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零二章 逼供

第二百零二章 逼供

我本意是問他們兩個去哪。沒想到他們撲通一聲,癱倒在地,攙扶著哭起來:「我們保證不說出去,別把我們殺人滅口。」
遊樂城掛上了暫停營業的牌子。我們全都躲到鬼屋裡面去了。這裏雖然沒有什麼鬼氣,但是畢竟是模仿冥間建成的,陰森恐怖,倒有不少的陰氣。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他:「你想幹嘛?」
我擺擺手:「既然如此,你們兩個也別走了。等過了七月十四再說。」
陰差忽然放聲大笑起來,看著我們說:「不自量力,不自量力。就憑你們幾個?我告訴你,冥界高手如雲,舉手投足之間都有毀天滅地的力道。你們這些道士,在人間算得上是高手,一旦進入冥界,也不過螻蟻一般,隨時都會沒命。你們想找死。我勸你們不用費盡心機的找鬼城了。直接在這裏自殺就行了。」
馬三猶豫了一下,然後一臉諂笑的說:「許大師,你,你想不想收乾兒子?」
陰差的臉色變了一變:「不對。你們幾個犯了這樣的事,不應該逃得遠遠的嗎?為什麼還要和我拚鬥?你們想幹什麼?」
我一提起張元,張夫人的臉色瞬間暗淡下來。像是陷入到了無盡的悲傷之中。
無雙手裡提著桃木劍,不懷好意的走過來:「那咱們就只好刑訊逼供了,看他能硬到什麼時候。」
張夫人冷冷的問:「告訴我,真正的豐都鬼城在哪。」
我連忙閉上了嘴。不再刺激她和_圖_書了。
張夫人眼前一亮:「好,很好。一旦把他煉成傀儡,我問什麼他說什麼。咱們很快就能知道鬼城的地址了。」
溫玉大呼:「別讓陰差跑了,抓住他。」
邋遢道士指了指旁邊的老闆,問我們:「這小子怎麼辦?」
無雙的桃木劍猛地看在陰差的蹄子上:「話真多。問你鬼城在哪,你啰嗦這麼一大堆做什麼?」
瘦子搖搖頭:「許由,你太理想化了。咱們扣留了陰差,這算得上是極轟動的一件事。自從奇才率眾攻打冥界以來,還沒有誰這麼大胆。這兩個人回去之後,保不齊就會當成什麼奇聞說出來,萬一被鬼物聽到,馬上就會傳開。」
無雙看著幾乎語無倫次的兩個人,用桃木劍在他們身上拍了拍:「你們要是思想不骯髒,還洗滌個屁。你看我就不用去。別磨蹭了,趕快跟上。」
我們點點頭:「不錯,還算聰明。」
無雙指了指被胖子和瘦子抬著的陰差說道:「有本事,你就把他煉成傀儡。這樣的話,到冥界的時候咱們等於多了一個強援。」
我看看他們:「你們兩個怎麼辦?」
張夫人輕輕笑了笑:「你怎麼學的跟紙紮吳似得?辦事之前先問問有沒有危險?」
張夫人找了一間屋子。讓胖子和瘦子把陰差抬進去了。吩咐他們兩個,輪番毆打陰差。
我們一邊打,一邊說:「真的嗎?我們很想去冥界受苦,快告訴hetubook.com.com我們鬼城在哪。」
我猶豫著問:「有沒有什麼危險?」
馬三一臉討好:「你看我怎麼樣?做牛做馬,任勞任怨。」
老闆感恩戴德:「能和兒子多呆兩天,值了,值了。」
張夫人看了看老闆,向我建議道:「其實我可以把他煉成傀儡。等進入冥界的時候讓他給咱們探路。」
馬三說了一陣,忽然目光閃爍的盯著我。
陰差目光灼灼的看著我:「你連我都敢抓,難道想提前進入化魂池嗎?」
我嘆了口氣:「算啦,你看他的樣子,變成傀儡也是個慫貨。」
我看看無雙:「咱們碰上一個硬茬,怎麼辦?」
陰差一邊呼痛,一邊威脅我們:「你們居然敢這樣折磨陰差,你們全都不得好死。等你們到了冥界,要讓你們吃盡苦頭。」
我點了點頭。看了看身後的遊樂城:「反正這地方是馬三開的。現在馬三落到我們手裡了。乾脆,咱們就在遊樂城落腳吧。」
我悄悄地問張夫人:「你有沒有把握?」
陰差面色一變,旋即又說道:「把我煉成傀儡?你當我和這些孤魂野鬼一樣嗎?」
他們兩個這麼一哭,倒提醒我們了。瘦子看著他們說:「不能放這兩個人走。」
我玩著手裡的桃木劍,說道:「你都知道什麼?現在告訴我們吧。」
張夫人輕輕地搖了搖頭:「很難,我從來沒有煉化過這麼強大的鬼物。不過……」她扭頭看和_圖_書了看我:「你可以在一旁幫我。」
我們笑嘻嘻的看著他,沒有說話。
