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八十章 偽裝

第二百八十章 偽裝

我們跟著瘦子幾乎把這棟樓所有住戶的門都踹開了。每一家都沒有人,全都是一張人皮掛在門口。
女鬼凄慘的嚎叫了兩聲,在地上奮力的掙扎。
女鬼驚慌失措,在我們的包圍圈裡面逃竄,但是四面八方都是鎮鬼符。她根本逃無可逃。
我對老爺爺說:「如果你害怕,要不然去鄰居家暫住兩天吧。等風平浪靜了再回來。」
說來也奇怪,瘦子的話說完之後。女鬼忽然不再呼號了,而是順從的附在紙人身上。
養父嚇得心驚肉跳:「沒事就抓幾隻來玩玩?」
無雙點點頭:「是啊,我的感覺一向敏銳。而且,這條蛇也太蠢了……」
我問無雙:「你就憑他們兩個的笑容就感覺出來了?」
萬般無奈,她想那紙人逃了過去。
然後舉起桃木劍,向老頭刺了過去。
我嘴裏和無雙說這話,手底下卻沒有停。很快跟著邋遢道士和瘦子,還有濫竽充數的方丈,把這裏面仔仔細細的搜了一遍。
我們進屋之後,條件反射一樣回頭去看身後。
老爺爺一聽這話,神色變了變,然後一雙眼睛眯了起來。
我看無雙站在地上,也不動手,只是看著我們冷笑。
無雙喝道:「你還想來https://m.hetubook•com.com?」
瘦子點了點頭。然後隨便踹開了一扇門。同其餘的住戶一樣,這裏也散發著輕微的霉腐味。
邋遢道士若有所思的說:「這條蛇像是傳染一樣,把一棟樓的人都吃光了。是他自己爬進樓裏面來的?還是有人把他帶進來的?」
這時候,瘦子威嚴的說道:「你已經失去身體了,只剩下一道魂魄。整日在這棟樓裏面躲躲藏藏。現在我送你一具軀體,讓你得意回歸故鄉。你還有什麼不滿的?」
我們有了目標,慢慢的向那隻女鬼圍了上去。
瘦子點點頭:「而且子女很少來?」
養父問我們:「這條蛇到底要幹什麼?他只是想吃人?」
實際上,我們把大蛇能去的地方都找遍了,實在沒有找到。
我搖搖頭:「那就不知道了。」
瘦子點點頭,說道:「好,我問你,你是誰?是這裏的住戶嗎?」
瘦子說道:「抓這隻女的。女的怨氣大。」
紙人說道:「我不是這裏的住戶。有一天我來看我的表舅,然後表舅忽然變成一條蛇,將我的身體吃了。並且,他將我的魂魄困在這棟樓裏面,怎麼也出不去。」
方丈巴不和-圖-書得早點離開這個地方。他提議道:「怎麼樣?沒找到?咱們是不是該走了?」
方丈是這裏唯一一個不會道術的,他和養父惺惺相惜。走過去拍拍養父的肩膀:「別害怕,許由他們幾個沒事就抓幾隻鬼來玩玩。」
養父之前肯見我們對付大蛇已經嚇得戰戰兢兢了,這時候見我們要抓鬼,更是驚慌失措。
我驚呼一聲,舉著桃木劍刺了過去。那條蛇似乎對我很是忌憚,砰地一聲,把人皮撐破了。那些碎片紛紛向我飛了過來。把我噁心的半死。
紙人晃了兩晃,然後一個女子的聲音說道:「多謝大師了。」
我聽見無雙的聲音:「這邊有兩隻鬼。咱們抓哪一個?」
無雙冷笑一聲:「我看您老人家也挺神秘的。」
老爺爺看見我們沒有搜到,擔心的問:「它是不是藏起來了?萬一晚上咬我一口怎麼辦啊?幾位,要不然你們仔細幫我找找?」
我吃了一驚:「你確定?」
我點點頭,告訴他:「幸好你沒有進屋,不然的話,現在也只剩下一張皮了。」
我也沒心思解釋了。配合著瘦子扎了一個紙人。
瘦子站在樓道裏面,上下看了看,然後他問養父:「這棟樓裏面,住的https://m•hetubook.com•com全是老人?」
無雙冷笑一聲:「老爺爺。我看你這笑容很面熟啊。簡直和樓上的院長一模一樣。」
