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閱讀

我的師父是棺材

作者:西西弗斯
我的師父是棺材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手機閱讀請點擊或掃描二維碼
0%
第三百零四章 劫持

第三百零四章 劫持

無雙顯然已經聽假許由加個人講過剛才的經過了。自信滿滿的看著妖道:「剛才你就被我們打跑了。現在還敢回來?你看看我們有多少人?而且這可不是在那座橋上的時候了。我們一擁而上,你絕對不是對手。」
我的額頭上也開始冒汗了,這樣下去不是個辦法啊,一刻鐘之後,恐怕這些人都得被妖道和啞巴抓住。我得像個辦法才行。
我看這兩撥人勢均力敵,一時間還分不出勝負。一顆心漸漸地放下來,心裏想到:「這假許由到底有什麼目的?他到底是誰的人?我看他打鬥起來似乎很賣力啊。倒真有點真心幫忙的意思。」
我握了握懷裡的桃木劍,心想:「成不成功,都要賭上一把了。」
假許由淡淡的說:「啞巴也開口說話了?」
想到這裏,我不由得猶豫了。
瘦道士摔倒了,但是他旁邊的司機卻沒有。這小子嚇得一哆嗦,馬上回頭,發現我了。
就在我著急的時候,我忽然聽見旁邊有動靜。我扭頭,看見李小星慢慢地從地上爬起來了。他的模樣還是病中的那副樣子。而神態,也變得很是威嚴。
那個假許由卻真誠的搖搖頭:「你不是,我才是許由。」
hetubook•com.com我心中一陣竊喜,眼看就能把李小星劫持了。沒想到,大意失荊州。我忽然感覺腳下一絆,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前踉蹌了一步。
他這樣又喊又叫。反倒吸引了前面啞巴的注意力。啞巴一看我把曹操劫持了。登時大急,再也沒有了之前氣定神閑。三拳兩腳把假許由逼退,然後一邊跑,一邊說道:「放開我家主人。」
等他跑到一半,這才反應過來:「怎麼有兩個許由?」
啞巴臉色微微一變:「獸血?」
我表面上鎮定,但是心裏面在打鼓,因為我不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這兩個人出手很慢,但是威力很大。乍看起來很無聊,但是實際上,其兇險程度,一點也不亞於隔壁的幾個人。
假許由搖搖頭:「誰強誰弱,要打過才知道。」
這時候。不僅僅是啞巴愣住了。包括妖道,無雙。在場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我正這樣想著,忽然一眼瞥見站在旁邊的瘦道士和計程車司機。
我心想,如果你不是曹操,我才懶得劫持你。我心裏這麼想,嘴上卻開了一個玩笑:「你這個亂臣賊子,篡漢廢主。天下人人得而誅之。殺和*圖*書了你,我就是大英雄,我有什麼不敢的?」
邋遢道士難得的積極了一次,說道:「一塊剁了妖道。」
我冷哼一聲:「我知道啊,曹操嘛。」
現在有假許由在,無雙幾個人還能勉強抵擋的住妖道。如果我哦出現,和假許由開始內鬥怎麼辦?
他果然是曹操。我看見他怒不可遏的說道:「既然知道我的名號,還敢如此無禮?」
啞巴並沒有打算放過他,仍然一招緊似一招的攻過去。假許由在幾分鐘之內,必定戰敗。
幾分鐘之後,我聽見一聲怒喝。原來,無雙中了妖道一拳。這一拳力道不輕,打得她向後一趔趄。
我也顧不上和他糾纏,伸手摟住李小星的脖子。把桃木劍橫在上面,喝道:「別動啊,不然我宰了他。」
幸好,一切都很順利,他們似乎被戰場吸引了。目不轉睛的盯著前方。
我忽然明白過味來,這個人不是李小星,而是曹操。
啞巴不敢怠慢,凝神對敵,見招拆招,和假許由斗在一處。
幾秒鐘之後,我忽然想明白了。他們兩個不上前幫忙。不是他們不想去,而是他們有任務在身。他們要牢牢地看著背後的兩個人。
