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一百九十七章 開門揖盜

第一百九十七章 開門揖盜

老闆忽然哆哆嗦嗦的站起來,在屋子裡面翻箱倒櫃。他從箱子最底層拿出來一個布包。布包解開之後是一隻鐵盒子,鐵盒子上拴著一隻密碼鎖,密碼鎖解開之後又是一個布包。他就這樣里三層外三層的打開。開到最後,是一個樣式略有些復古的信封。應該是十幾年前的東西。
然後我們躲在一間卧室裏面,等著陰差上門。
包子攤老闆滿臉苦澀,接著撥電話。等電話終於撥通的時候,他拚命地吼了一聲:「我要死了。就快要死了,活不過今天了。」然後把電話隨手扔在桌子上。
我看了看表,現在是晚上十二點。
兩秒鐘之後,他怔怔的把電話放下了。對方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掛了他的電話。
終於,電話通了。話筒里的聲音很大,雖然聽不清說什麼,但是從老闆的面色來看,不像是什麼好話。
我們討論了一會,想了個辦法。我們把所有的窗戶都關好了,貼滿鎮鬼符,然後拉上窗帘。至於大門,連鎖都不鎖,只是虛掩著而已。
瘦子搖搖頭:「老闆,不是我們不幫你。你的陽壽已經差不多了。如果今晚真的有陰差來捉你,我們把你強行留下,就等於和冥界作對。我們只是小道士,沒必要這樣為難我們吧。」
胖子摸摸下巴,看著我說:「許由,你好像也十年八年不回家。」
老闆把信封打開,但是他的兩隻手劇烈的顫抖,那信封都被撕壞了。然後從裏和*圖*書面嘩啦一聲,掉出來很多小本子。像是證件一樣。
老闆見我們看他,小聲的說:「外面好像是馬三的聲音。就是那個開遊樂城的。」
我們點點頭:「看來這小子果然有問題。」
瘦子點點頭:「你的房子沒問題,沒有人要害你。而且,不瞞你說,兄弟我做過鬼差,我看你的魂魄有點魂不守舍,的確像是陽壽將盡的樣子。」
老闆搖搖頭:「沒事,沒事。幾位大師,我能求你們一件事嗎?」
我們問道:「什麼事?不過話得說清楚。如果你陽壽將盡,我們可保不了你,逆天改命,這種事一般沒人敢做。」
瘦子有些心動了,不過他猶豫道:「打草驚蛇,好像不太好吧。」
忽然,就在他要走到紙人身邊的時候,忽然停住了腳步。遲疑了一下,撓撓頭說道:「你怎麼不搭理我啊?」
我們看著他,沉默不語。
晚上來了。我們每個人身上都穿了方丈留給我們的孝服。一身陽氣收斂。屋子裡的燈全都關了,只在客廳裏面點著蠟燭。
老闆點點頭:「當然,當然。」
紙紮吳向周圍望了兩眼:「找我出來做什麼?」
邋遢道士和瘦子幾個人已經在老闆的房間裏面前前後後的看了一遍,最終發現。這裏什麼都沒有。不像是有人要害他的樣子。
紙紮吳看了看,連連點頭:「不錯,不錯,這手藝已經不在我之下了。」然後他重新鑽回和*圖*書到桃木劍裏面去了。一會要和陰差開戰,紙紮吳能躲則躲,不想參与。好在我們這邊有不少高手,即使少了紙紮吳也沒什麼。
而包子攤老闆卻執著的,一遍遍的撥著電話。他現在已經快要死了,也顧不得什麼了。
老闆被識破,滿臉尷尬的擦了擦汗,支支吾吾的說:「我……我還有一處房子。幾位大師,這些也不少了,幾百萬。讓我多活一天行不行?」
老闆嚇了一跳,說道:「鬼?」
我們都被忽然狂怒的包子攤老闆嚇了一跳,問道:「你沒事吧?」
然後,抱著僥倖心理問我們:「幾位大師,你們確定,我的陽壽不多了?」
既然商量好了。我們開始布置。
瘦子先委託邋遢道士去旅館把房子退了。然後我們開始研究怎麼防備陰差捉人。
邋遢道士毫不客氣,把那些錢全都收下了,然後對老闆說:「老兄,咱們可是說清楚了。無論今天晚上那些陰差來與不來,這些錢都歸我們了。」
老闆癱倒在沙發上,一副心灰意冷的樣子,嘴裏卻說著無關的廢話:「我老婆死了很多年了,只有一個兒子,去上大學了,十年八年也不回來一次,所以這裏就我一個人住了。」
老闆見我們同意,一陣狂喜,把那些存摺,銀行卡一個勁的向我們懷裡塞。
老闆都要哭了,跪在地上一個勁的磕頭:「幾位大師,幫幫我吧,行不行?」
包子攤老闆緊張的等著,一和*圖*書直絮絮叨叨,問我們冥界的事。我們根本不知道,一直不耐煩的敷衍他。
瘦子斷然拒絕:「你斗得過冥界的人嗎?」
