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五十七章 祖墳

第五十七章 祖墳

在路上,李洪向我們介紹說:「山裡面耕地本來就少,所以這裏的風俗有點特殊,死了人棺材一般不會埋在土裡面,而是放在山洞里。一個大家族用一個洞,就當是祖墳了。」
李洪抬頭看了看,然後點了點頭,緊接著,他疑惑道:「大晚上的,怎麼有人在裏面點火?」
我疑惑的小聲問李洪:「你們村裡面,有後背上長手的殘疾人嗎?」
再往深處走,慢慢的出現了一排一排的棺材。
我沖一邊的無雙招了招手,然後舉起桃木劍,示意要向下扎。
我嚇了一哆嗦,回頭一看,小王又嚇倒在地了。
洞口附近有很多黑色的灰塵,隨著腳步被撲騰起來,飄得到處都是。這些估計是紙灰,成年累月的燒紙留下來的。
我剛剛轉身要離開,旁邊的李洪卻把我拉住了。然後一臉緊張的看著我。
我沿著他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不由得嚇了一跳。這具屍體,居然有三隻手。
顯而易見,老闆娘和他李洪的關係並不怎麼樣。兩個人越說越激動,到後來破口大罵起來。
想到這裏,我舉著手電筒在洞裏面飛快的照了一圈。
然後,就在燈光一閃的瞬間,我忽然感覺到有點不對勁。
李洪沖洞裏面喊了一聲:「剛才誰在裏面?」
我舉著手電筒一個個看過去。果然,這些棺材都是虛掩著的。釘痕猶在,只不過釘子卻不見了。
無雙搖了搖頭:「這個山洞很乾燥,表面上看一切都很正常www.hetubook.com.com。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覺得這裡有點危險。」
小王催促我們:「咱們是不是早點開棺?看看屍體還在不在,然後回去?」
小王不耐煩的咳嗽了一聲:「別吵了,查案要緊。」
李洪提著手電筒走在最前面,領著我們漸漸地走出村子,然後慢慢的向山上走去。這山並不陡,但是苦於沒有台階,只有一條彎彎曲曲的,純粹是由人踩出來的小路。
我湊過去看了看,棺材蓋上的長釘已經崩出來了。這也就是說,這棺材應該被打開過。
我嚇了一跳,頭髮差點豎起來。一把將紙包塞到無雙懷裡,忍不住想吐。嘴裏噁心道:「無雙你是不是有病?懷裡揣著這玩意幹嘛?」
這時候忽然發現,在我們五個周圍,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很多人。他們隱隱約約圍城了一個圈,把我們圍在正中間。
小王的膽量不濟,這時候有點猶豫地問我們:「咱們還進去嗎?不然的話,等天亮再去也可以啊。」
別管死人下面躺著的是人是鬼,我們兩個的桃木劍紮下去,保證讓他吃不了兜著走。
我又看了看那隻手:「照這麼說,昨天的鬼娘子確實有身體?小玉的屍體復活了?」
無雙這麼一說,我也感覺到了。於是把桃木劍抽出來,然後舉著手電筒向四周照了照。洞裏面有很多石頭,在手電筒光下投著長長的影子,除此之外,倒也沒什麼特別的。hetubook.com.com
他的聲音在山洞裏面來回飄蕩,回升和原生混在一塊,像是很多人在說話。大晚上的,聽起來很是滲人。
我把脖子上的兩隻死人手拽下來,然後舉著手電筒去照這小子。想看看他是人是鬼。
我想了想,把李洪手裡的手電筒接過來,向裏面照了照。
我無奈的抓了抓頭髮:「我知道你是棺材鋪出來的,每天看死人,可就算這樣,也沒必要把屍體揣在懷裡啊。你帶著這東西幹嘛?路上餓了當零食嗎?」
無雙低呼一聲,桃木劍脫手而出,一下扎在那人大腿上。那個人本來正在狂奔,忽然腳下一趔趄,馬上摔倒在地,腦袋正好磕在一塊石頭上,他掙扎了兩下沒有爬起來。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來,低聲問無雙:「我聽說有的地方陰氣重,屍體常年不腐,有可能詐屍還魂,這裏怎麼樣?」
小王點了點頭,對李洪說:「勞駕你幫忙帶路。」
我有點奇怪:「這還對了?」
裏面一股霉味撲了上來。我和李洪捂著鼻子向後退了兩步。
無雙點點頭:「許由,你以前跟著我爸抓過鬼吧?」
我點點頭,問李洪:「小玉的棺材在哪?」
李洪一說鬼火,小王明顯放鬆了不少。他畢竟上過學,知道鬼火只不過是自然現象,和鬼無關。於是點頭答應進洞。
可是昨天的鬼娘子卻不同,我能感覺到她的溫度。好像,她有身體一般。
我想了想,我遇見過很多次鬼。和_圖_書在醫院,在夜市,在吳安家。那些鬼大多很陰冷,因為他們根本就是一團陰氣。
看來,她的屍體真的從這裏逃走了。然後,她居然像是一個活人一樣去了西安,找到老闆娘,甚至去接客人。這件事真是有點匪夷所思。
忽然,老闆娘說道:「怎麼這些棺材都沒有釘釘子?咱們這絕對沒有這個風俗啊。」
棺材掀開之後,裏面赫然躺著一具半腐爛的死屍,面貌雖然有些模糊,不過胳膊腿還都算完好。
我沖李洪招招手:「來,咱們把這個棺材蓋也掀開。」
我疑惑的把紙包打開,裏面赫然是一隻剁碎了的手掌,個別的手指一段一段,雜七雜八躺在裏面。
大晚上的,李洪不想出門,但是又不敢不出門,只好唉聲嘆氣的帶著我們走出來了。
這一嗓子喊出去之後,周圍靜悄悄的,並沒有人回答他。
然後李洪斬釘截鐵的說:「小玉絕對是死了。我還幫忙抬棺材來著。」
無雙搖搖頭:「具體的我也不知道。」
我和無雙,還有李洪姐弟,再加上小王。一共也就五個人。但是剛才,我怎麼好像看見十來個人影呢?