而啞巴自然而然和假許和_圖_書由對上了。
然後,他以一種奇異的姿勢朝啞巴奔過去。
瘦子看看邋遢道士,說道:「咱們一塊上?」
我看著李小星,心想,難道說,曹操已經把他的身體佔據了嗎?
我正在觀望,忽然聽到一聲悶哼。假許由被啞巴打得後退了兩三步。
然後他們三個人烏泱烏泱的沖了過去。
李小星傲慢的看了瘦道士一眼,並沒有說話,然後,挺胸抬頭,饒有興趣的看著妖道和啞巴打鬥。那種感覺,倒像是看一場表演一樣。
這兩個人一言不發的站在旁邊。靜靜的觀戰,沒有半分要上前幫忙的意思。
我兩眼直勾勾的盯著瘦道士和司機。生怕他們兩個回過頭來,忽然發現我。
然後,我悄悄地向後爬去。
這兩個人已經被放在地上了。我明明白白看見。其中一個是李小星,另一個是胖子。他們像是睡熟了一樣。周圍打得驚天動地,偏偏他們一點感覺都沒有。
過了片刻,他慢慢地說道:「一刻鐘之內打敗你。」
瘦道士完全沒有防備,被我這一推。猛地向前栽倒。
我忽然想起來之前啞巴的話:「主人已經復活,我也不需要再裝聾作啞了。」
啞巴淡淡的笑了一聲:「主人已經蘇和*圖*書醒,我也不必再裝聾作啞了。許由,你這幾個月的經歷我都看在眼裡,念你修行不易,不想傷了你。你不是我的對手,還是認輸吧。」
我大聲的說道:「我是誰?我是許由。」
無雙是急脾氣,哪聽得進去這話。她看看瘦子,手裡緊握著桃木劍,問道:「咱們怎麼辦?」
等遠離了戰場之後,我慢慢地貓著腰,繞了一個大圈子,繞到李小星等人身後。慢慢的接近他們。
假許由的額頭上滲出汗珠來。他沒有答話,只是一招快似一招的攻過去。
曹操氣得臉色漲紅。大聲的呵斥著。
這一踉蹌不要緊。我本來就站的距離瘦道士幾個人很近了。這一下,正好撞在瘦道士的身上。
然後他傲慢的指點江山:「剛才已經試過了。溫玉和章信就是兩個廢物。可以忽略不計。至於方丈,嘿嘿,連廢物都不如。瘦子。邋遢道士,再加上你無雙。你們三個也不一定能打得贏我。至於許由,雖然莫名其妙的功夫大漲,但是哪裡是啞巴兄的對手?更何況,我還有兩個徒弟。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如果你們識相點,就早點投降,免得咱們再費一番功夫。」
啞巴難得開口了一次:「你和以前有些不hetubook.com.com同了。」
假許由喝道:「不錯,正是獸血。」
幾分鐘之後,假許由開始明顯落了下風。他的速度開始加快,用快速地出手彌補力量上的不足。而啞巴則一直是一副氣定神閑的樣子。
然後,我看見假許由忽然趴在地上。四腳著地,仰天嚎叫了一聲。身上長出幾寸長的白毛來。
無雙幾個人和妖道的打鬥緊張又刺激。而啞巴和假許由就不同了。
我心裏疑惑。就算他們本事再不濟,眼睜睜看著妖道一對三。這樣總也有點不合適吧。
我下意識的想要站起來。但是站到一半,又忍住了。
她的語氣雖然是詢問,但是那表情動作,分明已經表明態度了。
瘦道士警惕的看著他,問道:「你怎麼醒了?」
妖道冷笑一聲:「人多又怎麼樣?我和啞巴兄聯手,人再多也沒用。今天,你們死定了。」
李小星威嚴的喝了一聲:「你好大的膽子。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慢慢的走過來。他正是假許由。剛才的一場大戰讓他很疲憊。我看見他滿頭大汗,微微的喘息著。只不過,他的臉上卻沒有半點殺伐之意。取而代之的,是疑惑和差異。他問道:「你是誰?為什麼和我長得一模一樣?」
  • 字號
    A+
    A-
  • 間距
     
     
     
  • 模式
    白天
    夜間
    護眼
  • 背景
     
     
     
     
     
書簽