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六章 決鬥

第二百二十六章 決鬥

紙紮吳大叫一聲:「且慢,且慢。我有話說。」
我心裏放鬆了一點,說道:「是幻象就好,幻象不能攻擊。應該殺不了我們。」
這時候,不僅僅是張夫人動手了。我、無雙、溫玉。我們三個人或劍或掌,向奇才圍攻了過去。
這時候奇才已經把張元打得重傷。然後他注意到了我,我聽見奇才輕輕地咦了一聲。然後,他手上的力道加大,源源不斷的陰氣向我拍了過來。
紙紮吳等死,不代表其餘的人想讓他死。距離紙紮吳最近的胖子和瘦子悲傷地喊了一聲師父。然後舉著桃木劍,自下而上的向那隻手刺了過去。
奇才悠悠的看著我們:「你們還有傀儡做擋箭牌嗎?沒有的話,你們中間的某一個人要死了。」說這話的時候,他有意無意的看著我。顯然,我被他選中了。
唯有我,站在地上左搖右晃,幅度越來越大,但是對於陰陽二氣的運用卻更加有把握。
忽然,眼前一花,一個黑影竄到我的面前了。然後,那黑影砰地一聲,飛了出去。
奇才的手根本沒有停留。兩把桃木劍被壓彎,壓斷。都是在一瞬間發生的事。
我心驚膽戰的說了一聲:「怎麼回事?分身術嗎?」
我們勢力確實弱小不堪。但是八個人加在一塊,累積起來的傷害仍然不可小視。更何況,還有張元這個比判官還要厲害的人物。
張夫人喊道:「住手。」隨後,桃木劍向奇才身上刺了https://www.hetubook.com.com過去。
既然用天地之間的陰氣不能把我滅掉。奇才打算真刀真槍的,用本身的力量殺死我了。
奇才淡淡的看著他:「又有什麼話說?」他嘴裏詢問著,腳下卻沒有停,人人都知道,只要奇才走到我們面前,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給我們一人來上一掌。
溫玉輕輕的說:「是幻象。想不到奇才的修為已經到了這種程度。可以打出七道幻象。」
紙紮吳灰頭土臉的坐在地上,已經嚇得動不了了。胖子和瘦子眼疾手快的把他拉開了。
那隻手拍斷了桃木劍,馬上就要拍在胖子和瘦子的身上。毫無疑問,如果這隻手拍結實了。他們兩個也就魂飛魄散了。
奇才一臉不耐煩的問:「你有什麼話說?」一邊說著,他的手掌已經抬起來了。
他就那樣坐在地上。臉色煞白,等著死了。
奇才的手停在半空中。目光閃爍,問道:「你知道我母親的消息?」
奇才看我的眼神漸漸地變了。周圍的陰氣在加重。張元,張夫人,溫玉幾個人被這股氣勢逼迫的遠遠後退。雖然奮力掙扎,但是根本不能接近。
然後一隻手鋪天蓋地的壓了下來。
奇才皺皺眉:「想不到你們這些人當中,還有不少的奇人異士啊。」
眼看奇才一步步逼近,我嚇得六神無主。死亡就在眼前,我甚至不知道這時候該抽出桃木劍,還是應該洗m.hetubook.com.com乾淨脖子。
溫玉搖搖頭:「不一定。我感覺到了濃濃的殺氣。這些幻象的能力可能要弱一些。但是也應該和陰差的修為差不多。」
外面站著十八大判官。後面跟著成千上萬的陰差。他們拱手而立,恭恭敬敬的叫道:「冥王。」
當年他能殺了冥王,可見實力多麼雄厚。幾千年過去了,他再想殺我們,可真是容易的很了。
奇才已經發怒了。他的手一招。一股氣息把兩座山峰籠罩住了。任憑外面打鬥的多麼慘烈,都不會再波及到這兩座山。
奇才的手偏了一偏,擦著紙紮吳的身體,拍在地上。
張元驚呼一聲:「他想直接把我們八個都殺了。」喊完這一嗓子,其中一道幻象已經攻到他的面前了,毫不留情的向他打了過去。
奇才扭頭看了看張元:「想不到,你的實力已經達到這個地步了?若不是我提前注意到你,恐怕真的會被你偷襲。」說道這裏,奇才目光一凝:「既然這樣,更加留你不得。」
被我們視為強大依仗的陰差居然只堅持了幾秒鐘就完蛋了。
片刻之後,我們頭頂上的閻羅廟塌了。因為那些陰氣的緣故,塌掉的閻羅廟沒有掉落在我們身上,反而四散紛飛。碎磚亂瓦,向那面八方激射出去。
紙紮吳的目光有點錯亂了。明眼人都能看出來,剛才他只是在胡說八道,想拖延時間罷了。這時候見奇才詢問。紙紮吳硬著頭和-圖-書皮說:「要不然你說說你母親的長相,我們幫著你找。人多力量大……」
