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出逃

第二百二十三章 出逃

這樣一引導,我發現無間地獄裏面的陽氣根本不夠用,有很多陽氣,是來自無間地獄外面的。
他說到這裏,忽然輕輕喊了一聲:「成了。」
隨後,他向虛空中一推,一扇門出現了。
張元冷笑一聲,彎下腰來看著老鬼說道:「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張元也不客氣,隨手揪住他的衣領,押著他走出去了。
老鬼幾個人被張夫人控制了,根本對判官不理不睬。
判官帶著我們在無間地獄不停地轉圈子。相同的路我幾乎走了三遍。
張元點點頭:「你知道就好,這裏關著的全是大奸大惡之輩。爾虞我詐,生死相搏。我在這裏見得太多了。你說要臣服我,你以為我會輕易相信嗎?不把你做成傀儡,我是不會放心的。」
張元淡淡的說:「只是掙脫了鐵鏈而已。至於怎麼逃出無間地獄,還希望判官大人指條明路啊。」
張元點點頭,問我:「那扇門在哪?」
判官原本閉著眼睛躺在地上,猛然間聽見張元這麼說話,頓時睜開了眼。一臉驚慌的看著張夫人。
張元慢慢的走過去。站在他頭頂的位置:「判官大人,現在怎麼說?」
張元看著判官,一臉戲虐的說:「良禽擇木而起,他們四個已經棄暗投明了。你呢?判官大人?要不要加入我們,一起去找冥王算賬?他已經賴在這個位子上太久了。無功有過,昏庸無能。」
張元擺擺手:「準備走了。逃www.hetubook•com•com出無間地獄,殺冥王,破詛咒。」
老鬼不知道張元在想什麼,忐忑不安的說道:「這裡是無間地獄啊。」
幾分鐘之後,在我們身前不遠的地方,憑空出現了一個人影。這人的樣貌很威嚴,屬於不怒自威的那種人。
實力到他們這種地步的時候,已經不需要肢體接觸,一招一式的比較了。純粹是力量的比拼。在絕對的實力面前,再精密的招數都是花架子。
他們舉手投足,用巨大的力量向對方轟過去。
張夫人卻沒有虛張聲勢,她誠實的搖搖頭:「我功力未到,判官的魂魄太強大了,我沒辦法控制他。」
判官怒不可遏,再也忍不住了,大喝一聲,揮拳向張元打了過來。
片刻之後,張夫人的符咒已經完成。而我把剛才的發現向張元說了一遍。
判官說道:「反正你們也要死了,告訴你們也無妨。無間地獄的出口時時刻刻都在變動。想要出去,一定要按照八卦方位推算。」
張元回頭看了他一眼:「你能感覺到?」
這一場打鬥延續了幾個小時。判官和張元的氣勢都弱了下來。只不過,張元頂多算是有些疲憊,而判官簡直已經虛脫了。
判官閉上眼,一言不發。一副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的樣子。
紙紮吳嘆了口氣,帶著兩個徒弟跟在溫玉後面。他因為不想死而惆悵。
老鬼看了看張元,忽然從地上hetubook.com.com躥起來,揮拳打了過去。
溫玉嘆了口氣,默默地跟在無雙一家三口後面。她因為沒有親人而失落。
騾子嘆了口氣,扶著老鬼跟在紙紮吳後面,他對兄弟的悲慘遭遇而同情心泛濫。
張元冷冷一笑:「不自量力。」然後他輕輕伸出手,就這樣把老鬼的拳頭給握住了。
我和張夫人合作過一次,這時候輕車熟路,也坐了下來。幫他聚攏著陰陽二氣。
判官從地上爬起來,走的顫顫巍巍,看樣子,張元剛才的一擊給他的傷害不小。
張夫人點了點頭,盤腿坐在老鬼身邊。
判官威脅張元:「冥界戒備森嚴,你們幾個能悄悄地潛進來,不代表能順利地逃出去。你最好還是束手就擒吧,死之前也可以少受一點苦刑。」
最後連溫玉都忍不住了,問判官:「你是想拖延時間嗎?怎麼一直在這裏轉圈?」
然後他也不躲藏,就負手而立,站在荒原之上,那份自信,就足以讓其他的人自愧不如。
老鬼是陰差,和當初的騾子一樣。想要在他們身上刻下符咒,所需要的陽氣何等之多。而冥界又是陰氣極重的地方。我閉著眼睛,仔細的引導天地間的陰陽二氣。
地獄外面有無數的陰差,有十幾個判官,還有傳說中強大無比的冥王。
判官的眼睛裏面也都是震驚:「你們要找冥王?當真是不知死活。好,既然你想死,那我就送你一程,跟我來吧。」m.hetubook.com.com
