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二十七章 歪瓜裂棗

第一百二十七章 歪瓜裂棗

這時候,溫玉喊了一聲:「劃破她的皮膚再用血。」
剛才進攻我們的一男一女都猛然住手,恭恭敬敬的退到老頭身後。像是左右護法,又像是兩個僕人。
我忽然明白,無雙為什麼要我們圍攻二寶了。
瘦子一張臉先是蒼白,然後是漲紅,終於,噗地一聲,吐出一口鮮血。他的身子晃了一晃,看起來像是要跌倒,不過,他努力地穩住身形,終於還是站住了。
老者這時候才微微點了點頭:「這一個還稍微像點樣。不過,還是不夠格。」
無雙要是知道我救人不成反而給對方送了兵器,恐怕又得氣得火冒三丈。不過幸好,這時候我已經跑到大寶身前,身手一拽,把無雙拉到一邊,然後整個身子作為炮彈,重重的撞到大寶身上。
她的身子搖搖欲墜,然而,仍然舉著桃木劍,勉力支撐,死死地擋著大寶。
我本以為,大寶被我這麼一撞,就算不倒,也得趔趄兩步。沒想到,他居然紋絲沒動。反而冷笑一聲,桃木劍向我身上扎了過來。
剛才我們已經比試過了,我們五個人聯手,大寶和二寶不是對手。
以一對二,溫玉沒有獲勝的可能。
這時候,章信淡淡的說了一句:「沒用的東西。」隨後,他揮了揮手,那兩隻山魈加入戰團。
章信身後那一男一女答應了一聲,慢慢的向溫玉走了過去。
我掙扎著從地上爬起來。中指不屈不撓的又按了上去。
我長嘆一聲,提著桃木劍,和-圖-書和無雙並肩衝上去了。瘦子和胖子遲疑了一下,也沖了上來。
溫玉見他們兩個過來,自然不肯束手就擒,她猛地轉身,向前竄出去。打算躲開大寶二寶的攻擊。
然後,溫玉壓制著二寶,而胖子和瘦子則趁機在二寶身上留下傷痕。
我想逃,但是身子被大寶死死地揪住。根本動彈不得。電石火光之間,我只有一個念頭:「這一劍,可千萬避開重要器官啊。」
這時候,無雙忽然喊了一嗓子:「我來擋住他們,你們去幫著溫玉圍攻那二寶。」
我的桃木劍雖然沒有什麼力道,但是準頭還不錯。至少起到了擾敵的作用。大寶為了保護腦袋不被桃木劍砸住,不得不暫時放棄了無雙,然後右手向上一舉,一把抓住了劍柄,隨後,向無雙身上扎了下來。
我見她的心情很急切,只得跑過去,和胖子,瘦子,溫玉,一塊把二寶圍在中間了。
這一次,二寶痛苦的嚎叫了一聲。然後閉著眼睛,手腳在地上瘋狂的揮舞著。
然而,我閉眼等死,等了一秒鐘,桃木劍居然沒有落下來。我詫異的睜開眼。發現溫玉站在我身邊。她左手扶著滿身是血的無雙,右手死死地握住了桃木劍。
溫玉把山魈趕開了,卻忽略了大寶,大寶早就被無雙糾纏的惱火了,這時候,出手如電,使勁向無雙身上砸過去。
我們這幾個人無一例外的選擇了無視章信。道理很簡單,他太強大了,我www.hetubook.com.com們只能無視,不然的話,就只有投降一條路可以走了。
我們不再進攻她了。喘著粗氣,提著桃木劍退了下來。因為她已經對我們構不成威脅了。
我心裏暗暗想到:「這個老者,果然是章信。」
我不敢怠慢,咬破中指,硬扛著二寶的拳打腳踢,一下按在她的背上。
溫玉再向前面跑,已經來不及了。百忙之中,她想旁邊躲了躲,總算避了過去。然而,這樣一來,她被兩個人徹底纏住。再也沒有逃走的可能了。
然後,他走到胖子面前仔細打量。胖子緊張的一直吞咽口水。
他好奇地打量著我們,像是在看動物園裡面的動物。
山魈被狠狠地摔在地上,實在可謂狼狽。
這老者悠然走到我們中間來。好像根本不擔心我們會暴起發難,手裡的桃木劍扎到他的身上一樣。或者,他覺得我們根本傷不了他吧。
溫玉大驚,連忙向後一伸手,把山魈撕了下來。
瘦子不卑不亢:「目前還算是。」
我使勁的向哪裡奔著,然而,已經來不及了。我的速度太慢了。
溫玉大怒,速度絲毫不減,雙掌齊出,分別拍到兩隻山魈身上。
老者繼續向前走,一邊走一邊點頭,遠遠地看著胖子說:「人高馬大,看起來倒有一把力氣。」
然後,她手裡的桃木劍迅速的向大寶和山魈刺了過去。用瘦弱的身子硬生生把二寶給隔開了。
無雙這一嗓子喊出來之後,我馬上愣和圖書了:「什麼意思?她一個人擋住山魈和大寶?」
