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零一章 驢怪

第二百零一章 驢怪

我引導著它們在身體裏面不停的遊走,痛苦慢慢的減弱了。我感覺我已經掌握了一些訣竅。從吸入陰氣,到化解陰氣,最後甚至讓它們為我所用。
顯然,陰差知道張元的存在,他聲音詫異的說道:「原來你就是許由?那麼剛才的那個就是無雙了?」
我摸了摸全身,仍然完好無損,但是那種憋脹感又無比真實。我咬著牙,難受的在地上打滾。一邊呼天喊地的慘叫,一邊想方設法的把這些陰氣化解掉。
我們站了一圈,看著那半人半驢的怪物。無雙說:「怪不得這小子要把自己裹在黑氣裏面,原來是長得丑,怕出來嚇死人啊。」
我按照張元所教的,趴在地上,慢慢的運轉身體裏面的陰陽二氣,他們匯聚成一股暖流,遊走在我的四肢百骸。我感覺到一股洶湧澎湃的力量從心底裏面升起來。
到這種時候,陰差的氣勢已經沒辦法再把我壓在地上了。我慢慢的站起來,雖然身上還有些酸疼,不過,已經能挺直腰板和陰差對視了。
然後,同樣是一團陰氣打了過來。
我轉身就想逃,但是剛剛跑了兩步,我感覺到頭頂上有一股陰風,自上而下的竄下來,直接灌到我的脖子裏面去了。
我把左手抬起來,鎮鬼符艱難的向陰差身上打過去。
我知道,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趁著陰差對我還有些輕敵。我連忙用剛剛領悟的本事,把一道道陰氣朝陰差打了過去。
我陰和*圖*書慘慘的笑了一聲,然後高聲叫道:「我是許由,張元的徒弟。」
無雙高興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許由,你挺厲害啊。」
無雙不屑的看了我一眼。然後低下頭,去研究那陰差。
這個怪物根本就是長著兩條腿,會自立行走的驢。
然而,黑氣當中忽然伸出來了一根毛茸茸的東西,像是木棍,但是又可以屈伸,而且長著黑毛。看樣子,像是一隻驢蹄子。
沒想到,缺口剛剛打開,陰氣大量的湧入。我感覺我的身體瞬間膨脹起來,像是要爆炸一樣。
我掙扎著從地上站起來。然而,那團黑氣又散發出凌厲的氣勢。幾乎壓的我要重新趴在地上。
我兩手撐著地面堅持了一會,終於堅持不住,撲通一聲,重新倒了下去。等我趴在地上之後,那股氣息自上而下的壓下來。我更加動彈不得了。
那陰差見我把鎮鬼符打過來,果然有些避諱,把我放開,遠遠地躲了過去。
我心中一動,想道:「反正現在也動彈不得,不如試試。」
馬三一臉詫異的看著我,然後著急的對陰差說:「怎麼辦啊?乾爹,這小子又站起來了。」
陰差叫這一聲「乾兒子」的時候,極近嘲諷,看得出來,他收馬三為乾兒子,純粹是為自己找樂子。
我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乘勝追擊,聚集起來的陰氣像是一個個巨大的拳頭一樣,一下一下的打在鬼差的身上。
陰差冷冷https://m.hetubook.com.com的說:「當然是靠力量,靠對天地陰陽的把握,吸收陰陽二氣,為我所用,像我這樣,一招一式都帶有巨大的威力。完全不是靠道術,投機取巧就可以的。」
這時候,溫玉遠遠地喊道:「陰陽二氣,用你的陰陽二氣。」
它們互相碰撞,讓我心裏一陣劇烈的顫動。周圍的空氣瞬間降低了不知道多少度。
我從懷裡逃出來七八張鎮鬼符,手忙腳亂的貼在他的身上了。
陰差想要躲開鎮鬼符,就會被陰氣擊中,想要和陰氣相抗衡,就會被鎮鬼符打中。
這股力量支撐著我,慢慢從地上爬了起來。
對面的陰差輕輕地咦了一聲。看樣子,已經注意到我的變化了。
無雙回頭看了我一眼,面色狐疑的問:「你?你行嗎?」
我知道,陰差這次是真的要出手了。
溫玉和張夫人幫我看了看胳膊,然後扯了一塊布條給裹上了。用她們的話說:這一縷布條也就是做做樣子,我的胳膊是被鬼差弄傷的,即使醫院都治不好,還要靠我自己化解。
我不屑的說:「誰跟你約好了?那要是按長相比試,你早就敗了。」
我的兩條腿發出咔咔的響聲,像是要斷掉一樣。我不由自主的向地上倒下去。又重新趴下了。
陰差叫了一聲:「好。」
