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八十一章 知情人

第二百八十一章 知情人

那些老頭把雞抓住,三三兩兩的走了。
瘦子點點頭:「那條蛇估計是在用你們的魂魄煉化內丹。」然後他又問那女鬼:「你知不知道,這條蛇是從哪來的?」
老頭高興地答應了。提著雞籠一晃兩晃的走了。
那女鬼說道:「我們這些身世凄慘的孤鬼,活著的時候被那條蛇吃掉了身體。死了之後,魂魄被他禁錮,不能離開這棟樓。我們這些孤魂野鬼,時不時就少上一兩個。據說,是被那條蛇給吃了。它實在太狠了,不僅僅吃我們的身體,還要吃我們的魂魄。」
方丈口無遮攔,指著我說:「這小子從小是個孤兒,想知道自己的父母……」
我們在公園裡逗留了一會,也就回去了。
我問老頭:「怎麼?你知道老鴇子住在哪?」
我們點點頭:「既然如此,我們先回去吃午飯,然後睡一覺。天黑之後來這裏集合。」
老頭兩眼放光,說道:「好。我可以帶你們去,不過,事成之後,你們得幫我把他的黑雞偷出來。嘿嘿,以後我鬥雞也能百戰百勝了。」
我回頭一看,是剛才老頭中的一個。他手裡還提著雞籠。正一臉賊兮兮的盯著我們。
我點點頭:「以前也和*圖*書不認識。非親非故。」
邋遢道士攔住其中一個:「你們認不認識另一個老頭?也是禿頂。他的雞特別厲害,號稱十雞出一鳳什麼的。」
老頭神秘的一笑:「恐怕。這裏也就我知道他住在哪了。不過,你們得先告訴我,你們為什麼要找他。」
邋遢道士詫異:「怎麼叫老鴇子呢?」
養父一邊向外走,一邊說道:「那個師傅已經走了,沒有人知道他住在哪。」
我們一行人在街上慢慢的走。這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家家戶戶飄出飯香,我不由得感覺到一陣飢餓。
無雙一邊把雞毛揮走,一邊一個個的把那些老頭揪起來。有頭髮的放走,禿頂的留下。
我不知道該安慰他還是應該怎麼樣。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肯定有辦法的,別忘了,我們都是修道之人,沒有我們查不到的事。」
女鬼想了想說:「實際上,我們也沒有證據查出這條蛇到底是從哪來的。只不過,整棟樓的孤魂野鬼大家都互相見過。唯獨沒有院長的魂魄。大家說,院長是第一個被這條蛇煉化的。那樣的話,院長應該是第一個被害的。這條蛇可能是被他帶進來的。」
方丈自告和*圖*書奮勇留下來照顧養父。我們四個修道之人則呈扇形慢慢的包抄過去。從四個方位把那些老頭圍在中央。
那紙人向瘦子千恩萬謝,然後飄然而去,估計是回到故鄉了。
老頭很肯定的點點頭:「不僅僅我不知道,整個鄭州都沒人知道。」
我擺擺手:「沒有的事,他好像知道一點線索,我們想想他打聽一下。」
無雙沖我們點點頭,然後大喝了一聲:「都別動,蹲下。」
說完這句話,他像是辦了什麼壞事一樣,連忙加快腳步,向前走了兩步,把我越過去了。
我無所謂的說:「舉手之勞,只要你能帶我們找到老鴇子。」
邋遢道士嘆了口氣,退了回來。
方丈在這裏坐立不安,他問我們:「你們打算怎麼辦?是繼續抓這條蛇還是現在回家?」
最後只剩下了四個禿頂蹲在地上。他們苦著臉說:「現在鬥雞也管了?就算我們鬥雞是賭博。為什麼別的人能走,我們就得留下?難道禿頂也有錯嗎?」
邋遢道士錯愕了一下,笑道:「這群老頭還真有點為老不尊。」然後他問道:「那麼,你知不知道老鴇子住在哪?」