我看了看桃木劍,說道:「我現在才明白了,小心駛得萬年船,要想長命百歲,就得膽子小。你看我師父,膽大包天,現在就……」
這倆人一臉驚恐的看著我們,看樣子,已經恐懼到極點了。
我想了想:「他們不至於那麼壞,有事沒事跑去跟陰差告密。就算想告密,他們只是普通的老百姓,也不認識冥界的人啊。」
陰差憤憤不平:「打敗我?你只不過趁我分神的時候用了陰謀詭計而已。」
我說:「他也不能走了。先貼上鎮鬼符,關在遊樂城吧。」
溫玉看了看天:「現在不早了,過一會雞就叫了。要不然我們先把陰差押回去。然後再問他。」
馬三被我們抓著,開始的時候可憐巴巴的喊了幾聲乾爹,到後來,也不做聲了。畏縮的站在我們身後,唯恐這一場逼問蔓延到他的身上。
陰差不理會我們的臉色,仍然自顧的分析道:「張元被關押在冥界,你們是他的親朋好友,應該不會坐視不管。難道?你們要把他給救出來?哈哈哈……」
我看著陰差,不以為然的說:「幾個月前,我覺得你們冥界來的人就是世上最強大的所在。一股氣勢就可以壓死我。現在呢?還不是照樣被我打敗了?趴在地上爬不起來?」
馬三信誓旦旦:「我真的什麼都不知道。」然後,他把怎麼認識的陰和圖書差,怎麼認得乾爹,平時都幹什麼,陰差都怎麼虐待他,一五一十的講了一遍。
老闆連連點頭:「沒錯,我是慫貨,我是慫貨。」
我們聽完之後,不由得有些氣餒:馬三不像是在撒謊,他可能真的不知道鬼城在哪。
陰差不屑一顧的說道:「那種地方也是你們這種人可以打聽的?」他說完這句話,忽然臉色一變:「你們打聽鬼城幹什麼?不對,現在距離中元節不足一個月,難道,你們想在那人鬼不分得時候作亂嗎?」
陰差瞪了我一眼,不說話。
這時候,陰差又一言不發了。
我被他看的有點不自然,不由得有些生氣:「馬三,你看我幹嘛?」
忽然,一陣狂風平地颳了起來。卷著地上的塵土,吹得我們睜不開眼睛。
我們幾個人在外面,或坐或卧。
胡鬧和謝飛哭爹喊娘,信誓旦旦的保證:「我們不會說出去的。我們最嚮往的地方就是西藏,聖潔的雪山洗滌心靈。」
眾人都點頭同意了。這時候我回頭,一眼看見胡鬧和謝飛。
馬三尷尬的站在我們面前,嚇得戰戰兢兢,沒等我們問話,忽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幾位大俠。我可是什麼都不知道啊。」
一句話嚇得老闆直哆嗦。臉都白了。
我疑惑的問眾人:「剛才那陣風,怎麼回事?我怎麼感覺有點不對勁?」
幾分鐘之後,狂風消失,塵埃落定。我們緊張的四處張望了一下。周圍沒有什麼異樣。而陰差https://www.hetubook.com.com仍然躺在地上,被我們鉗制著。
這倒不是為了出氣,或者故意折磨人。據張夫人所說,要煉化一個強大的魂魄,一定要等他虛弱的時候,或者意志薄弱的時候。現在的陰差雖然被我們制住,但是力量仍然不可小覷。
我使勁揉著眼睛里的沙子。憑著感覺,桃木劍摸索著抵在陰差胸口上。然後回應道:「放心吧,這傢伙身上貼了不知道多少鎮鬼符,跑不了。」
陰差忽然自己明白過來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你們幾個和張元是一夥的,早就犯了彌天大罪,只要被我們抓住,肯定會扔到化魂池裡面。所以,你們就要鋌而走險,做出這種大逆不道的事來。」
我哭笑不得:「老子才二十多歲,你已經三四十了,開什麼玩笑?」
接下來,我們幾個人輪番上陣。手裡的桃木劍,鎮鬼符,一道一道的打過去。陰差開始的時候牙關緊咬,死命忍著。到後來,見我們絕對沒有輕易罷手的意思,開始鬼哭狼嚎的叫起來。
無雙點點頭:「確實有點不對勁,但是又不知道具體在哪。」
我搖搖頭:「這不是詭計,這是智慧,動腦不動手,你這種怪物不會明白的。快說,鬼城在哪?」
桃木劍是鬼物的剋星。陰差被這一劍砍得倒吸了一口冷氣。看得出來,桃木劍即使對他沒有造成什麼傷害,也讓他感覺到疼痛。
胖子和瘦子領命,把陰差拖進去了,然後屋子裡面傳來了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