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奇才的母親

第二百二十七章 奇才的母親

雖然有這股力量相支撐,短時間內我不會死掉。但是我畢竟實力與奇才相差太遠,幾分鐘后,我身上已經受了不小的傷。
我苦笑一聲,餘光瞥見張元幾個人正在和幻象糾纏。今天我估計必死了。
我心中一驚,正要逃跑,但是奇才已經抓住我的拳頭,他把我提起來,重重的向地上砸去。
我腦子裡忽然閃過一個念頭。我知道這力量不屬於我,它或許屬於三個人,要麼是狐狸的內丹,要麼是溫玉的獸血,或者,是老黑。
奇才向前踉蹌了一步,硬生生受了這兩下,他的臉色一變,顯然被這一下傷的不輕。
溫玉剛才奮不顧身的救我。根本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她只顧著擊打奇才,根本沒有給自己留有逃走的餘地。
說實話,我這一拳給奇才造成的傷害簡直微乎其微,可以忽略不計,但是他帶給奇才的震驚卻很大。
這時候,奇才仰天長嚎一聲,沖不遠處喊道:「十八判官助我。」然後,他兩手平推,一團陰氣裹著溫玉的魂魄,平平的向判官飄過去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候,忽然一股力量從我的心底湧出來,我不由自主的抬起胳膊。一股金色的光芒散發出來和-圖-書,幫我擋住了這一擊。
奇才沒有再問,只是一拳拳的打了下來。一拳比一拳兇狠。我用盡全力的招架著。一邊招架一邊躲閃。只求保命,不求傷敵。
周圍的人驚呼一聲,奮不顧身的趕過來。這些人中,以溫玉的速度最快,她兩隻手快的只剩下一道殘影。幾分鐘之內,不知道在奇才身上打了多少下。
奇才把溫玉的魂魄送走,轉身惡狠狠地瞪著我們:「都怪你們,都怪你們,我要你們全都進化魂池。」
正在愣神的時候,奇才已經衝到我面前了,他滿臉猙獰的說:「我先把你送下去。」
這時候的奇才像是一頭受傷的野獸。任何人靠近他,他都會以為我們要阻撓他救溫玉。
奇才踉蹌了兩步,仰天吼了一聲,喝道:「既然你找死,那我就先送你一程。」
我大聲地叫道:「你說的是不是老黑?你和老黑認識?」
他兩眼赤紅的看著我:「怪不得你敢來冥界,原來有這麼多門道。」
溫玉的工夫自然不弱。可是奇才何等的強大。我看見溫玉的魂魄已經出現出現龜裂。這是魂飛魄散的前兆。
奇才根本不理我,只是一拳一拳的打下來。
然後www.hetubook.com.com,撲通一聲悶響。張元手裡提著桃木劍,一劍刺在了奇才的身上。
張元手裡的桃木劍刺在奇才身上。奇才像是茫然不覺一樣。
我看見溫玉幾個人輕易把幻象打散,心裏踏實不少。看來這幻象也不是太難對付。
然後,他重重的跺了跺腳。一陣地動山搖的感覺從大地上傳過來。地面裂開了。下面波濤洶湧,一股股激流衝擊著地面。
我心裏亂得要命。我想說話,可是根本不知道應該說什麼。只能胡亂的大叫起來。
本來正在大開殺戒的奇才忽然愣住了。他怔怔的看著溫玉的魂魄,低低的叫了一聲:「母親?」
一直以來,我都在防守,沒有半點攻擊的能力。奇才揍我揍得風生水起,全沒想到我居然會突然出手,打他一拳。
就在他一愣神的功夫。張元到了。右手提著桃木劍,左手伸出手掌。用盡全力的在奇才背後打了過去。
我會意,一拳向奇才打了過去。
他兩隻手向前伸出去,想把溫玉接住,但是又怕把她的魂魄碰散,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溫玉化成碎片。
隨即,他又是一拳打了過來。奇才打算把我趕盡殺絕。