溫玉顯然知道章信的厲害。所以並沒有衝動。只是怒目而視,死死地盯著他。
溫玉一直站在地上,冷冷的盯著老者,咬牙切齒的說道:「章信。」
無雙看了看負手而立,面帶微笑的章信,咬了咬牙說:「管他呢,拼了。許由,上。」
我們幾個人嚇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說實話,我見過張元甩劍,桃木劍能直直的飛出去,一下扎到大樹上幾尺深。
無雙見我發愣,怒吼一聲:「快去。」
果然,溫玉剛剛扔掉山魈,大寶和二寶就已經趕到溫玉身後。他們兩個的手法和剛才的溫玉如出一轍,腳下速度絲毫不減,然後雙掌齊出。掌力加上跑動的速度,猛地向溫玉身上拍去。
急中生智,我甩手把桃木劍扔了出去。
他點點頭:「能穿過老夫的陣法,找到這裏,果然不是凡人。如果你們當真天資不錯,老夫沒準心情一好,破例再收一個徒弟。」
然而,它們本來就沒有打算打敗溫玉,它們的任務,只不過是拖住溫玉幾秒鐘罷了。
原來這兩人叫大寶和二寶。我看章信剛才隨手一指,大寶應該是指這個男的,而二寶指女的。他們倆的名字雖然俗到了家,但是實力實在不弱。
只不過,她跑了沒兩步,前面忽然出現一公一母兩隻山魈,擋住了她的去路。
老頭冷笑一聲:「就憑你們幾個?到底是怎麼混進來的?老夫和圖書的陣法居然被你們這些人闖進來,真是奇恥大辱。」然後,他的手重重的拍在瘦子的肩膀上。
章信冷笑了一聲,看了看她說道:「溫玉,為師能制住你一次,就能制住你第二次,你還是乖乖投降吧。」
我向周圍看了看,看得出來,不僅僅是我有這種想法,瘦子和無雙也是一臉惶恐,而胖子,則乾脆在偷偷地東張西望,看樣子是想要逃跑了。顯然,他們都感覺到了,這老者實在不一般。
然而,那兩隻山魈卻不是一味求死。它們看見溫玉速度奇快,掌風渾厚,居然知道向旁邊一讓,將溫玉放了過去。
然後,猛地一竄,跳到了溫玉背上。
章信不耐煩的揮揮手:「大寶,二寶。把你們師妹給抓回來。至於剩下的這幾個歪瓜裂棗,給我扔到陣法裏面去,把陽壽將盡的魂魄替換掉。」
而我就不行了,我這水平簡直像是在丟沙包。
最後,老頭走到瘦子身邊,看了他兩眼:「你是這些人中最厲害的嗎?」
幸好,這時候溫玉趕到,一把揪住山魈的脖子,隨後,一彎腰,重重的把它按到地上。
然後老者又踱步到無雙面前,無雙平時最能咋呼,這時候也被老頭的氣勢壓制的說不出話來。
山魈的加入很快改變了戰局,我們的形式急轉直下。很快就個個帶傷了。
那老者赤手空拳,長袖飄飄。一拍仙風道骨的感覺。只不過,我吸了吸鼻子,總覺得這仙風之中似乎夾雜了一點血腥味。
桃木劍旋轉著hetubook.com.com,堪堪向大寶的腦袋上飛過去。
老者臉色越來越失望,終於搖了搖頭:「簡直比剛才那一個還差。怎麼搞的,這種人也能混進來?」
我的鮮血抹在她的背上。然而期待中的事情並沒有發生。二寶像是沒有收到任何傷害一樣。轉過身,一拳把我打飛了。
山魈的利爪再度出手,尖銳的指甲向無雙脖頸上面劃過去,看樣子,是打算殺了無雙。
二寶頓時落了下風,幾乎被我們壓著打。這時候,胖子的桃木劍一下刺到二寶的背上。二寶身子一側,桃木劍貼著她的脊背滑了過去,把她的衣服刺了個大洞,而通過這個大洞。我看見她的背上一個紅色的符咒,和之前在溫玉身上見到的幾乎一模一樣。
這時候,溫玉忽然驚呼一聲,向我們旁邊跑過去。我扭頭一看,頓時嚇了一跳,無雙已經被山魈撓的全身是傷,幾乎變成了血人。
老者並沒有出招。但是已經把我給震懾住了。我心裏隱隱約約想棄劍投降算了。
大寶雖然死命向下壓,但是溫玉的右手擋在那裡,桃木劍偏偏無法移動分毫。
我緊張的看著他,根本不敢有所動作。老頭走到我面前,看了一眼,眉毛上挑:「實力太差,亂七八糟。你應該是這幾個人中拖後腿的。」然後,他掉頭不顧的走了。
我心中很不忿:「胖子才是拖後腿的好不好?我排名僅次於瘦子和無雙,怎麼也是前三啊。」不過這話我不敢說出口,萬一把這老者惹惱了,肯定得吃不了兜著走。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