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八十三章 輪迴

第八十三章 輪迴

瘦子嘆了口氣:「咱們走吧。」
所長流著淚,一邊哭一邊摸嬰兒的後腦勺:「錯了,爸爸錯了,別這樣了,好好活下去行不?別這樣了。我就這麼一個兒子。」
那嬰兒像是寬恕了所長一樣,伸出去兩隻小手,開始摸所長的臉。
李嫂又在所長家感嘆了一會之後,就走了。
我抬頭一眼,所長手裡的嬰兒正在瘋狂地掙扎,想從所長的懷裡掙脫出來。那歇斯底里的樣子,像是瘋了一樣。
所長擔心一個握不住,會把孩子掉在地上摔壞,於是連忙蹲下來。
我們幾個都是會道術的,面對李嫂毫無懼色。無雙更是指責道:「李嫂,你也太狠了,害得他家破人亡啊。」
這個人,分明是弔死在所長家門口的李嫂。
嬰兒拿著這個盒子當浴盆,在裏面打滾,然後,發出一陣陣詭異的笑聲。
嬰兒的身體重重的摔在地上,不偏不倚,腦門正好砸在那個鐵盒上。
這聲音嚇了我一跳。
嬰兒摸索了一陣,忽然伸出兩個手指,使勁向所長的眼睛按了下去。
我們說話的工夫,嬰兒已經手腳並用,飛快的爬到一間屋子裡面去了。
這時候,就算是無雙也不想呆下去了。說道:「算了,咱們走吧。沒準所長能把這孩子養大,傳宗接代呢。」
眼看李嫂要走,無雙叫住了她:「你等等,我有事問你。」
他抽搐了一會,然後就不再動了。我看到,即使死了之後,他的嘴角也hetubook.com.com是帶著笑容的。
我撓撓頭:「我看著他像是精神失常了。」
我看見這個景象,心裏不由得顫了一下。
所長滿意的點點頭,把小嬰兒抱起來:「兒子啊,兒子,你就是咱們家的希望。回頭我就給你在所里弄個編製。有爸在,你這輩子不用愁了,哈哈。」
所長緊張的伸出手,一把將他抱了起來。
但是李嫂不屑一顧:「你們不抓我我可走了。至於鬧鬼之類的,我沒興趣。」
過了幾分鐘,所長的叫聲停止了,變成了從喉嚨裏面發出來的悶響。
屋子裡的嬰兒在地上爬了一會,然後拖出來一個圓圓的鐵盒子,隨後坐了上去。
裏面的東西已經被我們倒乾淨了。只剩下一些粘稠的血跡,還粘在鐵盒四壁上。
然後,李嫂滿不在乎的看著我們:「我知道你們都是道士,手裡的桃木劍能把鬼砍得魂飛魄散。現在我害人了,你們來殺我吧,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李嫂描述的很籠統。憑藉這些信息,我們沒有辦法確定這個道士是不是妖道。
隨即,所長發出一聲慘叫。慘絕人寰,聽的人心驚肉跳。
瘦子搖搖頭:「這個人完了。」
所長開心的笑了,淚水還掛在臉上。
無雙說話做事不喜歡拐彎抹角,但是這不代表她傻。馬上閉上嘴,不再說話了。
我正要說話,身後忽然傳來一個陰森森的聲音:「慘?我這不過是一和_圖_書報還一報罷了。」
所長兩手空空,站在地上愣了一會,忽然嚎啕大哭起來。他趴在地上,伸出兩隻手不斷地摸索。
那嬰兒忽然抬起頭來,嘴裏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像是在說話一樣。而他的表情,也變得分外猙獰。
無雙揮了揮手裡的桃木劍:「你們怎麼?」
瘦子目不轉睛的看著所長:「我覺得他肯定知道這孩子不對勁,只不過不肯承認罷了。這小子不斷地說自己兒子沒問題,不是自信,是心虛,想自欺欺人。」
嬰兒頭上的血流的滿臉都是,看得出來,他疼得呲牙咧嘴,但是嘴裏卻一直在笑。
這一次,嬰兒倒沒有掙扎。順從的讓所長抱起來了。
所長老婆連滾帶爬的跑走了,所長沒有去追,我們也就懶得管。
我身後的胖子和瘦子斬釘截鐵:「沒問題,絕對沒問題。」
然而,所長驚訝了一會,居然拍著手說:「好孩子,這麼小就會跑了,哈哈。想不到我快五十了,還能有個這麼聰明的兒子,我們家有希望了。」
李嫂幽幽的說:「當初,他不也是這麼害我的嗎?現在他老婆孩子沒了,人也半瘋了,和我差不多。一雙眼睛就算是這麼多年的利息吧。」
嬰兒滾了幾次,身上已經被那些血粘的到處都是了。看起來,很是猙獰。
所長笑的上氣不接下氣,開心的跟在後面。
