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二百八十二章 老鴇子

第二百八十二章 老鴇子

無雙大怒:「老傢伙,你是不是為惡鬼辦事的?」
我點點頭:「那咱們就進去看看。老鴇子不是鬼,住在這裏,或者有什麼別的原因。」
我握著桃木劍,虛指著他的后心:「怎麼回事?你怎麼不走了?」
老頭一邊走,一邊在嘴裏念叨:「這個路燈是壞的。沒錯,從這裏拐彎。這裡有一棟樓,對對對,是這裏。」
我擺擺手:「行了,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我們原本以為,只要找到當年的孤兒院院長,就可以解開我的身世之謎,然而,孤兒院院長居然離奇的被一條大蛇吃的只剩下一張皮。無奈之下,我們只能垂頭喪氣的向回走。幸好,半路上遇見一個老頭,他坦承,知道老鴇子在哪。
我們幾個還在疑惑,而養父已經看出端倪來了。他驚呼一聲:「這裏不是墓地嗎?」
然後,那束光照在我們身上,來來回回掃射了很久。
老頭苦著臉說:「我擔心說了之後,你們一害怕,不敢過來了。倒不如先把你們騙過來。騎虎難下,也好幫著我偷雞。」
無雙問他:「你確定老鴇子住在裏面?」
方丈巴不得我說這麼一聲,連連點頭。
無雙有些警惕的看著老頭:「老m.hetubook.com.com鴇子住在郊外?你沒有騙我們?」
我看看方丈:「你留下來,照顧我養父吧。」
過了一會,我聽見低低的一聲呼喚:「是你嗎?」
這個動作很不禮貌,不過,我忍了。因為直覺告訴我,這隻手電筒的主人是那個老頭,果然,幾分鐘之後,我聽到他的聲音:「是你們嗎?」
老頭回過頭來,說道:「上次我就是跟到這裏了。老鴇子走到裏面去了,我沒有敢跟進去。」
邋遢道士笑道:「你活得就是個笑話。這還不好講?」
我們四個修道之人手裡握著桃木劍。直挺挺的坐在長椅上。養父緊張的看著我們:「許由,我怎麼看你有點緊張啊。」
我們跟著他幾乎把整個西面的市區轉變了。個個累得要命。這老頭不知道是老當益壯,還是想得到黑雞的信念支撐著他,他居然走的精神矍鑠。
老頭連連擺手:「我不是,我不是,我就是個喜歡鬥雞的糟老頭子。」
我沖他笑笑:「放心吧。我們習慣了這麼坐著,一有點風吹草動,能第一時間感覺到。」
經過了昨天晚上的事。我不由得有些可憐養母了。這時候見她頭髮有www.hetubook.com.com些紛亂,兩眼木訥的站在廚房裡,做一會飯,發一會楞。不由得心中一陣難受。
無雙搖搖頭:「沒有鬼氣,不然的話,我已經感覺到了。」
我沒有再說話,嘆了口氣,退出來。
我點點頭:「你放心吧。」
我正要答話,忽然另一個方向有個女人說道:「咱們別在這裏了,這邊有人。」
我們回到家中的時候,養母已經起床了,正在廚房做飯。
我心中一動:「那老頭來了?不對啊,這聲音怎麼有點年輕?」
他們的聲音很輕,如果不是修道之人,肯定聽不到。
我把當初看到的鬥雞場面向養父說了一遍。然後說道:「聽他的口氣,他極有可能知道事情的內幕。不然的話,不會那樣暗示我。」
我站起來,迎著他的手電筒光說:「是我們。」
我想了想,問無雙:「當初咱們見到老鴇子的時候,他身上有鬼氣嗎?」
我和我的朋友,我的養父。行走在夜色中,行走在萬家燈火中。心裏暖洋洋的。小時候的那種孤寂感已經蕩然無存了。
無雙詫異的問:「為什麼?什麼意思?」
我故作輕鬆的笑笑:「放心。我有這麼多朋友,一定沒事。https://m.hetubook.com.com」然後我揚了揚手中的手機:「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吃過午飯之後,我們就睡下了。晚上還要去找老鴇子。他有可能是一個世外高人,也有可能,是什麼妖怪。我們必須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來。