我們一行人舉著手電筒慢慢的走了進去。
我心裏已經有八九成把握了,小玉的屍體絕對發生了什麼事情。
李洪不答話,只是伸出手來,向棺材裏面指了指。我看他那隻手哆哆嗦嗦,顯然害怕到了極點。
無雙瞪了我一眼:「這是鬼娘子的手。昨天晚上被我砍碎https://www•hetubook.com•com了留在屋子裡的。」
這個洞很深,手電筒的亮光不足以把它照亮,裏面朦朦朧朧的,看不太清楚。
無雙問我:「那麼,昨天對付鬼娘子的時候,你有沒有覺得和以前不太一樣?」
李洪的聲音在劇烈的顫抖:「詐屍了,全都詐屍了。」
李洪指著距離我們最近的一具:「這個就是。」
我挺挺胸脯:「那當然,我可是手拿一柄桃木劍,大殺四方……」
然而,就在我們靠近洞口的那一刻,洞里的火光,忽然毫無徵兆的熄滅了。
這一場變故突如其來,我手裡的桃木劍差點都嚇掉了。幸好旁邊的無雙當機立斷,一劍斬下去,把死屍的兩隻胳膊斬斷了。
無雙點點頭:「然後從懷裡掏出一包東西來,遞到我手裡面。」
老闆娘罵弟弟好吃懶做,這麼大了還是光棍一個。李洪則罵姐姐為富不仁,整天在西安拉皮條禍害鄉親。
老闆娘和李洪從小生長在這裏,走起來如履平地。而我和無雙,小王三個人則有點吃力,不得不用手扶著路旁的小樹借力。
我們幾個人站在洞口面面相覷。無雙小聲的嘀咕:「怎麼感覺這火光像是在故意躲著我們似得?」
這不符合常理的一幕讓我們加快了腳步,幾個人在山上沙沙的走著。
我不由得嘀咕了一句:「看來只有小玉的屍體不見了。這到底是什麼原因?」
走了一會,我一抬頭,看見山腰上隱隱約約有跳動的火光,不由得長舒一口氣,問道:「m•hetubook.com.com前面那片火光就是洞口嗎?」
也就在這時候,從棺材裏面竄出來一個人影,看樣子正是要向洞外跑去。
警察的話到底有些威懾力,姐弟倆嘀咕了兩聲,終於安靜下來。
這話聽得我們大搖其頭,看來老闆娘拉皮條不是一天兩天了。
無雙舉著桃木劍站在棺材一旁,警惕著可能出現的危險情況。然後我和李洪一人一邊,把棺材蓋掀了下來。
李洪很肯定的搖了搖頭。
等霉味消散,我們再向棺材裏面看的時候,果然沒有人,只有一床長了綠毛的破棉被。
除了兩隻正常長在胳膊上之外,另有一隻手隱隱約約從脊背下面露出來一半。
無雙很無辜的說:「一隻手而已,你又不是沒見過死人。怎麼這麼大驚小怪的?」
無雙擊了一下掌:「那就對了。」
我在後面聽得連連點頭,心想:「這樣也好,省的刨墳了。我們雖然有個警察跟著,但是這裏畢竟山高皇帝遠,我們真要是把別人的墳刨了,這些村民能把我們活埋到坑裡。」
我看了看小王:「咱們估計得去小玉的墳頭看看,她的屍體可能已經不見了。」
我不明所以的問他:「怎麼了?」
正要動手的時候,那具死屍忽然坐了起來,兩隻手猛地一揮,一下卡住了我的脖子。
李洪打了個哈欠:「咱們剛才看見的可能是鬼火。沒啥,不害人,有人走近他們就滅了。咱們早點進去看看,然後回家接著睡覺吧。」
我心中驚懼不已,正在這時候,身邊撲通一聲。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