這種感覺很美妙。借力打力,好像永遠不會疲倦一樣,我有一種四兩撥千斤的感覺。
我暗叫一聲不好和_圖_書,身子猛地向前一撲。身後鋪天蓋地一聲巨響。震得我耳朵發麻。
我得到這個喘息的機會,連忙連滾帶爬的從地上站了起來。
這時候,溫玉幾個人已經退的遠遠的了。看樣子,他們真的打算讓我自己解決這個陰差。
那團黑氣以極快的速度沖我飛了過來。這中間挾裹著陣陣陰風,吹到我的臉上,我感覺一陣陣生疼。
陰差這一番話,忽然點醒了我。我的腦子正在飛速的運轉:「吸收陰陽二氣,為我所用?」
我一楞,旋即點了點頭:「放馬過來吧。」
我一邊從地上爬起來,一邊回頭看。這時候我發現那團黑氣就在我的頭頂上。從裏面伸出來一隻巨大的驢蹄子,一下把地面踩了一個大坑。
我心裏這麼想著,身體也就跟著做了。我周圍的陰氣被我吸入體內,然後隨手一揮,那團陰氣向陰差打了過去。
然後,那蹄子踹在了我的肩膀上。馬上,的右半邊身子整個用不上力氣了。右臂更是軟趴趴的垂下來。我意識到,我的右臂可能被這一下給踩斷了。
一秒鐘之內,我聽見一聲慘叫,陰差被鎮鬼符打中了。他的身子向後趔趄了兩步。
陰差被黑氣包裹著,讓人看不清楚他的真面目。但是我能聽到他嘲諷的聲音:「靠道術和我打,這算什麼本事?」
馬三遠遠地看見陰差都被我們給抓住了,頓時嚇得魂不附體,扭頭就要逃跑。
她這一下正好拍在我的右臂上,我頓www.hetubook.com.com時疼的一聲尖叫,額頭上的冷汗吧嗒吧嗒的向下掉。
我一邊使勁的思索退敵之策,一邊漫不經心的問了一句:「我是道士,不靠道術靠什麼?」
大功告成,塵埃落定。溫玉幾個人也走過來了。
我沖她喊道:「別來,你不是他的對手。」
這時候我已經沒有機會再逃了。遠處無雙發出一聲驚呼,掙脫溫玉,提著桃木劍沖我跑了過來。
我歪了歪頭。腦袋太脆弱了,絕對不能讓蹄子踹到腦袋上。
這時候的陰氣,比剛才重了十倍不止,即使趴在地上,我仍然胸悶氣短,感覺要吐出血來。
我感覺他周身的黑氣正在慢慢的減少,終於,露出真身來。
我右手舉著桃木劍,左手捏了一張鎮鬼符。眼看黑氣已經來到我面前,一伸手就要打過去。
那團黑氣並沒有出手,只是靜靜地站在地上,淡淡的看著我們。
我捂著胳膊說:「要不然你來試試?」
怪就怪在他太輕敵了,怨不得我。
我根本沒有回答他,趁他心不在焉,以極快的手法從懷裡面掏出一張鎮鬼符,一言不發的打了過去。幾乎是前後腳的工夫,我又挾裹著一團陰氣向它衝擊過去,把他的退路封的死死地。
就在我這一愣神的功夫。那隻蹄子已經迅捷無比的踩在了我的胸口上。我感覺肋骨發出一聲悶響,像是斷了一樣。
無論我道術多麼低劣,鎮鬼符始終是鬼物的剋星。就像是一把尖刀,即使拿在小孩的手裡面,也www.hetubook•com•com能把人殺死一樣。
那團黑氣顯然很詫異我居然能爬起來。然後,他身上的陰氣又重了一重。像是打算把我重新壓倒。
正喊著,那蹄子已經到我的頭頂上了。
實際上,馬三縱使實力再差,也不至於一招就被人給捉住。關鍵是這時候他已經被嚇破了膽子。基本上束手就擒了。
無雙也嚇了一跳,不過仍然嘴硬的說道:「至於嗎?有那麼疼嗎?」
我的身體不足以和這股陰氣抗衡,自然而然的,我想化解掉它。我開始嘗試著把它慢慢的吸到體內去。
我嘆了口氣,想想距離七月十四還有不到一個月。如果連個普通的陰差都搞不定,我們也就不用去冥界救人了。
那陰差氣呼呼的說:「奸詐無恥之徒。我們不是約定好了用力量比試嗎?」
我看見一個非常醜陋的人。不,簡直不能稱之為人。
我瞪瞪眼:「我試試。」
陰差點點頭,說了聲:「他的實力不錯。能站起來在我的意料之中。乾兒子,你放心吧,乾爹剛才只是試試他的身手。」
邋遢道士三步並作兩步趕過去,一把將他抓住了。
右臂受到重創之後,事情並沒有結束。我的兩條腿堅持不住重壓,一下跪到了地上。
剛才如果我不向前撲那麼一下,現在估計已經被踩的四分五裂了。
那陰差眼看沒有踩到我。把蹄子收了回去,然後自上而下,又狠狠地沖我踹了過來。
這時候,我耳朵裏面飄進來一個極難聽的聲音:「準備好出手了嗎?」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