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五章 捉鬼

第五十五章 捉鬼

然而,那腳步聲遲疑了一會,還是繼續向前走了。
我心中大駭,連忙舉起桃木劍,打算把那隻手打落。然而,那手在空中拐了一個彎,居然轉向無雙身上飛過去了。
小王點點頭:「這就好辦了,我現在就把她抓回去問話。」
我的桃木劍指著床上的鬼娘子,淡淡的說:「別害怕,我們不是掃黃辦的。」
我和無雙跑到窗前的時候,看見她整個人正在以極快的速度向遠方逃去,幾個起縱,已經不見人了。
小王哆哆嗦嗦的說:「鬼,嚇死我了,腿軟,站不住了。」
她張了張嘴,發出一聲凄厲的嚎叫:「上次我已經放你一馬了,這可是你逼我的。」
鬼娘子看了我們兩眼,忽然身子向後一縱,整扇窗戶被撞碎了,與此同時,她的身子也逃了出去。
鬼娘子痛苦的叫了一聲,向後退了兩步。
我看看表:「現在還早,先睡一覺,等夜深了再起床守著。」
我指著他一身筆挺的警服說:「你在這守著,老太太還敢拉皮條嗎?你去隨便問幾句話,就說我們倆的嫌疑已經洗清了,然後你們警方照顧我們兩個外地人,所以來這裏辦案之餘給我們安排個住處。最好能以為人民服務的名義讓老太太免了我們倆的房費。然後馬上離開,這樣的話,她就不會懷疑了。」
這時候,敲門聲忽然停了。
然後,我回到自己的房間,關上門睡了。
裏面一個赤裸上身的胖子大叫一聲,戰戰兢兢m.hetubook.com.com蹲在地上,整個一塊肥肉,帶著哭腔說:「警官,我啥也沒幹啊。」
只見老太太又是擺手又是跺腳,一臉緊張的說:「你怎麼又來了?這兩天風聲正緊。你說說你啊,怎麼就把人給弄死了呢?你去別家看看吧,我這不收留你了。」
無雙一臉笑意的看著我:「不錯啊,你連陰陽二氣都感受的不利索,居然能看出來她是鬼?」
我們來到走廊頂頭那間房,耳朵貼在門上仔細聽了聽,沒有聽到任何聲音。
我們兩個人舉著劍一步步向鬼娘子逼近。
剛喊出這一嗓子,我全身一陣冰冷,像是被凍住了一樣,動作都慢了好幾拍,我艱難的轉過頭來,發現鬼娘子就在我身前站著,幾乎是臉貼著臉。
小王看著我們兩個:「你們打算怎麼破案?」
我嘆了口氣,說道:「這就是正事,那個女的就是鬼。就是她害死隔壁房客的,如果我當時意志力不堅定,也就跟他一樣了。」
我們兩個揮舞著桃木劍張牙舞爪的闖進去。
我痛苦的捂著臉:「我在這裏。」
我沒有時間搭理他,因為原本坐在床上的鬼娘子已經站了起來,或者說,是飄了起來。
我看著那張青幽幽的臉,嚇得頭皮發麻。這時候鑽到鼻子裏面的也不是香味了,而是腐爛的泥土味。
她兩眼直勾勾盯著我:「原來是個道士。」
我擺擺手:「別鬧,仔細聽。」
我拽了m•hetubook•com•com拽她:「行了,趕快走吧,臭死了。」
鬼娘子走後,屋子裡的燈恢復正常了。忽然,我問道一股臭味。循著這味道望去,我看見剛才的胖男坐在地上,已經失禁了。
一聽這個,我連忙擦了兩把鼻子,身手把燈關了,然後對無雙說:「咱們走。」
前台空無一人,但是隔著老遠就能聽到老太太在外面招攬客人的聲音:「住店不?安全舒適,想要什麼服務都有。」
我連忙擺手:「我可什麼都沒幹啊,我一身浩然正氣,當場拒絕了。」
也就在這時候,無雙已經把那隻手砍成了幾段。
我心中一動:「來了?」我心中暗暗讚歎:「這個女鬼還真是執著啊,上次沒有把我弄到手,今天又來了。」
屋子裡的燈忽然熄滅了,房間里只剩下青幽幽的光芒。而這光芒,正是鬼娘子身上發出來的。
我蹲在地上,緊皺著眉頭:「還不是你乾的好事?沒事踹我的房門幹嘛?」
無雙和小王都奇怪的看著我:「你知道?你怎麼知道的?」
我擺擺手:「我犯得著逃跑嗎?你可得藏好了,別讓老太太發現你。」
我心裏一陣冰涼,死死的咬緊牙關。
我不好意思的指了指桃木劍:「紙紮吳告訴我的。」
我仔細的聽著,然後聽見開門聲。隨後,是關門聲。鬼娘子應該已經進去了。
我們兩個剛剛走到門外,忽然腳下一絆,差點把我摔倒,我低頭一看,是小王趴在地上,和圖書正在臉色蒼白的喘氣。
我心裏一陣緊張:「難道她發現我們了?不過這樣也好,反正打算除掉她。」
