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九十六章 鬼屋

第一百九十六章 鬼屋

我們有針對性的問了幾個老人,他們知道很多關於豐都鬼城的傳說。不過,這些傳說一聽就是假的。
張夫人毫不介意的點點頭:「確實應該是這樣。」
我感興趣的看著他,心中一陣喜悅,難道這人見過真正的鬼城?我熱切地問:「怎麼回事?能給我們講講嗎?」
張夫人想了想說:「或許,我們家的老祖宗曾經得到什麼機緣吧。而且,我聽家中長輩說,一旦長女領悟了鎖魂環,就必須離家,外出遊歷。」
一番話讓老闆冷汗一層層的冒出來。一張臉煞白煞白,已經是恐懼到了極點。
邋遢道士說:「你看見的那些牌位,恐怕大有文章。開遊樂場的老闆你認識嗎?」
然後他撲通一聲跪倒在地,也顧不得熙熙攘攘的街上全是人,只是哭嚎著喊:「大師,你千萬要救救我啊,我上有老下有小,起早貪黑蒸包子。養了兒子二十年,頭髮熬白了一大半……」
鬼王竟然是張夫人。而他們家族中代代相傳,傳下來一門雕刻鎖魂環的手藝。只可惜,張夫人的手藝已經無效了,而無雙卻還沒有領悟。所以,這門手藝算是暫時性的失傳了。
我們點點頭:「後來呢?」
老闆在這裏賣包子,每天接觸形形色色的人,察言觀色的功夫何等了得。見我們幾個神色不對,不由得問道:「幾位?你們怎麼了?」
我想了想,確實是這個道理。如果擱在以前,我們可以去醫和_圖_書院做一個鑒定,是不是親人比對一下就可以得出來。但是對於修道之人來說,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忽然,老闆看著我放在桌上的桃木劍,試探著問道:「你們是道士?」
張夫人搖搖頭:「不是,只是普通的人家。祖上各行各業的都有。」
紙紮吳卻搖了搖頭:「具體的我就不知道了。只是略有耳聞,大家口耳相傳,但是誰也沒有見到過。」
我們幾個人有點尷尬。虧我們還算是修道之人,居然拿著些亂編出來的故事討論了這麼久。
這一下把我嚇得魂飛魄散,跌跌撞撞就向外面跑。結果跑了沒兩步,看見前面擺著很多牌位。每個牌位前面都點著一隻蠟燭,亮著幽幽的光。這下我更明白了,我肯定是撞見什麼東西了。剛才進來的時候可沒有這些東西。我小心翼翼的繞過那些牌位。就這麼走著,忽然看見那牌位上的字,可把我嚇得魂不附體了。那上面寫的是我的名字。」
紙紮吳說到:「你們是道士嗎?」
在走廊裏面,我看見溫玉一言不發,一臉落寞的走著。不由得問道「你怎麼了?」
萬一對方是借屍還魂怎麼辦?身體上的因素再親近,魂魄也不是自己的親人了。
我們打聽了一圈,一無所獲。然後坐在一個包子攤前面,互相討論聽來的那些故事。
紙紮吳滿臉疑惑:「那就奇怪了,天下間這麼多道士,為什麼偏偏你們會雕刻鎖https://www•hetubook•com.com魂環?」
我看了看房門上的黃泉路,嘆了口氣,暗罵一聲:「真晦氣。」然後也回到屋子裡了。
我撓撓頭,問他:「這是什麼時候的事?」
我們擺擺手:「沒怎麼。」
我們問他:「那次你看見髒東西了?」
我們這些人紛紛散去,回到自己的房間休息了。
張夫人點了點頭:「不過我猜測,遊歷是假,避禍是真。我感覺,一直有人想抓住我們家中的人。就像抓我和無雙一樣。」
對於張夫人的話,我們全都深信不疑。除了無雙。用她的話說:「認親這種事,必須要慎之又慎。」
然後她推門回屋了。
我站了起來,脖子有點酸。在這坐了半夜,天已經快亮了。然而紙紮吳忽然疑惑的問:「張夫人,你們家祖上是做什麼的?」
紙紮吳眉頭緊皺:「外出遊歷?」
我們幾個連哄帶勸,把老闆從地上拽了起來。我對他說:「你先別著急。如果當真是陽壽到了,天命不可違,你早點準備後事,不過,也有可能是有人想害你。那我們就幫你除掉他們。」
老闆點點頭:「是啊,後來我就跑出來了。太嚇人了,以後我再也不去了。」
無雙神色淡然:「看來,想要確定她的身份,要麼等我雕成了鎖魂環,要麼救出我爸。」
溫玉搖搖頭:「沒什麼。」然後她看了看我:「早點休息吧,一會咱們去找鬼城。和*圖*書