內丹在身體裏面和-圖-書,不是它。獸血沒有這麼大的力量,也不可能。只有老黑了。
然後,他用盡全力,打在溫玉身上。
但是這太難了。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
張元看見張夫人被打飛。躺在地上生死未卜。不由得大喝一聲,桃木劍旋風一般向奇才削了過去。
她的話只說到一半。奇才憤怒的一揮手,把她打得倒飛了出去。
判官們如何不知道奇才的心思,連忙接了下來。然後焦頭爛額的想把溫玉的魂魄複原。
沒想到,我一個當了兩三個月的小道士,居然能得到奇才的青睞,居然用真身對付我。
我大喝一聲,使出全力向它攻過去。沒想到,那幻象微微一笑,也是一群打了過來。
我睜著眼躺在地上,一陣陣的眩暈。我心裏一千個詫異,一萬個詫異。我小聲的從喉嚨裏面發出一個聲音:「為什麼。為什麼。」
奇才滿臉驚詫的看著我,繼而變成憤怒:「這不是你的力量,你見過他了?」
幸好,張元幾個人已經完全解決了那些幻象,他們趕了過來。
我心中一振,有意的引導者那些力量,然後很有氣勢的揮出去了一拳。
我嚇了一跳:「這就是化魂池?不應該是一個水池嗎?」
和-圖-書之前他對付我,只是單純的想殺了我,為了保住冥王的位子而殺我。但是現在,我感覺他身上滿是怒氣。似乎我和他有什麼深仇大恨一樣。
這一下猝不及防,居然打得他一趔趄。
剛才的一瞬間,我們已經明白髮生什麼事了。
奇才的幻象很有目的性的把我們幾個人分隔開了。他打算個個擊破。
張元在我身後喊道:「許由,愣著幹什麼,快。」
奇才怒道:「你們找死。」然後,他先是回身打了一拳,把張元打倒在地。再向旁邊一躲,把我的拳頭讓了過去。
現在我們看到了溫玉的真身。她的魂魄上面似乎有一輪彎月,發出柔和的白光。
無雙向張夫人喊道:「媽,給他鎖魂環。」
那幻象以極快的速度走過來:「以為這不是幻象,這是我的真身。」
我驚慌失措的向後躲,冷不防一腳踩空,身子直挺挺的向後掉落。
不得不說,他的計劃很成功。紙紮吳,無雙,瘦子,胖子。他們幾個實力稍弱,很快就險象環生。
溫玉沒有回答他。因為奇才剛才那一掌實在太重了。她的真身也承受不住,又龜裂起來。
這時候,溫玉身上出現了奇異的現象。她的魂魄龜裂之後,化成一道道碎片和圖書掉在地上。
奇才仰天吼了一聲,我感覺周圍的陰氣急速的聚攏著。不僅僅是陰氣,還有溫玉的魂魄。他兩隻手引導著那些陰氣,想把溫玉的魂魄聚攏到一塊。
奇才已經受了傷,而張元這時候的實力也不弱。如果再不還手,或者張元可以殺了他。如果還手,溫玉的魂魄可能會散掉。
奇才的身子一趔趄,他沒有還手,只是更大聲的叫道:「母親?」
我忽然明白過來了。是外面的獸血。溫玉修鍊章信的秘術幾百年,魂魄外面覆蓋了一層獸血。剛才奇才一掌,把這層獸血打散了。
這句話問的沒頭沒尾,我想也沒想,回答道:「誰?」
這些碎片脫落之後,裏面竟然出現了另一個影子。這個影子是溫玉沒錯。只不過,它更加的清澈,更加的明亮。
抱著這個念頭,我也對上了一道幻象。
張夫人從手腕上褪下鎖魂環,向奇才遞過去:「用這個……」
這時候奇才的兩隻手拍過來。她無處可躲。只能硬生生挨了這兩下。
兩個拳頭對到一塊。我感覺我的手要裂開了。身子向後倒飛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馬上動彈不得了。
好在張元。溫玉,張夫人他們幾個,很快吧幻象打散了。然後趕過去營救。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