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四十五章 免費的棺材

第四十五章 免費的棺材

我大驚失色,忍不住脫口而出:「燒了?」
我見他神色異常,心裏也有點沒底,說道:「一個計程車司機。怎麼了?」
我問紙紮吳:「是不是鬼上身?」
然而有一天,方丈打開廟門一整天,居然一個香客也沒有。即使最虔誠的那幾位老太太,也沒有為他們調皮的小孫子上香祈福。
張元隱藏在紙人當中,我看不到他的表情,到那時能聽到他猶猶豫豫的說:「應該不是棺材鋪,如果棺材鋪的人想對付我們,根本沒必要這樣故弄玄虛。」
方丈心寬體胖,每天吃飽了睡,睡飽了吃。天亮的時候開門迎客,天黑的時候洒掃廟堂。廟裡面香火雖然不怎麼樣,但是供我們幾個人吃喝是沒什麼問題了。
張元淡淡的問:「出了這麼多事,我還有什麼挺不住的?你說吧。」
張元還沒有說話,我兜里的手機忽然響了。
這下,張元沒有再說話了。
紙紮吳搖了搖頭:「沒那麼簡單。」
而張元又把我和紙紮吳叫了過去,我們三個又開始商量著怎麼救人。張元估計是急昏了頭了,後來的辦法就越來越離譜,連打110報警都說出來了,真是可笑。
我一聽這話,不由得嚇得一哆嗦:「鬼?給我打電話?」
張元和紙紮吳都說不出原因來,只是囑咐我小心點,這兩天不要到外面亂跑。大聖廟雖然很小,但是畢竟有香火供奉,一般的鬼怪不敢輕易到這裏來。
張元始終沒和圖書有說話。
我撓撓頭:「我是這麼說的嗎?你有什麼事?」
紙紮吳也點點頭,加了幾分肯定:「應該不是棺材鋪的人。」
方丈狼狽的逃回來,捂著腦袋說:「打吧,打死算了,反正我是不管了。」
紙紮吳坐在蒲團上,苦笑一聲:「這一趟讓我精疲力盡,你就是讓我走,我也走不了了。你要和我商量什麼?幫你救女兒還是幫你找身體?」
張元聲音很輕,但是語氣很堅定:「我想救她。」
他們三個都不說話。
而廟外面的吵架顯然已經升級了。三個人不僅再是吵架,已經開始推搡起來。
方丈惴惴不安的瞥了張元和紙紮吳一眼,然後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見紙紮吳在看你,於是跟著看看。」
而這幾天之內,張元也和紙紮吳推演了無數遍,他們仍然在討論怎麼救師父的女兒。
這個舉動嚇了張元和紙紮吳一跳,他們兩個連忙喝道:「別出去,你忘了前兩天的電話了嗎?」
我一聽棺材,眉毛不由得一跳:「難道是棺材鋪的人?」
那邊緊張的來了句:「許大師,是我。」
我驚訝的指著那塊血斑:「吳老頭,這是怎麼回事?」
方丈眨眨眼看著我:「這也行?這麼晦氣的東西,有人會要?」
老太太自然心中不忿,和兩個老頭子吵了起來。
方丈搖搖頭:「什麼也沒有裝,上好的兩口空棺材。做工一流,我都忍不住想躺進去和_圖_書試試了。」
我回頭笑笑:「不出去,放心吧。」然後,我衝著廟外喊了一嗓子:「大聖廟施捨棺材了,分文不取。只有兩幅,先到先得。」
紙紮吳慢慢的點了點頭。
張元很堅定的說:「我一定要想辦法救她,哪怕不要這條命了。」
他一句話沒說完,老頭從地上撿起一塊半截磚,一下朝方丈腦袋上扔過來,嘴裏罵道:「你他娘的也想來跟老子搶?」
司機說:「我遇上髒東西了,你能不能幫幫我?」
張元提出了無數個方法,但是每一個都被紙紮吳否定了。這些方法之所以行不通,基本上都是因為一個原因。那就是棺材鋪裏面的啞巴。
我有點不耐煩:「你是誰?」
那邊說:「我是計程車司機。你忘了?前兩天你給我一張名片,讓我有事找你。」
張元我不敢惹,紙紮吳我惹不起。於是我瞪著方丈:「你跟我說說,到底怎麼回事。」
方丈心軟,跑出去說:「你們這麼大年紀了,就別……」
張元說道:「應該是有一隻鬼想引誘許由過去,然後要對付他。」
紙紮吳似乎心有不忍,說道:「老張,還有一個消息,你最好能挺住。」
我點點頭答應了。但是心裏始終有點不踏實,總感覺只要邁出廟門,就有人要抓我似得。
掛了電話之後,我發現其餘的人都沒有說話,正在目不轉睛的看著我。我被他們看的有點心裏發毛。問道https://www.hetubook.com.com:「怎麼了?」