道理很簡單,這棟樓蓋得再堅固也不可能擋住陰差。我們與其想辦法把鬼差擋在外面,倒不如直接讓他們進來,請君入甕,然後布下天羅地網,將他擒住。
老闆哭喪著臉說:「這位鬼,啊,不是,這位老伯。你確定嗎?」
張夫人說道:「咱們不是要打聽鬼城在哪嗎?正好抓兩個舌頭。反正敵在明我在暗。問出情況來了之後咱們就藏起來。拖延到七月十四應該沒有問題。」
我們指著老闆:「這小子似乎陽壽將盡。但是他不信。」
無雙小聲說:「這小子這麼有恃無恐,還敲門,一會要他好看。」
老闆一樣一樣的解釋著。然後他把這些小本向我們面前遞了遞:「都給你們。讓我見兒子一面怎麼樣?」
然後他在褲兜裏面掏了掏,拿出來一個錢包,仍在沙發上:「老謝,剛才下班,我在遊樂城打掃衛生,發現你的錢包了。你怎麼丟在那裡邊了?哎?你怎麼不搭理我啊?」
邋遢道士見錢眼開:「要不然咱們幫幫他?」
老闆可憐兮兮的看著我們:「明天我兒子就回來了,我想見他最後一面。」
在我們旁邊的老闆開始劇烈的哆嗦起來。剛才我們看過他的存摺,他確實姓謝。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們緊張的等了幾個小時,外面始終沒有和圖書任何動靜。邋遢道士打了個哈欠:「看來今晚陰差不會來了。」
然後,他嘀嘀咕咕的說了兩句。轉身走了。
我們點了點頭:「那就這麼辦吧。」
緊接著,我們聽見一陣腳步聲。然後大門外面傳來了,噹噹當,幾聲敲門聲。
紙紮吳淡淡的看了老闆一眼,然後漫不經心地說:「大概就在今天晚上了。」
老闆把那些小本拿在手裡,遞到我們面前:「這是我的房產證,我一摞是我的存摺,從兒子出生那一天開始存,本來打算給他買房子的。這些銀行卡是老了看病用的。還有這個,這個是我買墓地……」
瘦子眨了眨眼:「都給我們?那你兒子拿什麼買房子?」
那電話在桌上轉了個圈,又掉到地上,啪的一聲,摔散了。
老闆的房子距離景區很近。而且他住在三樓,從窗戶裏面望,完全可以看到景區的情況。
我心中有詫異:「這鬼差挺有禮貌啊,勾人家的魂魄居然還敲門。」
老闆在紙人上面滴上血,寫上生辰八字。放在客廳,正對著門口,像是在等人一樣。
邋遢道士說道:「今晚來的不一定是冥界的人,有可能是和咱們一樣的道士。再說了,就算冥界的人來了,咱們一塊上,也不見得不是他們的對手。反正你們已經要去冥界了,正好拿這些陰差練練手,熱熱身。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怎麼樣?」
這下老闆真的慌了。面如死灰坐在沙發上,一杯接一杯的喝水。www.hetubook.com.com
外面的人敲了敲門,然後喊了一聲:「老謝,你睡了嗎?」
我們跟著包子鋪老攤回了家。發現這家雖然不大,但是收拾的很乾凈。各種傢具一應俱全。
過了片刻,他哆哆嗦嗦從褲兜里掏出手機,然後撥了一個號。手機沒有接通,他又撥了一遍。然後是第三遍,第四遍。始終沒有人接電話。
馬三見屋子裡面沒有人應聲,居然推門走了進來。隨後,他一眼看到了坐在沙發上的紙人。
瘦子也有些鬆懈:「要不然咱們輪班守著。其餘的人先睡覺。」
瘦子幫老闆做了一個紙人替身。這替身很精緻,有鼻子有眼,比紙紮店做的不差,猛地一看,甚至以為是真人。我不由得嘆道,瘦子真是盡得紙紮吳的真傳啊。
紙紮吳不耐煩的說:「老頭子勾魂也有幾百個了,還不會看走眼。」
瘦子扎紙人的技術很高明。再加上這裏被我們搞得陰氣瀰漫,馬三沒有看出破綻,藉著燭光,一步步的向紙人走過去,一邊走,一邊輕輕的說:「老謝?老謝?」
我們正在商量,張夫人和溫玉幾乎同時說道:「有人來了。」
我瞪了他一眼,氣呼呼的說:「你知道什麼?滾蛋。」
包子攤老闆哆哆嗦嗦說了一聲:「兒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看看我。」
老闆目光閃爍,似乎有點懷疑。我拉上窗帘。屋子裡瞬間黑了。然後我在桃木劍上遞了一滴血。紙紮吳慢慢的從裏面冒出來了。
我們全都同情的看著老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