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十二章 照鬼

第八十二章 照鬼

我們幾個人全都看著她:「什麼意思?」
然後,他吩咐我們關門關窗,盡量把這棟房子和外面隔絕起來。然後,把那張白紙對著門掛了起來。像是電影的幕布一樣,從房頂一直垂到地板上。
這時候,無雙輕輕來了一句:「奇怪,我已近感覺不到他身上的鬼氣了。難道之前是我錯了?」
我心中一陣喜悅,看來這小子已經完全信了。
所長氣得臉紅脖子粗:「神經病。你是不是精神錯亂了?再說這話就給我滾出去。」
無雙能夠說出這番話來,我並不覺得奇怪,我奇怪的是,所長老婆居然也能斷定自己的兒子已經死了。難道,她也能感知人身上的鬼氣不成?
我嘆了口氣:「我自己去啊?你們來個人陪我一塊去。」
無雙勃然大怒:「你有病,給我買這個幹嘛。」
我緊張的看著她:「你這是怎麼了?昨天不還好好的嗎?」
瘦子點點頭,不過,他又加了一句:「話雖然是這麼說,不過還是小心點比較好。你們倆在人家的地盤上,難免著了道,不如現在跟著我們倆走吧。」
瘦子想了想:「得先去買點東西。許由,你去一趟紙紮店。買點糊紙人的那種白紙來。越大越好,用那種從來沒有裁剪過的。」
所長老婆哭著對我們說:「怎麼辦?許大師,你救救我,救救我們家。」
我詢問了一番,所長老婆終於哭哭啼啼的說:「我不知道怎麼感覺鬼氣。但是母和_圖_書子連心啊。他活著的時候,我能感覺到他。但是從昨天晚上開始,我慢慢的覺得他變成了另外一個人。這個人很恨我,但是又像是知道我的一切事情一樣。他想害我,但是我又沒辦法。」
我安慰所長老婆:「別哭了,什麼事都沒有,你孩子好好地活著呢。剛才我看見所長把他抱出去了。」
這兩道目光一直跟著我,直到我邁進紙紮店的那一刻,它忽然消失不見了。
我把東西放下來:「這些東西都是給無雙買的。」
這個影子是小嬰兒身上發出來的,但是看樣子,絕對是一個成年人。
瘦子猶豫著說:「或許,這件事我們兄弟倆能幫上點忙。」
然後,我又看了一眼悲悲戚戚的所長老婆。我拽了拽她,小聲地說道:「你是不是眼花了?孩子好好地啊?」
無雙被我說的啞口無言,隨後拿起一摞紙錢,坐在沙發上看了起來。
所長老婆淚流滿面:「哪有媽不要自己的兒子的?可是這小子不是咱們的兒子啊,你不信問問這幾個大師。他們剛才都看到了。」
那小嬰兒冷靜的躺在所長的懷裡,一動不動。只是眨著眼睛盯著她。
瘦子勸我和無雙離開這裏,畢竟我們都有自己的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還是少惹他為妙。
緊接著,傳來所長不爽的聲音:「你們在這裏幹什麼?」
瘦子點了點頭:「從那個眼神判斷,這嬰兒的魂魄應該已經和_圖_書換了。」
我有點摸不著頭腦:「你慢慢說,到底怎麼回事?孩子抱錯了?」
我看了看其他的三個人:「你們覺得是這樣嗎?」
然後,傳來了開門關門聲。
所長獻寶似得在這裏轉了一圈。然後打開大門,抱著兒子去菜市場玩了。
這一等,就是一下午。最後我實在不耐煩了,要跑到床上睡一覺的時候,大門忽然響了。
我在路上慢慢的走著,剛才的目光很奇怪,和昨晚不同。昨天晚上的目光很兇狠。而剛才的,似乎是想從我身上得出什麼東西一樣。
所長老婆馬上放棄我,轉而求那個瘦子:「大師,你一定要救救我們家。」
我心裏一驚,連忙回頭向後看過去。菜市場上的人來來往往,我根本不知道到底是誰在看我。
所長老婆連連點頭:「好,好,好。你什麼時候幫我看?」
我嚇了一跳:「死了?」這時候我臉上肯定是一臉的同情又悲傷,但是心裏卻樂開了花,孩子死了,我們也不用忙活了。
瘦子看了看窗外,然後把窗帘拉上了:「現在。」
我們幾個全都嚇了一跳。我向旁邊看了一眼,發現跪在地上的是所長老婆。
她剛剛問了這麼兩句,忽然,刺啦一聲。我們身前的白紙被撤了下來。
想到這裏,我連忙做出一副悲戚的樣子來。然後踉踉蹌蹌的向前走,顯得心神不寧。
我擺擺手:「行了行了。我去還不行嗎?」
和-圖-書長老婆一臉痛苦的看著我們:「我的孩子死了。我的孩子死了。」
