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六章 西山村

第五十六章 西山村

老闆娘也沒好氣:「這次回來是找小玉的。」
一路顛簸,藉著月光,遠遠地我看見一片起起伏伏的暗影,像是一片村落的樣子,而老闆娘也終於說了句:「到了。」
小王辦案的時候器宇軒昂,沒想到一個鬼娘子把他嚇得站不起來了。
沒想到,小王一聽這話更著急了:「跑了?那可怎麼辦?它在這吃了這麼大虧,還肯來嗎?萬一它來了再害人怎麼辦?」
無雙神色有點嚴肅:「如果她知道鬼娘子是鬼,我擔心,她可能有一定道行,咱們把她惹急了,萬一狗急跳牆,咱們打得過嗎?」
裏面有人粗聲粗氣的問了一句話。
無雙看了看小王,又看了看我,滿臉笑意的拍拍我的肩膀:「不容易啊,總算找到個比你還膽小的人了。」
小王一臉疲憊的揮揮手:「帶我們去。」
老闆娘面色死灰看著我:「他們說,小玉已經死了一個多月了。」
我把老闆娘的繩子解開:「不想以後你這旅館天天鬧鬼就快點帶我們去。」
司機把計程車停在村口,小王掏出錢來付了帳,然後對司機說:「師傅,你在這等我們一會別走,一會我們離開的時候還坐你的車。」
剛才鬼娘子一幕已經結結實實把胖男給嚇壞了,他已經把行李收拾好,打算來前台退房,結果一眼看見我們三個人正在綁老闆娘。根本連靠近都不敢了,貼著牆戰戰兢兢溜走了。
老闆娘答應了一聲,接著說:和-圖-書「後來的事你們大概也知道了。小玉躲了一天,等到了晚上又回來了。我本來想把她趕走的,但是又覺得她可憐,畢竟家裡有病人,所以就讓她去最頂頭的那一間……哎?怎麼只有我被捆在這?小玉跑了嗎?」
老闆娘想了想:「坐汽車也就兩個小時。」
我們攔了一輛計程車。在夜色中飛速的行駛起來。
老闆娘答應了一聲,說:「沒想到啊,這小妮子不知道怎麼搞的,第一次接客就死人了。我就趕快把她打發回老家了,讓她去避避風頭。警察同志,害死人的事可不賴我啊。」
李洪疑惑的看著我們三個,目光在小王身上轉了轉,然後臉色很不好的向老闆娘問了一句話,他們的方言聽得多了,我基本上能辨認出來,他是埋怨老闆娘在外面犯了事,把警察招來,連累親人了。
老闆娘想了想:「我是西山村的,年輕的時候來西安闖蕩,盤下這個店,在這開旅館。前幾天,小玉忽然來我店裡了。她說家裡有人病了,想在城裡掙點錢。但是她既沒有學歷,又沒有技術,累死累活干幾天也掙不到錢。但是家裡催的又緊,所以她合計了合計,就打算在我這接客人。我當時也猶豫了一下,可是想想,既能收場地費,又能賺回頭客,於是也就答應了。」
小王把手機掏出來:「給你老家打個電話,問問小玉的情況。」
老闆娘撥了一個號碼,大https://m.hetubook•com.com著嗓門和對方講了幾句,說的都是方言,我聽不太懂,不過能大概猜出來是向對方問好。
我點點頭:「你說的有道理。我去找繩子把她捆上。」
小王點點頭:「你接著說。」
這兩個人神情激動的說了幾句話,然後把我們讓進去了。
這樣也好,房子裏面只剩下我們三個。大門一關,為所欲為了。
說了兩分鐘之後,老闆娘忽然雙目圓睜,大呼一聲:「啥?」
小王點點頭。
我們沖李洪點了點頭。
司機的心思我們已經猜到了。小王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師傅,你怕什麼?我是警察。」
我猶豫地看了無雙一眼:「這有什麼關係嗎?」
小王一臉苦笑:「這小子跑了,咱們怎麼回西安?」
我慢慢的走到她面前,問她:「今天那個鬼,和你什麼關係?」
老闆娘聽了這話,直接嚇暈過去了。
老闆娘緊張的問:「現在啊?這黑燈瞎火的。」
小王說:「你不是說別讓我驚動她嗎?我把她打暈了。」
幾秒鐘之後,老闆娘吼了兩嗓子,忽然臉色煞白,手機咣當一聲掉在地上。如果不是有繩子捆著,估計她已經摔倒在地上了。
老闆娘迷迷糊糊的睜開眼,一看我們三個這架勢,扯著脖子就開始喊:「救命啊,綁架……」
這時候司機有點不淡定了,一會說油不太夠了,一會說家裡孩子該餵奶了,總是想盡辦法推www.hetubook.com.com脫,意思是讓我們下車,不拉這趟活了。
