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二章 脫困

第二百二十二章 脫困

我們紛紛皺眉:「這名字怎麼聽起來鬼里鬼氣的?」
張元和紙紮吳哈哈大笑,拍拍我的肩膀:「這個笨徒弟沒白收啊。一來就把我們倆給救了。」
我擺擺手:「你別打岔。他的名字叫騾子。他是陰差,被師娘做成傀儡了。」
他喘著氣,睜開眼看了看我們,不甘心的說道:「你們這些人,大逆不道。要是我能緩過來,我肯定讓你們……」
張元嘿嘿一笑,一副洞察一切的樣子,他勸說道:「吳老頭,你還記得在人間的時候我跟你說的話嗎?你躲了一輩子了。我知道你也想快意恩仇一把。怎麼樣,跟著我干一場吧。誰說這件事一定是找死呢?世事無絕對,沒準咱們兩個就能破解詛咒。」
紙紮吳搖搖頭:「我的意思是,你願意留在這裏,就留下來吧。至於我,我回到人間,給你立祠堂,每天三炷香。」
張元回頭問他們:「你們商量什麼呢?」
我們一路走著,身後的紙紮吳、胖子、瘦子,三個人嘀嘀咕咕。
休息了一天之後,張夫人又把老鬼從鎖魂環放出來了。她看著老鬼說:「差不多了,也該把你做成傀儡了。」
張元點點頭說道:「這些惡鬼在無間地獄明爭暗鬥不知道多少年了。他們從來不知道什麼叫忠誠。即使屈從於實力強大的魔王,也不過是權宜之計,我從來沒有真的信過他們。」
張夫人說道:「老鬼確實魂飛魄散了。但是我手裡有www•hetubook•com•com鎖魂環,想把他的魂魄找回來,不是輕而易舉的事嗎?」
張夫人不屑的看著他:「你還想緩過來?」
張元擺擺手:「什麼東西,浪費時間。」
紙紮吳目光有些閃爍,他張張嘴正要說話,我們身後忽然傳來幾聲慘叫。
我滿臉不爽的看著張元:「師父,既然你這麼聰明,那就快點帶我們出去吧。」
我們驚奇的看著張夫人:「老鬼不是隨著鎖魂環魂飛魄散了嗎?而且這個鎖魂環是無雙做的啊。怎麼這裏面也有老鬼?」
騾子像是傻了一樣,重重複復的說道:「我兄弟死了。」
騾子被叫到張元面前了。他一臉悲傷。
張元和紙紮吳依言,把鐵鏈放到水裡面了。那些水發出一陣輕微的響聲,冒出一團團白氣來。
老鬼斬釘截鐵的說:「不知道,我從來沒有進來過。」
張元問他:「你是冥界的陰差?」
張元搖搖頭:「肯定有出去的辦法,不然的話,把我們關進來的那個陰差怎麼出去的?你剛才說誰?騾子?騾子是什麼東西?」
騾子垂淚說道:「我兄弟死了。」
我問他:「這麼說的話,你不打算把他們帶出去?」
騾子在一旁幫腔:「他真的不知道,我可以證明。」
張夫人看了看老鬼,問道:「你知不知道怎麼從無間地獄走出去?」
張元搖搖頭:「這些人信不得,時刻都有可能把咱們給賣了。m•hetubook.com.com
張夫人走過來,柔聲道:「騾子,你不用灰心,你的兄弟沒有死。」
無雙走過來,輕輕地對張元說:「你這幾個僕人信不得。剛才咱們內鬥的時候,其中一個偷襲你來著。」
然後他伸出手來。這時候,張元距離老鬼還有幾丈遠。但是這一舉手,一股強大的吸力穿了過去。老鬼身為陰差,一身修為自然不俗,但是居然無法抗拒張元,被他憑空抓了過來。
張元有些無奈的嘆氣:「出去?談何容易啊。我神智清楚地時候,和紙紮吳研究了無數遍,始終沒有找到從這裏出去的辦法。而且你看看這些小鬼,在這裏呆了不知道多少年,始終沒有逃出去。」
胖子這麼一說,我也好奇起來。張夫人從來沒有說過她的名字,一直自稱張夫人。
張元嘆了口氣:「只可惜,一旦從無間地獄出去,這些小鬼就不再認可我這個魔王了。不然的話,帶著他們攻向閻羅殿,也算是一大助力。」張元說道這裏,忽然看了看張夫人:「哎?你不是可以把小鬼做成傀儡嗎?反正現在閑著也沒事,你把他們弄成傀儡怎麼樣?」
張夫人看著我們,一臉淡然的說:「我叫九幽。」
我這一句話,把張元給問住了。
張元瞟了他一眼,幽幽的說道:「既然我已經魂飛魄散了,每天三炷香也收不到。你又何必多此一舉?你是想讓自己良心好受一點吧。」
胖子嘿和*圖*書嘿的笑:「我們正在猜你老婆叫什麼。」
然後,她手腕一翻,老鬼被她從鎖魂環裏面放出來了。
