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八十三章 消散

第一百八十三章 消散

我問溫玉:「這是怎麼回事?」
一股煩躁的氣息從我身體裏面升騰出來,我慢慢地站起來,盯著眾人,說道:「保衛……」
然後,我看見陸江波帶領著剩下的小鬼抱起了地上的炮彈,向我們沖了過來。
我咬著牙堅持,身上很快就大汗淋漓了。
溫玉身上有傷,根本不是他們兩個的對手。然而,很奇怪,我沒有一點擔心,反而感覺很痛快,我的嘴裏喊道:「砸爛,打爛,燒光,這些封建殘餘,這些臭老九,這些……」
我還沒有喊完,忽然砰地一聲,後腦勺受到重擊。
過了一會,那些小鬼全都被打倒在地。他們手裡的炮彈也都滾落到一旁去了。
我的視線一陣模糊,兩眼一黑,然後搖搖晃晃的倒在了地上。
走了沒幾步,我們碰見了兩個人。分明是方丈和溫玉。
無雙在一旁說道:「他已經死了。實際上,他的魂魄也已經完蛋了。」
它慢慢的上升。一直鑽到我的皮肉裏面,從太陽穴,到眉心。它在緊繃繃得皮肉裏面使勁的擠著。
瘦子搖搖頭:「這些怨氣還在。你看看,遮天蔽日,應該沒那麼簡單。」
很快,有幾個傀儡答應了一聲。把那幾個厲鬼帶走了。
可是根本沒有人理她,甚至胖子和瘦子衝上去,開始向她攻擊。
我輕輕點了點頭。我感覺到周圍有大團大團的陰氣,向那顆內丹涌過去。很快,我全身就像是被凍住了一樣,冷的要命。然而,與此同時,和圖書我卻又感覺到一股熱氣從丹田裡面升上來,和這些陰氣相對抗。
溫玉點點頭:「回來了,他好像受了點傷,已經到許由的桃木劍裏面休養了。還有,他還帶回來了一個人。」
溫玉在一旁急道:「你們醒醒,你們被怨氣迷惑了。」
我已經做好了嘔吐的準備,可是那顆內丹卻沒有被我從嘴裏吐出來。
溫玉看看外面:「本來這股怨氣深埋在底下,但是你們今天一番折騰,徹底把它們引上來了。後來雞叫了,這些怨氣被陽氣衝擊,已經散掉了。你放心吧。」
溫玉解釋說:「老陳的魂魄已經找不到了,可能被內丹煉化了,又或者,趁亂逃掉了。紙紮吳把劉二爺的魂魄帶回來的時候,劉二爺已經虛弱的很了,隨時都有魂飛魄散的危險。我想辦法讓他的魂魄回到了身體裏面,不過,能撐多久我就不知道了。」
我睜開眼,看見邋遢道士站在我身邊,他手裡捏著一道符紙。正貼在我的身上。剛才胸口上的重擊,估計就是被這符紙打出來的。
但是他們根本沒明白怎麼回事,反而彎下腰來問我:「怎麼了?許由,出什麼事了?」
我向地下望了一眼,看見劉二爺七竅流血,樣子很慘,不過,他應該還活著。
這時候,我聽見不遠處傳來一聲吶喊:「同志們,咱們拼了。」
但是這時候已經晚了。那顆內丹所散發的光芒瞬間被湮沒了。然後,我感覺到內丹上面傳和*圖*書來一陣陌生感。一種威脅的氣息。
這些魂魄像是飛蛾撲火一般向內丹飛過去。但是這內丹像是無底洞,把厲鬼全都吸了進去,隨著厲鬼的增多,內丹也就越來越大,到最後的時候,已經像是一間屋子大小了。
劉二爺就這樣念念叨叨的閉上了眼睛。然後,再也叫不醒了。
劉二爺這兩聲說的凄涼無比,我們一時間都沒有說話。
我有點詫異:「怨氣也有意識?也能控制人?」
這一次,鬼王沒有再給他們出手的機會。她以極快的速度沖了過去,雙手上下翻飛,向他們身上拍過去。
說完這話,我推門從屋子裡面走了出去。外面的陽光一下照到我身上。我忽然感覺到一陣刺痛,尖叫一聲,又退了回來。
我能感應到內丹裏面的情況,那些冤魂在裏面不斷地翻轉,糾纏,但是他們的手腳,他們的身體慢慢的消融了。他們化作一縷怨氣,被內丹迅速的吸收了。
外面的陰氣越來越重,我身體裏面的熱氣也越來越旺盛。我感覺我和這顆內丹的聯繫也在不斷的加強。甚至於,在內心深處,我對它有了一種親切感。
他的話音未落。我忽然聞到一股辛辣之氣。我心中暗叫:「不好。」想趕快把內丹收回來。
我難受的仰天吼了一聲,心中有一種怒火無處發泄,這時候,我忽然聽見胖子在我身邊嘶吼道:「打倒,打倒。」
我睜開眼,看見一個奇異的景象,那顆內和圖書丹就在我身前幾米處,而它的周圍聚攏著很多魂魄。