養父微笑道:「想不到你在外面這幾年m.hetubook•com.com,交了這麼多仗義的好朋友。不錯,不錯。」
養父忽然拍了拍我的肩膀。我詫異的看了他一眼:「怎麼了?」
老頭說:「那傢伙養那麼多雞。不是老鴇子是什麼?」
走了沒兩步,忽然身後有人低聲說道:「你們找老鴇子做什麼?」
無雙喝道:「少羅嗦,把腦袋抬起來,讓我們認認。」
老頭氣喘吁吁地說:「你是問老鴇子?」
我們滿腹心事,只是下意識的躲避著老頭們的攻擊,顯得遊刃有餘。
我點點頭:「有這種可能。不過,我總覺得,這條蛇選擇的對象大多是身材比較肥胖的人,對嬰兒下手的可能,不是特別大。」
我看看路:「快到家了,到了家就吃飯。你看見那個公園沒?越過公園就……哎?公園?鬥雞!」
養父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但願如此。」
那些雞失去了主人的控制,在公園裡面又飛又跳,很快落了一地雞毛,場面相當混亂。
老頭沉吟了一會,說道:「你的意思是說。你們之前也不認識他。這次只是想找他問點事?」
無雙拔出桃木劍,向我們揮手:「走,咱們過去看看。這次可不能再讓他給逃了。」
養父輕輕和*圖*書點了點頭,然後他分析道:「如果院長退休之前就被這條蛇吃掉了,那麼當年把許由藏起來的,很有可能是這條蛇。咱們只要抓住它,應該就能問出許由的下落來了。」說到這裏,他的目光黯淡了一下:「不過,如果院長把許由藏起來之後,他才被這條蛇吃掉。那我恐怕永遠都查不到許由的消息了。」
老頭不耐煩的擺擺手,一邊捉雞一邊說:「那誰知道?掃黃辦都找不到他,這小子賊著呢。」
老頭看了看天色,說道:「現在還太早。等擦黑之後,我在這裏等著你們。」
而我們則全都愁眉苦臉的向回走。一路上仔細的思考著這兩天的事,打算理出一個頭緒來。
我們輕輕巧巧的躲開了。然後互相失望的看了一眼。這幾個人都不是那天的禿頂老頭。
邋遢道士不甘心的問:「你們都不知道?」
我連忙小聲招呼眾人。沖他們說道:「都別走。你們看,那群鬥雞的老頭又來了。不知道那個禿頂在不在。」
我們點了點頭。我皺著眉頭思索:「院長退休之前,一直住在孤兒院,退休之後就住在這裏了。照這麼說,這條蛇是從孤兒院跟過來的?」
過了一會,那幾個老頭打了一會m.hetubook.com.com,見始終碰不到我們的衣角,乾脆放棄了。他們開始在公園裡捉雞。
顯然,這一節不僅我想通了。養父也想通了。他看著我說:「有沒有可能,許由是被這條蛇吃了?」
瘦子嘆了口氣:「這條蛇已經跑遠了,估計抓不到了。咱們還是回家吧。準備去拜訪當年那個掃地的師傅。」
那些老頭嚇了一跳,隨即反應過來。紛紛蹲下了。抱著腦袋,不敢抬頭。
老頭嘆了口氣:「你不知道。有一次我訓練了多少天的雞被老鴇子的黑雞給啄死了。我氣不過,於是悄悄跟著他,想看看他家在哪。結果,他就帶著我這一通繞啊。一直繞到半夜。那條路我是晚上走的。哪邊有路燈,哪邊有影子,都記得清清楚楚。如果換做白天,我就找不到路了。」
方丈有點不情願:「為什麼一定要在晚上?黑咕隆咚的,多可怕?」
無雙顯然也有相同的感覺,她捂著肚子說:「許由,我快餓死了,咱們什麼時候吃飯?」
老頭搶先答道:「老鴇子是你爹?歲數不像啊。」
那些人慢慢的抬起頭來。這時候他們才發現,原來抓他們的並不是警察。這些人馬上就活了,一下從地上跳起來,揮舞著王八拳朝我們打過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