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山魈的主人

第一百二十六章 山魈的主人

這兩種血,水火不相容。糾纏在一塊,一定要分出個你死我活。
果然,溫玉張張嘴,淡淡的說:「別擔心,我沒事。我太累了,我得歇一會。背上這道符折騰了我幾天幾夜,我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我嚇了一跳,以為她已經死了。無雙走過去,探了探她的鼻子說:「沒事,好好地。」
溫玉說道:「不錯。當我看到山魈來到這片山裡面的時候,我甚至有點擔心章信,我擔心他已經死了,被人佔了這個地方。一路上,我經歷了無數的艱險,先是那些冤魂,後來又是各種幻術。不過,我倒還能應付的了,一路闖了過來。」
我們也吃了一驚:「你還沒有報仇?」
溫玉淡淡的說:「我的仇人就是章信。」
溫玉的脊背變成了戰場,兩種血液劇烈的反應著,冒出白氣。燒的溫玉的身上出現了一道道傷疤。看在眼裡,觸目驚心。
我一聽這話,首先開口問道:「溫玉,你怎麼比我們還要快?你的仇報完了,所以來幫我們找奇才嗎?你怎麼弄成這樣?」
我聽得雲山霧罩:「你從頭說說,怎麼回事?怎麼聽起來,好像這秘術倒像是害了你似得?」
我們幾個忍不住問道:「他為什麼要這麼干?」
溫玉一臉苦笑:「許由啊,我告訴你我的仇人是誰,你可別笑話我。」
沒想到,這倆人的身手根本不弱於溫玉。溫玉以一敵二,很快就中招了。瘦https://m•hetubook•com•com子一言不發的舉著桃木劍沖了上去,不過,以他的身手,根本就不夠看的。
溫玉慢慢的從地上坐了起來,說道:「是啊,只怪我識人不明,認賊作父,跟著他學習秘術這麼多年,倒沒有想到,他對我從來都沒有安著好心。哎,現在想想,我真是太蠢了。想當年,章信去道觀那麼多趟,和我師父講經,如果章信會秘術的話,我師父肯定知道。救命的法門,我師父沒有道理不學。可是,直到死到臨頭,她才肯去求章信,恐怕,她能察覺到,章信有自己的目的吧。可惜,她卻沒有告訴我。真是奇怪,難道,她自己倒甘於一死,卻希望我好死不如賴活著嗎?」
我們抬頭,忽然發現前面出現了一男一女。這兩位的長相都很不凡,只是身上的衣服卻破破爛爛。而且,他們兩個一靠近,我就聞到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我一臉無辜:「我怎麼知道?」
溫玉說:「章信見一時間不能控制我,居然沒有繼續動手,反而吩咐這兩隻山魈看著我,像是打算慢慢消磨我的鬥志。」
溫玉長嘆了一口氣,然後說道:「我知道你們好奇,你們有什麼想問的隨便問,我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哎,總之謝謝你們的救命之恩。」
溫玉搖搖頭:「章信是這裏的主人不假,但是至於陣法是不是他乾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不知和_圖_書道我活了幾百年,但是我從來沒有從這裏走出去過,也沒有見過那些陣法。我一直在對面山上修鍊。或許也就是我太專註了,對章信的謀划居然一點都沒有察覺。」
而她慢慢的背過身去,把我的外套穿在身上。隨後,身子晃了一晃,像是突然垮了一樣,仰天跌倒在地。雙目緊閉,臉色蒼白,一動不動了。
前面那兩個人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說:「師父讓你過去。」
我只好撓撓頭,繼續聽溫玉講章信的事,至於剛才的插曲,只能以後再詳細的問了。
我們聽見這個名字,不由得一愣:「章信?這名字有點耳熟啊。哎?他不是你師父嗎?教你秘術的人,是不是他?」
我一愣:「因為我?為什麼因為我?」
溫玉說:「只不過,我剛剛走到這個地方的時候。就發現章信一臉笑意的站在對面的山坡上,他看著我說:『徒兒,你終於回來了。我等你很久了。』我當時也沒有多想,一邊趕過去,一邊說:『師父,你沒事?我一路上看到那麼多陣法,還以為你已經出事了。』章信一直淡淡的看著我,忽然,沒有任何預兆,他忽然出手了。他畢竟是我的師父,功夫要比我高,而且,沒有人知道他的壽命,沒有人知道他修鍊了多少年。我在他手底下堅持了不到十分鐘,就被打倒在地。然後那兩隻山魈竄出來,在我背上橫七豎八的刻上了符咒。」