不過,這幾秒鐘也已經夠了。我們所有人跟在陰差身後,一擁而上。從四面八方偷襲奇才。
我還沒弄明白怎麼回事,一隻手抓住了我的胳膊,把我迅速的向後拉了回去。
緊接著,埋葬著奇才父親的那兩座山也開始出現裂紋。看樣子,這些山很快就要崩塌了。
我瞬間感覺大地一陣顫動,像是要地震了一樣。
紙紮吳急的都快要語無倫次了:「別殺我,我有話說。」
果然,奇才冷笑了一聲:「張元,你當真以為我殺不了這小子?我只是想看看他的實力罷了。不過,現在看來,他也沒什麼本事。雖然能化解我的陰氣,還算驚人,至於其餘的方面,實在不值一提。」
溫玉話音剛落,那些幻象動了。從四面八方向我們撞了過來。
這座巨大的宮殿也已經塌了。
我不由自主的後退,一邊後退,一邊想方設法的把這股氣勢化解掉。我像是吸收陰陽二氣一樣把奇才散發出來的陰氣吸入體內,然後再迅速的排出來。
正在這時候,忽然,奇才身子一晃,變成了兩個人,再一晃,變成了四個。眨眼之間,有八個奇才出現了。這八個奇才都是一臉的冷峻殺氣騰騰的看著我們。
這時候我才看見,是騾子。張夫人指揮著騾子在我面前當了奇才一掌。我活下來了,騾子卻魂飛魄散了。
張元咬著牙伸出兩隻手,和_圖_書打算擋住這一掌。但是人人都可以看出來。他絕對不是奇才的對手。
我聽見張元的話,心裏暗暗叫苦。奇才是什麼人物?道士的祖師爺,陰間的冥王。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毀天滅地。我這種小角色,自保就已經很不容易了,怎麼可能殺了他?
奇才打飛了陰差,任憑我們或拳或劍打在他的身上,他暫時沒有時間顧及我們。等陰差死掉之後,我們已經遠遠地逃開了。
說話的工夫,我們頭頂上傳來了山崩地裂的一聲巨響。然後,周圍猛地一亮。
紙紮吳一輩子膽小。唯唯諾諾,躲躲藏藏,活了這麼多年,等他終於面對死亡的時候,卻也沒有激起一點反抗的雄心。
我感覺我觸摸到了某種功夫的真諦。我的身體像是一張漏氣的網一樣。風吹過來,從網眼裡面穿過去,而我的身體只是晃了兩晃,基本上沒有受到什麼影響。
奇才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看得出來,他很想揮揮手,讓那些陰差把我們解決掉算了。但是作為冥王的尊嚴缺不允許他這麼做。畢竟,剛才是他親口說的,要親自解決掉我們。
這隻手不大,甚至很消瘦。但是它帶著的氣勢,卻有一種毀天滅地的感覺。毫無懸念,這一掌絕對可以殺了紙紮吳。
關鍵時刻,張元大喝了一聲,兩手齊出,從側面推了奇才一把。
我能感覺到,經過剛才的一番比拼,奇才對我的忌憚已然超過了張元。
紙紮吳脫口而出:「你母親。你母親和-圖-書的事。」
奇才擺擺手:「誰也不準插手。今天我要親自解決他們幾個。」
奇才勃然大怒:「你耍我?」
奇才根本沒有在意我們,右手向張元打去。左手向後,朝我們攻了過來。
張夫人不答話,把剩下的三個陰差放出來。這三個陰差從三面向奇才攻了過去。
然後,奇才的手掌猛地向張元身上拍了過去。
我感覺一股巨大的壓力從前面吹過來。我甚至有點站不住腳。
然而,我能運用的陰陽二氣實在太少了。面對奇才強大的壓力,根本就是一觸即潰。
我緊張的手心冒汗:「這可怎麼辦?剛才不應該暴漏實力啊。」
然後,冥王身上的陰氣忽然收斂了。隨即,他的身子迅速的來到我的面前,然後沖我打過來了一拳。
我狼狽的躲著,但是奇才的速度太快了,力量也太大了。我根本沒有機會。
這股氣勢,像是海浪一樣,鋪天蓋地的蓋過來。我心中大駭,卻不敢怠慢,把張元教我的唯一一招全神貫注的使出來。整個身子在洶湧澎湃的陰氣中像是一艘小船,上下顛簸,卻始終沒有被海浪吞沒。
奇才不屑一顧的笑了笑:「就憑他們?」他揮揮手,連踢帶踹,很快把三個陰差打得魂飛魄散了。
張元從遠處慢慢的爬起來,臉上滿是得意之色:「好徒弟,好徒弟。真是給我長臉啊。快,殺了奇才,咱們就能解了詛咒了。」
這種時候,也是急中生智,我開始調動陰陽二氣,打算和奇才相抗衡。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