無雙滿臉嘲諷的看了我一眼:「這就是你那個姘頭?」
然後,她朝我一伸手,那隻手忽然從手腕處脫離開來,直直的沖我飛過來。
然後我聽見無雙的聲音:「死哪去了?」
然後,我和無雙對視了一眼,然後一個人扶著門框,一個人打開房門,盡量不發出一點聲音。
這家旅館不大,只有一層,我們靜悄悄的從七扭八拐的走廊穿過去,來到大廳。
小王有點疑惑了:「你們兩個守在這裏?我呢?」
我和無雙連忙躲躲藏藏的跑回去,身後還能聽見老太太正在追著鬼娘子說:「最後一次啊,以後不許再來了,我這死過人很影響生意。哎,去走廊最頂頭那一間吧,那裡面住的是個單身租客。」
我不好意思的撓撓頭:「她說她是出來賣的……」
無雙別過頭去,呸了一聲:「不要臉。」
我摸出桃木劍,一步步走到門口。
我頓時覺得半邊身子都麻了。
小王看了看我手裡的桃木劍:「所以,你們把這個女鬼抓住,這件事就算完了是吧?不過,你們能保證這女鬼還會出現?萬一她跑到別的地方,咱們去哪抓?」
小王不耐煩的擺擺手:「先說正事。誰有空聽你的風流債?」
老太太雖然開了兩間房,但是實際上,我們全都呆在了其中一間。
無雙淡淡的說:「我感覺到那個女鬼了和圖書,她正朝這邊走過來。」
正在這時候,我手裡的桃木劍發出一陣暖流,我的身子頓時恢復了正常,我連忙把頭一偏,然後舉起桃木劍朝她的脖子上削去。
我猶豫了一下說:「事情是這樣的,昨天晚上,我睡到半夜的時候,有個女的來我房間了。」
鬼娘子一言不發,居然直挺挺朝旅館走過來。
小王去找老太太問話了。無雙問我:「咱們現在怎麼辦?」
無雙打開燈,詫異的看著我:「你怎麼流鼻血了?」
我喝了一杯水,整理了一下思路,對他們說:「我大概已經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我和無雙藏在自己的房間裏面,聽著走廊的腳步聲,慢慢的走近,然後停留在我們門口。
無雙臉上的表情很奇怪:「有個女的?」
我連忙攔住她:「你現在抓她,她肯定不承認,咱們不都是講究人贓並獲嗎?今天晚上我和無雙守在這裏,如果那個女鬼再來,我們就把她抓住。」
我給小王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女鬼已經來了,讓他馬上趕過來,不過,不要驚動老闆娘,悄悄的上來。
然後她的嘴湊了上來。
我把他扶起來:「怎麼了這是?羊癲瘋犯了?」
我正夢的熱鬧,忽然聽見幾聲輕輕地敲門聲。
對於我和無雙的話,他可能聽得不大明白,但是大概意思能理解,他問我:「你的意思是說,有一個女鬼,謊稱是失足婦女,來這裏和租客發生不正當關係,趁機將他們害了?」
我大叫一聲:「小心。和圖書
我點了點頭。
無雙捂著鼻子罵:「你怎麼這麼噁心?隨地大小便,還有沒有公德心?」
我點點頭:「如果不出意外,這女鬼還會再出現。因為昨天我來租房子的時候,老太太曾經向我暗示,她這裡能提供特殊服務。剛才無雙也說了,這老太太身上,有女鬼的氣息,我懷疑她認識這個女鬼。」
這一覺我睡得並不踏實,在夢裡面,我夢見了所長家。他把我和無雙綁了進去,要我們交出大胖小子。見我們不從,他又把自己老婆拽了出來,一個其丑無比的女人,然後要我借精生子。我噁心的想吐,堅決不從,忽然,那女子又變得妖艷無比,一身鬼氣……
我這話一出口,原本戰戰兢兢的胖子氣焰頓時囂張起來,指著我罵道:「你不是掃黃辦你進來幹嘛?你腦子有病啊。」
無雙低呼一聲:「不管了。」然後一腳把房門踹開了。
小王想了想,點頭同意了。然後記下了我的電話。並且警告我說:「我會在附近監視你們的,別想著逃跑啊。」
我躲在門後面,心裏有點疑惑:「難道走了?早知道今天就不關門了,直接給她開著。」
老太太吆喝了一會,忽然聲音低了下去。我和無雙藏在門口向外面張望,只見她面前站著一個打扮妖艷的女子。正是昨天的鬼娘子。
我猛然想起紙紮吳的話,她會把人的魂魄吸走。
我正這麼想,忽然耳邊一聲炸響,緊接著屋門被一腳踹開了。我本來站在門后,正好被門給拍個正著。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