我們這些人中,最震驚的恐怕要當屬養父了。他有些顫抖的看著我們:「照這麼說來,最近和我說話的,一直是那條蛇?」
我們四個人都沒有睜眼,用感覺,慢慢的向中間靠攏。
那紙人馬上像是活了一樣。猛地跳起來。把那隻女鬼拽住了。
這下,養父原本已經緩和下來的態度重新緊張起來,看我的表情,更加畏懼了。
這一連串的動作,都在電石火光之間發生,速度極快。
我搖搖頭:「我也不知道。他今天的行為有點奇怪,實際上,我感覺他又很多次機會殺我們,但是他都沒有動手。」
瘦子點了點頭,然後一臉凝重的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棟樓里的人已經全都死了。」
果然,門後面有一張人皮掛在那。
養父點點頭:「我來這裏很多趟了,所以還算熟。這棟樓里的人歲數都不小了。而且,基本上都是退休的幹部,手裡都有點錢。」
無雙也點點頭:「我總感覺這條蛇對我們的敵意並不大,更多的是想和我們開玩笑。不過,後來hetubook.com.com他真的發怒的時候,許由已經完全能把他壓制住了。」
瘦子略有失望的說:「你也是後來才到這裏來的?這麼說來,你也不知道這條蛇的來歷了?」
無雙忽然一拍大腿:「這裏鬼氣陰森,藏著很多小鬼。咱們抓一隻來問問不就行了。」
然而,她的劍刺到中途,忽然軟軟的垂了下來,失去了力道。只不過,這時候劍尖已經抵到老爺爺餓皮膚了。隨著無雙手臂的下滑,老爺爺的皮膚被劃開了一道大口子。
我、無雙、邋遢道士、瘦子。我們四個人從四面八方聚攏過來。人人手裡拿著一張鎮鬼符,那種感覺,像是一張網,正在捕魚一樣。我們留了一個缺口。那邊放著一個紙人。
我點點頭,說道:「走吧,咱們再想想別的辦法。」
老爺爺連連點頭,似乎很贊同我的建議。
然後,裏面露出白花花的內容來。不是人的肉,而是長著鱗片的大蛇。
我擺擺手:「平時遇見這種事你不是挺積極嗎?今天這是怎麼了?」
無雙一邊不辭勞苦的將人皮撕爛,一邊嘆息:「真是太可怕了。這條蛇把所有人都吃了,還要盤踞在這裏。怎麼?他還想繼續害人嗎?」
紙人又說道:「不過,我聽其他的鬼說m.hetubook.com.com過這些事。我們同樣被困在樓裏面,不知道什麼時候就會魂飛魄散,惺惺相惜,所以彼此關係不錯。聊天的時候,曾經提到過。」
紙人很痛快:「只要我知道的,肯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老頭本來笑眯眯的,被無雙這麼一說,連忙收斂起來,故作嚴肅的說道:「是嗎?樓上的院長我可沒見過幾次,那小子整天神神秘秘的,也不出門。」
無雙用桃木劍把那張人皮割了個稀爛。
養父想了想,然後點頭說道:「你不說我還真沒注意過。你這麼一說,還確實是這樣。」
果然像是無雙說的一樣,這裏並沒有蛇。
等我躲開的時候,他已經迅速的逃走了。
老爺爺一愣,問道:「姑娘,你什麼意思?」
無雙搖搖頭:「許由,你們搜不到的。」
然而,就在她剛剛跑到紙人附近的時候。瘦子忽然抽出桃木劍,伸手割破手指,然後猛地一甩,一滴血不偏不倚,正好甩在紙人身上。
老爺爺一臉感激的把我們送到門口,互相道別之後,他轉身回屋,就要關門。然而,無雙把一隻腳伸到門裡面,把門別住了。
我招呼她:「無雙,你站著幹什麼?快點幫我們搜啊。」
瘦子擺擺手:「不用謝我,我們想問你幾個問題。」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