我點點頭:「你帶路吧。」
方丈搶先賤笑一聲:「無雙,你還是別問了,免得許由過兩天把你拐到這裏來。」
無雙不打算放過他,步步緊逼:「剛才你為什麼不說?」
養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後跟著我們走出來了。他們夫妻這麼多年來,早已經形成了默契,一個眼神,足以說明一切了。
老頭一臉無辜的說:「老鴇子住在哪,我哪管得了啊?或許他養雞的,所以住在郊外比較方便吧。」
老頭把手電筒收起來,興奮地搓搓手:「我在路上還擔心呢。萬一你們幾個年輕人突發奇想耍我怎麼辦。現在咱們走?」
養父站在我們中間,向我們解釋道:「這塊墓地管理很混亂。有點像農村裡面亂葬崗的意思。十天半個月也沒有幾個人來。」
我感激的看了看他,重重的點了點頭。
老頭把手電筒關了,向我解釋道:「不能開燈,開燈我就找不到了。」
但是養父搖了搖頭:「www.hetubook.com.com我得進去。跟你們一塊進去。」
我們相約,天擦黑的時候在公園會面。
回家的路上,養父問我:「許由,那個老鴇子,是什麼人?」
方丈一臉失望,低聲不爽的說了一句什麼,還是跟著我們走進來了。
養母看我的目光,畏懼又有些高興。她輕輕地搖了搖頭,然後看了看客廳:「你去歇著吧,招待你的那些朋友。」
我們坐在長椅上,靜靜的等著那個老頭的出現。
這話讓我心中暗暗腹誹:看來養父還沒有告訴她我入冥界的事。或者,連養父自己也不相信吧。
邋遢道士這麼一說,無雙也噗嗤一聲笑了。本來緊繃繃得我們開始放鬆下來。
這是她第一次表示關切。我看見她眼睛有點濕潤:「許由,你小心點。」
瘦子拍拍我的肩膀:「兄弟,別著急。有我們在,什麼事解決不了?」
鬼使神差的,我走過去。做了一件以前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我看著她:「你……你病了好好歇歇吧。這飯我來做。」
養母卻搖了搖頭:「我不放心。你從小到大都很讓人省心,我來沒幹過這麼危險的事。」
養父點了點頭,說道:「只希望別再出什麼岔子了。」
無雙坐在沙發上,一杯接一杯的喝著茶水。向往www.hetubook.com.com常一樣,養父鑽到廚房裡面,幫著養母做飯。他們兩個在小聲的商量著什麼。聲音很低,我們聽不太清楚。
老頭說道:「有沒有住在裏面我不知道,但是上次我真的見他走進去了。」
公園裡面沒有路燈。我們來到鬥雞的地方。白天的時候這裏樹木陰鬱很涼快。晚上的時候卻有點陰森。
十幾分鐘之後,老頭忽然不走了。
方丈愁眉苦臉地說:「我哪會講笑話啊?」
養母點了點頭,同意了。
然後他沖我們揮揮手。我們跟在他的身後。
我們在椅子上坐了幾分鐘。遠遠地,前面出現一個光斑,像是手電筒光。
無雙呸了一聲,然後問我:「怎麼辦?」
這一覺也不知道睡了幾個小時。等我再醒過來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養母顯然已經知道了所有的事,她憂心忡忡的看著我們,也憂心重重的看著我。
然後我看了看方丈:「方丈,你給我養父講兩個笑話。緩和一下氣氛。」
漸漸地,我們越走越荒涼,到後來,居然到了郊外。
無雙好奇的向那邊張望,向我說道:「這兩個人大半夜不睡覺,在這黑燈瞎火的公園裡面逛什麼?」
墓地裏面很安靜,也很黑暗。這些墳墓全都是一副年久失修的樣子。個別的,墓碑已經倒了。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