邋遢道士看著老闆說:「我看你印堂發黑,近日恐怕有血光之災啊。」
我走進去之後,看見裏面愁雲慘淡,黑乎乎的。你們知道,那時候已經下班了,這裏沒有開燈。於是我把手電筒掏出來,打著手電筒在這裏逛。也不知道是因為在豐都住了大半輩子還是怎麼樣,我好像對這些神神鬼鬼的東西不太害怕。這一路走進去,看見裏面有奈何橋,鬼門關。倒是蓋得和傳說中的差不多。
但是此情此景,老闆不由得不信。包子也不蒸了,在我們身旁坐下來:「大師,這話怎麼說?」
無雙對老闆說:「他們的故事是瞎編的,難不成你這有真的?」
老闆連連點頭:「明白,明白。」
說實話,這個開場白已經被假道士用爛了。假人碰見一個人張口就是這個,不用多想,一拳打過去就行了,對方多半是騙子。
然後,我和瘦子幾個人交換了一下眼色。無論如何,事情是在馬三的遊樂場出的,這小子絕對有問題。
老闆想了想:「也就前兩天。」
老闆一臉陰沉的點點頭,然後說道:「幾位大師,你們是不是有什麼事瞞著我?我覺得我剛才講完這件事之後,你們的眼神就變了。」
老闆說道:「我在這裏擺攤十來年了。整天賣包子,看著那些鬼物啊,遊樂城啊,進進出出,愣是沒有進去看過一眼。我倒不是害怕,而是捨不得錢。」說到這裏,老闆忽然不好意思的笑了和*圖*書:「後來,我實在耐不住好奇心,進去玩了一次。不過,是偷偷溜進去的。」
我轉了一圈,覺得也沒什麼新意,於是就往外面走。這一轉身,發現周圍有不少黑影,飄來飄去,仔細一看,卻又什麼都看不到了。本來我以為這是遊樂城裡面嚇唬人的。但是後來我一想,這裏都已經下班了。怎麼會有黑影在這飄呢?難道是遇見真的鬼了?
我們怔怔的看著包子攤老闆:「後來呢?後來你就跑出來了。」
包子攤老闆在旁邊聽了一會,忽然說道:「你們說的那些都是編出來的。那些老頭沒事坐在路邊就給人講故事。他們都是政府花錢雇來的,專門給旅遊景點營造氣氛。」
我們好奇的問:「什麼痕迹?在哪?」
我點點頭:「你看出來了?」
我們一臉同情的看著他。誰也沒有說破。鬼神之事,向來不會空穴來風。老闆看見自己的牌位,這兩天八成是要有血光之災了。或者是他的陽壽到了,又或者,是有人在施法想害他。
老闆點點頭:「那一家鬼屋有一個規矩,就是十二點之前必須關門。正好那天我收攤有點晚,看看鬼屋裡面的人都走了,值班的也睡下了,就悄悄地摸了進去。不瞞你們說,往常來我這吃包子的,有不少進過那個鬼屋,凡是去過的人都交口稱讚,說這鬼屋多麼刺激,多麼好玩。我心裏面痒痒的,也想試一把。
邋遢道士問他:「你和他有仇嗎?」
這一覺一直www•hetubook•com.com睡到快到中午的時候。我們草草吃了點飯,然後就出門了。
包子攤老闆神色略微有些輕鬆:「沒仇,沒仇,井水不犯河水。」
邋遢道士看著老闆說說道:「那就麻煩了。」
包子攤老闆連連點頭:「認識,他叫馬三。我們見了面都打招呼。」
我們都點了點頭。張夫人說當年的那兩個人和冥界有關,看來,等我們救出張元之後,應該能了解一些事情。
老闆得意的一笑:「這位姑娘算是問對人了。我這還確實有真的。」
老闆一張臉快要哭出來了:「怎麼倒麻煩了?」
老闆點點頭:「當然可以了。」然後他長嘆一聲,像是說書人一樣,烘託了一下氣氛,隨後說道:「你們聽說過沒有?編席的睡土炕,賣鹽的喝淡湯。小本生意,日子過的緊巴巴。自己的營生只求掙錢,從來捨不得吃一口,用一點。」
瘦子看了看天:「天快要亮了,咱們休息一下然後去找真正的鬼城吧。」
張夫人愣了一下,問道:「什麼意思?」
紙紮吳見多識廣,他說道:「我聽說,凡是親人之間,魂魄上會留有一個痕迹。可以查驗出來。」
外面的陽光很烈。我和無雙全身裹著黑紗,像是兩個阿拉伯友人。
瘦子皺皺眉頭:「快把他拉起來,這裏魚龍混雜,別引起別人的注意。」
邋遢道士說:「如果不是馬三想害你。那基本上就只有一個可能,是你自己陽壽將盡。估計過不了幾天,就有陰差來捉你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