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零三章 山峭

第一百零三章 山峭

開始的時候,我們還能支持的住,到後來的時候,我最先有點吃力了,要不是仗著溫玉替我擋刀,恐怕我早已經完蛋了。
路變窄,說明來的人少。也就是說,這裏人跡罕至。
而溫玉的慢慢說道:「許由,你是信人,果然帶我找到了身體。」
瘦子根本不搭理他。
然後我想也沒想,一個轉身,揮舞著桃木劍向後劈砍過去。
我有些詫異,問道:「你的意思是,你的身體就在這裏?就在這座山裡?」
瘦子的脖子貼上黃符之後,那張符迅速的由黃變黑,然後,脆生生裂成小片,飄散在空中了。
紙紮吳急道:「那你說怎麼辦?你還有更好的辦法嗎?」
我開始嘗到風聲鶴唳的滋味。
我還沒說完,溫玉忽然遙遙向我拜了下去。
我們一邊硬碰硬的拚鬥,一邊聽著紙紮吳對著白狐喊話。內容無非是「近日無怨往日無仇」「青山不改,綠水長流」「萬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買賣不成仁義在,君子動口不動手」……
我有點猶豫:「我找到了你的身體?」這時候,我忽然想起來,溫玉曾經對我說過,她的身體是在一座山裡面。
我轉身正要繼續走的時候,一回頭,正好看見一個人站在我面前,兩隻眼睛直勾勾的盯著我。
然後,我們什麼也顧不得了。提著桃木劍撒腿狂奔。
那些屍體一擁而上,又被我們砍翻在地。再擁而上,又被我們砍翻在地。
和_圖_書我越走越害怕,總是覺得有一個腳步聲跟在我身後。我走它也走,我停它也停。雖然頻率一模一樣,但是我總感覺他比我慢了一點。
無雙一邊賣命的擋著屍體的圍攻,一邊問紙紮吳:「你在這嘟嘟囔囔說什麼呢?」
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今晚的情況也太詭異了。
我聽這聲音很熟悉,再仔細一看。這個人竟然是溫玉。
凡是人不怎麼來的地方,往往就容易被山精鬼怪佔據。
我們正在奇怪,他們忽然像是失去了提線的木偶,東倒西歪的掉了下去。在我們身子周圍倒了一大片。
無雙和瘦子身手最好,而我跟在他們身後。胖子則落的沒影了。甚至,他有可能還沒趕到山腳。至於紙紮吳,他早就躲到桃木劍裏面休養生息了。
一路上,胖子都在戰戰兢兢的說著:「得罪莫怪,有怪莫怪。」念叨兩句之後,又向瘦子說:「哥,我覺得咱倆真是缺大德了,平時沒事就勾別的人魂。現在不僅刨人家的祖墳,還把人家老輩人的屍體砍成這樣。我心裏挺過意不去的。」
我在山路上跑了一段,一路上什麼都沒有見到。不僅僅是剛才的怪物,甚至是無雙和瘦子,他們兩個的影子也沒有了。
只聽見身後刺啦啦一聲響。
我們正在絕望的時候,忽然,那些屍體不動了。繞著我們,靜靜的呆在那裡。
瘦子千不該萬不該,不應該和胖子較勁,hetubook•com.com他這麼一份心,頓時被前面的屍體掃了一下。脖子上早挨了兩道。
我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開始像散步一樣在路上慢慢遛彎。
胖子跑得最慢,踉踉蹌蹌跟在我們後面。他一路大呼小叫,想讓我們等等他。可是這分秒必爭的時候,我們哪有時間等著他慢慢的趕上來。
天已經黑了,雖然頭頂上有一輪明月,但是仍然無法把周圍全部照亮。
胖子大急,連忙從兜里掏出一張黃符貼在瘦子脖子上:「哥,趕快把屍毒吸出來。」
紙紮吳嘆了口氣,悲天憫人的說:「我在給他們念往生咒。」
紙紮吳這話一出口,勉強站在地上的胖子不樂意了:「師父,你這不是胳膊肘往外拐嗎?怎麼說我也是你徒弟。我現在都這樣了,你讓我們分散突圍,這不是把我往死路上逼嗎?」
頓時,我看見他的脖子就出現兩道黑色的印記。
白狐像是被嚇懵了一樣,伏在坑底一動不動。
溫玉點了點頭。
然後,我和無雙一人一邊,架著胖子開始向外面沖。
因為他的行動速度實在太快了。而且,那個動作很詭異,不像是用兩條腿奔跑,倒像是四肢並用的跳躍。
這些老掉牙的詞能把白狐勸服了才怪。我們一邊在外圍打鬥,一邊把今天發生的事跟紙紮吳說了一遍。