緊接著,所有的人都開始默默地念叨曾經盛行一時的口號。我們幾個人像是行屍走肉一樣,一步步的離開這片荒地。
我們說話的工夫,其餘的幾個人已經醒了。我們問溫玉:「後來呢?那些怨氣怎麼樣了?」
鬼王沖我笑道:「這些厲鬼終於可以被我煉化了,謝謝你們了。」然後她沒有再說話,飄然而去了。
劉二爺又笑了,他一副志得意滿的樣子:「這些年,我一直都在想,人上人,到底是什麼感覺?想的抓心撓肺,吃不下,也睡不著。可是今天,我總算試了試這滋味,舒服,爽快,值了,這輩子值了。」
我的意念似乎可以控制它。可以讓它在半空中飛舞。
劉二爺說道:「我從小讀書,一直想要做學問。可是飛來橫禍,被批鬥了十多年,這十幾年過得豬狗不如,當真是人下人吶。」
然後,我感覺我的額頭上被它破開了一個口子。那顆內丹慢慢的從裏面飛了出來。
溫玉在旁邊說道:「醒了?醒了就沒事了,下一個。」
方丈扶著溫玉,好奇的問我們:「怎麼樣了?你們把那些小鬼收服了嗎?哎?劉二爺呢?」
鬼王像是很高興似得,喝道:「來人。把他們押回去。」
溫玉搖搖頭:「這些怨氣沒有意識,但是他們幾十年來都被那些厲鬼激發,已經不再是單純的怨氣了。他們貪婪,暴戾,一旦進入到你們幾個身體和_圖_書裏面,你們心中的種種貪念瞬間就被它們給激發出來了,並且無限的放大,看起來就像是瘋了一樣。實際上,不是怨氣控制了你們,是你們自己的心魔。」
我不由得奇怪:「都這時候了,你還笑得出來?實話告訴你,你隨時有可能死。」
我心中大驚,沖其餘的人喊道:「跑,快跑。」
這時候,我感覺內丹上面傳來一陣辛辣的感覺,我閉住口,不敢呼吸。然而,那顆內丹朝我飛了過來。一下沒入體內。
我好奇的問:「把誰帶回來了?」
我不斷地掙扎,哀呼。忽然,像是有人用重鎚在我胸前砸了一下。我心口裡氣血翻湧,猛地吐了一口血。也就是在這時候,我醒了過來。
我們用吼聲回答了他,然後一擁而上,把他圍起來一陣暴打:「打倒,打倒。封建迷信……」
我問他:「什麼值了?」
這時候,鬼王在我耳邊輕輕的說:「別睜眼,好好感受這顆內丹。讓它吸收周圍的魂魄。」
胖子撓撓頭:「就這麼簡單?這些厲鬼就被我們給收拾了?」
那些小鬼只剩下一半不到,而他們也意識到不對勁了,開始紛紛逃竄。然而,內丹卻沒有給他們這個機會,它強大的吸力把冤鬼吸了進去。然後加以煉化。
我點了點頭,有些后怕的說:「差點被這些怨氣控制住,好險。」
我蹲下來,看著劉二爺說:「你小子,可把我們幾個給害慘了啊。」
我看見邋遢道士身上傷痕纍纍,那些傷疤https://www•hetubook•com.com一個挨著一個,像是無數條大蟲子一樣,很是噁心。不過,我能看得出來,他身上的肉已經長好了。估計已經康復了。
內丹在空中轉了幾圈,慢慢的將那些厲鬼都吸收掉了,而它也變得越來越小,看樣子,是打算重新飛回我的體內。
它在半空旋轉著,發出異彩來。
無雙還在疑惑:「什麼?保衛?」
劉二爺滿臉都是血,身子更是動彈不得,不過,他居然咧嘴笑了。
我嘆了口氣:「算啦,存者且偷生,死者長已矣,咱們管好自己就行了。」
劉二爺微微閉著眼睛,咧嘴說道:「值了,值了,這輩子值了。」
我四處張望了兩眼,看見我們幾個人一字排開,躺在木屋裡面。溫玉由方丈扶著,站在屋子正中指揮,而邋遢道士則進行操作。他們正在想辦法在我們身上貼上符咒。
我感覺身子墜落在冰中與火中,一會冷的要命,一會又熱的要死。
溫玉指了指躺在地上的一個人:「劉二爺。」
瘦子問:「我師父呢?他回來了嗎?」
這種感覺很奇怪,我好像抓住了什麼,像是一件很重要的事,但是又想不起來。
鬼王輕輕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你現在可以睜開眼睛了。」
他微微睜了睜眼,向我說道:「許由啊,我對不住你。沒有幫你勸那些小將。你原諒我吧,那種滋味太美好了,我捨不得啊。我捨不得……」
溫玉嘆了口氣:「你們太大意了。忽略了那些怨氣,結果被它控制住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