和*圖*書胖子在一邊嘿嘿的傻笑:「沒想到咱們是順路啊,早知道就一塊來,路上也不用那麼辛苦了。」
然而,這一次溫玉卻沒有再慘叫,反而咬緊牙關,硬撐了下來。只是整個身子都在疼的發抖。
溫玉臉上隱隱出現怒色:「少廢話。」
他身上的氣勢逼得我連連後退,我能感覺到他很強大,甚至,幾乎要超越了冥界來的人。
沒想到,我的第一個問題就讓溫玉疑惑了:「找奇才?你們不是來幫我報仇的嗎?你們是來找奇才的?」
可是溫玉偏偏又避而不答。我心亂如麻,隱隱約約又感到有些不安。
我求助似得看向無雙,無雙卻給了我「好色之徒」四字評語,然後不說話了。
無雙招呼了我一聲:「上啊,不然等著人家把我們全都抓住嗎?」
溫玉苦笑一聲:「我現在發現,我這個仇還真是不太好報了。如果不是你們及時趕到,我這輩子都沒有希望了。」
溫玉沖我淡淡一笑:「如果不是你,恐怕我早就失去神智,被章信給控制了。」
然而,這時候遠處的山坡上傳來一聲長嘆:「你們都來了?也好,老夫最近正缺幾個徒弟。」
瘦子問:「照這麼說。章信是這裏的主人?那些陣法也是他布下的?」
然後他們一左一右,飛快的向溫玉沖了過來。溫玉以牙還牙,伸手向這兩個人還擊。
我們幾個人正討論著。忽然,前面傳來了一個陰冷的聲音:「師妹,https://m.hetubook.com.com師父讓你過去一趟。」
那兩個人點點頭:「好。」
我說道:「因為你曾經在這裏生活了很多年嗎?」
我看了看溫玉,心想,憑著她的實力,確實有能力直接闖過來。
我答應了一聲,胖子,我,無雙,我們三個一擁而上,圍住了那兩人中的女人。而瘦子和溫玉則對付那個男人。
我們倒沒有想到章信會這麼壞,花了這麼長時間,過了這麼多年,全都是為了控制溫玉嗎?
然後,我感覺一股凌厲的氣勢向我們壓過來。我驚慌失措的抬頭看去。只見一個頭髮花白的老者,以極快的步伐走過來,轉眼已經到了我們面前。
溫玉蹭的一下從地上站起來,負手而立,傲然道:「什麼師父?他不是我的師父。你們兩個是什麼東西?叫我師妹?我怎麼從來沒有見過你們?」
無雙奇怪的看了看溫玉,又看了看我:「她怎麼知道你要來了?」
我撓撓頭:「我笑話你幹什麼啊。這有什麼可笑話的。」
然後,溫玉嘆了一口氣:「這幾天,我一直痛苦的掙扎。腦子裡的往事一遍一遍的浮現出來,漸漸地,我也想通了很多事情。我發現,從我學了章信的秘術開始,就已經掉到他的圈套裏面了。然後,我一直不知不覺的,被他牽著鼻子走。估計從一開始,他就打算著,等我秘術大成的那一刻,將我控制住,然後充當打手吧。後來,我修鍊秘術終於有所成就,他卻偷襲https://m•hetubook•com•com了我,卻沒有想到,我的一縷殘魂逃了出去。所以,他只好把我的身體放在血池裡面。我以為我靠著血能感應到山魈的存在,得以找到他報仇。沒想到,章信正好利用山魈知道我的行蹤,在這裏守株待兔。哎,我簡直是一敗塗地。」
不知道過了多久。兩團血在拼殺中終於兩敗俱傷,從溫玉的背上消失不見了。溫玉的後背像是遭受了什麼酷刑一樣,全是傷疤。
溫玉點點頭:「我就從離開你們之後說起吧。你們知道,我在那血池裡面浸泡了不知道多少年,那些血,已經和我心意相通了。母山魈生崽子的時候,又喝過裏面的血。所以,我憑藉著這些血的氣息,一路走過來,找到了這裏。可是你們不知道,當我走進這片山裡面的時候,內心是多麼震驚。」
溫玉淡淡的說:「這一切,恐怕是早就謀划好了的。章信本以為,靠著這一道符咒就能控制我,但是他沒想到,我的腦中自始至終留有一線清明,我知道你要來了,所以,一直用盡全力的壓制著那道符咒。」
我們三個不是那女人的對手,勉強能拖住她十幾分鐘。然而,這十幾分鐘已經足夠了。溫玉和那男的打了個平手,瘦子則舉著桃木劍時不時偷襲一下,很快,那男人就要支撐不住了。
我問溫玉:「你是跟著那幾隻山魈找到這裏的嗎?後來怎麼又弄成了這幅樣子?山魈的主人到底是誰?」
那種景象,即使我看著都感覺很疼。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