李嫂想了想:「樣子好像很普通。年紀,大概在四十歲左右。不和-圖-書過,我覺得他說話辦事,隱隱約約讓人覺得很恐懼。」
這個盒子太面熟了。根本就是我們從所長老婆床下搜出來的那個。
所長張大著嘴巴,驚訝的說不出話來。是個正常人就能看出來,剛生下來沒幾天的孩子會爬,這簡直是妖怪啊。
我們幾個在這討論的熱鬧,開始的時候尚且有意壓低聲音,生怕所長聽見了不高興。但是後來我們發現,所長根本不在意這些,他正站在屋子當中,親昵得和嬰兒說話:「兒子,你媽不要你了沒關係。你有爸呀。以後跟著我,吃香的喝辣的,整個西安橫著走,威風不?」
我本以為,這樣已經夠慘了。然而,更慘的事出現了。
我忽然回想昨天晚上,客廳裏面所長的那張照片。眼睛上的兩個玻璃球被我碰掉之後,就只剩下兩個空洞。和所長現在的樣子,簡直如出一轍。
所長伸手想把他抱起來。沒想到,那嬰兒忽然用頭使勁在鐵盆上磕了一下,瞬間,他的額頭上出現了一道大口子,頭破血流。
無雙指了指盒子底部的八卦圖案:「我感覺你不是會道術的人,這個圖,應該不是你自己畫的吧。」
李嫂淡然的問道:「什麼事?」
而我們幾個,一擁而上,圍在他身後看熱鬧。
瘦子說:「現在那個李嫂的魂魄已經成為了這身體的主人。這還和成年人的鬼上身不一樣,畢竟孩子魂魄未穩的時候她就已經進去了。許由,我這麼跟你hetubook•com•com說吧,這已經是人之間的事了。不再是鬼之間的事。我們最好別再攙和了。」
我們正要走的時候。原本站在我們身前的所長忽然驚呼了一聲:「兒子,你怎麼了?」
無雙問:「那個道士長什麼樣子?」
所長一直在微微的顫抖,嘴裏不知道在嘀咕什麼。
我詫異的看著他,小聲說:「這孩子擺明了有問題,咱們就這樣一走了之嗎?」
無雙也搖搖頭:「太慘了。」
無雙捅了捅我,狐疑的說:「這所長是不是智商有問題啊,這孩子這麼怪異,他看不出來?」
無雙伸手把地上的鐵盒撿了起來,然後提著,向李嫂問道:「這個盒子,是不是你放在所長家的?」
瘦子搖搖頭:「別惹事,咱們走吧。」
嬰兒趁所長雙目失明,手足無措的時候,在所長懷裡猛地掙扎了一下。隨後,從所長懷裡掙脫了出來。
所長虎視眈眈看著我們,兩眼通紅,在燭光中顯得很可怕。他問我們:「你們覺得我兒子有問題?」
所長像是哀求一樣,跪在鐵盒外面,低聲說:「兒子,你要幹嘛。兒子?」
我睜開眼,看見所長的手裡面仍然死死的抱著嬰兒。而他的兩隻眼睛,已經不見了。
李嫂點點頭:「當然我那孩子沒了,我把他的屍骨放在盒子裏面。這麼多年了,一直陪著所長一家。」
我猶豫著說:「有……有問題嗎?」
胖子在一邊瞎出主意:「哥,要不然咱們和李嫂一塊干吧。她和圖書在別人家鬧鬼,然後咱們就過去除妖。等分了錢,咱們要真的,她要紙的,怎麼樣?」
這嬰兒剛剛落地,居然手腳並用的爬了起來。
無雙轉身走到所長身邊。
瘦子擺擺手:「砍你幹嘛?留著你沒準能禍害兩個人呢。到時候有人請我們哥幾個捉鬼,倒是一樁買賣。」
我看著所長抱著嬰兒狂喜,轉圈。精神方面好像出了什麼問題。
胖子倒挺有正義感:「哥,咱們倆要不然做一次好人好事,幫他把兒子殺了吧。這次就不收錢了。」
我回頭,看見一個人懸在半空中,脖子上仍然勒著一條繩子,一張臉像是白紙一樣。正盯著我們幾個。
李嫂點了點頭:「沒錯,有一個道士教我。」
我掏出手機來,給小王打了個電話:「所長家出事了,你最好來一趟。讓心,和我們幾個沒關係,他的兒子死了。所長神經失常了。還有,你最好買一具棺材帶過來。大小嘛……能把無雙裝的進去就行了。」
那景象,我看的一陣肉疼。不由自主的把眼睛閉上了。
無雙下半截話沒有說出來,因為我伸手把她拽住了。我指了指所長,小聲對無雙說:「小心點,他好像是在摸槍。」
這話把我說得一愣一愣的,我心想,這哥倆怎麼一直這麼有創意呢?
話雖然這麼說,但是我心裏面其實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
終於,他摸到了嬰兒,緊張的把他抱了起來。然後,就一直怔怔的坐在地上。再也不說話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