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零二章 反目

第一百零二章 反目

然而,這一次的情況完全不同於以往。
我大叫一聲,猛地向前逃去。
我們不明所以的看著他:「怎麼了?」
正挖著的時候,我忽然發現那墳包動了,好像有點向外面鼓起來的意思。
我嘴裏嘟囔了一句:「誰在後面啊,扎疼了也不知道吱聲。」
胖子一臉不樂意,戰戰兢兢的問:「哥,咱們這麼做合適嗎?」
我一邊尋找著安全地帶想躲一會,一邊說:「你問我我問誰去啊?」
胖子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屁股。
瘦子不耐煩的說:「讓你挖你就挖,快點。」
瘦子不知道胖子這麼認真的說這番話要幹嘛。只得點點頭說:「是啊,夠意思。」
而胖子兩腿發疼,甚至根本站不起來。所以,瘦子安排他挖墳。
這隻手灰黑灰黑的,經過剛才的一通拽,皮肉拽脫了不少,個別的地方甚至都露出了骨頭。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理作用。我覺得全身發毛。好像有人在暗處盯著我們似得。
然而,他僵持了一段時間,始終沒能把胳膊抽出來。
這種情況沒有什麼好說的,我向前走了一步,說道:「胖子,我把這隻手砍下來,砍下來就好了。」
這些屍體身上沒有符咒,是被狐狸的內丹操縱的。我們想要越過這些屍體直接擊殺狐狸也不可能。因為狐狸的速度飛快,它可以在我們眼皮子底下逃掉。
我們聽了胖子的話,不用打招呼,全都默默地站起來,然後圍在和圖書這座墳包周圍。今天,說什麼不能再讓它逃掉了。
漸漸的,我們被圍在了正中央。
完了,這個村子的祖墳,無論死了多久,恐怕都要詐屍了。
胖子無奈的說:「哥,我這次為了不給你丟臉,可是使足了勁。你知道,我這身肥肉幾百斤,跑起來一顛一顛。跑不了十幾步,兩條腿都被這身肉贅得一陣陣的疼。但是今天我為了捉住這隻狐狸,一路跑下來,一秒鐘都沒有歇過,而且死死的咬著它不放。我夠意思不?」
我站起來,好人做到底,隨手揮了一劍,把攥著胖子的那隻手砍斷了。
胖子幾乎趴在了地上,滿臉是土,瓮里翁氣的答應了一聲。然後開始向下面摸索。
胖子點點頭:「是啊。不過也不是沿著路跑的,它說不清從哪就跑一段,不過大體上是這麼個方向。哎,你們說,狐狸這東西會不會轉向啊。反正我是經常轉向。」
胖子的話說的有點模糊。無雙想了想,指著上山的那條路說:「你的意思是,原本它在這條路上跑,眼看就要甩掉你的時候,忽然又折返回來了?」
這一跑,實在太慌亂了。甚至忘了趴在地上的胖子。不偏不倚,我一腳踩在他的脊背上。
無雙的一番話,說得我們心中一凜。
胖子答應了一聲,一手撐著地,另一隻手使勁的向外拽。
瘦子問道:「最後的時候怎麼了?」
胖子慘叫一聲,哀嚎:「許由www•hetubook•com.com……」
胖子兩隻手慢慢的在墳包上掏了一個大洞。然後整個胳膊伸進去,不斷地把裏面的土挖出來。
瘦子的感覺顯然也不太好,他問胖子:「你趕快告訴我們,後來那狐狸跑到哪去了。咱們把它找到,好早點離開這裏。」
我和無雙點頭答應了。
然後瘦子對我和無雙說:「你們兩個在外面看著點。千萬不能讓狐狸跑了。」
無雙回過頭來說:「它從那個方向跑回來。不可能是轉向了。我總覺得,是因為那邊有讓它更害怕的東西。」
瘦子急的大罵:「你幹什麼吃的?一隻狐狸都拉不動?」
我回頭一看,正巧看見一具腐屍,正伸著兩隻胳膊,向我的腦袋上摸過來。
這個二愣子手裡面抓著的根本不是什麼狐狸,而是另一隻手。
我呸了一聲:「廢話,當然是他的。」
瘦子問胖子:「兄弟,你追狐狸就追唄,你繞著祖墳轉圈幹嘛?是不是又著了人家的道了?」
幾分鐘之後,他發出一聲歡呼,向我們報喜:「哥,我摸著了。」
胖子艱難的挪了挪窩,把屁股下面的墳頭讓了出來,然後指著它說:「剛才這個墳上面有個洞。那個狐狸刺溜一下,就鑽進去了。我本來想伸手把它掏出來,結果這小東西忽然探出腦袋來,看了我一眼。哎呦,我那手腳就不聽使喚了,一圈一圈的繞著這裏轉圈,把我累個臭死。」
我連忙提醒眾和-圖-書人:「注意了,狐狸可能要逃跑。」