張元沉默了一會,又問:「她現在怎麼樣了?」
幾秒鐘之後,張元的聲音也響起來了:「我沒事,讓我歇一會。吳老頭,你別走,有些事我要和你商量商量。」
這時候,方丈也回來了。
紙紮吳搖搖頭:「你救不了。」
我頓時無話可說。
喊完這句話,我就退回來了。
我看了看號碼,很陌生。於是我接通電話,習慣性的問:「你好,買保險嗎?」
我們幾個都隱隱約約有些擔心。不由得齊聲問道:「你沒事吧?」
我,方丈,師父,紙紮吳。我們都曾經去過棺材鋪,也都見過啞巴。但是我們全都不知道,啞巴到底是人是鬼,他到底有什麼實力。我們唯一能肯定的一件事就是,他的實力很恐怖。我們和他硬拼,絕對是在找死。
我點點頭:「沒錯,他說他遇見髒東西了。」
我信心十足的說:「你看我的。」然後我一步步向廟門口走去。
我擺擺手:「別開玩笑。還是趕快把這兩口棺材弄走吧。我看著瘮的慌。」
紙紮吳嘆了口氣:「被他們給燒了。」
紙紮吳說:「這個人的聲音,有點不對勁。」
我看了看張元和紙紮吳。
方丈目瞪口呆的看著廟外的一切,我則拍拍他的肩膀:「在中國,只要寫上免費兩個字。就算是炸彈,也有人能給拆回去賣廢鐵。」
據紙紮吳說,本來他是無論如何都不會摻合這件事的,但是和_圖_書師父實在太可憐了。女兒被抓了,自己的肉身又沒了。所以在這陪他兩天,耽誤點時間,做一些無用功。
這手機常年關機,因為大聖廟不通電。昨天晚上剛在李小星家充上了一點電。沒想到,今天就有人打電話。
方丈罵罵咧咧向走回來:「麻痹的,不知道誰往廟門口放了兩口棺材。一左一右,像是門神一樣。怪不得這兩天沒有人來上香。」
這時候,紙紮吳緩緩地說:「許由,剛才誰給你打電話?」
張元沒有說話,忽然,哇的一聲。紙人身上莫名其妙的出現一塊血斑。
紙紮吳無奈的笑了笑:「如果拚命就能辦成事。咱們這些人也不用背著詛咒過幾千年了。」
他話音未落。遠遠地,有個老太太喊道:「我先聽到的,給我留一副。」然而,還沒等她走到跑到廟門口,有兩個老大爺顯然腿腳更好,已經把棺材佔下了。
紙紮吳嘆了口氣:「沒關係,那不是真正的血。是魂魄受到了大創傷。」
方丈一整天都在納悶中,到傍晚的時候,不由得坐不住了,開始在廟裡面走來走去。
紙紮吳眉頭緊皺:「不應該啊。電話裏面的聲音絕對不是人發出來的。不可能是那個計程車司機。」
紙紮吳搖搖頭:「這個我也不知道了,可能冥界有什麼變故吧。」
紙紮吳像是在猶豫,然後遲疑的說道:「你的肉體……」
這下,張元的聲音陡然緊張起來:「我的肉體怎麼了?」
我緊張的問hetubook.com.com方丈:「棺材裏面有沒有裝著什麼東西?」
我被張元這麼一說,心裏開始打鼓:「我沒招誰沒惹誰,為什麼要對付我啊?」
方丈為難的說:「現在天都黑了,大街上也沒什麼人了,連個幫手都沒有,弄到哪去?」
也就是因為這個不確定因素,所有的辦法都推演不下去。接連幾天,事情變成了死局,解不開的死局。張元整天長吁短嘆,說什麼日子一天天減少,什麼當父親的對不起女兒,把我們煩得要死。
紙紮吳皺了皺眉頭,向門口喊道:「方丈,你又抽什麼風呢?」
紙紮吳搖了搖頭,問張元:「張道友,你覺得呢?」
我很果斷的說:「別扯淡,我現在沒空。」然後,把電話掛了。
紙紮吳說:「還不錯,至少比你現在這個樣子要好得多。只是身上鬼氣重了一些,棺材鋪那種地方,我不說你也明白。」
我們三個正在商量著,忽然方丈在外面破口大罵起來:「哪個王八蛋這麼缺德?自己家沒地方是不是?把這些東西放到老子廟門口?要不是念了幾年經老子看破紅塵,麻痹的一拳把你打到娘胎裏面去。」
隨即,張元的聲音也響起來了:「電話里的聲音,應該不是人能發出來的。許由,給你打電話的可能是鬼。」
聽到這個消息之後,張元的聲音也變得急躁起來了:「我女兒被他們抓走十幾年了,怎麼忽然要送到冥界去?」
我不敢怠慢,把計程車司機那點事原原本本的說了一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