張元搖搖頭,笑道:「她自稱叫九幽。但是我知道這不是她的真名。你們別費勁了,我跟她在一塊這麼多年,她都不肯告訴我。」
張夫人笑道:「我本來就是借屍還魂的鬼啊。」
張元這番話說得正氣凜然,聽的人欽佩不已。
張元瞪著眼:「回去?回哪去?」
他身為魔王,地獄裏面的小鬼個個對他恭恭敬敬,個別膽子小的,被他望了一眼,馬上就逃得遠遠的了。
老鬼身體複原,氣勢旺的很。沖我們挑釁的說道:「有本事單打獨鬥,打敗我。你們幾個人以多生少,算是什麼本事?」
在我指了指坐在不遠處的騾子:「那個就是。」
騾子驚恐的看著張夫人:「別殺他。」
張元神色一喜:「你願意留下來了?」
片刻之後,他們把鐵鏈提了出來。這時候再看,鐵鏈已經被腐蝕的只剩下一絲相連,稍微用力一拽,就斷掉了。
紙紮吳連連擺手:「我有什麼良心過不去的。你小子要找死,關我屁事。」
這番話把老鬼氣得破口大罵,可是又無計可施。
紙紮吳很著急的勸道:「張元,這不是賭氣的時候。你想和冥王講道理,冥王會和你講道理嗎?恐怕你這番話等不來答案,等到的是化魂池啊。」
我們在無間地獄轉了一大圈。只覺得這裏無邊無際,空曠的要命。但和圖書是沒有任何出口。
張元幽幽的說:「單打獨鬥嗎?這有何難?」
我看著那幾個忙碌的身影,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張元和紙紮吳重獲自由。與我們幾個結伴,在無間地獄走了一遭。
我撓撓頭:「師父,該不會是這地方根本沒辦法出去吧。我聽騾子說,無間地獄,只能進不能出。」
張元不屑的看著紙紮吳:「吳老頭,你又害怕了?現在咱們到了冥界。冥王近在咫尺,無論打不打得過他,我都要當面問一問,他為什麼要詛咒我們,讓我們修道之人幾千年來,受這種痛苦。就算當年奇才大逆不道,與我們又有什麼關係?我不服!」
紙紮吳想了想,嘆道:「好吧。」
他們中的幾個沾上了這些水,被腐蝕的肢體殘缺,躺在地上打著滾逃開了。
老鬼躺在地上,看樣子虛弱無比。好像隨便一個重擊就能讓他重新散掉一樣。
張元不耐煩的問:「這無間地獄,只能進不能出?」
張元也滿臉戲謔的看著她:「你叫什麼?」
幾天之後,我們精疲力竭的回來了。這一趟,沒有任何收穫。
張夫人點點頭:「我也沒指望從他這裡能問出什麼來。」然後她轉身要走,走了兩步之後,她又回過頭來,看著老鬼說道:「你現在魂魄太虛弱,只要我稍微有些動作,你都會魂飛魄散。所以,趁這段時間你好好修養一番吧。等你養好了,我在你身上刻一道符咒。到時候,你就不會恨我了。https://m•hetubook.com.com
這時候,紙紮吳走了過來,輕輕地說道:「張元,咱們想辦法從無間地獄逃出去,然後就回去吧。」
張元展示了一下他的實力。這一手,馬上把那幾個持觀望態度的惡鬼鎮住了。他們發現,他們的主人仍然很強大。頓時不敢怠慢,即使挖坑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張元站在地上,神色傲然:「死又怎麼樣?魂飛魄散又怎麼樣?幾千年了,這番話也該有人跟冥王說了。今天,我就做了這個人。我要讓冥王知道。咱們人間的修道之人,也有不少有骨氣的。不是所有人都甘當鬼奴,唯唯諾諾,蠅營狗苟,了此一生。」
我回頭,看見那幾隻惡鬼已經把化魂池裡面的水挖出來了。
張元揉了揉眼睛:「這不是驢嗎?許由,你四體不勤,五穀不分……」
紙紮吳說到:「回人間啊。這一趟咱們也看見了,冥王實在太強大了,咱們不是他的對手。只是他手下的十八大判官,就能把我們幾個人給弄死了。你想要殺冥王,破解詛咒,想法雖然很好,但是太難了,倒不如回到人間,躲一輩子算了。」
我看了看那一汪水,對張元和紙紮吳說道:「趕快把鐵鏈浸到水裡面。不然等一會這些水變成石頭,就沒有辦法了。」
張夫人白了張元一眼:「你想累死我嗎?再說了你想和冥王斗,在多不在精。這些小鬼能有什麼用?一個判官就足以把他們都滅掉了。」
張元點了點頭:「這樣?把他給我叫過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