就在這四處張望的工夫。我發現其中一個墳包上,蹲著一隻白狐狸。它仰頭向天,嘴裏的那顆內丹吐出來,又吞下去。而伴隨著內丹的起起落落,它周圍的墳包像是煮沸了的水一樣。慢慢的動了起來。從裏面,慢慢的鑽出來不知道多少具屍體。
我們全都緊張兮兮的防範著。瘦子的一疊聲的催促胖子:「快點挖,看著哪個地方鼓起來,就直接把手伸進去,看看能不能拽住它。」
瘦子猶豫了一下,然後說道:「你抓穩了啊,千萬別鬆手。」
眼看著身後的死屍撲了上來。我躺在地上連轉身的時間都沒有,緊握了桃木劍,一用力,把那屍體的兩條腿削斷了。
胖子戰戰兢兢躲在我身後,問道:「這些死人怎麼忽然全都詐屍了啊?」
瘦子一躍而起,向後退了兩步,沖胖子大罵:「你還抓著他幹嘛?還不趕緊放手?不嫌晦氣嗎?」
這時候,我發現無雙和瘦子已經和三四具腐屍斗在一處了。
胖子大為緊張:「許由,你要砍我的還是砍他的啊?」
雖然瘦子看起來很瘦,但是畢竟是修道之人。他和胖子喊著號子,一二三,一二三,像是拔河一樣,把胖子的胳膊慢慢的拽了出來。
瘦子不耐煩的說:「咱們這麼做,不就是為了救你師父那個老不死的嗎?你在這墨跡什麼?快點挖。」
胖子先是露出了胳膊肘,然後是手腕,然後www.hetubook.com.com是……
我揮手把桃木劍高高的舉了起來,然後打算砍下去。這時候,我感覺劍尖好像刺到了什麼東西。
胖子哭喪著臉:「哥,不是我不肯的放手,是我放不開啊。」
我,瘦子,無雙。我們三個站在墳包三面,手裡拿著桃木劍,形成了一個包圍圈。
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感慢慢的逼近我的身上。甚至我身上的壽衣都開始起反應了,溫玉又化作血色的屏障,護在我的身前。
白狐根本不搭理紙紮吳,仍然對著月亮,把那內丹一吞一吐。內丹的光芒越來越絢麗,而周圍的餓那些屍體,動作也就越來越大。
這時候我們低頭一看,可不是嗎?胖子的手早就已經鬆開了。而那隻死人手反而緊緊的握住了他的手腕。
斷了腿的屍體趴在地上,仍然一步步的朝我爬過來,不過速度已經慢了很多,構不成威脅了。
胖子說:「最後的時候我使勁的追它,後來實在追不上了,正要累趴下的時候,它忽然返回來了,衝著我跑了過來。我還以為它轉向了,正打算逮住它的時候,它一轉身又跑到這祖墳裏面來了。」
無雙沿著這條路,向遠處看了看。那裡已經沒有麥田了,取而代之的是山林,傍晚時分,那個方向已經有些黑了。看起來,給人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終於,我們四人兩鬼,完全被周圍這個屍體所包圍了。我們只有招架之功,沒有還手之力。雖然屍體一時間勝不了我和圖書們,而且隨著桃木劍的砍殺,總有那麼一刻他們會被我們砍成肉醬。然而,在這之前,我們就應該已經累死了。或者,由於過度的疲勞,一著不慎,被他們抓住,生吞活剝。
算起來,我們遇上這些屍體也不是第一次了。他們每次都是被人操縱。想要破壞掉屍陣,全靠桃木劍砍殺是沒有用的。你把屍體的胳膊砍下來,他的胳膊和身子會向兩個方向攻擊你。所以,我們要麼把操控屍體的人殺了,要麼,想辦法破掉屍體上的符咒。
隨後,瘦子俯下身去,幫忙拽胖子的胳膊。
胖子無奈的說道:「哥,這小狐狸力氣太大了。我剛才都累得虛脫了,你來幫我一把。」
當他們把胖子的整個手拽出來的時候,我們全都嚇得頭皮發麻。
而從來都膽小怕事的紙紮吳,也冒了出來,躲躲閃閃,並且沖白狐喊話說:「你的內丹修成不易,為什麼要用它操控這些屍體,對付我們?我們好像也沒有恩怨啊。」
胖子嚴肅的表情一變,忽然又換成了原來的呆傻:「後來我累得受不了了,就著了它的道。不過,我覺得最後的時候有點奇怪,我一直都想不明白。」
瘦子大喜:「別鬆手,千萬別鬆手,使勁,把它拽出來。」
胖子坐在地上,伸手慢慢的挖土,嘴裏念念叨叨的說:「以前咱們四處勾魂,現在又挖別人家的墳,真是缺德帶冒煙的。師父知道了得氣死。」
而我也因為這一腳身形不穩,翻倒在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