了?」
我剛剛邁進廟門,就一疊聲的大喊:「師父,出事了,方丈不明不白暈倒了,怎麼叫也叫不醒。」
今天,在這時候,我忽然清清楚楚察覺到了。這陣陰氣,包含了兩個人。他們從我和方丈身後傳過來,然後直挺挺的站在床邊。
大聖像前面三柱清香常年不絕,現在紙紮吳盤腿坐在大聖像之後,倒像是也在供奉他似得。
不過,這時候事情緊急,實在顧不上笑了,我們兩個悲悲戚戚,盡量做出一副哭喪的樣子來。
這時候我想起來,之前紙紮吳曾經把魂魄分成四十九道,附在紙人上飄出去了。
等紙紮吳洗乾淨了再看的時候,我不由得嘆了口氣:「他果然憔悴了很多。一腦袋頭髮本來半黑半百,現在全都白了。」
方丈無辜的搖搖頭:「我怎麼了?沒什麼啊?」
就在這時候,我看見那些紙人動了。像是有風在吹他們一樣,慢慢的,繞著紙紮吳圍了一圈。
張元又問:「棺材鋪怎麼樣了?我女兒怎麼樣了?」
紙紮吳嘆了口氣:「你女兒要出事了。」
張元忽然說了句:「來不及了,許由,把紙人燒掉。」
方丈慢慢的轉過身來:「什麼不對?https://m.hetubook.com.com
我在紙紮吳身上摸了一遍,發現一個羅盤。這羅盤有點奇怪,指針並不是指著南方,而是有點偏西。
張元嘆了口氣:「先把吳老頭抬出來,看看他的身體還在不在。」
我這才回過神來,跟著他的節奏嚶嚶嗡嗡的濫竽充數,嘴裏雖然發出哭聲,可是我的眼睛卻在始終盯著紙人。
在張元的逼迫下,我也曾經學過一陣怎麼感悟陰陽二氣。只是一直沒有派上用場。
紙紮吳清理好了之後,身子一歪,躺在了蒲團上。
終於,那紙人像是終於力竭了一樣,發出一聲輕響。全身的鮮血砰地一聲,從身上炸出來,在它周圍形成一團血霧。
我答應了一聲,也沒有多想,端起蠟燭就向那些紙人燒過去。
我兩眼直勾勾盯著血人,心中激蕩,腦中紛亂。甚至忘了哭。
說完這句話,他忽然兩眼上翻,一下暈倒在地上。
張元吩咐我說:「你和方丈,你們兩個人,跟著羅盤,在天亮之前,一定要把剩下的紙人找回來。那些紙人做的很簡陋,天一亮,陽氣蒸騰,他的魂魄肯定受不了。」
好在這裏距離大聖廟也不遠,我背著方丈,向大聖廟走去。
方丈哆哆嗦嗦說:「嚇得,嚇哭的。」
而旁邊的方丈還在擦眼抹淚。
這時候,呆在牆角的張元嘆了口氣,也是如蒙大赦的感覺:「幸好,幸好沒有搭理我。這兩位要是仔細在大聖廟轉一圈,和_圖_書你師父就被人弄走了。」
我抬頭,看見紙紮吳已經醒過來了。他雖然滿臉鮮血,但是我能看出來,他現在很虛弱,比昨天晚上更加蒼老了。
我正在有聲無淚的哭泣。忽然,聽見大聖廟的廟門咣當一聲。
紙紮吳說:「我是臨走的時候被發現的。所以,偷聽到了一些內容。幾個月之後就是中元節了,他們打算在那個時候,把你女兒押到冥界去。後來,他們說話聲音越來越小,我忍不住湊過去聽,結果,驚動了他們,被一路追殺。一縷殘魂都被打散了。」
我心裏嘀咕:「我師父根本就是見誰害誰。」
這時候,趴在床邊的方丈拽了我一把,放聲大哭起來。
方丈很胖,背起來很吃力。到最後,他簡直是掛在我身上,被我拖過去的。
張元說:「紙人雖然是吳老頭的替身,但是畢竟和他的肉身有千絲萬縷的聯繫。現在紙人被那兩個鬼打殘了,他的肉身自然也受傷不小。現在咱們把兩個鬼瞞過去了。但是他們很快就會發現帶回去的紙人是假的。所以,你們兩個手腳麻利點,趕快把吳老頭的其他魂魄收集回來。」