我看著地獄外面的荒野,不知道為什麼,竟然有一些害怕。在無間地獄,雖然環境惡劣,到處充滿著戾氣和殺戮。但是我感覺很安全。因為那些小鬼沒有太大的作為。應該不能把我們怎麼樣。可是,走到地獄外面來就不一定了。
騾子點點頭:「我們陰差隸屬於判官,可以感覺到他們。」
張元一臉傲然:「逃?誰要逃了?我要找冥王算賬。麻煩你帶一下路而已。」
我們幾個人走了一段,而我在這過程中不斷地試探,尋找著陽氣聚攏過來的方位。奇怪的是,那個方向忽然在左邊,又忽然在右邊,好像時刻都在變換。我帶著眾人忽左忽右的走了一圈,大家都有點不耐煩了。紛紛問我:「許由,你是不是跟我們大家開玩笑呢?」
張元叫道:「好。今天我和你單打獨鬥。不分出勝負,誓不罷休。」這話既是對判官說的,同時也是對張夫人說的。張元現在似乎很好戰,碰上判官這樣一個對手,一定要一較高下一樣。
老鬼的身子顫了一顫,氣勢頓時弱下來去了。然後他沖張夫人擺擺手:「把他做成傀儡。」
他走進無間地獄,一眼看見我們幾個,也有些詫異。但是這詫異只是一瞬間,他很快恢復正常,冷靜地說道:「你們兩個果然逃出來了。想不到,你們還有幫手混進來了。」
老鬼的頭猛地抬起來,一臉不相信的問:「傀儡?我已經臣服了,為什hetubook.com.com麼還要把我做成傀儡?」
我心中一喜:「既然陰陽二氣能出入地獄,那麼是不是說,那扇門就在陰陽二氣進來的方向?」
判官暴跳如雷:「你們要造反嗎?」
張元像是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一樣,一臉微笑的看著張夫人:「早就讓你修鍊道術,你不聽,不然的話,咱們把十八大判官控制住,再把冥王打敗,然後把他也控制住……」
判官勃然大怒,說道:「老鬼,你們幾個陰差怎麼回事?要犯逃出來了,你們居然不抓捕?對他們聽之任之?」
判官冷笑一聲:「逃出無間地獄?痴心妄想。我這次來,是把你重新鎖回去的。」然後他目光一凝,顯然是看到了我們身後的騾子、老鬼,以及其餘的兩個陰差。
他們兩個在無間地獄一場打鬥,可謂聲勢浩大。周圍的陰陽二氣形成兩個漩渦,把他們的身體包圍在裏面。
我聽見身後傳來慘叫聲。那些小鬼已經聚攏在身後了。正對著魔王麾下的四大惡鬼拳打腳踢。這四個傢伙平時作威作福慣了。現在被化魂池裡的水折騰的丟了半條命。正所謂虎落平陽被犬欺,他們也只好認命了。
幾分鐘之後,砰地一聲巨響。判官掉在地上,激起了一片灰塵。
張元也不跟他客氣,對張夫人說道:「夫人,你想不想收一個判官傀儡?」
張元點點頭,讚賞的說道:「不錯,識時務者為俊傑。」然後他甩甩手,把老鬼扔在地上:「夫人,你現在可和_圖_書以安心的把他做成傀儡了。」
我們跟在後面魚貫而出,總算從無間地獄走了出來。那些喊聲殺聲被我們拋在身後。再也不要回去了。
我指了一個方向:「陽氣是從那邊聚攏過來的,如果有門的話,應該在那裡。」
老鬼的眼睛都要冒出火來了。然而,片刻之後,他的神色漸漸黯淡下去,然後低下頭,說道:「好,我臣服於你。」
我正在發獃,忽然聽見空中傳來一聲冷笑:「你們幾個都來了?也好,免得我一個個去捉你們了。」
張夫人說完這話,我看見判官明顯的放鬆下來了。
然後,他收斂起笑容。疾言厲色的對判官喝道:「出口在哪?告訴我們。」
張元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來了好,來了好。我正愁找不到那扇門。
張元不耐煩的伸出右手,使勁按在老鬼的胸膛上。
老鬼一臉不甘心的看著張元:「你這麼干,不會有好果子的。」
張夫人白了張元一眼:「怎麼的?你想當皇帝不成?」
我也嘆了口氣,走在最後面。我不知道我為什麼悲傷。但是我就是感覺很悲傷。
老鬼的身體已經恢復的差不多了,居然被張元憑空抓過來,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這樣老鬼心中大駭。他掙扎了幾下,始終不能掙脫開來。
張元微笑著問他:「怎麼樣?現在可以臣服於我了嗎?」
正在這時候。騾子忽然打了個哆嗦,說道:「不好了,判官來了。」
張元嘿嘿一笑:「開個玩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