我們幾個人拿著桃木劍對著周圍的屍體進行砍殺,而紙紮吳作為一個魂魄,這些屍體能夠和*圖*書對他造成的傷害很有限。然而,即使是這樣,紙紮吳也不肯露面,他藏在最中間,開始對白狐喊話。
紙紮吳聽了之後直吸涼氣:「你們也太大意了,就這麼明目張胆的嚷嚷要把白狐捉住?然後取走它內丹裏面的魂魄?它不恨你們才怪。幾個年輕人啊,辦事太不動腦子了。」
我們幾個人在外圍心急火燎的問:「您老人家在這馬後炮有什麼用啊?我們現在怎麼辦啊?趕快給出個主意是正經。」
我們哪有心思和紙紮吳辯論這個啊。瘦子大喝一聲:「走。怎麼也得試試。」
白狐也只是哀呼了一聲,甚至沒敢過分的掙扎。
胖子沉默不語了。
我開始猶豫了,因為前面的路越走越窄。
我倒沒想到紙紮吳居然還有這麼一段傳奇的經歷,不由得啞然失笑。
我向身後張望了無數次。身後是一團黑暗,什麼也沒有。
我一聽這個,不由得樂了:「吳老頭,往生咒是佛經吧,你一個道士瞎念什麼?」
我藉著月光仔細看了看,竟然是一片樹枝。
紙紮吳嘆了口氣:「現在就算是想分頭逃出去,也不太可能了。」
我們幾個人嘴上說的輕鬆,實際上,手底下頗為緊張。我的桃木劍舞的像是旋風一樣,然而,仍然有不少的屍體伸胳膊伸腿,張牙舞爪的打算給我來上一下子。
這時候,瘦子說:「我在前面開路。無雙,許由,你們兩個護著胖子,咱們一塊走。」
和圖書我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它已經以極快的速度飛奔拉過來。
這東西伸手把白狐提了出來。
這東西像是很滿意一樣,一隻手提著白狐,然後飛速的向山上跑去了。
瘦子的傷看起來沒有什麼了,然而,很明顯,他的行動不如之前靈活了,一副大傷元氣的樣子。短短的幾分鐘之內,就接連遇險。
我頓時嚇得魂不附體,轉身就想逃跑。
胖子居然很認真的說:「哥,我平時總是犯傻。但是現在,我覺得我還挺聰明的。」
我們剛剛經歷了一場大戰,正是神情緊張的時候,馬上拿起桃木劍來。齊刷刷的指著它。
這時候我們發現,這個東西有人的大小。只不過,它全身長滿了長毛,以至於面目模糊,看不出來他是人還是動物。
紙紮吳氣急敗壞的說:「我哪知道怎麼辦?」然後,他想了想說:「這樣吧,與其全軍覆沒,不如分散突圍。你們能逃出去幾個算幾個吧。」
紙紮吳嘿嘿苦笑了一聲:「當年得知死了之後,魂魄要進入化魂池,永世不得超生。真是把我嚇壞了,幾乎把所有的辦法都試遍了。甚至還當了兩年和尚,這段往生咒就是那時候學會的。我這個舉動是打算改投別的門派,從此和道士沒有瓜葛,以為這樣就有一條生路……結果還是沒用。」
原來,這條山路旁邊瘋長著很多樹,在夜風中搖擺不定。我走了一會,被那些樹枝掛住了衣服,這感覺,就像是有一隻和*圖*書手在拽我一樣。
這時候再看瘦子脖子上的傷口,已經由灰黑變得嫩紅,看來,沒有什麼大礙了。
隊伍中不僅僅胖子的嘴沒有閑著,紙紮吳跟在我們身後,也在一遍一遍的嘟嘟囔囔說著什麼。
我奇怪的向白狐的方向看了一眼,發現它急匆匆的把內丹含在嘴裏,然後使勁的向墳包裏面鑽去。
胖子沉默了一陣,終於還是來了一句:「算了,你們還是別管我了。許由已經撐不住了,在這麼殺下去,就不是我自己死的事了。」
我正這麼想著,忽然衣服一緊,有一隻手在身後拉住了我的衣服。頓時,我嚇得一身冷汗,脊背發涼。
我又是害怕,又是好奇,問道:「你這是幹嘛啊?」
追了二十分鐘之後,我們漸漸的互相拉開了距離。
然而,這個東西並沒有向我們衝過來,反而蹲在墳包前面,兩隻手飛快的刨土,很快,把那隻白狐狸挖了出來。
我擦了擦汗,長嘆了一口氣:「真是嚇死我了。」
瘦子喝止住了他:「你犯什麼傻呢?」
用紙紮吳自己的話說,他年紀大了,德高望重,沒準能勸動白狐。
我們幾個馬上回過神來:「白狐讓他搶去了。」
我們正在奇怪,這時候,遠遠地,出現了一個人影。我雖然說這是一個人影,但是實際上,我並不確定他是人。
紙紮吳搖搖頭:「不行,你們根本沖不出去。周圍的屍體太多了。」
然而,那個人淡淡說道:「不用害怕,是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