我知道出事了,不敢怠慢。和方丈兩個人跪在床邊,我叫吳老頭:「三叔。」方丈叫他:「二舅。」我們兩個一口一個:「你死的好慘啊。」
我向後退了兩步,看見火苗外黃內白,裏面燈芯似得一個黑影。然後這黑影慢慢走出來,走到紙紮吳身上了。
和-圖-書一夜,我們幾乎把大聖廟周圍走了一個遍。幸好這些紙人飄散的地方並不遠,不然的話,天亮之前我們絕對沒辦法將他們完全找到。
我不由得佩服:「方丈,你不錯啊,假哭能哭出眼淚來。」
我和方丈答應了一聲,端著羅盤急匆匆走出大聖廟。
我站的太近了,火舌一下舔到我身上,然而,我沒有任何疼痛感,反而,隱隱約約的,我看見大火裏面有一個人影。
這時候我忽然發現方丈面色蒼白,兩片嘴唇發紫。
像是被人推開了一樣。我扭頭想向後看。但是張元急迫的聲音傳過來:「別看,快哭。」
當黑影走到紙紮吳身上的那一刻,紙人轟然熄滅了。隨口,紙紮吳痛苦的叫了一聲:「疼死我了。」
而方丈更絕,居然從禪房裡拿出來一卷黃紙,一邊哭一邊燒,實實在在把戲做足。
我在方丈懷裡掏了掏,把那些紙人取出來,隨手放在地上。
等我和方丈發現最後一個紙人的時候,天已經要亮了。我連忙把紙人交給他,說道:「快拿好。」
於是不敢怠慢,我和方丈喊了一二三。把紙紮吳的身體,或者叫屍體更合適,高高的抬起來,放到大聖像後面了。
那些血霧飄下來,紛紛揚揚落在床上,沾在我和方丈的身上。然後,那紙人輕飄飄的飛了起來,飄飄蕩蕩,向門外飛出去了。像是有一隻手,憑空抓著它一樣。
紙紮吳愣了一下,然後憤憤的罵了一句。也不理張元,艱難的爬起hetubook.com•com來,找了一盆水,把自己清洗了一遍。
我馬上聞到一股血腥味,連忙閉住呼吸。
紙紮吳的替身被我捏了兩天,早就被汗水浸透,變得臟污不堪。我和方丈對著這個紙人哭喪,怎麼都覺得有點好笑。
我把方丈放在大殿。張元淡淡的說了句:「他只是個普通人,受不了吳老頭的魂魄而已。沒關係,把紙人取出來,讓他歇一會就好了。」
方丈小心翼翼把紙人收起來,揣在懷裡了。
我問師父:「咱們怎麼辦?」
紙紮吳沒好氣的說:「怎麼樣?你說怎麼樣?差點把老命丟在那。姓張的,老子被你害慘了。」
我嚇了一跳,連忙蹲下來,又是搖又是喊。然而方丈始終軟綿綿躺在地上,一動不動。
我心裏疑惑,紙紮吳明明藏在大聖廟後面,他能有什麼事?
我探了探他的鼻子,還有氣,又摸了摸心跳,也正常。
就在我發獃的工夫,這些紙人以極快的速度燒起來了。
我回頭看了看外面,天正在慢慢變亮,夜色正在慢慢消退。
我心裏一驚:「棺材鋪的鬼真的追過來了?」
我和方丈攀上供台,向大聖廟後面一望,不由得哎呦一聲。紙紮吳簡直變成了個血葫蘆。全身上下都被血包裹著,根本看不清楚模樣了。
緊接著,我看見原本貼在床上的替身,忽然直立起來。那紙人像是在掙扎一樣,站起來,又坐下去。坐下去又站起來。
張元動彈不得,方丈又昏迷不醒,一時間,我有點不知道該怎麼做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