老闆娘大呼冤枉:「我可不是拉皮條的,我開旅館方便旅客,做的都是正經生意。」
小王不說這話還好,一說這話司機更害怕了,面色蒼白的說:「警察同志,你們辦案怎麼也不開警車啊。」這語氣裏面透著不信任,我估計他是在想,這夥人連警察都敢冒充,指不定犯了多大的事。
然而,等我們剛剛下車,走了沒兩步,司機忽然掉轉車頭,加大油門逃跑了。
我和無雙不由得嘆道:「你要是把對付人的勇氣放在對付鬼上,至於嚇得腿軟嗎?」
我對驚魂甫定的小王說:「別害怕,那隻鬼已經跑了。」
老闆娘所說的村子司機並沒有聽說過,所以一路上她都在東拐西拐的指揮。計程車漸漸地出了市區,越走越偏僻,到後來,甚至上了盤山路。
自從昨天這裏出了命案之後,旅館的生意一落千丈。實際上,這裏的租客都跑光了,整棟房子裏面,也就走廊頂頭的那個胖男剛下車,人生地不熟,所以來這住宿而已。
我被這一句話噎的喘不過氣來,忍不住瞪瞪眼:「你這是怎麼說話呢?」
我們三個人找到老闆娘的時候,她仍然軟軟的躺在椅子上。
然後,我看見屋子裡的燈亮起來了,通過那亮光判斷,應該是電燈。我長舒了一口氣,還好,這村子至少有電,比我想的要現代化一點。
我看了看小王:「咱們是和_圖_書不是得去老闆娘老家去看看?」
雖然已經知道結果了,但是我仍然問了一句:「怎麼了?」
老闆娘沖他嚷道:「我幾個鐘頭前還見過她。這事怎麼說?」
老闆娘一臉茫然:「什麼鬼?」
我們把老闆娘搖醒了,問她:「從西安到你老家,要多久?」
小王不耐煩的說:「先把你的情況交代清楚再說。」
無雙的桃木劍在她的脖子上面來回磨了磨:「想在這裏開個口子就接著喊。」
我看了無雙一眼:「說道正題上了。」
一聽見鬼,老闆娘明顯的緊張了,連連點頭,答應帶路。
看老闆娘的意思,好像不知道鬼娘子是只鬼。於是我問她:「你沒覺得什麼不對勁?她是怎麼來求得你?」
無雙晃了晃手裡的桃木劍:「怎麼?想打架?」
老闆娘掙扎著接過來,一臉諂媚的笑意:「我懂,我懂,揭發同夥能減刑對不對?我這就給您問問,萬一小玉逃回去了咱們就把她抓住。」
我和無雙點了點頭:「你這兩天見到的,是鬼。」
無雙把桃木劍架在老闆娘脖子上,然後把她弄醒了。
現在已經是深夜了,村子裏面黑乎乎的,很安靜。偶爾有被我們的腳步聲驚醒的狗,不滿的叫兩聲。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別的聲音了。
老闆娘滿臉緊張:「什麼不知道?」
老闆娘滿臉討好的意味:「村子里有驢車,咱們走的時候坐車走。」
無雙搖搖頭:「死了一個月的鬼,知道吸人的魂魄m•hetubook.com.com,有點蹊蹺啊。我猜這件事沒有那麼簡單。」
老闆娘頓時慌了,眼珠轉了兩轉,過了一會低著頭說了句:「她叫小玉。是我的老鄉,不過,我可沒有逼她啊,是她自願的,而且是她主動求得我,我也是看在老鄉的面子上給她提供個場地,就收了四成的場地費而已……」
李洪有點不耐煩:「不是告訴你了嗎?上個月小玉就死了。」
我想了想說:「旅館老闆娘好像認識這個女鬼,該審審她了,哎?老闆娘呢?這麼大動靜,她怎麼也不過來看看?」
說到這裏,老闆娘那眼睛瞟了瞟小王:「我這算坦白從寬不?能不能少判我幾年?」
我冷笑一聲:「你裝什麼傻?你不是拉皮條的嗎?」
這下老闆娘閉上嘴了。
緊接著,院門打開了。走出來一個男人,面色很黑,鬍子拉碴,看不太清楚具體的年紀。
我無奈的揮揮手:「懶得搭理你。」
司機唯唯諾諾,連連答應。
在我和無雙的催促下,老闆娘帶著我們向村子裏面走去了。
我正要把老闆娘弄醒,無雙伸手把我攔住了:「等一下,你說,既然老闆娘認識鬼娘子,那麼她知不知道鬼娘子是鬼?」
我指了指小王:「別扯了,警察都看見了。」
我們走到屋子裡面之後,老闆娘指著那男的說:「這是我弟弟,叫李洪。」
我看了看無雙和小王:「看來她還不知道。」
然後老闆娘答應了一聲。
老闆娘走到一戶人家跟前,伸手在院門上拍了拍。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