瘦子擺擺手:「我們兩個肯定不行。我們是應客戶的要求來殺無雙的,不能輕易出現在這裏。剛才來的時候我倆東躲西藏,經過偽裝的。而無雙更不行了,她現在必須要假裝是一個死人。」
我們幾個商量到這裏,正打算離開的時候。忽然,旁邊撲通一聲,有個人跪了下來。
瘦子輕輕的說:「這個影子,就是那個小嬰兒的魂魄。」
我一臉無辜:「你這是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啊。我買這麼一大堆東西回來,追殺你的人不就信以為真了嗎?你不就安全了嗎?」
所長老婆哭的上氣不接下氣。說不出話來。而一旁的無雙淡淡的回答道:「她說的是魂魄。」
我很想回頭看看,身後到底是誰,但是我忍著沒有回頭,小不忍則亂大謀,這個道理我明白。
所長老婆蓬頭垢面,雙目通紅。如果不是出現在這裏,我甚至以為她是個盲流。
瘦子想了想說:「把這個鬼捉住,我不敢保證能做到。但是我有把握幫你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你兒子。」
然後他開始大聲的詢問:「人呢?怎麼在地上點這麼多蠟燭?」
我答應了一聲,轉身就往外面走,走了兩步又回來,問道:「怎麼一有事就讓我去紙紮店啊,我都快成那裡邊的熟客了。」
我點點頭:「無雙,收拾收拾。咱們走。」
所長老婆看也不看,低著和*圖*書頭一邊搖頭一邊哭。
我們在白紙與門口之間的未知點上了很多的蠟燭。然後,我們五個人躲在白紙後面,靜靜的等著。
我撓撓頭:「我也不會啊。要不然咱們把這孩子扔了?好像有點不人道……」
隨後,外面傳來了所長的聲音:「兒子,讓爸爸看看,給你配的眼鏡怎麼樣?帥不帥?」
所長老婆驚呼一聲,面色蒼白,倒在地上。
我從所長家樓道裏面走出來的那一刻,忽然感覺兩道灼熱的目光在盯著我,像是要把我看透了一般。
但是胖子的一句話把我們的計劃打亂了。我有些不確定,說道:「這小嬰兒就算不對勁,只要咱們走了,他也不至於追過來吧。」
瘦子笑道:「干咱們這一行的。和神神鬼鬼打交道,經常去紙紮店是難免的。」
所長老婆六神無主的問我們:「怎麼辦?我們家怎麼辦?」
我剛剛說到這裏,所長忽然抱著他的兒子,唱著歌走出來了。
我忽然想起來:「無雙,一定是因為無雙。難道是僱主在監視我?」
所長老婆一邊哭一邊搖頭:「那個不是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已經死了。」
旁邊的所長老婆戰戰兢兢的說:「這個影子我認得,這是李嫂。是她,是她來了。她來找我們報仇了。」
所長老婆在旁邊問瘦子:「大師,你什麼時候做法?」
所長勃然大怒,喝道:「你瘋了,瞎說什麼呢?這是咱們的兒子。」
我把所長老婆扶起來:「節哀順hetubook.com.com變。也不用太傷心了……」
看得出來,他極愛這個孩子。
我看見那嬰兒裹在襁褓裏面,正在詭異的沖我笑著。頓時嚇了一跳,眼睛瞪了一會嬰兒,確定他是活生生的活人。
我們五個人全都躲在白紙後面,誰也沒有出聲回答他。因為我們全都看見了一個不可思議的影子。
胖子和瘦子不知道李嫂是誰,自然沒有什麼反應。而我和無雙心裏面一片恍然。當初李嫂弔死在所長家門口,可是我們親眼看到的。
所長老婆仰天大笑,笑了一陣又痛哭起來。然後她連滾帶爬的向外面跑:「我不跟鬼住在一塊,我不跟鬼住在一塊。」
半小時之後,我肩扛手提回到所長家,把開門的瘦子嚇了一跳。他詫異的看著我:「我讓你買兩張紙而已。你買這麼多幹嘛?這都什麼啊?紙人?紙錢?骨灰盒?」
無雙想了想說:「如果我猜測的沒錯,這嬰兒在出生的時候,有一隻鬼附在了他的身上。因為他是新生兒,魂魄並不穩定。那隻鬼能夠進入到他的身體裏面,並慢慢地紮根。所以那時候,我感覺到他身上有鬼氣。但是現在,那隻鬼很可能已經把嬰兒的魂魄同化了。佔據了他的身體,成了新的主人,所以,我也就感覺不到他身上的鬼氣了。」
所長老婆已經說不出話來了,她指著所長,過了很久才擠出來這麼一句:「這個孩子,不能要。」
緊接著,所長詫異的說了一聲:「這是怎麼回事?誰點的蠟燭?」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